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月光美人引心颤(重生)》南木有栖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8-24 15:56:03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宁家内堂处,围着四五十个婆子,无一外男,每个婆子肃穆而立,透着丝丝森严。
      
      “我没有,父亲,母亲,我没有!”
      
      一道充满尖叫的声音从内堂中传出来,带着倔强与不屈,可随后又听到那女子发出痛苦的哀叫。
      
      身穿褐色长衣,大约四十有余的男子,手中握着的藤条狠狠鞭打在地上黄衣女子身上,脸上怒不可遏。
      
      “你还说没有,我今天早上亲眼看见。”
      
      黄衣女子宁言暖目光笔直的看着她爹宁坤远,说的铿锵有力:“父亲,是她。”宁言暖手指旁边站着的身穿白色襦裙的姑娘,“是她宁言初杀得木芷,是她陷害的我啊!”
      
      宁言初倏地跪在地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声响,脸上立马挂着两行清泪:“叔父,是我这个做姐姐的看管不好,都是我这个做姐姐的错。”
      
      “你还敢狡辩。”宁坤远又一藤条下去。
      
      宁言暖啊一声趴在地上,身后的衣服被打裂开来,宁言暖母亲方式刚要扑在宁言暖身上,就被旁边的婆子拉住了,只能硬生生看着宁言暖被打。
      
      “她可是你亲生女儿,你要把她打死吗”方式质问。
      
      宁坤远斜视一眼方式,充满戾气道:“还不是你养出来的好女儿,看看,看看!”宁坤远甩了一下藤条,坐回椅子上,声音大如雷,“现在如此不知廉耻,淫.乱成性。”
      
      方式性子软,在一旁哭的不停,可宁言暖看的出来母亲眼里有着丝丝失望。
      
      宁言暖喊了一声,爬到宁坤远脚边,抓着宁坤远下摆的衣角,苦苦说着:“我没有,没有。”
      
      “妹妹只是一时糊涂,过几日妹妹就要嫁给律辞哥哥,只要妹妹认了,好好跟律辞哥哥说说,律辞哥哥一定不会在意。”
      
      宁坤远双眸狠狠瞪了一眼宁言初,大吼一声:“闭嘴!”看着脚边的宁言暖,宁坤远又将宁言暖踢到一边,恨铁不成钢的说:“你怎么就不知道跟你姐姐学好呢,怎么养出这么一个女儿。”
      
      宁言暖看着失落的父亲,突然她不知道该怎么争辩,小时候有什么好东西宁坤远都是先给宁言初,自己哭着闹着说爹爹不亲,可母亲告诉自己说,爹爹亲的,可如今爹爹竟全数信了宁言初的话,该让他怎么相信爹爹是亲的呢?宁言暖垂着脑袋低下去了。
      
      昨日,宁言初和宁言暖泛海游舟,到达湖水中央,数十个黑衣人如鱼贯出,宁言暖第一反应就是护住宁言初,可宁言初却反手将她打晕,等宁言暖再次醒来的时候,在东郊狩猎场的小木屋里,乌七八黑,一个将近赤.裸的男子,宁言暖挣扎着,木芷拼死相护,好不容易将那恶人制服,可是木芷,木芷,宁言暖眼睛眨眨,干涩不已,可还没有来的急高兴,木芷已经死在宁言初的刀下,那刻的宁言初恶狠狠的看着,恨不得连带着将她也杀了。
      
      “老爷,木莲被找到了!”
      
      宁坤远使了眼色让他们带上来,木莲瑟瑟发抖看来大堂上所有的人,倏地跪在地上,来到宁言暖身边说:“小姐,你就认了吧,你嫉妒堂小姐,之前堂小姐定下的亲事,你去勾引马家公子,让堂小姐亲事作废,如今这样,小姐就认了吧。”
      
      宁言暖猛然杏眼瞪大,不敢相信的看着木莲,这个三年前就跟着自己的贴身丫鬟:“木莲,你说什么?”
      
