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我嫁给了残疾暴君》沐沐良辰 ^第20章^ 最新更新:2019-02-16 21:11:54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0、二十条龙 ...

  •   几块下品灵石所蕴含的灵气对曾经的龙先生来说,不过是沧海一粟,但对现在的龙先生而言,却是十分珍贵的东西。
      
      丝丝灵气从灵石中慢慢进入了他的身体,犹如丝丝春雨降临干涸的大地,龙先生聚拢神识,和之前在梦中不一样,小心翼翼的吸收着灵气,用七阶的强大意识盘弄着几缕微弱的灵气,只吸收到了足够他连接两片破碎原核的灵力便停止了。
      
      他们现在很穷,要节省。
      
      于是牧弯弯便眼睁睁的看着那些摆在龙先生耳边的灵石一开始碎裂的很快,接着便碎裂的越来越忙,最后还剩下三块。
      
      灵石碎裂了,是不是说明龙先生其实吸收了不少灵气,这个方法是有用的?
      
      心里高兴了一些,牧弯弯看着还剩下的三块下品灵石,心里暗暗猜测是不是因为龙先生现在的身体已经虚到只能吸收几枚下品灵石的程度了,她揉了揉有点酸酸的眼睛,想了想还是没有把那三枚灵石收起来。
      
      如果真的是因为灵力不足导致龙先生的尾巴再次腐烂的话,她现在说什么也不能再把灵石拿走了。
      
      牧弯弯缓了一下,检查了一下龙先生的尾巴,已经没有再继续流血了,或许真的是因为灵石的原因。
      
      “龙先生,对不起。”牧弯弯有点哽咽,本想伸手碰碰他的断角,但却还是停在了空中,这次都是她的不好,如果她没有断了龙先生的灵石,说不定他的尾巴也不会再烂。
      
      她轻轻道着歉,听在龙先生的耳朵里,却十分不是滋味——
      
      他知道她的,只是想着,多带些钱,去集市上看看有没有别的出路,也是在为他们考虑,为这个家考虑啊。
      
      家......
      
      龙先生的耳朵烫了又烫,在心里默念了好几遍这个充满魔力的字。
      
      如果这个冰冷的暴君府,如果这个曾经只是他暂时休息的居所,有她的话,或许能称之为家。
      
      他从来没有拥有过的,家。
      
      牧弯弯没想到自己只是因为愧疚道了个歉,就能让龙先生脑补到‘家’,她没有耽误时间,只将碎成湮粉的下品灵石灰烬从龙先生枕边弹开,又将剩下三块换了个位置,才将那一床沾满了鳞片和污血的被子抱了起来。
      
      现在时间还早,今天天气也还行,得赶紧把龙先生的尾巴处理一下,再被子和床垫都洗了,这样也能早点干。
      
      牧弯弯一边计划着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一边打满了一大盆水,因为要洗被子,她把屋子里最大的盆弄了出来。牧弯弯把被子放进水里泡好,加了很多皂植,又一路小跑着去了厨房,烧了很多热水,把之前用过的刀具用热水消毒,才拿着药膏,又回到了房间。
      
      牧弯弯把盆放好,又拿了两块帕子,把手裹好了,看了眼闭着眼睛的龙先生,轻轻说,“龙先生,我帮你弄一下,可能会有些疼。”
      
      虽然她对天发誓自己这句话完完全全只是表达了要帮龙先生处理伤口这一个意思,并没有什么别的想法,但听在龙先生的耳朵里,却就是她要对他做些什么了的信号。
      
      他觉得心里有些紧张,指尖也有点颤,再他闭着眼睛等待了漫长的几十秒后,牧弯弯终于动手了。
      
      她的体温透过薄薄的帕子,直直的传到他的尾巴上,他能清楚的感受到,她小心的避开了他的伤口,柔.软的手掌半用力的拖着他长长的尾巴,放到了有些冰冷的玉床上。
      
      半龙状态下的尾巴除了个别地方和逆鳞外,并不是特别敏感的,龙先生感觉还好,并不疼——
      
      她是想要清理被他弄脏的床垫么?龙先生想,觉得自己稍微冷静下来了一些。
      
      但很快,他就冷静不下来了。
      
      因为、
      
      牧弯弯竟然将裹在手上的帕子扔在了一边,挽起衣袖抱住了他的腰!
      
      从她带着温热的皮肤接触到他胸腹的那一刹,龙先生就感觉有什么东西一下子从那块儿皮肤一路攻城略地,直接冲了上来,在他的脑海里炸开了噼里啪啦的电流。
      
      一下子把他弄懵了。
      
      她怎么可以楼他的腰。
      
      除了打架,从来都没有人胆敢碰他的腰。
      
      如果脸上没有黑红色的诅咒纹路的话,估计牧弯弯一眼便能分辨出,龙先生那一张脸,已经红透了。但即便有这个纹路,牧弯弯还是在把龙先生彻底弄离了那片脏污的被子后看清了他变成了粉色的耳朵和脖子。
      
      牧弯弯:“?”
      
