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千非人类排队表白我》阿黑黑黑 ^第4章^ 最新更新:2018-12-28 02:57:06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004 ...

  •   随着大门的关闭,整个房间都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明明有三个人在,但每个人都不敢发出一点声音,没人知道现在外面情况怎么样了,那个女鬼到底是被引开了,还是就在外面不远处的地方徘徊。
      
      等待让人格外煎熬,控制不住地就会回想起那对情侣死亡时的画面,还有那些让人不舒服的血迹。
      
      任慧抱臂蹲在墙下,想哭却不敢发出一丁点声响,连眼泪都拼命倒吸,怕滴水声惊动到门外食人的恶鬼。
      
      罗空在柜子里站着,从头到脚都已经被冷汗湿透,脑海里不断浮现出各种各样的画面,比起方建的挣扎喊叫,这样的寂静无声才是最可怕的。
      
      也不知道方建哥是真的把女鬼引开了,还是像刚才那对情侣那样,无声无息就被鬼怪吞没了。罗空越想越是惶恐,连双腿但都控制不住地颤抖,这柜子空间十分狭小,只能容许人站着,要是身体动作稍微大了一点,就会让柜门被顶开,更让他不敢动作。
      
      他忍不住将目光移向顾无计想要寻求安慰,可是黑暗之中什么都看不见,只能听见对方平缓地呼吸。
      
      顾无计……一点都没在害怕!
      
      甚至在他的目光看向时,还用带着缓缓笑意的声音安慰道:“没事的,就算被女鬼找到也不一定就会死,运气好点说不定还能交个朋友,给我们提供活下去的线索。”
      
      这个变态,这个不知死活的疯子!这一刻罗空生生后悔,他为什么要跟顾无计躲在一起,哪怕自己一个人遇到鬼,都比两个人好!
      
      就在这时,脚步声缓缓在卧室门外响了起来。
      
      一语成谶!
      
      黑暗之中众人的听力都变得格外敏锐,不,响起的不仅仅是脚步声,还有拖动物体的声音。
      
      女鬼会拖着什么?
      
      难道说……是尸体?
      
      距离卧室门最近的任慧缩在床下止不住地颤抖,她虽然已经不是萌新了,但第一个世界也只是运气好才挺过来的,除了知道一些普通的恐怖世界常识外,根本没有一点对敌的经验。
      
      下一瞬,敲击声顿住,众人微微松了口气,气还没松完,门被推开的嘎吱声就陡然响起。
      
      昏暗的光芒洒入室内。
      
      从任慧的角度,可以清楚的看到一双完全不属于人类的脚,一只脚看上去略微正常,但另一只脚却诡异地扭曲着,就像是被人强行折断了一般,这才使得女鬼在行走之时发出了拖动摩擦地面的声音。
      
      任慧吓得双唇大张,却不敢发出任何声音,她维持着吸气的状态,把尖叫克制在喉咙里,死死闭上眼睛,不敢再看。
      
      不知道过了多久才听到女鬼的脚步离去。
      
      而在衣柜里,他们这里一开始通过衣柜的门缝,注意到外界的景象。顾无计清楚的看到了一个脸色惨白,脸上的窟窿流着鲜血的女鬼走入房间里。
      
      眼看着那个女鬼刚刚都越来越往床边走了,就好像在找什么东西似的,不断在床上翻着,甚至下一刻,她都有要弯腰去床下翻找的趋势……
      
      旁边的罗空虽然心中有些同情,但毫无疑问是松了口气的,毕竟死了队友给他们争取逃跑的时机也好啊。
      
      只是却没想到,那女鬼的动作竟是顿住,然后好像察觉到什么似的,头颅都直接硬生生的转过来180°,黑洞洞的眼眶直直的对着在柜子里窥视外面的两个人。
      
      在那一瞬间要不是罗空死死捂住了自己的嘴,惊叫声估计已经响起来了。
      
      顾无计也感觉这位女士真是太过热情了。
      
      女鬼一步步的朝着这边走来,惨白的脸上露出狰狞的笑容,嘴角的缝隙几乎裂到耳根,明明没有双眼,但两个人却能清楚的感觉在被对方紧紧盯着。
      
      罗空已经吓到要灵魂离体了,他忽然意识到自己还是和那个顾无计一起待在衣柜里的,等下把他推出去,自己说不定还有逃生的机会——
      
      反正这家伙一开始在楼下就得罪了女鬼,就算不是自己害他,他也迟早会死的,反而还成全了他跟女鬼交朋友的心愿。
      
      这样想着,罗空就觉得心安理得了不少,但转过头,发现顾无计居然还是一副淡然自若的样子,虽然紧紧的看着女鬼那边,脸上却没有丝毫的畏惧之意,倒像是在观察什么东西似的。
      
      这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就算是心大也大过头了吧!
      
