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我嫁给了残疾暴君》沐沐良辰 ^第27章^ 最新更新:2019-02-26 18:11:16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7、二十七条龙 ...

  •   掌心的银币发热,牧弯弯有点儿膨胀,她捏着钱站在不碍事的路边,开始盘算着等下要买点什么了——
      
      天气渐渐冷了,被子可能不够厚,垫被也要再买两床,不买的话万一龙先生尾巴又烂了到时候都没办法换。而且.......
      
      牧弯弯抬眼看了看乌云密闭的天空,有点愁,这段时间一直下雨,她的衣服洗了都不容易干,果然是因为家里养了龙的缘故吗?
      
      因为一直下雨,衣服也要再买一些,天气越来越冷了,总不好再让龙先生继续当果龙,玉床虽然很暖和,但屋子里却很冷,她又要培育灵植,气温不能太低,所以暖石也要安排上。
      
      而且她这次这么辛辛苦苦的赚了点钱,这次还想买一点肉肉犒劳自己。
      
      牧弯弯想着想着,就觉得手里的钱好像还是十分不经花qwq
      
      她叹了一口气,颠了颠背上背着的背篓,寻了一个人流量大的地方开始卖菜。
      
      这次她带了这么多菜出来,总不能再带回去吧,家里种子还有不少,这一背篓的菜也能买不少铜板呢。
      
      “你这青菜怎么卖?”牧弯弯刚摆好摊没多久,便有一个年迈的婆婆挎着篮子望了过来。
      
      牧弯弯想了想,“两枚铜板一斤。”
      
      她的菜都是木系灵力催生的,按照现代的价格是卖的两块一斤,应该不算很贵吧?
      
      “只是普通的青菜,你卖两枚铜板一斤?”一个有点刺耳的声音响起,是一个颧骨有点儿高的中年妇女,面上涂着胭脂,穿戴也不错,看起来就是一个不好招惹的主。
      
      “我的青菜品相是不错的,您可以看看,比别人卖的水灵许多。”牧弯弯没有和她吵架,只是中肯的说。
      
      那婆婆很和善,“你这个萝卜呢?怎么卖的啊?”
      
      “萝卜也是两枚铜板一斤。”牧弯弯语气平缓。
      
      “萝卜还卖这么贵,你抢劫吧?”那妇人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牧弯弯,“一枚铜币一斤卖不卖?”
      
      牧弯弯算是体会到了自己上次和肉铺老板砍价的时候老板的心情了,学着那老板的样子,笑眯眯的,“不二价。”
      
      “你这想钱想疯了吧!”那妇人好像很生气,但脚步却是挪不开。
      
      她从牧弯弯开始摆摊的时候就注意到了她的菜,比别的摊位的要大上不少,而且她虽然没能踏入修行道,却因为家庭条件好,吃了不少好东西,比平常的凡人能多多少少感觉到一些灵气的存在。
      
      但她性子就是不愿意多花钱,想捡便宜。
      
      在她犹豫的时候,那婆婆却是先下手为强了,“我都要了。”
      
      牧弯弯有点诧异她的爽快,她这些菜掂量一下估摸着五六斤的样子,因为不想耽误时间,便道,“一共一枚银币婆婆您看可以吗?”
      
      “不行!”那妇人见菜要卖出去了,急忙出声,“我也要一半,贵就贵点了。”
      
      “阿婆,这菜我们一起看见的,我也想买呢。”那妇人朝着那阿婆露出一个假笑,捏着嗓子说。
      
      牧弯弯觉得有点不太舒服,皱着眉想说话,那婆婆却抢先道,“红姐儿说笑了,我一个婆子能吃多少,就分你一半吧。”
      
      正主都说分一半了,牧弯弯也不想因为这点小事和人吵架耽误回家的时间,便一人收了五枚铜币,把菜对半分给了那婆婆和红姐儿。
      
      “你这菜要是不好吃,明天我就来找你!”红姐儿临走前还撂下了狠话,牧弯弯直接朝她的背影翻了个大白眼。
      
      她估计这红姐儿家里是有点儿小钱,从那婆婆的态度来看说不定还有点势力,但她这个态度,明显是想来占便宜的。要不是她今天不卖菜不好在红叶那边掩饰,她才不想卖呢。
      
      牧弯弯捏着手里的十枚铜币,没再耽误工夫,匆匆采买了接下来十天可能用到的东西。
      
      路过一家糕点铺子的时候,牧弯弯闻到了奶香的糖味儿,这个味道她只有穿越前在蛋糕店里问道过,穿到书里后,别说糕点了,糖都没吃过。
      
      不如买点糖吧?
      