      是很热吗?
      
      她没想那么多,伸手贴在了龙先生的额头上,一下子传来了和他身上完全不同的温度,有点烫。
      
      也是了,因为没有灵气,龙先生尾巴又烂了,一般受伤的人都是会发烧的,这么一想,牧弯弯眼睛又有点红。
      
      “都是我不好,让你发烧了。”她低低的说,声音里写满了沮丧,缓缓舒出一口气,将那个床垫扔在了地上。
      
      龙先生还没从她居然楼他腰这个事实缓过神来,就感觉到她的手掌顺着他因为满是腐水和脏污而变得有些滑溜溜的鳞片,一路往下,直达他腐烂的伤口处。
      
      心里那丝恼怒的害羞慢慢变成了让龙不知所措的悸动。她的行动,一次又一次的提醒他——
      
      她从未嫌弃他,她是真的不曾嫌弃他。
      
      刀子划过腐烂的鳞片和皮肉,无论牧弯弯的动作有多温柔,有多仔细,但痛楚也是丝毫不减的,只是这些疼痛,在龙先生看来,还没有他幼时为了馊掉的饼和魔犬打架,被咬的那一口疼呢。
      
      他也从没这样细致的处理过伤口,龙族强大自愈能力让他一边痛恨自己的出生,一边又忍不住得意于他的天赋,如此这般被人当做珍宝一般对待,于他来说,才是龙生最新奇的体验。
      
      他甚至希望,这样的疼痛,可以持续更长的时间。
      
      牧弯弯仔细的把龙先生的尾巴清理干净,又拿了一块干净的帕子把伤口附近鳞片上的脏污都擦干净了,帮他上了药,看着他那半截几乎快要能看见骨头的烂尾巴,又觉得有点心疼。
      
      龙先生到底为什么要和那些首领打架,她都一无所知。
      
      牧弯弯摇摇脑袋,不再去想了,且不说她是一阶修士没能力去管那些站在大陆顶端的大人物的纷争,就说她现在的身份吧,一个冲喜的夫人,在牧家是弃子,在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比如敖钦眼里,大概就是一个工具,也就在暂时病弱的龙先生这里,还有点价值吧,大概也没什么资格去管龙先生以前的事情。
      
      这么想居然还有点伤心,牧弯弯暗暗觉得自己真的是戏太多,没再胡思乱想,把脏乱的房间收拾了一下,把自己的那床被子盖了一半在龙先生身上,抱着脏床垫出了门。
      
      房间安静了下来,龙先生也慢慢从难以言喻的感情中走了出来,神识能清晰的感受到枕边的灵石,常年阴暗的心情终于稍微阳光了一些,他听着牧弯弯在院子里洗衣服传来的哗啦啦的水声,意识渐渐沉浸——
      
      在牧弯弯没有出现在他生命中的时候,他大概需要三年才能完完全全的‘醒来’,可现在,他觉得,自己大概最多一年,就能破解诅咒了。
      
      ......
      
      ......
      
      等牧弯弯花了大力气好不容易把被子被弄脏的部分和床垫洗干净后,天色都快暗了,她觉得自己的老腰和老腿都有点受不了了。
      
      其实讲道理,这具身体比她之前的要强不少,力气也大一些,毕竟原身好歹也是一阶修士,怎么也比曾经凡人的她强上不少,但修士也经不起这么折腾啊!
      
      这几天真的把她累坏了,而且本来牧弯弯是想晚上吃肉的,但下午见了龙先生的尾巴,真的是会影响食欲的,别说现在她都觉得屋子里的味道没散完。
      
      于是晚上的豪华大餐,光荣的变成了喝白米粥......
      
      因为担心肉会坏,牧弯弯用盐简单的腌了一下,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龙先生尾巴的后遗症,她现在看着这块上好的灵猪肉,都会下意识的比较一些这个肉和龙肉的区别。
      
      和健康的龙肉比,好像颜色深了点,而且肌理看上去也没那么紧致,但是和不健康的龙肉比,好像颜色又很鲜嫩,看起来应该味道还凑合......吧?
      
