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宠蚌精饲养指南》舒书书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8-11 08:08:08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005章 ...

  •   尤阿姨摘掉口罩,脱掉乳胶手套和围裙,晾去角落里。晾的时候不小心扯了一下手套,手套上的水猛地甩了她一脸。
      
      躲避不及,尤阿姨本能地闭上眼睛抿住嘴唇,防止泡过大河蚌的池水飞自己眼睛嘴巴里。闭完后她使劲噗一下嘴唇,皱着眼眉嫌恶着念道:“腥死了腥死了。”
      
      念完两句突然发觉不对,她又使劲嗅了两下鼻子。嗅两下感觉还不够,又把鼻子凑去手套和围裙旁边,贴着闻了闻。
      
      仔细闻完了,果然没有腥味。
      不止没有腥味,手套围裙上的香味还有点熟悉。
      
      尤阿姨仔细想了想,想起来是井珩枕头上的味道。
      这种味道,淡的时候不太好分辨。她经常进入阳光房,也没能把这两边的气味联系起来。
      
      现在她就一下子明白了,井珩枕头上的味道,确实不是因为他带了什么人回来睡觉,就是家里的。不过到底怎么跑枕头上的,这还真是耐人寻味啊。
      
      对井珩有没有有女朋友的事,尤阿姨这算彻底清楚了,也不再多做琢磨。但她现在又好奇起来——这水池子里的大河蚌是什么品种啊,居然是香的?
      
      她虽然伺候大河蚌有阵日子了,但因为潜意识里觉得这些海里河里的东西都腥,所以每次来清理水池和帮大河蚌刷壳的时候,她都戴着有香味的口罩,也下意识地少闻味。
      
      结果没想到,家里这水池子里养的,竟是个香的大河蚌?
      
      当然,尤阿姨本能好奇一下也就算了,总之这类稀奇玩意都和她这种人无缘。她就在心里默默嘀咕着,心想在有钱人家工作,就是天天长见识啊。
      
      把该收拾的东西收拾好,井珩外出散步还没有回来,尤阿姨先离开了房子。她住的地方,在院子东北角,一个占地面积很小的屋子里,本来那里是用来放杂物的。
      
      回去后,尤阿姨先洗澡换了身衣服。把头发吹得大半干,随便圈起来绑在脑袋后面,她上床靠到床头,拿起手机给自己的女儿打视频。
      
      视频连接响一阵,那头直接转换成语音通话,“喂,妈妈。”
      
      尤阿姨对于这种情况也已经很习惯了,虽然还是难免有点小失落。摄像头开不了,她只好把手机放到耳边,笑着说:“芹芹啊,在学校怎么样啊?”
      
      手机那头安静了一小阵,然后传来“芹芹”的声音,微微压着,“妈妈,我们不是早就说好了,以后别叫我这个小名嘛?你又忘了?”
      
      尤阿姨这是真又忘了,叫了二十年了,哪能说改就改了。她女儿全名叫萧雨芹,嫌“芹芹”这个名字土,上大学之后就不太让她叫了,让她改叫“小雨”,但她总是改不过来。
      
      她们老家那里,约定俗成的,爱把孩子最后一个字留下叫成叠字小名,或者叫X儿、小X。把中间那个字单拎出来叫小名的,还真不多。
      
      尤阿姨没说话,她女儿萧雨芹又说:“我在学校挺好的,你怎么样了?周末方便嘛?要不我去看看你?”
      
      尤阿姨知道,她女儿早就想来井珩这里了。井珩是她们学校的老师,受到很多女孩子的崇拜和喜欢。她也知道,萧雨芹想认识井珩,不仅仅是因为崇拜偶像。
      
      她这个女儿啊,从小就出挑优秀,心气一直也高。她随便简单几句话,一个眼神一个语气,她这个当妈的就看出她的心思了。当然,她这个当妈的也乐意成全,如果她真有这个福气的话。
      
      但尤阿姨觉得自己和井珩目前还没熟到那份上,所以到现在也没开得了口问井珩,问她周末带自己的女儿过来玩玩行不行。
      
      她没开口问过井珩,自然也就不会让萧雨芹过来。哪怕只是让萧雨芹偷偷进院子呢,她都不会这么做。毕竟,她在人家干活拿钱,守规矩是起码的职业道德。
      
      她对萧雨芹说:“再等等吧,不着急的。”
      
      萧雨芹自然又是失望,本来有点小期待,现在语气一下子降下去,有点怏怏的,“好吧,我还有点事,那我先忙了,妈妈你早点睡吧。”
      
