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章 ...

  •   宋青妧把花根上的杂物悉心地处理好,然后放在了掺了肥料的新的花盆里,她想了好一会儿,又用木质水瓢浇了大半瓢的水。一切完成之后,她才把芍药花盆重新放在了窗台上。
      
      宝雪和翠梦被宋青妧这一段时间的奇怪操作吓了个够呛。两人都在窃窃私语道:“这花这么弄,八成是要死了,连根部都拔了下来,想要活,是不太可能了。”
      
      但是宋青妧却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看上去一点也不担心。两人看她如此,也不再说话了。
      
      谁知道,一连着过了几天,那花的黄叶子竟然慢慢掉了下去,长出新鲜的叶片来了。这几日,宋青妧都把这盆金贵的芍药花放在自己肉眼可以看到的地方,外人一概不让碰。
      
      宝雪不太明白,便来问她、宋青妧微微一笑,说道:“小时候在家里,母亲也爱伺候一些花草什么的,我那时候才刚刚记事,就跟着她学了一些方法,知道这芍药花虽然金贵,但是素来是喜欢干燥和肥料的,我看那花多半是人浇水浇的多了,然后盆里的土也没有及时换好,所以才会如此的。”
      
      宝雪忍不住夸赞道:“青姑娘,你会的可真多。”
      翠梦也在一旁说道:“就算会的多,也需要是心思细腻灵巧的,要不然,只怕这些东西,她都学不会的。”
      
      宋青妧笑了笑,心里默默想道,还好自己从小家境不怎么好,杂七杂八的事情做了很多,许多事情也都有涉猎,加上她自己也比较好学,所以这些事情才都会懂一点。
      
      她把花盆端了起来,说道:“好了,我要到老太妃那里,先把花送过去,等我回来,我们一起吃午饭吧。”宋情缘说着,便离开了凝霜阁,一路到了老太妃居住的地方。
      
      老太妃因为一直尽心礼佛,所以住的地方装饰也并不华丽,一应都是淡雅素净的。宋青妧故而也不敢穿的太艳丽,只着了一身素净的衣服,到了院内。
      
      正巧红柳正在院子里,看着小厮们在那里浇水,宋青妧低头走了上去,对红柳说道:“红柳姐姐,老太妃的这盆芍药花,已经养活了,你看看。”
      
      宋青妧把包着花的布轻轻打开,红柳竟然惊奇的发现,那盆已经快要死了的花,如今已经都冒出来新鲜的叶子。她忍不住立刻拉着宋青妧走到了屋里,对老太妃说道:“太妃,花活了!花活了!”
      
      宋青妧第一次到这里来,也不敢造次,只静默地低着头,跟在红柳的后面,到了里间,发现萧易轩竟然也在那里。宋青妧立刻放下了花盆,跪下行礼道:“见过太妃娘娘,见过王爷。”
      
      老太妃率先说道:“听说你把我的芍药花养活了?花在哪里呢?我看看?”
      宋青妧点了点头,把花盆轻轻端了起来,送到了老太妃跟前。这官窑的花盆很沉,宋青妧本就纤瘦,如今端着它,又不敢乱动,恐怕一旦摔倒在了地上,砸了个稀巴烂,要真是那样,自己几天的辛苦努力就都白费了。
      
      老太妃也十分惊讶。她摸了摸芍药花鲜艳的叶子,说道:“轩儿,你看,这花真的活了。”
      萧易轩的嘴角带着面具似的笑容,说道:“是啊,母妃很喜欢这盆花,这个丫头也算伶俐,所以把它照顾好了。”
      
      老太妃这才看向宋青妧。不过,自从宋青妧进入这间屋子里来,萧易轩的眼睛就没有离开过她的身上。他眯着眼睛,看着宋青妧端着花盆的手,在看到她雪白腕子上那一个圆圆的,像是红痣一样的印记的时候,萧易轩却顿住了。
      
      他眯起眼睛,没再说话。老太妃只顾着看着自己几乎失而复得的芍药花,这才意识到,从进屋开始,宋青妧就一直端着那个大花盆,手一直没有放下过。
      
      她立刻说道:“看看,倒是我大意了。都忘了你还端着花盆。”她一面说,一面吩咐道:“红柳,快把这盆芍药拿过来,好好放起来。”
      
      红柳旋即上前,从宋青妧的手里接过了那盆花。宋青妧低垂着头,退到一边,也不曾多话。老太妃端详了她一阵。但见宋青妧虽然长得漂亮,但是装束极为简单,一件鹅黄色绣花的寻常夹袄,底下是百绫裙子。头上只带了几根银簪子,连耳环也是素银的。
      
