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宋青妧尖叫出声,她立刻伸手摸了一把自己的脸,却觉得什么东西跟着一起掉落下来了。宋青妧心里暗叫不好,天哪,难道自己都这么丑了,还有人要毁她的容吗?
      实际上,呆在原地的,也并不仅仅是她。那个健壮的妇人嘴巴张大,感觉连下巴都要掉下来了。她伸出手指了指还跪在地上的宋青妧,口中念念有词:“妖怪,妖怪......”
      
      还有人能比她更倒霉吗?宋青妧默默地想。她又摸了摸自己的脸,看着掺杂在地上醋渍里的一堆不明物体。她想起这本书里描写的很多残酷的刑罚,她这一挂的,多半会被绑在柱子上火烧。
      
      一想到这里,宋青妧已经快要泄气了。她像被抽走了筋骨一般,瘫坐在地上。可看到了面前这些人反应,她却渐渐觉得,事情好像跟她想象的不太一样。几个侍女模样的人看着她的脸,凑在一起窃窃私语起来。还有三四个家丁,看着她的脸,似乎很难移走自己的目光。
      
      宋青妧想开口问问,自己的脸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但是,她又不敢开口。众人就这么尴尬相对片刻之后,倒是站在人群前面的萧易轩先走了过来。
      
      他越走越近,高大的身影覆盖过来,挡住了宋青妧身上的半边光影。萧易轩的薄唇勾起一个不明意味的浅笑,他继而低下身,伸出骨节分明的细白手指,握住了宋青妧的下巴。
      
      在场的几个人都惊呆了。刚才拽着宋青妧的那个健壮妇人想上前说话,却被那个瘦弱一些的妇人紧紧拽住。
      
      萧易轩手劲儿不小,握的宋青妧的脸有些疼。她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对方却没有放松的意思。他就着力气,轻轻摸了一下她的下巴,低声发问:“你叫什么?有名字吗?”
      
      明明是这么一个五官俊朗,可以称得上是漂亮的男子,可他的神情,却像是来自幽暗的寒潭底下一般。让人觉得冰冷彻骨。但是,在这一刻,宋青妧心里的惧意却一下子消失了。她费力把头抬得高了些,一字一顿地说道;“有,我叫宋青妧。”
      
      四目相对之间,宋青妧在他的瞳孔里看到了自己的相貌。虽然看不太清楚,但她还是可以发现,不知怎么的,自己竟然变成了一个美人。就跟自己没穿越过来之前,一模一样。
      难道是那盆老陈醋水的缘故?宋青妧忍不住往后缩了缩,喃喃自语道:“怎么会这样?”
      
      萧易轩已经放开了握着宋青妧下巴的手。他立起身,退后两步,说道:“来人,找个院子,把她带到那里住去。”
      那个健壮妇人终于开口道:“王爷,那个,您不是说,要送她去田庄吗?我们已经打算把她送过去了。”
      
      萧易轩转过头,冷冷的目光扫到了那两人的身上。那妇人给吓了一跳,立刻跪下来认错道:“王爷恕罪,是奴婢失言了。”
      萧易轩不再理她,随手指了指人群里的两个小丫头,说道:“你们两个,与她一同住过去,伺候着她。”他这话说的虽然轻飘飘的,但是所有人都知道,就这么几句话,宋青妧的身份,已经不再是仆人了。
      
      人们也在暗暗猜测,难道王爷发现自己酒后误事,但宠幸的女子不是一个丑陋的婢女,而是个漂亮的年轻女子,所以忽然间转了性,想要她做自己的妾室?萧易轩说完这些话,就转身离开,往佛堂的方向去了。
      
      刚才那两个被指派伺候宋青妧的小丫头一前一后地走了上来,把她从地上搀起,一面说恭敬地道:“那个,青妧姑娘,我们带您回去洗一洗吧。”
      宋青妧木然地点点头,她推开了那个小丫头搀扶着自己的手,说道:“我身上脏,别把你们的衣服也弄脏了,一起过去就行了。”
      
      府里管事的赵管家度着萧易轩的意思,把宋青妧安排住在了凝霜阁。这是一座两层小楼,房子虽然不大,但还算小巧精致,并有一个小院子,只是有三四年没有住人,是现收拾出来了。
      
      因为萧易轩并没有说明宋青妧的身份,所以下人们也没有特意收拾。宋青妧走进去一看,一层是一大间屋子,当地是张黑漆桌子,上面摆着两个土定瓶。桌边是四把圈椅。椅子上是半旧的绣花垫子。除此之外,只有屋中的一个熏笼,和靠窗户一个案台。上面有些简单的笔墨纸砚等物。
      
      宋青妧顺着有些落了漆的楼梯走上去,到了二楼。这间屋子比一楼还窄,只放了一张床和一张宽榻,还有一个雕刻着朴素花纹的梳妆台。宋青妧推开侧面的小门,看见了里面的大木桶,桶里还冒着热气,估计是刚放进去的热水。
      
      却说萧易轩指着伺候宋青妧的两个丫鬟,一个叫翠梦,一个叫宝雪,她们看宋青妧上了楼,翠梦偷偷拽了拽宝雪的衣袖,小声说道:“你说,她这算主子还是算仆人啊,咱们以后怎么伺候她呢?”
      
