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顾柏 ...

  •   顾柏做为一个从事封建迷信行业的小道士,在短暂的十九年人生中,其实从没相信过这世上存在超出科学范围的事。
      
      虽然打小被他爸送到玄月观做道士,但也和正常孩子一样,接受九年义务教育,深刻学习科学发展观,直到大一休学。
      
      可谓是又红又专,绝对的五讲四美三热爱的社会主义接班人,三观正直到他师父和几个师兄想办法赚点外快,都要瞒着他。
      
      以避免顾柏像个严肃的教导主任一样,跟在他们身后念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念起来没完没了,甚至一年后顾柏想起这事,还能继续接着去年的调子念叨两句。
      
      现在,顾柏心情复杂的看着掌心的翡翠玉白菜,觉得他需要重塑三观。
      
      也需要他那个整天神神叨叨的师父,还有总是催促他去种白菜的师兄们的安慰。
      
      在节能灯的照射下,顾柏听着这颗小白菜唠唠叨叨,声音和自己往常一般无二,当然这话是小白菜自己说的,顾柏私以为,他本人的声音比小白菜更加活泼轻快有朝气。
      
      就像是听另一个自己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像大师兄一样催他给白菜施肥捉虫,烦人的紧。
      
      小白菜在他手心既没有像电视剧演的那样闪闪发光,也没有像小说里那样给他一个神奇的空间,只是冷酷的告诉他:“我,菜神,会让你走上人生巅峰!你,顾柏,这辈子只能种白菜为生!”
      
      顾柏觉得自己好想打人哦!
      
      但还是忍不住吐槽:“这个名字真中二。”
      
      菜神兄很欠揍的声音响起:“你家祖先当年将我供奉在祠堂时,就是这么中二的称呼我的。”
      
      顾柏无话可说,总不能欺师灭祖,说自己祖先当年可能是杀马特的坚定拥护者吧?
      
      从记事起,他就和师父师兄们生活在海城的玄月观,记忆里都是挥之不去的大白菜。
      
      在玄月观的生活是怎样的呢?顾柏实话实说,能瞬间想起无数类似于“一穷二白,一贫如洗,家徒四壁”之类形容生活极度贫困的词。
      
      但师父总是笑眯眯的对师兄弟六人说:“咱们玄月观里有宝贝,所以行事要低调,免得引起他人注意。”
      
      师兄弟六人谁都没把师父的话当真过。
      
      师兄们平日里穿的衣服,哪一件没有打过两个以上的补丁?衣领和袖口总是磨得起毛边儿。只有外面来了香客,需要撑门面的时候,大家才会换上压箱底的半新僧袍去见客。
      
      在这种情况下,顾柏每天被师兄们指使的在后院的一亩三分地上团团转。
      
      上天像是怕顾柏小小年纪,饿死在玄月观里,特意给顾柏点亮了自给自足的技能——种菜。
      
      打小顾柏就展现出了惊人的种菜天赋,像什么“小师弟种的白菜成活率高啦,甜美可口啦”之类的夸奖,师父师兄们几乎每天都在不想种菜的顾柏耳边说上几遍。
      
      但是小顾柏自认为看破了师父师兄们的险恶用心:这么说一定是为了让我把空余时间都用来种菜。
      
      顾柏很想把手心的菜神扔掉,转念一想又十分舍不得。
      
      第一,这是他从小戴到大的,据说这是他们老顾家的传家宝,他爸当初从脖子上扯下来,当着师父玄一的面塞到他怀里的。
      
      第二,他现在真的非常穷,钱包比脸干净说的就是他这样的,这翡翠白菜一看就很值钱,万一有个什么,也可以应急。
      
      就在顾柏犹豫不决之刻,小白菜里又传出那个趾高气扬命令他的声音:“明天就开始松土,一定要赶上这一茬夏白菜的播种。”
      
      顾柏小心翼翼的试探:“要是我不呢?”
      
      菜神的声音中奇异的参杂着点幸灾乐祸:“你自己什么情况心里没点数吗?”
      
