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我嫁给了残疾暴君》沐沐良辰 ^第11章^ 最新更新:2019-06-01 03:34:4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1、十一条龙 ...

  •    牧弯弯是在认真的考虑,她要不要带龙先生到院子里晒晒太阳这件事的。
      
      她虽然以前没有照顾植物......龙的经验,但龙先生现在是半龙形,想来和那些现代的那些植物人差不多,只不过龙先生的身体比他们都强大,受到的痛苦也最多。
      
      以前她有参加过义工,那些身体受伤残疾后的人,如果长时间不出门走走的话,会有心理疾病的。
      
      “我得自己弄个轮椅。”牧弯弯低低的说,她不知道在这个世界有没有轮椅这种东西,但龙先生的尾巴断了,以后醒过来了,估计腿部会有残疾,走路可能不太方便。
      
      暴君听她说什么‘轮椅’,虽然不明白那是什么,但却直觉这个叫‘轮椅’的东西一定和自己有关系,嘴里还弥漫着那有点甜腻的百珍果的味道,心中泛起一丝酸涩。
      
      这曾是他最讨厌吃的果子。
      
      龙先生慢慢收回神识,忍着那说不出的感觉,调动浑身灵力,试图将碎裂成几瓣的原核拼接起来,破除诅咒,他本来觉得无所谓了,但现在,却突然很想好起来。
      
      最起码,想亲眼看看,这个冲喜过来,却不嫌弃他尾巴的夫人。
      
      睫毛颤了颤,龙先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心底簌然遍布阴霾。
      
      他的尾巴,在诅咒破解之前,会反复腐烂的。
      
      一次两次,她或许会忍受他,时间长了呢?
      
      她会跑的吧。
      
      面颊上黑红色的诅咒纹路突然狰狞的动了动,就像是在阴暗的荆棘从里扭曲前行的毒蛇,随时会将道路尽头那丝微弱的光芒毁灭。
      
      ——牧弯弯现在根本都不知道龙先生居然是这么心思敏感又麻烦的一条植物龙qwq
      
      她坐在凳子上,开始思考之后的剧情。
      
      按照原文,昨晚白水瑶应该已经逃跑,并且被敖钦强吻,应该开启了第一段r戏。
      
      敖钦占据了前部分的大半描写,在暴君醒来前,和白水瑶纠.缠不断,暧.昧互撩。
      
      牧弯弯还记得书里女配被戳死那段让她心里阴影很深的话——
      
      “敖钦实力强大,又对两人逃跑的行为非常恼怒,一气之下,打出一道暗金色光芒,那牧弯弯不知为何忽然脸色一僵,两眼一翻,贴着墙角缓缓滑下,就好像浑身骨头都断了一样。白水瑶吓了一大跳,双眼含泪,往前走了两步似乎是想要将牧弯弯扶起来,结果还没碰见她名义上小姐的半片衣角,就落入了一个宽厚的怀里。”
      
      “敖钦一手圈着她的腰,动作说不上温柔,也不算很粗暴,只是冷漠的对她说,‘别碰,脏。’
      
      白水瑶恼怒的瞪了他一眼,面颊绯红,引的敖钦不知道怎么的,心里一动,便就着揽住她的姿势,狠狠吻上了那双粉润的双唇。白水瑶反抗不能,只好嘤着说不行,等两人从刚刚那个吻里回过味来,白水瑶才注意到,墙角哪里还有什么牧弯弯,只剩下一堆穿着衣服的肉泥了。”
      
      牧弯弯猛然打了个寒颤,心里发毛,虽然现在她已经逃过了一劫,但回忆总归是不愉快的,就是不知道白水瑶现在是已经跑了,还是没跑。
      
      牧弯弯头疼的揉了揉脑袋,对于白水瑶,她其实并没有什么好的解决办法。白水瑶名义上是她的丫鬟,但并没有入贱籍,在原身记忆里,牧父对白水瑶虽然看起来不错,但实际上也并不深爱,不然也不会在没落后为了利益将两个女儿买一送一一般的送进了暴君府。
      
      现在她虽然可以嘴.巴上用小姐的身份压压她,但并不能真的给白水瑶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而且白水瑶万一真的勾搭上了敖钦,她和龙先生又都无依无靠的,到时候肯定会被她欺负。
      
      牧弯弯正头疼呢,就见白水瑶急匆匆的从外面推门而入。
      
      她乱着头发,素白色的裙摆上全是泥土,脸颊上带着一点血迹,神色还有点慌张和悲愤。牧弯弯还没放下种子,就被她抓住了胳膊,“小姐,我、我惨了,你帮帮我!”
      
      一听‘小姐’二字,牧弯弯心里一紧,白水瑶主动叫她小姐,一定没什么好事!
      
      白水瑶声音沙哑又委屈,一双好看的桃花眼里满是泪水,眼尾还含着情,嘴唇有点红肿,看起来好像是被什么人轻薄了一番,她轻轻说,“弯弯,我、我.......”
      
      牧弯弯心头发紧,仿佛已经透过白水瑶满是红痕的脖子看见自己和龙先生悲惨辛苦的未来了,心里一慌,“难道你被敖钦......”
      
      “看上了?”三个字还没说出来,就被白水瑶哭着打断了,“我被敖钦罚去禁地边上的冷殿里做苦役了!”
      
      嗯??
      
      苦役??
      
      牧弯弯一下子被她说的有点懵,手里的种子‘啪叽’一下掉在了地上,她有点不相信的反问了一句,“我没听错吧?你的嘴不是因为被敖钦强吻才肿了的吗?”
      
      白水瑶本来就因为昨天糟心的事情心里难受窝火,现在见牧弯弯一副惊讶又呆滞的样子,心里的气都快要飙出来了,“你在说什么呀,我的嘴.巴是被青叶亲的!”
      
      牧弯弯:“.............”
      
      这剧情怎么和她想的不太一样?

  • 作者有话要说:  牧弯弯(安详.jpg):“我以为会有一场恶战,结果却是躺赢模式。”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