      语音通话被挂掉,尤阿姨放下手机,轻轻叹口气也不去多想。顺手点开视频软件,靠在床头刷刷小视频。一会刷到个搞笑的,便一会放声笑一下。
      
      刷到困了累了,按掉手机丢在一边,也就躺下睡觉了。
      
      **
      
      井珩睡前想了想,还是吃了王老教授给他送的安神药,也不知道是不是药的效果,他一整夜都睡得很沉,睡到被闹铃声吵醒,也没产生任何幻觉。
      
      按掉闹钟起床,洗漱好了去研究院。
      早饭他不在家吃,太麻烦,不如直接到研究院的食堂吃比较方便。
      
      井珩是打算好了的,接下来如果他仍然产生各种奇怪幻觉,幻听幻视甚至能摸到什么东西,他就去医院看看精神科,认真接受治疗。
      
      但是在他做下这种决定后的几天,他身上都没有再发生怪异离奇的事情。他仔细感受了一下,觉得自己的精神状况似乎突然又稳定了下来。
      
      想着自己大概还是因为项目上的事压力太大了,并没有严重到精神上产生病变,井珩也就彻底放轻松了下来。
      
      到了周末,他把大量的时间还用在加班上,到周日晚上抽了点空出来,回家参加了井妈妈在电话里跟他说好的那个饭局——和他家的世交韩家吃饭。
      
      井珩本来以为只是普通地吃个饭,到了才知道井妈妈特意找他来,原来是要给他相亲。说的时候没说清楚,大约是怕他知道饭局的真实目的后,拒绝不来。
      
      现在既然来了,走是不能走的,两大家子人都看着呢。但井珩对相亲的事没兴趣,就当普通聚餐了。
      
      井妈妈这次给他相的姑娘,叫韩蜜。
      韩家和井家虽然是世交,但平时不经常走动,井珩的心思又都在学习工作上,所以并不认识韩蜜。
      
      但一顿饭吃下来,他也大约清楚了。
      这个韩蜜,年龄不大,比他小四岁,是做高端服装的,有自己的品牌,生活主场是各大秀场、晚宴,本人是时尚圈的宠儿。
      
      清楚是清楚,但他仍然是没什么感觉。对女孩子本身没感觉,对时尚圈的事更是一窍不通,也没什么兴趣。
      
      一顿饭吃饭下来,饶是韩蜜八面玲珑,两人也没真正聊起来半句。
      
      井珩冷啊,大概是工作性质和环境的原因,身上没有半分世俗气,仿佛就活在仙气里,根本懒得与人虚与委蛇。饭局上该有的虚假虚伪那一套,他全当没有。
      
      韩蜜明显能感觉他对自己完全没兴趣,甚至毫不掩饰地冷落她,弄得她这个从来不知道尴尬为何物的人,都忍不住有点尴尬了。
      
      一边微微尴尬着,一边在心里给井老师下定义——直矗矗直,矗矗直……
      
      科学家果然不是普通人啊……
      
      **
      
      井珩对于相亲这种事也不陌生,在井妈妈的唠叨安排下,之前相过几次。既然去相亲了,联系方式自然也互留了,但每次都毫无例外,两天都撑不过就死好友了。
      
      井妈妈操心啊,每次也都会事后了解情况。一了解就知道了,人家女孩那没什么问题,对井珩很满意,但也都说,自己配不上井珩。
      
      那些井珩相过的女孩里,没有一个不说他太高冷了的,聊天聊不上,没有共同话题,回信息也都是冷冰冰的,而且他特别忙。
      
      说着说着,挺生气挺委屈的,于是就成了脸上笑眯眯,心里MMP——靠,长得帅智商高就能这么拽?
      
      这样,井妈妈每次都想拿脑门撞门,心想——完了,她儿子是个憨娃,打根上那就不会谈恋爱。连陪女孩子聊天这种基本技能都不会,活该交不到女朋友啊!
      
      不过这么想归这么想,井妈妈对亲儿子那是不抛弃不放弃,只要有合适的女孩,还是要给井珩介绍,希望他哪一天能突然自通任督二脉,把婚姻大事给定下来。
      
      韩蜜刚从国外回来不久,在外交际多,见过的世面多,为人处世和性格各方面都很优秀并讨人喜欢。井妈妈觉得,她兴许能帮自己给井珩开开窍,让他能把心思分点在生活上。
      
      韩蜜听说了井珩的情况,觉得又有意思又有挑战性,立马就答应了。
      这不就来了,吃饭也是挨着井珩坐的。
      
      饭局结束后,她利用自己强大的心理素质,先把自尊心放一边,不把井珩的冷落当回事,笑着主动询问他:“我没开车,你能送我回家吗?”
      