      顾柏哑然。
      
      他的情况简单来说,在学校不知得罪什么人,被人套麻袋揍的住院,于是师兄们接他回玄月观休养,伤好了之后,师父很无情很冷酷很不讲理的告诉他:“你与我玄月观的缘分已尽,往后不必回来了。”
      
      然后拿出一纸休学证明递给他:“本来你也不愿意去上大学,等你想通了再去。”
      
      大师兄拉着顾柏的胳膊,慈爱的告诉顾柏:“这是你乡下老家的房契和钥匙,是你爸爸临走前留给你的礼物,听说房子一直有人在打扫维修,长安以后也是有房的人了。”
      
      顾柏糊里糊涂的被赶出师门,又迷迷糊糊的从海城回到老家铜城。用了两天时间打扫了整个院子,又借用老乡家的小三轮,去镇上采购了生活用品,兜里大概就剩一千块钱。
      
      所以面对菜神的嘲讽,顾柏无力反抗。
      
      菜神很快替顾柏做了一个决定:“至少在五天内松完山上两亩地的土,否则会有惩罚哦!”
      
      顾柏下意识的问:“什么惩罚?”
      
      “比如你起床后发现藏在衣柜第三格角落的钱包不见了。”
      
      顾柏觉得这颗白菜真是成精了,他现在一无所有,最在乎的就是他藏起来的那个钱包了,里面可是他全部身家。
      
      既然这样,顾柏试图搞清楚这颗成精白菜的来历和目的。
      
      掌心轻轻地握住,避免对方用他不能理解的方式逃跑。
      
      “小白菜,你为啥会说话?”是一颗不一样的烟火。
      
      小白菜用顾柏觉得非常深沉的语气说:“首先,以后请称呼我菜神,这是相互尊重的问题。”
      
      顾柏很识时务:“那么菜神,能说说你为啥会说话吗?”
      
      顾柏仿佛看见另一个自己,坐在椅子上,抖着腿叼着烟,斜眼看他:“这个嘛,说来可就话长了。”
      
      “那就长话短说。”顾柏非常冷酷的打断菜神兄想要长篇大论的一口气,让双方的气氛足足冷却了五秒。
      
      “简单来说,我是你爷爷的爷爷的爷爷请高僧开过光的,被你家祖先请回去供奉在祠堂里。而你们老顾家祖上是靠给皇帝种白菜起家的。
      
      综合种种原因,我从此有了灵力。
      
      后人不孝,忘了根本,有了钱后就看不起种地的,拼命往其他行业里钻,导致我灵力枯竭,不得不找上你这个不成器的子孙,打小跟在你身边,暗中指导你种菜。
      
      不过那些忘本的小兔崽子们也算是得到了惩罚,这不顾家很快就败落了吗?可谓是成也白菜,败也白菜。一切都是命运。”
      
      顾柏眼角直抽,他本以为的种菜天赋,让他在一众师兄弟中脱颖而出。从菜神嘴里说出来,好像是考试作弊得来的满分似的。
      
      说到这里,菜神兄像是才想起来似的:“忘了说了,你要是乖乖听话,按我说的种白菜,我可以帮你找到你爸爸。”
      
      顾柏这才来了点兴趣,搬来泡脚桶,舒舒服服的把脚塞进里面,在对方十分沉默的前提下,扬声问:“怎么找?”
      
      顾柏回老家,本来就有打探老顾消息的意思,没想到得来全不费工夫。
      
      菜神兄很机械的回答:“从你爸出生起,我就在他身边,我当然有我的办法,说了你也不懂。”
      
      顾柏实在不理解菜神兄的脾气为何如此多变,前一秒还眉飞色舞,后一秒就面目无表情。以前大师兄总说山下的女施主是最让道士难理解的生物,现在顾柏觉得菜神兄的脾气也不遑多让。
      
      既然如此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在菜神兄的强烈反对下,将翡翠白菜隔着一块儿干净抹布,重新戴回脖子上,顺便把露在外面的菜神兄顺着睡衣领口塞进去。
      
      眼不见为净。
      
      本来没想答应菜神兄的要求,但转念一想,顾柏自己大学没毕业,出去找不到好工作,最擅长的除了念经,竟然就是种菜。
      
      这里有老顾留给他的房子和土地,只要好好种地,不怕没饭吃,不用操心老板是不是黑心,会不会交五险一金,到底管不管吃住。
      
      顾柏摸摸自己昨天刚去镇上打理的小平头,趿拉上拖鞋,收拾收拾,关灯上床。
      
      沉沉的进入梦中,梦里迷迷糊糊的看见一个消瘦的小道士,在门前的地里挥着锄头,哼哧哼哧的松土。
      
      一下又一下,脚下的土地中长出密密麻麻的大白菜,蹦蹦跳跳的将他包围在里面,让他感觉呼吸有些困难,甚至嘴里都是一股大白菜的味道。

  •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开坑,欢迎大家收藏。
    年后会保持稳定的日更。
    顾柏是俗家名字,老顾起的。长安是顾柏出家的法号,玄一大师起的。
    么么啾~~~~~~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