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朕有了读心术发现所有人都在骗朕!》枭药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4-17 18: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明珠 ...

  •   第三章
      
      赵禹宸觉着一定是他出了什么毛病,这在耳边听到的也一定只是幻觉,是妄闻之症!
      
      对!妄闻!
      
      妄闻,自然就不是真的!
      
      “陛下这是怎么了?脸色怎么这般难看?”方太后满面慈爱,皱着眉头上前,又拿了帕子轻轻擦拭着赵禹宸的额角,任谁看去,都是一派的慈母心肠。
      
      可赵禹宸却只是愣愣的睁大了眼睛,满心的不敢置信。
      
      他的母后!当今太后,出身大家,向来端方,除了女四书就只会抄佛经掌宫务,莫说什么叶子牌,便是宫中的乐师歌舞,都嫌玩物丧志会移了性情,从来不肯多看。满朝皆知的端庄贤淑,国母风范。
      
      尤其在在父皇逝世之后,母后悲痛不已,哀思到卧床不起,还是他带了皇妹宝乐,一起费尽心思劝了半晌,才好容易劝得母后勉强用了一碗清粥,渐渐缓了过来,却还是因为了父皇日夜祷念,眼见着日渐消瘦,只有遇见他请安时,才能勉强露出笑脸。
      
      就算母后不知他今日“病重昏迷,”可如今父皇孝期都未过!这样的母后,怎么可能在背地里玩叶子牌?
      
      这么想着,赵禹宸愣愣的张了张口,抬头看向方太后眼底的憔悴之色,又觉着自己为了这莫名的妄闻之症便怀疑自小待他如若亲生,含辛茹苦将他养大的母后实在是不应当。
      
      左右为难之下,赵禹宸还是有些回不过神,只心神不属道:“儿子无事,早吩咐他们不得随意打扰母后,如何还是叫您知道了?”
      
      方太后摇摇头,满面慈爱:“母子连心,你出了事,母后在宫中如何能睡得安稳?叫人过来一瞧,果然是出事了。”
      
      而与此同时:【宫里这大的事都不知道,哀家岂不是当真成了个睁眼瞎?】
      
      妄闻!都是妄闻!假的!
      
      赵禹宸抿了抿唇,心下却是有几分明白母后的这般作态。
      
      先帝,也就是赵禹宸的父皇因为祖母强势,最忌讳的就是后宫干政,后宫妃嫔言行里但凡露出一分不安分,有野心的,都要狠狠的冷落责罚,连身为中宫的母后也不例外。时候久了,包括方太后在内的后宫嫔妃莫说插手了,便是说一句略有见地的话都要遮遮掩掩,唯恐先帝多心忌惮。
      
      可是,父皇是父皇,他对后宫,并不会这般严苛,更莫提,他自小便在母后膝下长大,看着母后掌后宫,领命妇,如何不知道母后处事极有章法,绝非那等愚昧妇人?
      
      原来母后对着他,竟也会这般遮掩欺瞒吗?可是,他虽是帝王,却也是母后自小养大的儿子不是吗?即便知道母后在他这乾德殿内安了人手,他也只会当做母后的一片慈母之心而心怀感念,又何必如此欺瞒?
      
      赵禹宸心下莫名的生出了些不被信任的酸涩,不过到底是自小就被当作国之储君教养大的,瞬间就也回过了神来,命令自个从这低落的情绪中回过了神,想着父皇太傅等人对他的要求教导,只将帝王不该有的期盼与委屈都死死压了下去。
      
      赵禹宸张了张口,他自幼长在太后膝下,心下早已将方太后视作亲母,既敬且慕。
      
      但此刻,因着他所听到的异声,他掩耳盗铃一般,不愿再细想母后的言行,只叫自己尽力平静道:“天色已晚,孩儿已然无事,母后身子还虚着,不如早些回去歇息。”说罢之后,甚至还唯恐拖延下去会再听到什么一般,连忙抬手示意魏安送人。
      
      方太后顿了顿,伸手抚了抚赵禹宸的手背,声音仍旧很是慈爱:“好,母后不扰你了,明儿个还要上朝,我吩咐他们上碗参茶,你用了便好好歇息。”
      
      而与此同时——
      
      【罢了,本就非我亲生,原也该有分寸。】
      
      赵禹宸的心头猛地一紧。
      
      ——————
      
      而就在赵禹宸在乾德殿内满心纠结的时候,刚刚离去的苏明珠苏贵妃,则正扶着贴身侍女白兰的胳膊,不急不缓的行到了御花园,对着晴朗朗的月色,看着西边开了正好的栀子花。
      
      一旁的白兰笑着:“主子喜欢,就叫人往咱们殿里再多搬几盆回去。”
      
      苏贵妃爱花,是满宫皆知的,且不拘是哪一种,春兰夏荷秋菊冬梅,凡是开花的,她就都爱看爱闻,苏贵妃的昭阳宫里更是时时刻刻都是花团锦簇,花香四散,时候久了,宫里人都不必去问,凡是身上远远的就能闻见一阵花香的,便知道是贵妃娘娘的人。
      
      不过苏明珠有些可惜的摇了摇头:“花香虽好,却也不能过分,摆的太多,不光香味要乱,还会叫人喘不上气的。”
      
      白兰之前从没听说过这样的道理,不过她打七岁服侍苏明珠以来,就早已从主子的口里听过各种千奇百怪的讲究,也不差这么一个,因此这会儿只是点头答应,便又小心翼翼饿提起了另一个话茬:“主子心里分明是担心陛下的,陛下昏迷,您这半日守在跟前,连膳都没心思用,好不容易醒了,您怎的又要故意气他呢?”
      
