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月光美人引心颤(重生)》南木有栖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4-16 13:14:26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夜晚,宁言暖闭眼,脑海中浮现刚刚用餐的温馨场景,突然宁言暖想到前世,前世她是有多蠢,居然把自己烧死,让宁言初兴风作浪,搅的宁家惨不忍睹。
      
      宁言暖舒心的睡去,可旁边的秀霖小院不是那么安稳。
      
      哐当,碟碗摔碎的声音在秀霖小院响的不停。
      
      “你说,叔父真的答应她,去找上若夫子了?”
      
      “是,奴婢听的真真的,绝对不会有半分虚假。”
      
      原本宁言初腿上的伤没什么大事,但是宁言初为了突出自己诚意,硬是弄出这一团乌青,导致御医说完,只能在自家小院用晚饭。
      
      宁言初心里憋着气,谁知她听到宁坤远会为宁言暖去找上若夫子,上若夫子是天闇城有名的文人,尤其那画的一手好画,不知道有多少人求着上若夫子画画。
      
      前半月,上若夫子来的丞相府,居住在竹欽小院里,宁言初想让夫子教画,可每次宁坤远都像是听不懂她的话,宁言初就看开始自己想办法,可是她用了许多办法,也是一面也没有见过,更不用说传教之类的。
      
      而宁言暖刚刚醒过来,一开口就让宁坤远答应了,看来这亲生的就是不一样!
      
      宁言初眼眸慢慢染上一层厌恶,下人们收拾好打碎的瓷碗出去了,宁言初起身,看着桌子上摆着的信件。
      
      在宁府,她可以完全依靠的就只有一个人!
      
      昌吉伯爵府嫡女,何芳,她的亲祖母。
      
      宁言暖醒来,天微凉,呈现出一丝平静,宁言暖努力吸吸鼻子,看着床顶上的流苏挂件。
      
      宁言暖再一次梦见他了。
      
      宁言暖想起今日前往竹欽小院学作画,也就没什么睡意,便索性起床,等待着木芷前来。
      
      门被推开的时候,宁言暖抬头,看见一身穿青色小袄带着木簪的女子缓慢走来,那女子许是没有想到宁言暖醒来,脸色微微一变,但又恢复过来,问:
      
      “小姐今日怎起的如此早呢?”
      
      宁言暖嘴角微动,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变化,径直来到梳妆台前:“木莲,你的病可好了?”
      
      宁言暖在秋雨里寻找簪子的时候,木莲就守在宁言暖身边,所以当宁言暖一病不起的时候,木莲也卧病在床。
      
      前世宁言暖看到木莲这样,只想加倍对这个小丫鬟好,可是现在,宁言暖略下眉眼,她这样做,怕只是为了得到我全部信任吧,真是心思缜密啊!
      
      “回小姐,一切都好了,今日本是木芷前来,可木芷妹妹似乎起不来,现在外面越来越冷,能起来实在不易。”木莲一点点说着,不动声色的给木芷按屎盆子,木莲抬起头,认真说:“今日让奴婢给小姐梳洗打扮吧!”
      
      宁言暖放下手中的簪子:“不必了,你先出去,我尚且还需要一会才梳洗打扮。”
      
      木莲欲言又止,宁言暖又说:“你先出去,让木芷过来,如果木芷起不来..”宁言暖停顿一下,接着说:“那就把她拖过来!”
      
      木莲脸色略有不忍,宁言暖宽和木莲:“没事,就说是我说的。”
      
      木莲这才出去。
      
      木芷来的非常快,看见宁言暖坐在梳妆台前,赶紧快跑来到宁言暖身边。
      
      “小姐,今日你想梳个什么发型呢?”
      
      木芷看着宁言暖表情,心里万分后悔,天杀的,我怎么就一直再睡,刚才木莲叫我,那表情简直要把我杀了!
      
      小姐,该不会是不想要我了吧!
      
      “随意来就好,今日见夫子,夫子不喜欢隆重!”
      
      木芷见宁言暖风轻云淡的,心里的紧张慢慢放下来啦。
      
      宁言暖披一天蓝色披风,向着竹欽小院走去。
      
      “你可要学画?”夫子穿着水墨色般的长袍,捋着山羊胡子,看着刚刚宁言暖画出来的一团乱七八糟,不知道该怎么说。
      
      宁言暖脸色大囧,这没有说一来就随堂测试呀!还有刚刚夫子说什么了,说:“听闻宁家嫡女,不喜作画,画作比三岁小孩还要烂,如今看来确实如此。”
      
      但宁言暖还是硬着头皮点点头。
      
      “想学,还请夫子答应!”
      
      宁言暖抬头已经换上一幅坚定的模样,她想学,她想画出她死去和他在一起的一点一滴,她想用自己的手描绘出他。
      
      “想学,还请夫子答应!”
      
      宁言暖扶了扶身子,再一次重复道。
      
      夫子不在摇晃着头,一双跟豆般大小的眼睛细细审看着宁言暖,不知道在想什么,宁言暖见夫子眉中凸起慢慢平复下去,心中一喜,这样下去有戏。
      
      “可以,但是...”
      
      夫子刚开了口,宁言暖喜色慢慢浮上来,外面响起一片喧闹。
      
      “小姐,小姐!”
      
