《梦里寻过千百度皆是幻缘生》忆雪江南春思燕 ^第13章^ 最新更新:2019-01-05 09:57:07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3、亮相怡红院 ...

  •   
      梦缘跑着对她说:“以后师父慢慢告诉你,现在找我的‘万灵通’要紧。我要给师哥打电话。”
      “姐姐,你别跑了。你的东西灵儿给你送来了。”
      忽然她们头顶响起鹦鹉灵儿的声音。
      梦缘抬头一看,灵儿嘴里刁着她的一只红色小坤包,在她头顶晃。梦缘乐的弹身跳起来,把坤包抓在手里。
      “谢谢你,灵儿。你怎么会知道我要用它?”
      灵儿停在半空扑着翅膀,回答:“里面有唱歌的声音!一定是手机响啦。是不是哪个帅哥哥找你了?”
      梦缘“咯咯”笑个不停,急急忙忙地在打开自己的坤包。
      林黛玉很纳闷的问:“灵儿,你怎么会认识师父说的什么‘手机’?你知道的东西应该都是我教的嘛。”
      灵儿得意地笑起来,回答道:“林姑娘,你教的那些东西真的不少。灵儿谢谢你了。可是我有很多东西不是你教的。我会是因为我是一粒‘幻珠’的凡态。大师姐颈子上就有这粒幻珠。大师姐来了,我的潜能就苏醒了,所以我就什么都知道了。”
      林黛玉终于有些明白了,原来一切都是因为梦缘脖子里挂的那串叫“幻链”的东西。
      梦缘取出万灵通的时候已经不响了。
      她打开听到了秋师哥的留言。
      “小师妹,你在大观园是不是玩的开心,忘记时间了吧?抓紧一点吧,我们在大观园东南的迷意山下等你。我感应到了你找到了两位姐妹,也知道你收了徒弟,一起带来吧。”
      林黛玉看见梦缘手上这个银色的小盒子,只有自己梳妆台上的粉盒大小,合上手掌就看不见,现在居然会说话!她忍不住瞪圆了眼睛看着,还伸手去摸了一下,心里充满好奇。
      “师父,这个就是你的‘万灵通’吗?里面有人吗?是谁在说话?他好像已经知道我们和你一起出去?”
      梦缘笑着关掉万灵通,放回红坤包里,对黛玉说:“我的好徒儿,饶是你聪明绝顶,一时半会也是学不来这样许多跨时代的东西了?现在我们赶紧去怡红院看你的宝哥哥吧。我的师哥已经在催我了。”
      梦缘又对着半空的鹦鹉说:“灵儿,你和紫娟妹妹,收拾好就出门吧。找到妙玉师妹以后去园子的东南角门等我。”
      话说梦缘和林黛玉在院子里这样的疯跑、疯笑的,早就已经传遍了大观园。下到丫鬟、小厮,上到凤姐儿、王夫人、老祖宗,已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人人都在传一件大奇闻:潇湘馆的林妹妹,和一个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穿戴古怪却长得标准极了的女孩,居然在院子里大声又笑又跑又闹的!这古怪丫头姑且不去理会她的来路。可这弱不禁风,整天哭哭啼啼的林妹妹,怎么会在院子里如此的失态?这样的事情要是发生在史湘云的身上,也许谁都不会奇怪。可是偏偏这个人,就是那自从进了贾府,就唯恐走错一步路,唯恐说错一句话的林黛玉!
      老祖宗心疼外孙女,早就急得命令不要惊动了人,马上派人远远的跟着,再派人去请大夫来,她是担心林黛玉会不会得了失心症?
      王熙凤吊起嗓子在打发几个精干的丫鬟、老妈子去院子里远远的跟着。
      这个消息自然也很快消息传到怡红院。
      正在和薛宝钗下棋的贾宝玉,离开丢下棋子跳了起来。大声地喊着:“茗烟,茗烟!马上去园子里看看去!袭人,晴雯一路跟我去看林妹妹!”
      怡红院里一阵慌乱。
      茗烟第一个冲到院门口,他拉开门就“啊呀”大叫了一声……
      茗烟急匆匆拉开怡红院大门,“啊呀”一声又倒退着,一步一步地退回来,一直撞到了跟在后面宝玉身上。
      那宝玉心急如焚急急忙忙的带着袭人、晴雯也要奔出院子被撞得“噔噔”连退了几步方才站稳。袭人吓了一跳,忙伸手在后面扶住他。
      晴雯气的吊起杏核眼,大骂茗烟。“茗烟!你是死人啊?怎么开了门又回来?还倒着走路!你不怕撞伤了宝二爷吗?开门看见鬼么?叫什么?”
      袭人劝她。“晴雯,就不要再骂他了,茗烟也是无心之失。快看看宝二爷有没有碰伤哪里?”
      宝玉摆摆手,说:“无妨。我只是被他吓了一跳。茗烟,叫你赶快去打听林妹妹究竟怎么样了?你开门就喊什么啊?”