      木莲可怜兮兮的拉着宁言暖,可是宁言暖却感觉被毒蛇缠身般丝丝冷意划上心头。
      
      “小姐,你平日里做的龌龊事还少吗?”
      
      宁言初在旁边接上:“妹妹,我没想到你喜欢马家公子,更没想到你居然也跟马家公子做了那种不.苟之事。”
      
      一件件平白污蔑而来的事压在宁言暖身上,而让宁言暖惊讶的是整个宁家都没有人相信她。
      
      “还等着什么,还不快将这个不知廉耻的畜生关在柴房里。”
      
      宁坤远吩咐着,脸上是再看一眼宁言暖都觉得恶心的表情,宁言暖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从小宁坤远告诉她,那是大伯家的女儿,大伯死的早,要她什么多给宁言初一些,她都做了,她平日里都未曾出过丞相府的后院,怎么就认定她是水性杨花,与陌生男子行苟且之事呢?
      
      漆黑的夜,几个婆子厌恶的将饭扔在宁言暖面前,其中一个嘴碎的说:“大小姐,快吃吧,外面人都知道你昨天晚上与别的男子交欢了,哎哎,不知道你还能不能看见明日的太阳。”
      
      宁言暖看着这些见风使舵的婆子,心头又一冷:“梁妈妈,前年你家儿子出事,是我拿钱出来,你怎么就不相信我呢!”
      
      梁妈妈冷哼一声,表示自己非常有骨气:“早知道,我可不敢用大小姐的银子,不知道那些银子多肮脏。”
      
      宁言暖看着跟那个时候感激涕零接过银子的梁妈妈一比,简直判若两人,闭上眼不再看了。
      
      一天一夜过去,宁言暖如同地沟里看不见光亮的过街老鼠,丢在那里无人询问。
      
      “小姐,我曾经看见木莲跟堂小姐走的挺近,你要不要...”
      
      又一天夜里,宁言暖睁着眼睛看着外面圆月,想到木芷那些话,嘴角不由的可笑起来,原来,木莲就是宁言初派在自己身边的人,为的就是这个时候一击必中,一行泪从宁言暖眼睛里流出来,经过下巴向着别处流走。
      
      “小姐,你该上路了!”
      
      一个婆子打开拆房门,森冷的说。
      
      “要把我送去哪?”宁言暖没什么力气问。
      
      “老爷说了,已经将圣家御赐的婚事改为堂小姐出嫁,反正圣旨上说由嫡女出嫁,可堂小姐自幼痛失双亲,早就归在夫人房里头,也是嫡女,小姐上马车吧,去往城外的庄子老死,别再玷污宁家清誉。”
      
      宁言暖眼睛一眨,含着的泪水全部流出,爹爹他真的好狠,居然没有想替我好好查查,只看见那日早晨的一面就断定我所有的罪行,难道没有发现那人早就被打死,没有力气动了吗?
      
      宁言暖缓缓吃力的站起来,看着外面的婆子,突然眸光变得坚定,宁言暖不顾全身的疼痛冲着婆子撞过去,婆子哎呦一声被撞到门外,婆子刚准备痛骂,就看见柴房门紧闭,里面火光四起。
      
      宁言暖将油光全部洒在干枯的柴火上,杏眼里印着熊熊燃烧的火光,心里竟松了一口气。
      
      女婆子大喊:“着火了!着火了!”
      
      所有小斯忙着救火,方式冲过来喊着女儿啊女儿啊,可是那柴房大火大的让人不敢靠近,宁坤远脸色幽黑,一双清明的眼睛死死盯着冲天的火光。
      
      突然火光里传出来大喊,让所有忙碌的人停下脚步不由自主的听着。
      
      “我,宁言暖,从未做过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愿以此来洗刷身上的污蔑,也愿来世再也不做宁家女,再也不要一个不疼自己的爹爹。”
      
      宁坤远身子踉跄一下,身边人赶紧扶住宁坤远,宁坤远依旧盯着那火光,宁坤远似乎在那燃烧的大火中,看见了刚刚学会走路的宁言暖招着小手向他跑过来,嘴里喊着父亲抱,父亲抱,什么时候他们父女二人变成这样了?
      