      木芷的声音想起,宁言暖立马站好身子,眉头微皱,木芷一进门找到宁言暖,快步来到宁言暖面前,道:“小姐,堂小姐已经在请求老爷,让她独自前去接老夫人回家啦。”
      
      宁言暖心中了然,转身利落的对夫子道:“夫子,身为孙女,若不接祖母,可谓有何?”
      
      “实乃不孝!”
      
      宁言暖巧笑倩兮,下跪:“宁言暖十分真诚想拜夫子为师,但现在祖母归家,大哥还在外面,双亲不易奔劳,宁言暖身为宁家嫡女,理应陪去堂姐一同前往,还望夫子莫怪!”
      
      上若夫子自幼熟读经书,对人孝之事十分看重,对此,上若夫子默认点头,宁言暖转身踏出竹欽小院。
      
      “妹妹身体刚好,如今要拜上若夫子为师,实在不易出门远行,是以,初儿愿意独去接祖母!请叔父答应。”
      
      宁言初说着说着脸上染上一片红色,扑通跪下来。
      
      宁坤远看着宁言初,想起他死去的大哥,然后接着想起那些事后面的是是非非,心里对这个孩子多了些愧疚。
      
      “叔父,初儿思念祖母,让初儿去陪祖母唠唠嗑吧!”宁言初声声俱下,更是加重宁坤远心里的愧疚。
      
      “孩子,起来吧,明日你即可去接祖母,无比保证你们平安归来,我也会加重人手保你一路。”
      
      宁言初露出一个欢快的笑脸:“谢叔父!”
      
      “宁言暖请求陪姐姐一同前往去接祖母!”
      
      宁言初刚扬起的笑容立刻隐匿在阳光里,宁言暖的声音还在响着:“宁言暖请求陪姐姐一同前往去接祖母!”
      
      宁言暖已经跪在院子里,来往下人看着如此执着的嫡小姐,一时间也愣了神。
      
      “你姐姐自幼在你祖母身边长大,现思念颇深,前去迎接,你身子刚好,就在家好好呆着吧!”宁坤远从书房出来,看着跪着的宁言暖。
      
      宁言暖一哽咽,说话带着哭声:“就因为姐姐自幼在祖母身边长大,让姐姐去,而暖暖跟祖母本就没见过几次,暖暖也想早日见到祖母,父亲,你让我和姐姐一起去吧!”
      
      宁言初在旁边看着,细声细语说:“妹妹身子刚好,想去就让她跟着我一起去吧,路上也好歹有个照应,就是不知道妹妹娇柔的身子吃不吃得消,毕竟我从七岁没了爹娘,虽过的丞相堂小姐的生活,可也没有妹妹金贵!”
      
      宁言初句句带刺,让刚刚过来的方式心里一难受,方式立马过来拉住宁言初的手:“初儿,可不能这么说,你金贵这呢!”
      
      宁言初给了方式一个快慰的眼神,方式心里同情宁言初七岁丧父丧母的。
      
      宁言暖看着宁言初这一套一套的,快要呕吐,更是加快说:“父亲,那是祖母,应该让宁家儿女一同前去,如今哥哥不在,我和堂姐就应该同去。”
      
      宁坤远一愣,暖暖说的对,母亲回家,理应宁家一起去接,独独让初儿前去算怎么回事?
      
      宁言初见宁坤远犯难,也立马跪下来,脆生生叫了声叔父。
      
      瞬间宁坤远想起宁言初那委屈的样子,下定决心:“暖暖,接祖母之事...”
      
      “同是宁家女,若只是堂小姐去,怕世人说嫡小姐不亲祖母,对嫡小姐名声不好,可若是嫡小姐独去,怕世人说丞相府苛待堂小姐,若想两碗水端平,最好还是两位小姐同去。”突然站在游廊的白色长袍的人出声。
      
      周围人立马客气道:“上若夫子!”
      
      “嫡小姐思念祖母,听闻堂姐要去接祖母,这不,师也不拜啦,赶紧过来想跟堂小姐一同去接祖母。”上若夫子气定神闲的说道。
      
      “夫子。”宁言暖不好意思的叫了一声。
      
      “还叫夫子,该叫师父了。”
      
      宁言暖喜上眉梢,乖乖叫了声师父。
      
      宁坤远思考起那句:若想两碗水端平,最好还是两位小姐同去。
      
      宁坤远看着左右两个孩子,叹叹气:“罢了罢了,你既然这么想起,明日你跟你姐姐一同出发吧!”随后宁坤远看着上若夫子,“夫子,前日的棋还没有下完,可还否继续?”
      
      “自然!”
      
      上若夫子和宁坤远走进书房,外面的人该散的散,该走的走,宁言暖,宁言初都站起来啦。
      
      “姐姐,之后路上还有劳姐姐照顾!”宁言暖缓缓一笑,宁言初报之以笑:“妹妹客气,还不知道是谁照顾谁呢?”
      
      宁言初以明日出发还需准备为由回到自己小院,方式走过来,摸了摸宁言暖,不解的道:“不是说想学画画吗?怎么要跟初儿去接你祖母啦,你不知道你祖母...”祖母不喜欢咱们这一家吗?
      
      后半句方式停顿,没有说出来。
      
      宁言暖摇摇头,意味深长,看着宁言初的背影:“那是祖母,该接该接!”
      
      

  • 作者有话要说:  宁坤远:怎么我没听懂初儿暗示吗?
    宁言初表示不想说话。
    宁坤远:在线书呆子,有话请直说。
    点个收呀!点个收!摇着尾巴等你们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