      牧弯弯腌完肉煮好粥的时候,觉得自己整个人走路都是飘的,她真的是疯了才会一直在比较灵猪肉和龙肉的差别_(:з」∠)_
      
      等吃完了清淡的晚饭,喂了龙先生一小碗灵米粥和半颗百珍果后,牧弯弯又烧了一些水,去偏殿洗了个澡,想了想还是抬了小半桶热水回了房间。
      
      她琢磨着下午给龙先生清理的尾巴的时候,看他别的鳞片也是枯黄的,不知道是脏的还是什么,还是弄点水给他擦擦好了。
      
      牧弯弯把被子掀开,龙先生弯着尾巴的扭曲姿势便出现在了她眼里,牧弯弯不厚道的笑了笑,她下午的时候没注意,可能没把这人的尾巴摆好。
      
      “龙先生,我给你擦擦吧。”牧弯弯照例的低低言语,用热水浸湿了帕子,避开他的伤口,一点一点的擦拭着他的鳞片。
      
      但一直擦拭到他那漂亮紧致的腰身,除了他靠近腰腹的地方的鳞片有点厚,还比其他的地方要稍微软一些外,牧弯弯都没有找到什么不得了的东西来着(喂!
      
      这一刻,牧弯弯突然觉得十分安全,所以说,龙先生这个状态其实是非常安全的,也不需要担心什么植物龙状态下的晨(哗——),因为龙先生其实是没有的。
      
      牧弯弯看了眼龙先生邪异俊美的面容,长长又弯弯的鸦黑睫毛,形状明显的喉结,再瞥了眼他劲瘦的腰身,微微红着脸叹了一口气,这么帅的一条龙,在半龙形状态下,竟然没(哗——),真是可惜了。
      
      牧弯弯艰难的从龙先生好看的腹肌上移开了视线,暗暗唾弃自己竟然被美□□.惑,加快速度结束了洗漱工作,端着水出去了。
      
      而此时龙先生还在经脉的疼痛之中和诅咒战斗,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半龙形状态下的某能力已经被夫人怀疑了,如果他醒着,一定会十分难受。
      
      毕竟不到用的时候,龙族也不会随便就把什么东西露出来吧!而且讲道理,其实牧弯弯已经摸到了,还说他没有,真的是很委屈啊!
      
      ——牧弯弯把水倒了,又整理了一下房间,清点了一下今天出门买的东西,揉了揉酸疼的脖颈,准备睡觉了,但等她和前两天一样准备爬上.床的时候,才发现了问题所在。
      
      龙先生今天把被子和床垫都弄脏了,洗了还没干。
      
      他们现在就只有一床被子和床垫了这真是要命了。
      
      难道她要和龙先生一起睡吗?
      
      牧弯弯有点呆滞,她看着半个光裸的肩膀埋在大红喜被里的龙先生,突然觉得有点呼吸困难,她穿越前还是一个清清白白的小姑娘呢,现在多了个残疾龙夫君不说,之前被迫和他睡一张床但是是两床被子也就不说了,现在难道要睡一个被窝吗?
      
      而且龙先生也是一条清清白白的龙呢!虽然他现在植物了,也不能改变他是个异性龙的事实啊,虽然他现在不会也不能发表什么意见。
      
      牧弯弯觉得自己脑壳好疼哦,她看着外面黑漆漆的天色,十分后悔自己为啥不能开个天眼,今天在外面的时候多买一床被子。
      
      天色已经有点晚了,深秋的威力也渐渐显现了出来,即使是在房间里,也觉得有点点冷。
      
      牧弯弯站在滑溜溜的地板上,深深叹了一口气。
      
      她认命的走到了衣柜旁,翻找了一圈,居然没有找到什么很厚的衣服。
      
      视线触及到之前床铺没清理出来之前,原身趴着睡的板凳和桌子,牧弯弯眼角一抽,难道被子一直不干她就要一直趴着睡吗?这也太惨了吧?
      
      ......
      
      ......
      
      ——在牧弯弯纠结到底要不要和龙先生睡一个被窝的时候,精灵族集市里,牧弯弯白天采买种子的店铺里:
      
      狮族兽人宗叔,关好了店铺的大门,转身进了店内。
      
      像他们这种三阶以上的修士,在集市内拥有了长期盘租铺面的资格,也拥有可以每天下午六点集市关闭后仍然居住在集市店铺内的资格,但像是岚和枫那些没有修为的精灵族普通族人,是没有资格继续留在精灵族集市内的。
      
      掀开了遮着柜台和内部房间的布帘,宗叔迈着步子走了进去。
      
      牧弯弯猜的没错,他们确实还住在这儿,且布帘后面确实摆着一张小床榻,此刻上面正半坐着一个相貌清秀女人,她面上干净,好像并不是什么兽人,眉眼之间的也带着一丝疲惫,看起来不是很年轻了。
      
      “咳......”女人轻轻咳了一声,宗叔便立刻紧张了起来,那么大的汉子,肌肉紧绷又手足无措的站在她床边,想伸手去抚她又显得那样小心翼翼。
      
      “磊哥。”女人苍白着脸朝他露出了一个笑容,“收工啦?”
      
