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瘦身白菜 ...

  •   顾柏在地里挥舞着锄头给两亩地进行人工松土,心里疯狂安慰自己:我不是相信菜神兄的鬼话,是对自己的能力有自信。
      
      然而他只硬气了两天,就全身疼痛,躺在床上吃不下午饭,试图和菜神讲道理。
      
      “在玄月观里,还有五个师兄打下手呢,你这是不拿道士当人看。”
      
      菜神幽幽提醒:“你已经被赶出师门了。”
      
      顾柏气急,抓起一个枕头就往门的方向扔去。
      
      空气中传来菜神惊讶的像极了九千岁的调调:“你怎么知道我刚才在那里?”
      
      顾柏心想:我总不能告诉你,我只是随意扔了一下。
      
      脸上一派“你求我,我考虑一下告诉你”的表情。
      
      等了二十秒没有回应,顾柏主动开口:“应该能找帮手的吧?你不能指望我一个人来完成你宏伟的菜生理想吧?”
      
      菜神语气很深沉:“当然可以,说到底,我要的也是一种信仰之力。不过你得保证,由你手卖出去的白菜,别人只能觉得是你卖的。说白了,就是他们只认你。”
      
      顾柏拍着胸脯保证:“这还不简单,咱们将老顾家的事业做大做强,让顾客只要提起白菜,只能想到我们老顾家不就行了?”
      
      菜神得意的抢答:“我知道,品牌效应嘛!”
      
      顾柏乘胜追击:“这么说你是答应了?”
      
      菜神兄果然又唱起新学来的广场舞神曲,嗨的像是大型磕药现场。
      
      顾柏总算松了口气,这么简单就忽悠住了,早知道一开始就该行动。
      
      至于什么把企业做大做强的口号,省省吧,企业的影子都没有呢。
      
      想他一个文科生,上了京都大学,学的也是非常偏门的道学文化研究专业,仅有的一点关于企业的概念,还是高中政治课上,老师强行灌输的结果。
      
      顾柏怀着对老顾深沉的爱意,忍着全身不适,爬起来去隔壁吴爷爷家。
      
      一回生二回熟,三回以后不要脸,麻烦人家次数多了,顾柏完全没有了不好意思的感觉。
      
      用衣服兜着一兜,前天村长送过来,吃不完得圣女果大摇大摆的出现在吴大爷家。
      
      吴家刚吃完饭,吴奶奶见了顾柏,大嗓门直喊:“小柏你这孩子也太见外,前天才送过来一袋子,今天又来。”
      
      顾柏已经是个很成熟的农村人了,熟练的在厨房案板上拿一个装菜的篮子,把圣女果倒进去在水龙头下冲洗。
      
      嘴上也学会了日常客套:“家里还有呢,我一个人也吃不了多少,放着坏了多浪费。”
      
      吴奶奶一张笑成菊花,看顾柏的眼神像亲孙子似的。
      
      顾柏转头和院子里抽旱烟的吴爷爷商量:“我想着找个人帮帮我,以前没一个人做过苦力活,有些不习惯。”
      
      吴爷爷吞云吐雾一阵,竟然有一种智珠在握的神秘感。
      
      一张嘴一股老汉烟呛人的味道直冲顾柏面门而来。
      
      顾柏早已有了防备,当即闭气五秒,等最猛烈的冲击过去。
      
      “小柏啊,你吴爷我还以为昨晚上你就得来找我呢。”
      
      顾柏摸摸鼻翼:“您也太看不起我了。”
      
      吴大爷全身散发着一种人老成精的智慧光芒,摆摆手:“这和看不看的没关系,你手上的茧子啊和干农活磨出来得可不一样。
      
      种地就是个磨人的活计,干了一辈子的人也不会说自己适应了这种劳动强度。”
      
      顾柏索性直说:“您看能不能给我推荐一个帮手?”
      