      她嘴角挂上一丝浅笑,说道:“这孩子,好可怜见的,倒是守规矩的很。人也聪明手巧。”
      宋青妧浅笑着回道:“多谢老太妃夸赞。奴婢从小是乡野里长大的人,所以这些活计还会一点,也是机缘巧合,让我养活了老太妃的花,可见,先帝与太妃情深,所以才保佑您,不想让您这么白白的端了这个念想。”
      
      老太妃点了点头,说道:“你这丫头,倒会说话。先帝曾经给哀家建造了一个小花园,如今先帝去了,只给我留下了这一盆芍药,是他特意从东瀛使者那里带回来的。我日日都放在身边,前几天看到这话要死了,我是吃不下也睡不着。”
      
      宋青妧立刻说道:“现如今这话活了,想必老太妃也可以放心了。”
      老太妃点了点头,说道:“是啊,不过,我害怕这花虽然活了,但是日后还是需要人来照看的,这样吧,以后你要是没有什么事情的话,就来我这里,帮我看看话,你看怎么样?”
      
      宋青妧喜出望外,跪下说道:“若当真如此,那就是奴婢的福气了!”
      老太妃点了点头,说道:“好了,那从明天开始,你吃过早饭,每隔一天,就来帮我伺弄一下这些花草吧。”
      
      宋青妧心下暗喜,跪下来说道:“多谢老太妃。奴婢一定尽心侍奉,不出差错。”
      老太妃回道:“好了,你先退下吧,我也乏了。”她一面说,一面往软榻里退了退,手握着佛珠,。慢慢合上了眼睛。
      宋青妧跟红柳点头示意了一下,就转身出了房门。她扭了扭酸痛的手腕,往凝霜阁走。这时,屋子里的萧易轩也对老太妃道:“母妃,那儿子也就先告辞了。”
      
      老太妃眼睛也不抬,只摆了摆手,说道:“你去吧,记得晚上要用饭。我吩咐厨房给你炖了枸杞乌鸡汤,你晚饭的时候喝一碗,睡觉的时候,就不会那么冷了。”
      萧易轩都一一答应下来。却好像有事情一样,转身快步离开了。也不叫安康跟着,不知道去见哪一个。
      
      宋青妧出了院子,到一处山坡底下,过了大白理石桥,远远地看见那边的大石头的缝隙之间,有一股新鲜的泉水,潺潺流出来。自己穿越之前,是在城市里住惯了的,今日看见这般山水景致,像是电视剧里拍出来的一般。
      
      她忍不住往那边走去,到了跟前,看到一眼清泉从石头缝隙中流出来,宋青妧蹲了下来,先洗了洗手,用掬起一捧水,送到了嘴边,喝了一小口。泉水又清又甜,口感很好。宋青妧喝了几口,又站起身,想要回去拿个盆过来接点水,谁知刚转过身,却被一个人拽住了衣袖。
      
      宋青妧当时就给吓了一跳,又没有什么防备,脚下一滑,眼看着就要栽到那块石头上了。但是,她的袖子却被那人再次用力拽住了。宋青妧本以为自己得了救,谁知道,那衣服质量不佳,被这么一拽,一条袖子竟然生生拽了下来。
      
      宋青妧跌进了水里。早春的泉水凉的很,她不出片刻就浑身湿透。宋青妧顿时生了气,她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生气地说道:“你这人有病是吧!说话不会好好地叫人,非要拍一下吗!你赔我衣服!”
      
      那人倒没有说话。宋青妧又抹了一把脸,睁开眼睛一看,那人却是萧易轩。
      宋青妧觉得自己受到了更大的惊吓。她立刻捂住了嘴,站在水里对着萧易轩行礼:“奴婢见过王爷。”
      
      萧易轩面色淡然,他略带嘲讽地看了看站在水里的宋青妧。看着她在早春天气里冻得发抖的样子,过了一会儿,他还是伸出了自己的手,到了她的面前。
      宋青妧现实试了试自己能不能出来。但是水底的石头都很滑,她试了一会儿,又差点摔倒。最后,她还是握住了萧易轩的手,从水里走了出来。
      
      萧易轩的手看起来虽然白皙单薄,但是不知为何,力气却大得很,轻轻松松就把宋青妧从水里拉了出来。她出来了之后,立刻就松开了萧易轩的手,退到了一边,低下了头。
      萧易轩看着宋青妧浑身湿哒哒,有些滑稽的样子,说道:“你好像很怕我?”
      
      宋青妧立刻摇了摇头,说道:“奴婢不敢。”她低着头,看着萧易轩那片烟色的衣角悄悄向她靠近。她连大气都不敢喘。要知道,自己刚才说的话,已经让对她本来就没什么好感的萧易轩更加讨厌她。
      
      但萧易轩却好像偏偏爱和她玩这种猫捉老鼠的游戏。他走到宋青妧面前,忽然抓起她的手腕,露出了一截雪白的皮肤。
      
      

  •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各位看文的小天使,要是有时间的话,就留个评论趴 嘿嘿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