      龙先生也应该很久没吃过糖了。
      
      牧弯弯想着,寻了一个卖糖的铺子,“老板,这个糖怎么卖?”
      
      老板是个中年男子,脸胖胖的,看起来很和蔼,“白糖和麦芽糖都是三银币一斤,桂花糖五银币一块。”
      
      牧弯弯:“.........”
      
      这么贵的吗!
      
      她倒是想起来了,糖在这个世界属于奢侈品,一般人家都是吃不起的。
      
      “怎么样?要吗?”老板问。
      
      牧弯弯想了想,还是一咬牙,“给我来一银币的白糖。”
      
      “好。”老板点了点头,对她的抠门行为没有什么评价,牧弯弯猜测是因为一般人买糖估计也是一点点买的,老板已经见怪不怪了。
      
      接过那一小袋子没多少的白糖的时候,牧弯弯觉得自己的心都在滴血,在上辈子超市里几块钱一包的白糖,在这里竟翻了十多倍,不过想到龙先生可以尝到除了白水粥、咸粥之外的味道了,她还是有点儿高兴的。
      
      “对了老板,你知道哪里有卖鸡蛋的吗?”牧弯弯道。
      
      “前面不远就有,还有卖鸡崽子卖牛的呢。”老板指了指位置,牧弯弯谢过他,直奔目的地,花了一枚银币买了两颗灵鸡蛋给龙先生加餐,自己则花了五个铜板买了五颗普通的鸡蛋。
      
      等到她把能想到的东西扣扣索索的买了一圈后,天渐渐阴了下来,还下起了小雨,牧弯弯寻了一个偏僻的角落把东西收到了乾坤袋,把背后的背篓背到了前面。
      
      背篓里面空空的,只装了一些她用来掩饰买的刺绣的东西,她则打着那把破却还能用的伞,走到外面去找红叶了。
      
      红叶牵着牛等在外头,头上戴着斗笠,一见她便有点高兴的挥了挥手,“夫人,今天菜卖的好吗?”  
      
      “还成。”牧弯弯大方的让她看背篓里的东西,“我觉得你说的挺对的,买了点刺绣的东西,等照顾君上空闲的时候就做。”
      
      “哈哈,那就好。”红叶见她真的买了刺绣的布料等物,便也没有再问,牧弯弯上了车,两人便打道回府了。
      
      她这次买了不少东西,给龙先生买了两套亵.衣,自己也买了一套,又买了一床垫被,加上一些刺绣用的布料,花了她一块下品灵石。然后买了一些肉和别的种类的蔬菜种子,一些米面,花了一块下品灵石。
      
      除此之外最大的开销就是糖和鸡蛋了。
      
      其实牧弯弯还想买一点暖石的,因为现在天气越来越冷,她怕屋子里的温度不够。
      
      在这里一般的人家是烧炭用,只有一些很有钱的人家才会买暖石。暖石价格不便宜,一阶的都要两枚银币一块,而维持一个屋子的温度最少也要三十多块暖石。
      
      考虑到现在的小钱钱还是有点少,牧弯弯便没有买暖石,只买了一点碳回去,并咬牙打算这次一定多培育点灵植,下次来再买。
      
      她坐在牛车上想着,不知道今天自己离开了这么久,龙先生有没有饿肚子,应该也没人欺负他吧?
      
      她有点儿不放心,想赶紧回去。
      
      只不过天公不作美,平时只要不到一个小时的路程,今天显得格外漫长。牛车走到一半,雨便越下越大,那把破伞根本遮不住这么大的雨,牧弯弯一边庆幸自己把东西都藏在了乾坤袋里,一边捏着伞躲雨。
      