      她想要尽力的表现的开心一些了,但是眼底还是有着深深的疲惫。
      
      宗叔彻底忍不住了,走到她身边,大手抓着她的手,“芸儿,我抱你去床上睡。”
      
      “嗯。”叫芸儿的女人顺从的趴在他怀里,两人走出了设置在店铺内的小房间,开了后面的暗门,进了院子。
      
      “磊哥,蓝儿他们的租子怎么样了?”芸儿问,“我下午有点太困了睡着了。”
      
      “哈哈。”宗叔抱着体重越发轻的爱人,忍着眼底的酸涩,豪爽的笑了笑,“今天下午来的那个小丫头,我以为她又是个骗子,结果竟然是个好的。”
      
      “蓝儿他们的租子不用担心了,那个小丫头竟然偷偷的朝蓝儿的兜帽里塞了一块下品灵石,那丫头也不怕蓝儿那么小的小精灵会把这灵石弄丢,明明下午在我这儿的时候表现的那么抠门。”
      
      “那就好.....”芸儿说着,好像用尽了全部气力。
      
      “对、对啊。”宗叔紧了紧搂着她的胳膊,“你别管他们了,没事的。枫那小子可精明着,发现之后还来了一趟我这儿把灵石换成了银币和铜币,说是不能被那几个精灵发现他们有灵石,可笑死我了,哈哈。”
      
      宗叔虽然是笑着,但额上的兽纹却越来越亮,他絮絮叨叨的说了好多好多,一直到确认怀里的人已经又一次睡着了才慢慢停了下来。
      
      他把人轻轻放在床上,看着芸儿渐渐苍白的脸,心里难受。
      
      他们从很小的时候就认识了,芸儿曾经是部落里天赋最强大的兽人战士之一,为了给他生儿育女,败了大半天赋,但即便如此,他们这么多年了,还是没有孩子。
      
      他其实觉得无所谓,毕竟没有孩子就没有了,有彼此就够了,但芸儿却非常想要一个孩子,结果就被一个可恶的巫族给诓骗了,喝下一副暗含诅咒的方子,被吸光了剩下的天赋,只剩下一个虚弱的身体,现在甚至都没有办法变成兽形,只能依靠着灵药续着。
      
      但即便他付出了一切,她醒来的时间也越来越短。
      
      “芸儿。”宗磊轻轻念着她的名字,慢慢平息了心续。

  • 作者有话要说:  多年后:
    牧弯弯终于在血泪中见识了半龙形状态下某物的正确打开方式.......
    龙先生(自豪):“我怎么会没有,怎么会不行呢!”
    **
    啊啊啊五千字!渣沐真是棒棒哒!
    谢谢各位宝贝们的投喂!
    汐月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9-02-15 22:34:30
    璟烨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9-02-15 22:57:44
    小甜饼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9-02-15 23:08:03
    芙萝xianhua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9-02-16 01:24:40
    秋丹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9-02-16 09:11:19
    哼唧扔了1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9-02-16 12:23:12
    哼唧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9-02-16 12:50:48
    读者“择城”,灌溉营养液 +1 2019-02-16 17:20:15
    读者“孟期颐”,灌溉营养液 +1 2019-02-16 12:45:24
    读者“纾雨”,灌溉营养液 +8 2019-02-16 10:10:06
    读者“冰欣£云烟”,灌溉营养液 +19 2019-02-16 08:16:37
    读者“冷夜蓝枫”,灌溉营养液 +20 2019-02-16 07:33:12
    读者“橙子”,灌溉营养液 +20 2019-02-16 04:44:41
    读者“郁苍南”,灌溉营养液 +1 2019-02-16 02:32:27
    读者“堇色”,灌溉营养液 +12 2019-02-16 00:20:01
    读者“哈哈哈嗝”,灌溉营养液 +1 2019-02-15 23:28:00
    读者“哈哈哈嗝”,灌溉营养液 +1 2019-02-15 23:25:50
    读者“哈哈哈嗝”,灌溉营养液 +1 2019-02-15 23:25:43
    读者“'xin”,灌溉营养液 +10 2019-02-15 22:51:55
    读者“丽丽”,灌溉营养液 +10 2019-02-15 22:36:31
    读者“血月修仙女”,灌溉营养液 +2 2019-02-15 22:04:04
    读者“梦幽兰”,灌溉营养液 +10 2019-02-15 22:00:24
    读者“蚊子姓陈”,灌溉营养液 +1 2019-02-15 22:00:08
    读者“开心啊”,灌溉营养液 +10 2019-02-15 21:27:16
    读者“寄凉”,灌溉营养液 +10 2019-02-15 21:17:35
    读者“懒懒”,灌溉营养液 +3 2019-02-15 21:17:19
    读者“王颖颖”,灌溉营养液 +1 2019-02-15 21:15:26
    读者“喵大虾?·food”,灌溉营养液 +4 2019-02-15 20:02:26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