      在这种时候罗空都开始有点羡慕顾无计不知天高地厚的心理素质了。
      
      伴随着脚步声,女鬼已然走到了柜子前,她的手下一刻就能将柜门拉开。
      
      但,女鬼的手落到柜门上时,却是按在上面,让最后一丝缝隙都消失了。柜子里又变成了完全黑暗的状态。
      
      在那之后,脚步声越发远去,女鬼好像离开了这里。
      
      “怎、怎么回事……”罗空心中诧异至极,都不敢相信发生了什么,“她难道不想对我们动手?会有这种好事?”难道还真想跟我们交朋友?
      
      顾无计眉头微微皱起,伸手按在柜门上,发现刚刚只要随意动作就能推开的门,现在居然宛如外面抵着一块巨石似的,就算再用力也纹丝不动。
      
      “门打不开了。”
      
      “什么?!”
      
      脑海里想到一个可怕的可能,罗空的脸色瞬间苍白到了极点,身体也不禁颤抖起来。
      
      “女、女鬼,是故意把我们关在这里面!这样我们根本离开不了,更没有逃跑的空间!”
      
      “说的有道理,不过,你刚刚拍了我的肩膀吗?”顾无计问道。
      
      “什么?”他没有啊!
      
      罗空身体一顿,一股凉意从他心底升起,似乎想到了什么,他战战兢兢地打开了手机照向顾无计身后,在光芒之中,他的双眼正对上了一对血红的窟窿。
      
      “啊啊啊啊啊啊——”
      
      惨叫声自柜子里响了起来,罗空疯狂撞击起柜门。
      
      似乎女鬼抓到顾无计一个人就满意了般,密闭的柜门下一刻居然真的被他给撞开了。罗空连滚带爬的远离了这里,惊恐的回望着柜子里的顾无计,“……你、你的背后!”
      
      原本趴在床底的任慧也爬了出来,在看到眼前景象后,她吓得差点没昏过去。
      
      在顾无计的身后,赫然是一双青白色的女人的手,而那个面容狰狞的恶鬼,半个身体都已经趴在了顾无计的身上。
      
      还不等顾无计说什么,他们带着一种看死人的同情的眼神,扫了一眼顾无计后就飞快地同时夺门而出。
      
      在这种时候谁有那个胆子留下来帮助别人啊!
      
      罗空敢肯定,都是顾无计之前得罪了这个女鬼,所以现在才被这样针对,自己真是捡回了一条命,还是快点去找方建哥比较重要。
      
      而顾无计在这充满心理和生理的考验、肩膀都沉的像是被什么巨石压住一般的时候,思考着开口道:“你是在找什么东西吧?”
      
      他这么说着,又朝前走了几步,似乎肩上的压力对他来说根本算不上什么,“刚刚你进门的时候我就在注意了,你好像一直想要找什么重要的东西但却找不到的样子,然后又腿脚不便,所以才想要找个人来帮你吧?”
      
      他的声音好听而温和,带着一股天然的安抚人的魅力,就像一股清泉,从松石间裹着月影流过。
      
      流到你的心底。
      
      顾无计的角度是看不到女鬼的表情,但女鬼此时毫无疑问的是沉默了。她从没想到居然还有人类会仔细观察这种事情,正常人看到形容恐怖的恶鬼,会去想着什么对方腿脚不便这样的事情吗?
      
