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月光美人引心颤(重生)》南木有栖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8-18 23:37:5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宁言暖坐在桌前,看着桌上那一团不知道怎么画出来的东西,深深叹息!这条路是自己选的,哭着也要走完!
      
      “小姐还是没有画出来?”木芷在第三次侍茶的时候,发现那张宣纸还是那张宣纸,只是上面多了几道五黑七八的线,看的着实让人想笑!
      
      宁言暖侧个身,将画全部盖住,后又觉得盖也盖不住,干脆直接将那张纸揉作一团扔在一旁,不理木芷。
      
      木芷笑笑,将茶推到宁言暖面前,宁言暖也确实好久未喝水,端起来细细抿着。
      
      宁言暖抿完之后,眼睛眨了眨,问:“赵昇说什么时候可以走了吗?”
      
      “怕是需要几天,赵昇公子没有给准信!”
      
      宁言暖嗯了一声,丝毫没有表达出着急的意思,后木芷退出房间。
      
      “雪霜姐姐,你一定要帮帮我,大小姐现在变得铁心石肠,我不过是把热水让堂小姐用了,她就..”
      
      木莲还没有说完,一个大喷嚏就从嘴里喷出来,雪霜脸色一变,握住口鼻,嫌弃的看了一下木莲。
      
      木莲吸吸鼻子,继续说:“大小姐现在真过分,居然连一壶热水都不愿意给堂小姐用呢。”
      
      雪霜脸色微变,对此很是厌恶,这个大小姐出了府之后就各种打压堂小姐,真是恶毒。
      
      “你先回去,堂小姐知道你的苦衷,会帮你的!”
      
      雪霜对木莲吩咐道,木莲立马转身,对着雪霜各种夸,才慢悠悠的转身离去。
      
      紧闭的客房门倏地打开,一个身穿白色加厚的襦裙姑娘冷冰冰的问:“走了?”
      
      雪霜低眉恭敬的回答:“回小姐,走了。”
      
      宁言初转身走进客房,雪霜跟着宁言初走进客房,宁言暖坐在床边,双手附在火石之上取暖,神色平静似乎还带着某些笑,雪霜低着头想了会没忍住问:
      
      “小姐,现在大小姐就是处处打压你,现在去接老夫人,大小姐哪有跟老夫人舐犊情深,就是抢小姐你的风头!”
      
      “雪霜,可不要乱说,妹妹怎么会这么做呢?妹妹不就是想用热水,下次全给妹妹就好!”
      
      “小姐,你就是太良善啦!”雪霜气的叫了一声小姐。
      
      “赵晟公子,这些日子就麻烦啦!”宁言初突然开口。
      
      雪霜还准备说话但听到宁言初开口,不在言语,乖巧的站在宁言初身边。
      
      “堂小姐,外面的马已经处理好了,晚上不会再惊扰堂小姐,堂小姐可以睡个好觉啦!”赵晟站在门口,没有迈进去。
      
      “麻烦您啦!”宁言初声音甜美,赵晟准备走了,宁言初又出声,“赵晟公子,您能多派些人过来吗?我知道妹妹她娇弱,但是我这边..”宁言初欲言又止,微咬住唇瓣。
      
      赵晟看着眼前姑娘似要哭了似的,想到刚才听到的,不经怀疑身为堂小姐晚上居然都没有热水可以用,哎,赵晟略有些同情,说:“堂小姐放心,今日往后我会多派些人在这边,一定保证堂小姐安全。”
      
      宁言初对赵晟缓缓一笑,赵晟一个二十多岁的大男人,自幼在武馆里练武,见过的女子少之又少,看到这么一个举止优雅长相甜美的姑娘,他瞬间脸红了。
      
      宁言初满意的看着,这个世上所有的男子都对她爱而不及,却唯独他,也只有他,宁言初想到那个喜欢穿着水墨色长袍的男子,心里对宁言暖的憎恨又多了几分。
      
      他是我的!宁言初发誓般在心里承诺着。
      
      “你说,赵晟公子去了宁言初那边?”宁言暖透着窗户看着外面人头攒动的景象。
      
      木芷点点头:“是的,奴婢亲眼看见,赵公子出来的时候脸貌似挺红的。”
      
      宁言暖缓缓笑着,似乎已经知道那时的赵晟所有的心里活动,一个毛头小子看见一个秀色可餐的姑娘,想的什么,宁言暖可以想到。
      
      不过,宁言初那双丹凤眼的确不错,看的让人蠢蠢欲动。
      
      “从府里带的几个亲信,让他们好生守着咱们这边,这年头,外面不安生!”
      