      怡红院的一干人都在关心宝玉,谁都没有注意,怡红院的大门口站着两个迥然不同的绝色佳人。一个自然是怡红院里人人在关心的林黛玉;另外一个无疑是咱们这位跨越时空的女孩月梦缘了。两个姑娘站在门口,看见一群人在里面跌跌撞撞的乱做一团,忍不住笑得花枝乱颤。
      特别是梦缘,本来就是活泼又喜欢笑的女孩。笑得爽朗大方,完全无拘无束。林黛玉心魔初解,完全像一个刚刚久病初愈,重新回到美好生活中的孩子,再受了梦缘的感染,更是笑得喘不过气来。
      “哈哈……哈哈”
      “咯咯……咯咯”
      她们如此放肆地大笑,立刻惊动了整个怡红院的人。大家一起抬起头来,所有的目光凝聚在同一个焦点,所有的反应也几乎一模一样,就像刚才茗烟一样,瞪大眼睛“啊”的一声。
      贾宝玉第一个反应过来,几步就冲到林黛玉的面前,拉住她的手,关切地问:“林妹妹,你怎么样了?你是不是病了?你究竟是哪里不好了?”
      林黛玉这个时候才勉强止住自己的大笑,反问:“宝哥哥,你怎么啦?做什么一堆人挤在哪里?”
      贾宝玉顾不上回答,只是拉住黛玉的手,从头到脚的打量着,看看林黛玉的神态、面色、眼角、眉梢,似乎什么病也不像有的样子。
      宝玉心里纳闷透了:林妹妹的样子哪里也不像有病?怎么会传说妹妹得了和自己一样的“失心症”?
      黛玉把他的手一甩,笑嘻嘻地说:“宝哥哥,你干吗这样从头到脚的看我?不认识了吗?我有什么病啊?我不是好好的?我的病再也不会发了,我的病是心病。我师父已经给我彻底医治好了。”
      宝玉奇怪地看着她,又问:“你的师父治好了你的病?你的师父不是贾雨村吗?他什么时候来的?他不是在金陵做知府吗?什么时候来京里的?我怎么都不知道,贾雨村还通晓歧黄之术吗?我从来就没有听说过?”
      贾宝玉一向是看见了林妹妹,眼睛里是看不见其他人的。可现在怡红院其他人的眼睛,却都是在看梦缘。
      好一个标致的姑娘!好一番古怪的穿戴!
      想那月梦缘,生来就是天然丽质,不仅眼角眉梢透出玲珑剔透的山水灵气,而且体态健美,那种美是一种充满青春和朝气的美;就像一轮初升的太阳,一旦跃出地面,永远会给人们一种兴奋,一种力量,一种精神。穿了一身牛仔!一条新款的流行牛仔裤,淡蓝色的,裹得紧紧的;上衣又是一件开领很低的乳白色的T恤衫,高耸的山峰将T恤高高地挑起,明显露出洁白细嫩的肌肤。那串淡绿色主基调的“幻链”,挂在胸口上闪出熠熠的光彩。足下蹬着一双半高筒的高根马靴,肩上斜挎一只红色坤包。一头的乌黑长发飘洒在脑后,左手叉在腰际,右手却半捂着殷红的小嘴,嘴角还挂着没有结束的欢笑。
      怡红院里的人,不!应该说是大观园里的人,哪个曾经看见过这样清纯又充满活力的女孩子?又有谁看见过穿着如此大但,举止如此放肆的女子?真是把院子里所有的人看了个目瞪口呆!个个都是一样的神态张大了嘴巴,刚才那声“啊”过了,这嘴可始终合不起来。心里只怕也是一样的想法:这个姑娘究竟是九天仙女下凡,飘进了这怡红院;还是深山老林里的狐仙妖姬来到了大观园?
      如此的绝色美貌,只怕是大观园里可以排名在12金钗中人,几乎无人可以匹敌。就是那并列榜首的钗黛,也是黯然失色。想那月梦缘,有黛玉之柔媚,无黛玉之病态般的纤弱;有宝钗之娇艳,却无宝钗故作矜持的矫情。钗黛已是不如,其他一干,像湘云、探春一流,又如何得以与之比肩?
      其他人倒也罢了,唯有那赶出来看热闹,倚在正堂门框上的薛宝钗的心里,有了一股子说不出来的味道。
      薛宝钗这个女子,看似宽容大度,实则心思缜密,是一个很喜欢在肚子里做文章的人。自从随着母亲投靠贾府,如今也算了半个贾府之人。可心里是万分地明白,自家除了有钱,只怕也是同林黛玉一样,是个寄人篱下之人,要从此在贾府真正站稳脚根,就要嫁进贾府。可贾府上下的未婚公子,也只有贾宝玉乃不二人选。否则只怕就要给哪个青年公子去做小妾了?更何况宝玉又是一个玉树临风的翩翩美少,怎会不叫薛宝钗早已芳心暗许、情素已动?
      只是贾宝玉身边,早已有了一个自小同桌吃饭、同榻而眠、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情投意合的林黛玉。偏偏林黛玉又长得有那闭月羞花、沉鱼落雁的绝色美貌,还有心如比干多一窍的玲珑剔透。
      最叫薛宝钗心态难平的还是林黛玉的才情。
      本来,薛宝钗也是从小饱读经书的女子,自视才高八斗。可碰上个林黛玉也是博古通今,才华横溢,只会在她上不会在她下的。为此,薛宝钗算得动足了脑筋。她时不时的跑来怡红院,与宝玉谈诗论画、下棋奏琴,就是为了接近宝玉,已博取欢心。
      当然,薛宝钗还是知道自己优势的,很明白自己有几个足以战胜对手的条件。一是,近年来贾府已见家道中落,需要经济力量上的支持。二来,林黛玉情高孤傲、落落寡合,不懂阿谀奉承,难博贾府把握大权之高层人物的欢心。三则,林黛玉体弱多病不是个可以久居人世的样子。薛宝钗最担心的还是宝玉是个多情种!看见美貌漂亮的女子是见一个爱一个,心里不知道牵挂着多少个姐姐妹妹。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