      吴大爷用粗糙大掌在顾柏肩上一拍:“还找啥啊,我大侄子,你大海叔可不就是挺好,别看那小子平日里奸猾,干活是把好手。”
      
      吴大爷的行动力惊人,顾柏一觉睡起来,吴大海就出现在他家大门口。
      
      两人简单沟通一下,就去后山老顾家地头实地考察。
      
      玄月观的一亩三分地,是他们师兄弟六人在打理,顾柏还是第一次管理这么大一块地土地,于是他大手一挥,决定将事情交给专业人士去干。
      
      事实证明,吴大爷和顾柏的眼光都不错,吴大海很快召集了村子里游手好闲的两个年轻人一起干活。
      
      还是不要工钱的那种。
      
      并且告诉顾柏:“两亩也太少了,咱们有免费劳动力,小柏你只要出一点白菜种子,后期管理也简单,索性就多种一点。”
      
      顾柏想:多种菜是菜神兄的第一要求,是根基,可以同意。
      
      于是非常感动的拉着吴大海的手,一脸坚定:“大海叔,那就拜托你啦!”
      
      顾柏终于过上了甩手掌柜的日子,平日没事就去村子走动走动,然后非常头秃的想一下没有钱的日子怎么过。
      
      在此期间,顾柏终于弄清楚了吴大海不要酬劳,奋力表现的原因。
      
      据吴大爷说,吴大海就是典型的缺爱大龄儿童,于是他想用非常中二的方式引起众人的关注。
      
      用错方法的吴大海不仅没能如愿以偿,还留给众人一个不靠谱的印象。
      
      导致年近三十,还是光棍一条。
      
      用吴大爷的话说:“也不知道一个大男人哪来这么矫情的想法,就是闲的。”
      
      果然顾柏听从建议,多关爱,多委以重任——多干活,吴大海整天笑眯眯的带着两个小弟干的起劲儿着呢。
      
      吴大爷深藏功名,背着手矜持的说:“多观察,多用心,总会有突破口的。”
      
      顾柏突然觉得吴大爷就像个老谋深算的狐狸。
      
      白菜已经种下去二十天,到了幼苗期,用菜神的话说,他的白菜走的不是寻常路,从一出生就要做与众不同的那颗烟火。
      
      顾柏在村子里转了这么多天,开源没有一点头绪,只能委屈自己节流了。
      
      这天晚上,顾柏听见隔壁的狗子突然叫的凶猛,一骨碌从床上翻起来往吴大爷家冲。
      
      吴大爷家只有吴大爷和和吴奶奶两人,外加一只将近十岁的老狗。
      
      顾柏格外不放心。
      
      疾步到了吴大爷家,院子里的响动更明显了,顾柏来不及敲门,直接用力,从旁边的矮墙上翻进去。
      
      看到吴奶奶躺在院子里一手扶着胸口,脸色惨白,额头冒冷汗,吴爷爷慌慌张张的拿着手机半跪在吴奶奶身边,手指哆哆嗦嗦的,半天也不知道给谁打电话,打通了没有。
      
      顾柏当即走到两人身边,顺带着拿过吴爷爷的手机,拨通了120。
      
      直到医院检查完毕,才知道吴奶奶这是由于肥胖引起的高血压,医生简单开了药,输了液,等天亮醒来就能出院回家。
      
      折腾到天亮,吴奶奶躺在病床上睡着了,吴爷爷拉着顾柏的手,有些难过的絮絮叨叨:“你吴奶奶啊,什么都好,脾气好,性格好,年轻时候长得漂亮,是十里八乡有名的美人。
      
      就是小时候家里穷落下的毛病,喜欢琢磨吃的,这些年还不爱动弹,长年累月的,可不就容易胖,平时我也没好劝,你说她怎么就不听劝呢?怎么就不听劝呢?”
      
      顾柏安慰吴爷爷:“高血压也不是什么严重的病,咱们听医生的,回家控制饮食,幸好发现的早不是?”
      
      吴爷爷摇摇头:“难啊,前两年你吴叔没少给她说这些事,还不是没用?加上你吴奶奶跟着老头子我吃了这么多年苦。
      
      现在就只有爱吃这么一个爱好,我也不忍心剥夺啊。”
      
      顾柏:莫名吃了一嘴的狗粮!
      
