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捂紧我二婚夫君的小马甲》m而且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8-06 23:19:55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谁还没点惨事了?
      
      叶卿晃了晃手里的竹叶青,“你醒醒,我给你辩辩谁更惨。”
      
      正要大吐苦水,外头传来一阵骚动声,
      
      一群天兵天将叶卿团团围住,叶卿将藏在袖里的大肥蛇遮了遮,躬身道:“不知各位天官,有何吩咐?”
      
      为首的天官长的一脸严肃,看着叶卿逼问道:“你可有见到天后殿下?”
      
      原来是找天后的。
      
      没人跟他抢食,叶卿殷勤地给他们指了路,“殿下方才就在那。”
      
      天官瞥了眼叶卿,似是感觉到叶卿低微的修为了,后退了两步,连句谢也不曾出口,“走。”
      
      叶卿赔笑送走几位天官,揣着条重伤的蛇回了元昭阁,他师父的寝殿。
      
      叶卿住在偏殿。
      
      把蛇妖带回屋子后,叶卿才发现问题所在——化妖的东西不能吃。
      
      也就是说,他只能眼巴巴地看着,这条皮开肉绽的竹叶青,不能饱个口福。
      
      “好好的渡什么劫做什么妖啊,”口碎的人不情愿地戳了戳蛇尾巴,“长这么肥,不给人吃,太可惜了。”
      
      “渡劫失败......应该能吃吧?”叶卿不确信地跑去翻书,将有关妖类记载的全翻出来一一查找。
      
      终于找到相关记载内容后,边走边读道:“妖若劫败,可用仙草甘露浸身百日,不日可......愈?”最后这个字不得叶卿心意。
      
      扔了书坐回椅子上看它,“妖兄,你吐个信子?”
      
      妖兄卖惨劲没过,不理他。
      
      听说化妖需受天雷劫,此天雷并非是仙界刑罚,而是由天道所惩,意在告诫妖物如若为祸世间,此为下场。这天雷劫连上仙都抗不过,可想而知有多惨烈。
      
      惨到叶卿真想让它开口说说,看看能不能惨过自己,让叶卿有点安慰。
      
      “算了,同时天涯沦落人。”叶卿拔了腰间的佩剑扔在一边,拎着竹叶青进浴桶里,倒了库存的仙草甘露入桶,淹过肥蛇整个身子。
      
      坐在浴桶边,叶卿一手搭在木桶上,唠唠叨叨的,“救命之恩大过天,等你醒了一定要帮我多抓几只兔子山鸡什么的,这样.....”
      
      “师叔!”
      
      叶卿这嘴叭叭叭的,还没给竹叶青灌输完知恩图报的观念,就被一向亲近的小师侄打断了。
      
      看着破门而入的小师侄,叶卿道:“怎么了?”
      
      “掌门殿有旨,说是有妖物闯入太......含,”田俊人结巴地说完最后一个字,不敢置信地站在原地,确定自己没看错后,田俊人向后退了两步,“对不起师叔,打扰到您了。”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的,叶卿没弄明白师侄想说什么,什么妖物闯太含之类的跟叶卿八竿子打不到一块,毕竟遇事时他也是需要被保护的那个,老实呆在元昭阁就对了。
      
      叶卿收了心,继续教诲妖兄道:“妖兄啊......啊......”叶卿讨好地朝浴桶里的男人笑了笑。
      
      结合上刚才师侄的神情,还有自己半湿的衣衫,和慵懒靠在浴桶边的动作,叶卿笑的有点难看了。
      
      浴桶里的男人一双墨绿眸子像是能摄魂一样,看的叶卿心里发毛,这化妖失败的胖蛇,怎么一下子就能蜕皮做人了?
      
      叶卿正打算和他保持些距离,手突然被妖兄拽住。
      
      这蛇力气也忒大了些,要不是脚卡在凳子里,叶卿人都要被他拽桶里去了,叶卿好脾气的跟大力蛇讲解道:“那个,是我把你从天兵天将手里救出来的。”叶卿厚脸皮蹭点功劳。
      
      叶卿看他不说话,又教道:“人间有句古话叫做‘救命之恩大过天’。”
      
      “人妖授受不亲。”
      
      “人蛇有别。”
      
      “我公的。”
      
      叶卿把嘴皮子都说烂了,男人也没放手的意思,等叶卿累了,低沉道:“叶卿。”
      
      “嗯?你怎么知道?”连妖界都知道他的大名?
      
      男人声色清冷道:“脱。”
      
      脱......?
      
      这条公蛇喊他就为了让他脱衣服?
      
      “这个不好吧?”叶卿讪讪笑了笑,对上那双墨绿色的眼睛后,就笑不出来了。这双眼睛很邪门,会逼着人臣服,照他的话去做。
      
      叶卿瞥向一旁,“好!你先松开我,不然我不好脱。”
      
      男人松了手,起身时周身一股黑气缭绕,随着黑气散去,一件墨黑的华服赫然穿戴在男人身上。
      
      叶卿真当着他的面扯了自己腰间红封,将外衫褪下,“可以了吧?”
      
      “继续。”
      
      这蛇还真长得绿,想的美!
      
      叶卿默默将手伸至背后,去召自己的佩剑。
      
      怪这蛇妖眼尖,洞悉叶卿所想后,将叶卿的佩剑夺了过去。
      
      叶卿也被施了定身法动弹不得,看着步步紧逼的男人,叶卿心里一阵寒气。
      
      这算不算是农,不,废柴与蛇?
      