      木芷:??
      
      木芷感到疑惑,为什么要派亲信守着,但是木芷还是应着:“是,小姐。”
      
      夜晚,木芷看着守门的人大肆减少,突然明白自家小姐的良苦用心,这赵晟公子怎么可以这样?
      
      “好好吃饭,吃完睡觉,等着路通去接祖母!”宁言初看了一眼愤愤不平吃不下饭的木芷,叮嘱这木芷。
      
      木芷刚想说什么,突然,紧逼的门打开,一穿着紫色衣服的丫鬟进来,怯生生道:“小姐,这是赵晟公子送过来的香炉,说是有助于睡眠!”
      
      “木莲,你病好了,就出来走动?”木芷故意问,木莲看了一眼木芷,眼睛瞬间红了一下。
      
      宁言暖不由感叹:不愧是宁言初送来我身边的,德行跟她主子一样。
      
      “没有,奴婢还在难受着..”木莲说着,鼻涕应景般从鼻孔中流出来。
      
      宁言暖没什么表情:“行了,赶紧回去吧,要是再好不过来就不用跟我们去啦,自己回府吧!”
      
      宁言暖这话可谓是给木莲一个重击,跟着小姐出门却被独自送回去,肯定是惹了小姐,以后木莲还怎么在宁府立足,木莲立马跪下来,苦苦哀求:
      
      “小姐,小姐!”
      
      木芷早就看不惯木莲,在旁边冷漠的看着。
      
      “出去!”宁言暖冷言说,木莲极不情愿的出去,还一边回头,希望宁言暖能留她一次。
      
      但是从始至终宁言暖都是面无表情,看着木莲的心一点一点掉到谷底。
      
      “木芷,你记得我之前对你的吩咐,要是再有任何风吹草动,都要告诉我!”
      
      木芷一愣,随后立马应着。
      
      木芷突然感应到,小姐似乎真的变了,以前哪有这般防着堂小姐,每次发生点事都是自己傻乎乎冲过去,现在小姐是要醒悟过来呀。
      
      她心里激动许久。
      
      一夜,宁言暖在那香炉的作用下,睡得憨甜,以至于她都没有梦见他。
      
      “小姐,小姐,是小人没长眼,小人没长眼。”
      
      宁言暖醒过来原本想去找厨房的,不料天暗亮,宁言暖有些晕乎。
      
      等宁言暖意识到自己撞了人,还没有开口说,就听到对面响起一道声音,那声音含着害怕。
      
      宁言暖这才看清,原来是昨天出现的柴夫,一天未见,柴夫估计又去砍柴啦,灰土灰脸,宁言暖拍拍衣袖,不在意道:“没事。”
      
      宁言暖直接略过柴夫,后不知怎么又折回来来到柴夫身边,递给他一串碎银子,又转身离开。
      
      柴夫看着宁言暖背影,又看了看被塞进手里的碎银子,柴夫笑了笑,转身离去。
      
      阳光打在破烂的柴夫身上,竟让柴夫生出一股尊贵。
      
      宁言暖被撞了,也没有过多在意,只是走着走着,她看到墙角处有两道人影攒动,宁言暖美目一瞪,慢慢靠过去。
      
      “大小姐现在越来越冷落我啦,雪霜姐姐你一定要帮帮我!”
      
      “你在大小姐面前再呆几天,堂小姐不会忘记你的好,这不堂小姐让我给你送药,专治伤风。”
      
      木莲看着雪霜塞进她手里的一包药材,心里的不安被驱散,雪霜笑了笑,附在木莲耳边耳语下,只见木莲脸色慢慢惊恐,不敢相信的看着雪霜,而雪霜拍了拍木莲的手,以示安慰。
      
      宁言暖看着她两散了,眉头皱起来。
      
      “小姐,你怎么在这?”
      
      木芷到房间没有看见宁言暖,赶紧出来找,却没想到小姐站在小路上似乎在冥想?
      
      宁言暖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木芷,整理了衣服。
      
      “没什么,我们回去吧。”
      
      宁言暖转身离开,木芷疑惑看了看周围,没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在回头看宁言暖,宁言暖已经走远。
      
      木芷立马跟上去,喊着:“小姐,你等等我!”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