      宁坤远猛然晕过去了,周围人喊着老爷老爷,方式哭着也慢慢晕过去,宁丞相家一时慌乱不堪。
      
      游廊处,一个身穿粉色金丝襦裙的少女仰着一张纯真的笑容静静看着,偶尔有一个小斯看见还会提醒她:“堂小姐,大小姐自己寻死,你别过去,小心烧着了!”
      
      宁言初立马露出甜甜的笑:“谢谢。”让那毛头小斯瞬间红了脸跑走了。
      
      之后那张纯真小脸立马暗下来,带着丝丝阴沉。
      
      宁言暖啊宁言暖,你当了一辈子嫡女又如何,还不是落的这样的下场,你看看啊,爹不疼娘不信,不过你死的太容易了,本来想让你到庄子上狠狠折磨你,如今看来倒是便宜你了。
      
      一旁的木莲看着,欣喜的说:“小姐,你成功了。”
      
      “是呢!你这次做的很好,木莲!”
      
      木莲低下头承担宁言初对她的夸奖,可下一秒木莲再也笑不出来了,有人从后面捂住木莲口鼻,一刀狠狠扎进木莲腹部,木莲震惊的看着宁言初,宁言初甜甜的说:“不过,我觉得还是死人会忠心耿耿。”
      
      这样一个慌张的夜晚,不会有人注意到一个丫鬟的死。
      
      第二日,宁坤远方式已经卧躺在床榻之上,宁言初端着药膳缓缓步入屋内。
      
      “叔父,婶婶,不要在痛苦了,妹妹她...”
      
      宁坤远闭嘴不言,昨天那一幕仍然浮现在他脑海里,旁边的方式哭着不停,那是她亲女儿,身上掉下来的肉,怎么说没就没。
      
      过了许多,宁坤远下了床榻,去往了书房,很快放出消息,宁言暖品行不端,废除族谱上留名。
      
      书房里,宁言初一下下顺着宁坤远脾气,声音娇软:“以后,叔父婶婶还会有我,我会好好尽孝。”
      
      宁坤远看着宁言初亭亭玉立,想起往日二姐妹的样子,又闭了闭眼,一瞬间仿佛宁坤远衰老了很多。
      
      “初儿,以后你要好好的。”
      
      宁言初应着,待宁言初走出书房,看着外面的太阳,原来宁家没有宁言暖竟是如此舒心!
      
      

  • 作者有话要说:  看完的小天使记得点击【收藏】
    努力当一个勤奋的某南~\\(≧▽≦)/~
    接档文已连载了哦~戳戳专栏可见
    连载文《重生后夫君变成了黏人精》

     文案: 宋曲音再睁眼已回到三年前,这时她家族还未落入深渊,她还未嫁给封行陌。
      一切都还来的及。
      她决定这一生她要活得肆意点!
      谨记肆意人生第一条:远离狠辣无情的镇西世子封行陌。
      ####
      封行陌遇到一个娇软小姑娘,小姑娘柔软却坚毅,看上去很好玩。
      当天晚上他做梦,小姑娘毫无生气死在他怀里。
      他:“……”
      第二天他觉得小姑娘死去的模样太丑,还是现在欢快的好,于是他打算宠着护着。
      至于现在小姑娘躲着他,他表示没关系,不就是拼命追追追吗?
      骑马杀敌什么他最在行,对付小姑娘也肯定没问题。
      宋曲音:“……”
      
      小剧场:世人皆知,镇西世子曾把清歌宿衣不裹体的头牌扔在冬天雪地里,不喜女色,清心寡欲。
      城墙脚下,那个人人皆知不近女色的镇西世子把一个小姑娘压在他身下。
      “跑什么跑,我又不会吃了你。”
      小姑娘吓的瑟瑟发抖,声音颤颤巍巍。
      “没跑,没,没跑。”
      男子摸着下巴,啧啧两声。
      “没跑,没跑让亲呗。”
    宋曲音:现在拒绝可以吗?
      她不知道,她在高楼之上的那一眼是他的一生认定。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