      宝雪看了看楼上,对翠梦说道:“王爷既然叫我们到他这院子里来,,自然是要当主子伺候的。”说话间,宝雪已经挽了挽衣袖,放了一块布巾在水里,洗了一会儿之后,开始快速地擦起桌子来,翠梦叹了一口气,也帮着宝雪做起活来。
      
      宋青妧自己洗完了澡,换好了衣服。一面擦干了头发,坐到梳妆台前,看着盒子里的角梳和首饰,才想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她不会梳现在人梳的发髻。她在铜镜前看了一会儿,还是真起身,走下楼去,站在了正在擦桌子的两个丫头面前。
      
      她忖度了片刻,拍了拍其中一人的肩膀,说道:“那个,可以帮我梳梳头吗?”
      一个圆脸的丫头回过头来,看着还湿着头发的宋青妧,立刻说道:“姑娘,有什么事你直接吩咐奴婢就行了,怎么还亲自下来了。”
      
      宋青妧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是主子,你们在我面前,也不必自称为奴婢。”
      这话一说,连翠梦也放下了手中的活计。两人都有些惊讶地看向宋青妧。对方却只是淡然一笑,宝雪这才想起来,立刻对宋青妧道:“青姑娘,我们上楼吧,奴婢为您梳头。”
      
      宋青妧点了点头,两人一前一后上了楼。宝雪在铜镜里看着宋青妧的相貌,跟以前一比,简直是两个人,她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对方却敏锐地察觉道,开口发问:“怎么了?”
      
      宝雪回过神来,为了掩饰自己的轻微尴尬,她拿起梳子,认真地盯着宋青妧的浓密青丝,一面说道:“没有,青姑娘,奴婢只是觉得,您现在这个样子真好看,跟以前一点都不一样。”
      
      这倒提醒了宋青妧。其实,当时她的惊讶程度,不亚于在场的任何一个人。但如今,她就是这个人了。她想了一会儿,回答道:“从前我在家中时,母亲告诉我,到了王府里来做丫鬟,要事事小心,因为不想让我因为自己的容貌招惹祸端,所以到一个神医那里求了一个方子,所以我才会变成从前的样子。但是没想到机缘巧合,今日竟变回来了。”
      
      小说看多了就是有这种好处,理由说来就来。宋青妧说完了这话,还特意回头去看看宝雪。她听得十分惊讶,但脸上却并没有怀疑的神色。书里对这个炮灰女配并没有浪费过多的笔墨,至于宝雪和翠梦这两个丫头,自然也是没有写的。
      
      只能以后走一步看一步了。这时,宝雪给宋青妧梳好了头发,又在铜镜里偷偷打量着她。她生的肤色雪白,眉如横翠,唇不点而红。跟脸庞一样小巧高挺的鼻子。一双大而漂亮的杏眼,却偏长了一双微微上挑的眼尾,把心里的三分灵巧,都露了出来。
      
      她生的真好看。宝雪在心里默默想。关键是,她的身上带着一众气质,那是一种在世俗里涤荡出来的从容和美丽。饶是她见过的女子不少,也没遇到过这样的女子。也难怪王爷一看到她,竟然改变了主意,把她留了下来,估计也是因为她的相貌。
      
      但是,事实证明,宝雪还是太低估自己的腹黑王爷主子了。
      此时,萧易轩的晓星居里,暖阁里只有两个人,松香缭绕的屋子里,萧易轩安然地坐在案前,手中拿着一直湖笔,不知道在纸上画着什么。饶是在很暖和的阁里,萧易轩还穿着貂皮大袄,脸看着越发小了。
      
      安康站在一旁,正在快速地擦着屋子里的桌子和架子。萧易轩放下了笔,开口问道;“安康,你去派个人查一下。”
      安康停下了手里的动作,问道:“王爷,查什么?”
      
      安康已经伺候萧易轩将近十年了。要是论体贴主子的心思,安康论第二,没人敢称自己是第一。但是可能是心思方面差距太多,所以很多时候,萧易轩的吩咐,他还是听不明白,需要再确认一遍。
      

  •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日更 谢谢各位的支持!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