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我嫁给了残疾暴君》沐沐良辰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2-18 15:52:34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四条龙 ...

  •    牧弯弯言辞真切,字字都好像合情合理,白水瑶直接被她说的有点懵,原本含泪的双眼微微睁大,似乎是在努力措辞。
      
      牧弯弯没给她继续膈应自己的机会,“瑶瑶,不管你要做什么,小姐我都是支持你的,你放心,有我在暴君府里撑着,你一定不会有事的。”
      
      白水瑶好看的面颊涨红,乌溜溜的桃花眼瞪着牧弯弯,却半个字都说不出来——
      
      她是不知为和从前那个傻傻的姐姐,现如今竟然比她还会卖惨装可怜。
      
      牧弯弯趁热打铁,把自己那双昨晚被鳞片划伤的手展现给她看,“瑶瑶,我还要照顾那残疾暴君,你看我这手上,都是他的污血,还有小虫子.........”
      
      原书中白水瑶的一个特点就是爱干净,更是见不得虫子,之前她急着要说服牧弯弯和她一起逃跑,没注意到牧弯弯脏兮兮的手,现在一看,简直受不了。她又憋着一肚子气找不到发泄的地方,只愤愤的瞪了牧弯弯一眼,走了。
      
      牧弯弯眼角还挂着泪,心里却是很爽。
      
      她最讨厌这种表面打着“为你好”的旗帜,内心不知道怎么算计你的白莲花,估计白水瑶从来都没被人用她惯用的一招堵过吧。
      
      被她这么一闹,好好的觉也睡不了,牧弯弯看着渐渐亮起的天色,叹了一口气,打了水洗漱,又换了一身自己带过来的衣服,想了想还是拿着手里最后一块干净的帕子,换了盆干净的水,进了房间。
      
      幔帐被她完全拉开了,一进门就能看见瘫在玉床上的暴君。
      
      他还维持着昨晚她给他摆的那个姿势,手臂侧放在一边,断尾耷拉在一边,没有移动过分毫。
      
      牧弯弯走到他身边,看着他那头脏兮兮的黑发揪在一起,断角下有些血污,心中怜悯——
      
      曾经只手遮天的大反派,却满身脏污,看他的样子,估计也很久没有洗澡了,尾巴烂了就算了,身上也很脏。
      
      牧弯弯轻轻的撩开遮住他眼睛的长碎发,小心翼翼的避开他的断角,用润湿的帕子,一点一点擦去他面容上的脏污,龙先生的面容也渐渐清晰起来。
      
      昨晚牧弯弯没怎么敢看他的脸,此刻擦去了大半血渍和脏污后才发现,他也没有她想象中的那样难看——
      
      浓黑的眉毛斜斜刻入鬓角,往下是略有些深邃的眼窝,鸦黑的睫毛长又翘,像两把小扇子。他面容惨白,鼻梁挺直,微薄的唇紧紧抿着,上面干涸裂开,呈现出于他面容不相符的青紫色和血疤。
      
      如果没有那近乎蔓延了整张面容的黑红色纹路,他应当是条俊美的龙。
      
      牧弯弯正想着,就看见龙先生面颊上的纹路突然动了一下,吓得手一抖,整个帕子一下子砸在了他脸上。
      
      牧弯弯:“..........”
      
      她急忙把帕子拿起来,连声说了好几句对不起,说完还等了一会儿,才注意到暴君并没有醒来,他面颊上那纹路却好似是活的一般,时不时就会动两下,和他身上枯黄的鳞片一样。
      
      松了口气,牧弯弯这才有点好笑的放下心,明知他听不见,却还是轻轻说,“以后我会每日给你洗脸.......如果有机会,再给你擦一擦尾巴。”
      
      牧弯弯看着露出真容的龙先生,心里更加同情他几分,原来他也是有表情的——
      
      眉头紧皱,嘴唇青紫,额上遍布冷汗,睫毛也不安的颤.抖,是一副很不舒服的样子。再加上那还腐烂着的尾巴,他一定很疼很疼吧?
      
      牧弯弯心里难受,心里盘算着要尽快给他弄点药,就听门外传来有些刺耳的女声,“夫人,该用早饭了。”
      
      牧弯弯知是拂柳来了,便放下手里的帕子,走到房门前,正对上拂柳不善的目光,“你只有一刻钟的时间。”
      
      她手里提着一个食盒,见牧弯弯出来了便把食盒递给了她,看上去是不准备进房间了。
      
      牧弯弯也没计较,她从穿进来到现在就没吃过一点东西,饿的很,麻木的点了点头,接了食盒进了屋子,掀开盖子捏了一个馒头吃了起来。
      
      早上只有馒头和一碗白粥,并着几根咸菜,这是原身在暴君府的标配了,牧弯弯倒并不意外,只当她准备要把那一碗清的很的粥吞下去的时候,暴君那双干的裂开的唇,突然那样清晰的浮现在她脑海里。
      
      书里写的,暴君实力强大无比,平时吃穿用度都是最好的,喝的是用灵果酿的酒,吃的是灵兽身上的肉,但现在,他变成这个样子,衣服干脆就没有了,卫生也没人搞,更何况是吃喝。
      
      根据原身里的记忆,三阶以上的强者一周不吃饭也不会饿死,而暴君,作为曾经站在大陆顶端的七阶强者之一,哪怕是受了重伤,变成了植物龙,不吃饭也不会饿死。
      
      但是,难受应该是不会少的吧。
      
      从原身嫁入暴君府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六七天了,印象里,暴君从来没有吃过一点东西,敖钦接管了他手下的势力,也没有派人送一些药物和灵丹果子来,这么算,龙先生应该饿了很久了。
      
      面前的粥还散发着阵阵香味,牧弯弯却失去了原本的好胃口。她本想心一横,自己把粥喝完,不管这个暴君,让他饿着。
      
      她现在虽然名义上是他的冲喜妻子,但反正他们却只是陌生人,他怎么样其实与她无关,而且暴君现在是植物龙,就算她照顾的没那么尽心,他也是不会知道的........
      
      可是,真的要牧弯弯不管他,这碗原本应该香甜的粥又显得那样难以下咽,寡淡无味。
      

  • 作者有话要说:  求一波收藏~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