      井珩当然知道,这种情况下必须他送。
      所以他不多说什么,直接点头,“好。”
      
      大家互相寒暄告辞,各回各的住所。
      虽然只有井韩两大家子,但这两大家子人是真不少,分开要去的地方也同样不少。
      
      韩蜜上了井珩的车,一边系安全带一边笑着说:“谢谢你。”
      
      井珩用他“话题终结机”式的语气回答:“不客气。”
      
      韩蜜把自己住的地方告诉井珩后,一路上都在尝试找话题和他聊天,结果就是屡屡碰壁,总结起来便是——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四而闭嘴转头看车窗外的风景。
      
      韩蜜看着车窗外的风景,按心自问——就问你服不服?气不气?认输不认输?
      然后找找自信甩甩头发,自答——呵呵,都不!
      
      不服输的韩大小姐在解开安全带下车之前,硬扯着嘴角微笑,对井珩又说:“要进去坐坐吗?”
      井珩想都不想,“不了。”
      
      韩蜜硬吸了口气保持微笑和自信,“那再见。”
      说完甩头就下车,高跟鞋重得都要把路面踩碎了——她见过的男人多了,被气到想抄家伙的,还是第一次。
      
      井珩不知道韩蜜对他是什么印象和态度,他也没兴趣知道,他压根就没有兴趣跟她多聊多了解,送她到家他就完成任务了。
      
      韩蜜下车走了以后,他把车窗打开散了散车里的香水味,便调头回家去了。
      
      还没到家就接到了井妈妈的电话。
      井妈妈在电话里问他:“你觉得蜜蜜怎么样?”
      
      井珩耳朵里塞着耳机,眼睛盯着路,“挺好。”
      井妈妈听到这话并不高兴,因为每次他都这么说,所以她便接着问:“怎么个好法呢?”
      
      井珩说:“你应该比我了解吧。”
      井妈妈:“……”
      
      井妈妈不跟他绕弯子了,直接问:“你就说看上没有?”
      井珩又说:“你应该也很了解。”
      井妈妈被气得摔了电话!
      
      电话挂断,井珩觉得终于清净自在了下来,抬手摘掉耳朵上的耳机扔到一边,放松扶着方向盘的手腕,安安心心回家去。
      
      他到家的时候已经很晚,夜色中酝着几盏昏黄的灯,院子内外一片安静,没有狗吠猫叫,能听到树叶被风吹得沙沙响,和草叶里细细的虫鸣。
      
      井珩把车停到车库,没有多余的雅兴聆听风吟虫鸣,直接回去打算洗澡睡觉。
      指纹开锁进门换了鞋,直接就往卧室去。
      
      打开房门进了卧室,摸到开关开灯。开了灯他也没有多看,直接走到床头柜边,抬手解腕表。等他解开手表往床头柜上放的时候,余光里突然扫到一个东西。
      
      心里下意识一紧,目光快速扫过又移回去。他果然没有看错,他的床上躺了个人,被子蒙住了脸,长发微微凌乱地铺在枕头上,还有一只白得如藕节般的胳膊伸在外面。
      
      井珩猛地紧张起来,分不清自己是产生了幻觉,还是真有人偷偷跑来了他家。他脑子里一边想着谁能偷偷跑来他家,一边伸手去掀被子。
      
      指尖碰到被子,猛地掀开,便看到被子下盖着的是个陌生女孩子,肤色透白长发黑亮,像团软玉,他完全不认识。因为被子被掀开,女孩子大约是突然见了光不舒服,蹙了蹙眉头。
      
      井珩努力压着呼吸,想要开口说话叫醒她,结果还没出声,床上的女孩子突然睁开了眼睛。在睁开眼睛看到他以后,又像受了惊吓一下,猛地坐起来往后挪了下屁股。
      
      井珩被她的举动吓了一跳,下意识后退两步,结果脚下不稳,一屁股跌坐在旁边的沙发椅上,胳膊本能张开,用力撑住扶手。
      
      两个都紧张惊恐心慌的人互相对视。
      井珩&大河蚌:“!!”

  • 作者有话要说:  井老师:想我万年稳如泰山的人,居然被吓到差点一屁股跌坐在地上,有损颜面啊有损颜面~
    美舒舒:抱抱活在恐怖片里的男主角,哈哈哈~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