      被触碰了的叶卿哆嗦地抖了两下,“妖兄!”
      
      一声叫喊把男人叫住了。
      
      叶卿晓之以情动之以理道:“妖兄你法力高强,又一表人才,倘若真要跟我那个什么什么,我自然是愿意的,但是你能不能......”把我解开,别对我动手动脚的。
      
      后头那句叶卿没机会说了,妖兄的手已经在他腰际游走了......
      
      蛇果然是冷血的,连带那只手都冰冷刺骨。
      
      “滚开!”叶卿不再嬉皮笑脸,在男人触碰到自己的时候,红了眼。
      
      男人闻声停了动作,看向叶卿,“你没内丹?”
      
      叶卿看着男人,眼里尽是杀意,那双眼睛红的再次滴了血!
      
      对视上蛇妖的眼睛后,叶卿的头不听使唤地向上抬起。
      
      男人看着叶卿的双眼,半晌抬起手,指腹掠过叶卿的双眼,将血止住后解了叶卿的定身术。
      
      叶卿这边刚能动,眼前的男人就倒了下去。
      
      叶卿的眼睛一点烧灼感都没,就像两百年前刚安上去那会一样舒服。这连师父都办不到,这条蛇居然可以。
      
      到底是什么来历,化妖失败还能化人形,能独闯太含结界?
      
      “叩叩叩。”
      
      不容叶卿多想,外头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门也应声被打开。
      
      为首之人正是太含掌门白庭玉的首徒——贺玄。
      
      贺玄与叶卿同袍,不过腰间系的是黑封。肩上站了只毛发乌亮的秃鹫,这鸟跟他主子一样,透着股邪气。
      
      贺玄一双鹰眼打量着叶卿,“奉掌门令,搜殿。”
      
      “是。”这种事叶卿向来配合。
      
      三五位贺玄的门侍入殿翻找着。
      
      贺玄逗弄肩膀上的秃鹫,视叶卿无物,直到秃鹫展了翅膀,贺玄才看向叶卿,定睛在叶卿身后的黑布上。
      
      “让开。”
      
      “大师兄这是在找......”叶卿话没说完,眼看贺玄的秃鹫袭来,迅速飞身躲避。
      
      这么一来,原先被叶卿挡住的男人,完完全全暴露在众人视线中。
      
      贺玄看清男人样貌后跨步上前,他的那只秃鹫也化作人形抓起地上的男人带出殿。
      
      果然是来找蛇妖的,叶卿捂着被抓伤的胸口,单膝跪地道:“大师兄。”
      
      贺玄看向一旁的药浴,将门侍都赶了出去,“私藏要犯,即日起逐出太含。”
      
      “师兄,我......”一口气没顺上来,吐了口血,“弟子不知这是要犯,还望师兄恕罪,宽恕叶卿。”
      
      贺玄看着地上命蝼蚁的叶卿,“我逐你下山已是法外开恩,今日之事若有第三人知晓......”
      
      他不能离开太含,只有在太含他才能活着,离了太含仙山,没有内丹的他死后超不了生,连做孤魂野鬼的资格都没有,何谈报仇。
      
      掌门终日闭关,太含要事由贺玄一手操--持,叶卿只能求他,“弟子明白,绝不会说与旁人听,但还请师兄开恩,弟子甘愿受罚。”
      
      贺玄不耐道,“叶卿。”
      
      “师兄,”叶卿大胆截了贺玄的话,“师兄的秃鹫喜食妖类,尤喜蛇鼠。”叶卿见识过贺玄秃鹫的厉害,十里地内凡有蛇鼠必入它腹,秃鹫与贺玄一样目空无人,这么一对主仆,却用背将蛇妖带走,叶卿斗胆揣测,根本不是捉拿。
      
      贺玄眯着眼看他,“太聪明不是好事,尤其是你这种平庸蝼蚁。”
      
      “蝼蚁尚且偷生。”他将“偷”字咬的极重。
      
      贺玄没功夫在叶卿身上浪费,“速速下山,或能保你一命。”
      
      “今日机缘巧合下我与天后在前山相见,所谈甚欢,约至书院再会,如果弟子被赶,天后问及——”叶卿把话抛给了贺玄。
      
      他在赌,赌贺玄信他胡诌的话。
      
      贺玄嗤笑,“拿天后压我?”
      
      “大师兄奉令捉妖太含皆知,如果明日少了弟子,天后是否有责问起要犯踪迹?”当今天后居高位,缺功德贤明,太含藏妖,要犯杀人,这事就算天后不想插手,天帝也会想方设法让天后参与,立功出头。
      
      叶卿撕开衣衫,将被秃鹫抓伤的胸口暴--露在空中,两指为爪在伤口边划出两道口子,鲜血喷涌。
      
      这是他的诚意,叶卿开口道:“多谢师兄救命之恩。”
      
      他来做掩盖蛇妖踪迹的证人。如此一来,不管贺玄说妖物已死,还是随便找个顶替都可以,叶卿配合他把这个篓子堵上,免得惊动了九重天上的天帝陛下,给太含山招事。
      
      贺玄俯视着地上的人,“你这嘴,闭紧了。”
      
      “是。”叶卿颔首道。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