      但天气很差,地上泥泞不堪,牛也走的慢,等到了府邸的时候,牧弯弯整个人都湿透了,头发都在滴水,背篓里花了十几枚铜币买的针线和几块碎布也湿透了。
      
      红叶比她好不到哪儿去,甚至因为要驾着牛车,手冻的比她红,像是两个肿萝卜。
      
      “夫人,我就送你到这了。”红叶把牧弯弯送到了院子前面,声音都冷的有点抖。
      
      “谢谢你了红叶。”牧弯弯真心实意的道了谢,隔着瓢泼大雨说话都得很大声。
      
      “夫人十天后如果要出来我再送你去。”红叶大声道,朝牧弯弯摆了摆手,牵着牛走了。
      
      牧弯弯看着她离开,打着伞顶着寒风朝院子走,一路上踩了好几个水坑,等她终于到了颤着手打开院门的时候,整个鞋子都湿透了,怪难受的。
      
      院子里很安静,和她离开的时候没有两样,牧弯弯快速跑进房间关上了房门,把那些寒风挡在了外面,才觉得好受了一些。
      
      “呼。”她叹了口气,伸手抹了把脸,心想这一次出门真是受罪。
      
      而那一边,龙先生早在她推门进来的时候就醒了,他知道她今天要出门采买,一直担心下雨会把她淋到,此刻耳边传来了声响,便迫不及待的探出了一丝神识,一看,她浑身都湿透了。
      
      龙先生指尖紧了紧,心里很不是滋味。
      
      别人家都是夫君赚钱养家,他却只能靠夫人养着。龙先生又开始难受了,他控制着神识覆在她衣角上,好像感受到了外面冷冰冰的雨水的温度。
      
      但龙先生没有胡思乱想多久,便见牧弯弯动了——
      
      当发现牧弯弯进门的第一件事竟不是拿毛巾先擦擦雨水,反而是先走到床前,看了自己好几眼,确认他的安危......
      
      龙先生又觉得心里甜滋滋的,百般复杂,他是真的太坏了,明明她受了苦,他却觉得很高兴。
      
      被子的一角被牧弯弯带着些微寒气的手掀开,龙先生听见她在自己耳边说,“嗯,还好,尾巴没烂。”
      
      他有些不好意思了,耳尖带上一点儿红,这段时间她把他养的很好,从来没有人这样对他,龙先生的那缕神识却像是反应他心情一样,贴在她的指尖上,舍不得离开。
      
      他看着她确认完自己没事后,便放下背篓,拿了一条干毛巾,擦了擦脸。又见她因为难受脱下了鞋子,光着脚站在地上。
      
      她的脚很好看,脚趾圆润,但因为泡了水和天气寒冷的原因,有点泛红。
      
      龙先生觉得自己有点儿晕,她居然在他面前拖鞋,是因为觉得他可以信任了么?
      
      龙先生的神识激动的跳跃了两下,却再触及牧弯弯下个动作的时候猛然停住了——
      
      她、她怎么能开始脱衣服!
      
      龙先生脑袋一下子晕了,甚至都没来得及收回神识,便见到了她半个圆润白皙的肩膀,整条龙像是突然被扔到了油锅里,噼里啪啦的一下子被煮熟了。
      
      粉色一路从脖颈蔓延到耳尖,半张脸都是不自然的潮红,龙先生竭力收回了神识,心脏跳的很快,咚咚咚,一声一声的,像是在他耳边放烟火。
      
      比心脏跳动的声音更响的是她换衣服的摩.擦声,他这条糟糕的龙满脑子都是刚刚不小心用神识看见的白皙的肩膀,此刻听着耳边声音,只觉得犹如千万雷击。
      
      她竟然在他面前换衣服!
      
      脑海里只剩下这么一个念头,龙先生睫毛不自然的轻颤,整条龙都有点抖。
      
      牧弯弯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因为被淋了雨在家里换个衣服给龙先生造成了这么巨大的冲击,毕竟龙先生在她眼里只是一条昏迷的植物龙。
      
      她浑身都是湿的,又冷,在家里换衣服很正常吧。其实她是想洗澡的,但现在还没烧水,总不能一直穿着湿衣服等,要生病的。而且她半开着柜子遮挡了一下了,龙先生又是没意识的,肯定是看不见的。
      
      牧弯弯换好了衣服,捡起地上的脏衣服丢到了盆里,有点迫不及待的走到了床边,想把自己今天赚了很多钱的好消息分享给一条并不会知道的龙。
      
      但却一眼被龙先生面颊上不自然的潮红给吓住了,“龙先生你怎么了?”
      