      三人回到村子里已经是大中午,几乎全村的人都知道了吴奶奶生病的事,你家提着一篮子水果,我家拎着一篓子河虾,三三两两结伴来探望。
      
      吴奶奶生体还有些虚弱,躺在里屋床上休息,吴爷爷一晚上折腾下来,也没了招待客人的力气。
      
      顾柏只好出面打发走了来探病的众人。
      
      看了眼时间,顾柏回到自己院子厨房里翻出几个拳头大小的白菜,一咬牙,问菜神兄:“你之前说的都是真的吗?”
      
      菜神翻个白眼儿:“我菜神从不打诳语,虽然这莲座期的白菜没有成熟期的效果好,但是简单的减肥还不在话下。”
      
      当然,前提是多吃几顿。
      
      菜神鸡贼的把这话藏起来。
      
      顾柏也顾不得这么多了,吴奶奶对美食的热爱,他也看在眼里。吴奶奶平日无事,总围着厨房打转。
      
      老人家并不是简单的喜欢吃美食,更喜欢把美食和人分享的过程中,收获的喜悦。
      
      这让他想起了师父玄一。
      
      小时候他想老顾的时候,老头子总会下山,去山下买回来三五样新鲜零嘴放到他床头,然后用老顾的语气写一段劝告顾柏在道观里要乖巧听话之类的。
      
      虽然顾柏六岁之后就不相信这些了,但直到他上初中时,两人之间依然乐此不疲的玩着这种心照不宣的游戏。
      
      顾柏又回到隔壁吴爷爷家厨房,在厨房里叮叮当当十四分钟后,软乎乎的米粥,加上冒着热气儿的白面馒头。
      
      配上四道色鲜味俱全的素斋:四喜素斋,八百斋菜,南乳焖斋菜,斋菜素三鲜。
      
      恬淡的香气勾的人忍不住一闻再闻,何况两个从昨晚到现在,几乎没吃过东西的老人。
      
      顾柏担心三个人不够吃,做的分量十足。
      
      两人还担心吴奶奶正生着病,没胃口吃呢,结果刚开始顾柏哄着吃了两口,之后吴奶奶像是自己打通了任督二脉,吃的看起来比平日更香。
      
      惹得三人将最后两个白面埋头就着米粥一块儿分着吃了才算完事。
      
      吴爷爷开心极了,顾柏却是若有所思。
      
      饭后吴爷爷一脸满足的看顾柏在院子树下洗碗,试探的问:“小柏,你现在还茹素吗?”
      
      顾柏一愣,没反应过来。
      
      吴爷爷却是经过昨晚一遭,更将顾柏当做自己孙子看待,因此顾柏主动要求洗碗,吴爷爷也没拒绝。
      
      毕竟要是真当一家人,孙子要求洗碗,爷爷还强硬拒绝,就显得客套又生分。
      
      “小柏啊,以前你是出家人,茹素是正常的,现在你已经还俗了,况且高强度的劳动,不吃荤身体可受不了。”
      
      顾柏这才反映过来对方误会了。
      
      把几个碗放在水龙头下又冲洗一遍,顾柏这才回答:“其实我师门并没有茹素的要求,刚才做的全是素菜,是因为我以前在山上听师父说,吃点清淡的白菜,对病人身体好。”
      
      回头笑着对吴老头说:“我可是听大师兄说过,白菜有利于瘦身呢,说不得吴奶奶不用刻意注意饮食,就能瘦下来呢。”
      
      为了增强说服力,顾柏特意把他那竹竿儿一样的大师兄拿出来溜:“我大师兄自来爱吃我种的白菜,是我们整个师门最苗条的人。”
      
      吴爷爷只当顾柏是为了哄他开心,毕竟这话听起来就不太靠谱,但心里依然高兴。
      
      

  • 作者有话要说:  年前的更新比较少,年后会日更哒
    有空会忍不住各种修文,改错字什么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