      “没关系,现在我就在这里,你要找什么,让我来帮你找吧。”顾无计慢慢说着,甚至回头望了一眼女鬼,眼中没有任何的惊恐萎缩,那双漂亮的深邃黑眸里是一眼望得到底的真诚。
      
      让人想起绅士风度这个词。
      绅士风度,对着一个形容丑陋的女鬼?听起来多么可笑。
      
      女鬼沉默着,随后一道十分沙哑的声音在顾无计的脑海中响起。
      
      “……去书房。”
      
      ……
      
      顾无计背着女鬼,朝着书房的方向走去,他之前就已经记住了地形图,书房就在离这房间不远的地方。
      
      不过通常来说,想去到目的地还是很困难的,毕竟路上肯定会出事。但这次估计是因为顾无计身后的女鬼的关系,竟然平安无事的就来到了书房门口。
      
      顾无计还敏锐的察觉到,在书房的周围,墙壁上极为干净,和之前的那些满是凌乱字体的墙壁截然不同,就好像这里面有什么东西,让其他人都不敢过来一样。
      
      顾无计推开书房的门,走进去的瞬间,窗外顿时刮来一阵阴风将门吹上,而顾无计同时感觉到自己身体一轻。
      
      是女鬼离开了吗?
      
      他疑惑的看了看,却在四周都看不到刚刚那个女鬼的存在。
      
      “就这样走了吗?我还没有帮她找到东西,不过都来了,还是让我先来看看。”顾无计这么说着,上前来到书桌,顿时看到了上面摆着的一本破旧的笔记本。
      
      想都不用想就知道这里面肯定有关于这个世界的重要信息。他当即翻了开来,飞快浏览了起来。
      
      这笔记本上记载着的是一种听上去就十分残忍的献祭仪式,是将与自己有血缘关系之人献祭给这家族供养着的一个厉鬼,就能保住数十年的富贵。
      
      血缘关系越近,那厉鬼就越满意,也会减少其他人被厉鬼反噬的可能性。
      
      顾无计的脑海里很快就想起了在大厅里看到的屋主和其子的照片,再想想这屋主以前还是一市首富的事情,神情都冷了几分。
      
      而这个献祭仪式的过程也残忍至极,为了防止对方在死后寻找到凶手报复,要先将被献祭之人双眼挖去,在这仪式中就算诞生了怨魂,也是完全看不见的。
      
      随后就是破膛开肚,内脏都要在对方还活着的时候硬生生取出,只有被献祭之人痛苦产生的怨念和恐惧才是厉鬼最好的粮食。
      
      “不过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一屋子的人到底是怎么全部被灭口的。”
      
      顾无计冒出了这样的想法,很快他就在后面看到了屋主本人留下来的字迹。字迹很凌乱,但意思却表达的很清楚。
      
      在那场仪式上,屋主甚至还邀请了四位好友来一同分享献祭后能得到的富贵。但意外发生了,原本应该直接死亡成为厉鬼祭品的少年,竟是因为强大的怨念,而反将那厉鬼吞噬。而这个可怕至极的新生厉鬼,更是不可能放过这些献祭了他的人,当即就要将这些人全部折磨致死。
      
      其他人在逃跑过程中,还将别墅内无辜的女佣的腿都折断扔在后面,试图用这样的方式躲避杀身之祸。
      
      但所有人都无法从这里离开,他们能做的只有躲躲藏藏,但却毫无用处,一个个都被抓了出来,被用最残忍的方法杀死。
      
      只有屋主活得最久,藏身到了书房之中,他将这称之为是自己儿子的报复,为了让他在担心受怕之中度过最后的时光。
      
      在笔记中,他最大的疑惑就是,自己儿子变成的厉鬼究竟是如何找到他们的藏身之处的,毕竟按照仪式,对方的双眼是已经不在了,无论如何都不可能看到他们才是,但事实上他却几乎无时无刻都在感觉有什么东西在注视着自己。
      
      甚至之前他们都已经将所有的有眼睛的照片都划掉了,但最后却还是起不到作用。
      
      顾无计很快就将笔记翻到底,他隐隐察觉到这里记载着的应该是什么极为重要的事情。
      
      ‘我终于知道了,他是从哪里看到我的。\'
      
      ‘那是,我自己的眼睛——’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 橙子炖火锅、知了 的手榴弹
    感谢 啾咪啾咪兔、红心KKK、落寒起、夜雨声烦、橙子炖火锅、诺诺子还沉迷于柒七之、violets01、demeter、我就是总悟的眼罩! 的地雷
    么么么哒!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