      脑海里一下子回想起前段时间龙先生又是烂尾巴又是吐血的惨状,生怕这次龙先生又出了什么事她帮不上忙。
      
      她声音温柔又急切,听在龙先生的耳朵里,让他更加难受了,他现在满脑子都是糟糕的幻想,逃避还来不及。
      
      牧弯弯伸手探了探龙先生的额头,上面有点儿烫,但应该不是发烧。她却不知道自己只是想要看看他体温的举动,直接接触的皮肤,会让某龙更加身处水深火热之中。
      

  • 作者有话要说:  求一波专栏收藏!顺便推荐一下渣沐专栏的预收文文!
    ①号预收:《嫁给病弱前元帅》
    1.应晚晚穿越了,还穿成了全帝国最后一个自然雌性!
    她不仅变成了全帝国的超级保护对象,还好看、柔弱、又多金,是无数未婚兽人的梦中情人。
    穿越后,她睡八米宽的羽鸭床,把一万金币一颗的甜晶果当一枚铜币一个的苹果啃,名下数百颗星球,一天睡一个!
    起初,刚刚从吃不饱肚子的末世穿来的应晚晚还有点不适应,但很快,她就沉醉在了这种腐败的日子里,直到三月后.......
    她收到了来自中枢的强制匹配通知书。
    什么???你们文明人都帝国包办婚姻的吗?
    2.顾训庭在一场星际爆炸中受了辐射,长期处于精神力紊乱状态,近乎失去了一切。
    在他落魄之际,却收到了帝国的强制匹配通知书,他被卫兵强行押到了匹配中心,阴沉着颇为扭曲的面孔站在人群的角落里。
    却不料那个被全帝国捧上了天的小雌性,竟然颤巍巍的伸出手指点了点他。
    这是,要和他一个废人结契?
    ②号预收:《穿成病娇反派的炮灰师尊》
    苏小草穿进了一本书。
    成了大反派的炮灰师父。
    反派他俊美邪魅,武功高强。
    反派他身世凄惨,只爱女主,为她痴为她狂,为她黑化为她堕魔,为她弑师为她近乎灭世。
    而苏小草的任务就是:
    1.保护反派不被重生的男女主杀死
    2.让反派在爱上女主前先爱上她
    只是.......
    她以为是个小可怜的大反派怎么也是重生的!!
    **
    多年后,被按在墙上摩擦的苏小草红着脸流着泪,“师父错了QAQ。”
    大反派更加卖力,喘着粗气,贴着她的耳朵,“师尊何错之有?”
    ③号预收:《成为霸总白月光[快穿]》
    时妍绑定了‘白月光系统’,每个世界都会穿成被强夺豪取,郁郁而终的炮灰女配。
    她必须赶在炮灰女配生命尽头之前,成为霸总们的心尖宠,白月光。让把她当玩物替身的霸总们后悔不已,痛哭流涕,最好再跪在地上叫她爸爸。
    于是——
    世界一:狂躁症总裁的替身情人(待施工)
    慕白琛抱着被拔下氧气管,面色如纸的她,赤红了双眼,贴着她的唇,一字一句道,“就算是在地狱,也休想离开我。”
    ④号预收:《哥哥一直在黑化》
    1.时浅发现自家哥哥有点不对劲。
    白天的哥哥温柔体贴,斯斯文文,对她特别特别好;可是一到晚上,哥哥就变了,变得邪魅狂狷、霸道又阴沉,像是脑子有病。
    时浅体谅哥哥的病情,每天都在想怎么让疑似精神力暴动的哥哥好起来,可渐渐的——
    居然连白天的哥哥看她的目光都越来越复杂,表情越来越狰狞,好像在看一块美味又不能吃的小蛋糕。
    终于,在她二十岁生日的晚上,她被哥哥吃了。
    虽然不是她想的那种吃:)
    2.厉恒十五岁从偏僻星球的福利院进了时家大门,一抬眼便看见从楼梯上怯怯往下看的小女孩,她有一双湿漉漉的眼,苍白的小脸和乌黑的发,干净纯澈连的精神力都是纯白色的。
    看起来就很弱,厉恒默默想。
    他尽全力扮演了一个好哥哥,直到二十岁在梦里梦见了时浅。
    女孩泪眼朦胧,一声一声叫他哥哥,酥了他半个身子。
    厉恒离开了。
    隔着半个宇宙,听说她爱上了别的哥哥,听说那个哥哥是个皇子,听说她要结婚了。
    他以为他会一直是一个好哥哥,好兄长,直到一年后,听闻了她的死讯。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