      白兰刚才守在殿门口,远远的,也听见了几句自家主子与陛下的话,说句实在的,就凭自家主子说的那几句话,陛下最后只罚了个闭门思过,即便是白兰,都觉着丁点都不算过分。她只是对主子的行径有些想不通,又想着为主分忧,这会儿就又问道:“难不成,主子是不高兴陛下偏宠董淑妃?”
      
      “董淑妃啊……”苏明珠挑挑嘴唇,面上便露出几分似笑非笑的嘲讽来。
      
      白兰见状,就觉着自个可能是说对了,便又小心劝了几句:“陛下虽也宠爱董淑妃,但一开始也没越过您不是?娘娘怎么说也是与陛下自小一处长大的情分,您但凡略微和软些,说不定打一开头就没那董淑妃什么事呢!”
      
      “没有淑妃,也要有贤妃良妃德妃,贵人美人才人,又有什么区别?他身边总是要有别人的,我又何必难为自个?”苏明珠微微垂了眼眸,她看出白兰似想分辨,便摆了摆手:“你放心,有爹爹与哥哥们在,只要我不犯大错,他就算厌烦,该有的体面也不会缺了。”
      
      她知道白兰想说什么,无非是赵禹宸虽也宠幸旁人,可都比不过她的体面,只要她伏小做低,主动一些,再加上家世和青梅竹马的感情加持,就一定能和赵禹宸那小子相亲相爱,相敬如宾,不用担心别人威胁她的地位之类之类。
      
      可她苏明珠,什么时候沦落到需要去和别人去争自个丈夫给的一点“宠爱”与“体面”了?
      
      没错,苏明珠和这个世界寻常的女人都不太一样,她自大千世界而来,上辈子也称得上一句出身豪门,一出生就被寄予厚望的,只不过出生后没过多久,就被查出了严重的先天性心脏疾病,不管是生理还是心理都不能承受大的刺激,日常衣食住行更是哪哪都要小心注意,无奈之下,父母只能将所有的要求与压力都放到了之后的弟弟身上,对于她,只需要活的健康开心,就已经是最大的期望。
      
      只可惜,她因为一次意外,没能活过十八岁的生日。
      
      等到她重新睁开眼,就到了眼下的大焘朝,家人虽然已经不是从前的家人,但对她却是一样的真心疼爱,更重要的是,她这一次,终于有了一副健康的身体。
      
      时候久了,她就也只当自个少喝了那一碗孟婆汤,渐渐的放下了曾经的一切,真正的将自己融入了这大焘朝的武官之首,威武大将军女的新身份,一路顺遂的走到了如今。
      
      前后两世都在这样的环境里长大,苏明珠向来是骄傲的,在她想来,她未来的丈夫,只要她喜欢,不需要什么位高权重,人中之龙,但最重要的,是能两情相悦,且为了她,在一起时能够不纳妾、不二色,即便是时过境迁,之后不成了,她也并不强求,无非是一别两宽,各自欢喜。
      
      事实上,即便是在大焘朝,以她的才情相貌,再加上威武将军府上独女的出身,这个要求虽麻烦了些,也未必就做不到。
      
      只不过,偏偏她遇上的人,正好是这封建帝国的皇帝罢了。
      
      “再一者,谁说我喜欢陛下?都进了宫,傻子才会喜欢陛下呢。”苏明珠抬了头,便又笑的释然,侧过身去,杏眼桃腮,风情流转的瞧了白兰一眼,就叫人忍不住的心下一跳:“我不过是瞧上了咱们陛下长得好看,不忍心他白白叫雷劈死罢了。”
      
      这倒是真的,旁人对着赵禹宸时,最先瞧见的是他先帝独子,五岁便被封为中宫太子的身份,可在对苏明珠来说,打从第一眼看见赵禹宸那家伙起,她就觉着这当真是一个长得格外好看的孩子,双眼皮长睫毛,朱唇皓齿,圆眼星眸,装的和个小大人似的,可是一笑起来,还是有两个小小的酒窝,萌的不得了。
      
      苏明珠算是个颜控,向来喜欢好看的东西,再加上赵禹宸那时候年纪虽然小,但或许是因为自小就被委以重任,说话行事却都很是早熟,却又并不死板老成,十分合苏明珠这个伪儿童的胃口,这么一来二去,他们两个便算是有了青梅竹马的情分。
      
      再然后,就是临死前的先帝金口玉言赐了婚,并且一同赐婚的,除了她,还有当朝太傅家的嫡出孙女董淑妃。
      
      “现如今看着还好,可眼看着先帝的孝要出,按理说也该立后了,您总这样,若是陛下一气之下,立了董淑妃做皇后……”
      
      白兰担忧的话语打断了苏明珠的回忆,她回过神来,嘴角带笑,指尖轻轻拂过白嫩的栀子花瓣,带过一道幽香:
      
      “咱们家里打从先帝那会就被忌惮,你还指望他立苏家女做皇后?算了吧,咱们还是别难为他,这后位呢,就让给他的董美人好了,等得爹爹回京,陛下立后,咱们便出宫去,离了这牢笼子,带发修行去!”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