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跪下!叫妈!》小巫萌萌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6-29 20: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夜叉觉得这样不行,怎么说都算是一个作恶多端的大妖怪,在一个柔弱的人类女孩儿面前露怯也太丢面子。
      
      但他看到那缕被斩断的发丝时,心中咯噔一跳,妖生第一次升起逃跑的念头。
      
      这么想着,他的身体也跟着这么做了,夜叉转身就想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决定以后哪怕路过也绕着这个城池走。
      
      一百罐橘子罐头赌他一定是被下了咒,不然怎么会出现这种不合常理的情况,等等,他脑海里怎么会冒出来橘子罐头这个名词?
      
      唐媛媛看到自家崽子看到她跟见鬼了似的,手里的罐头也不拿了,放在旁边就赶紧从骄子里钻出来。
      
      “小……夜叉你别跑!!”本来想直接叫小叉的,但话到嘴边唐媛媛觉得不太好,干脆直接叫了名字。
      
      被她叫到的夜叉脚步顿了顿,但马上又动了起来,他刚才竟然差点真停住了。
      
      会对一个人类女性的话产生动摇,被那些死对头们听到了怕不是会被嘲讽死。
      
      眼看着以大妖怪的速度,夜叉几秒钟就能蹿出她的视线之外,唐媛媛没法子只能使出自己的绝招。
      
      “夜叉!我数三声,你再不过来试试!”
      
      这是她管制孩子的招数中排行前三的杀手锏,对式神崽子们还没有过失手的时候,唐媛媛吼出来这句话后就不慌了。
      
      如她所料,这句话刚入夜叉的耳朵他整个人都僵硬了起来,他心里肯定了咒术的存在,恨的牙根痒痒,却无法移动脚步分毫。
      
      “你以为本大爷会被区区咒术所钳制,想都别想!”夜叉凶残的笑了起来,是那种带着血腥味的狂笑,配合着他衣角上的血迹显得他无比骇人。
      
      可惜以前当过这娃几十年阿妈的唐媛媛无所畏惧,对他所作所为的唯一脑回路就是——她家小叉多少天没洗澡了?
      
      不然怎么一身血腥味!她以前花了大功夫培养的爱干净的好习惯难道就这样磨灭了吗!
      
      心痛的唐媛媛暗自抹了把辛酸泪,接着就数了声一。
      
      “你还真以为本大爷会听你的话吗?”夜叉这会儿还有心思和唐媛媛抗争一下,“有胆子堂堂正正和本大爷打一场!”
      
      “三。”没什么耐心唐媛媛空了个数字直接念了三。
      
      “……”
      
      眨眼间,她看着整个妖都已经瞬间转移到自己面前的夜叉笑容慈祥。
      
      秋风萧瑟的卷起几片落叶,也代表着夜叉哇凉哇凉的心。
      
      “这才乖嘛。”现在身高不达标的唐媛媛摸不到夜叉的头,只能拍拍他的手臂以示鼓励。
      
      可这种鼓励夜叉并不想要,他包子脸都快被气出来了。
      
      “靠!不是还有一个数吗!”
      
      【……所以他是在气这个?】暗中观察的系统君克制不住自己想吐槽的心。
      
      “不然呢?他还能气什么?”唐媛媛反问道。
      
      【夜叉大妖怪的尊严呢!你不是应该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感化他和你签订契约吗?】
      
      唐媛媛对系统天真的玛丽苏脑回路有自己短小精悍的答复:“呵。”
      
      看到唐媛媛与他对峙(?)还敢走神,夜叉有点炸毛,他堂堂大妖怪,落在了人类女人手里也就算了,甚至这个女人还不把他放在眼里,搁谁谁也忍不了啊。
      
      压制他出手的莫名力量被怒气冲击地逐渐薄弱,夜叉觉得他已经可以握紧自己的三叉戟了,他决定要让面前这弱小的存在好好体会一下死亡的恐慌。
      
      但不管脑子里想的再好,实施起来都很有难度,下一秒夜叉拿着三叉戟的手就被一只柔若无骨的小手覆盖住了,成功阻止了他接下来所有的谋略。
      
      夜叉全身紧绷的神经骤然放松,有一抹安心感莫名其妙的袭上心头,天地为家,脾气坏到没朋友的他何尝有过这种感觉。
      
      “乖孩子,来,低头。”唐媛媛无视夜叉身上的血腥气,脸上是她哄孩子的惯用笑容,让夜叉整个人都仿佛泡在一汪温水里,身体也跟随着她的话语来行动着。
      
      他脑袋被人揉了半天,直到唐媛媛把手收回来的时候夜叉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切!”他状似不甘的扭过头去,耳根却已经红透了,平日里很张扬的褐红色长发此刻却给人一种乖孩子的错觉。
      
      唐媛媛越看越觉得自家孩子可爱,顺手又揉了揉他的脸,久违的触感让她再次感慨妖怪不用保养也那么细腻的肤质。
      
      现在正是签订契约的好时机,想到自家孩子马上就能恢复记忆了,唐媛媛开心的雅痞。
      
      “系统,可以签订契约了。”
      
      【……那个,我忘了告诉您一件事。】
      
      “什么?”
      
      【根据阴阳寮未成年人保护协议,在您的身体年龄达到十八岁之前,无法与式神签订契约……】
      
      “……MMP”
      
      唐媛媛整个人都不好了,明明最多两年就能把崽子们打包带走,这下还要在平安京时期多待上几年。
      
      时间就是金钱这个道理系统怎么不懂呢?虽然她身体上是未成年人,但灵魂成熟到足够进养老院的啊。
      
      但主系统那边决定的事情也没法改,唐媛媛完全可以肯定,如果不是这次藤原城主把她献出来,她铁定要被系统限制到成年十八岁才能出门。
      
      她注意力又回到了夜叉的身上,接着被他身上的血腥味给熏到了。
      
      这是杀了不少人的节奏啊,其中应该还包括她家的家臣。
      
      唐媛媛阿妈这么多年已经很佛系了,自家崽崽儿们都不是什么良善之辈,只要没在她面前杀人她就可以忽略。
      
      “夜叉……我可以这么叫你吧?”唐媛媛慢悠悠的整理被削了一截的头发,思索着怎么才能把没有记忆的夜叉打包一起带走。
      
      实力如此强劲的大儿子,谁不想揣口袋里呢?
      
      唐媛媛可没忘了自己穿越后身娇体软易推倒的体质,想单独再平安京混……还是做梦比较实际。
      
      “随便你怎么叫。”夜叉态度有些敷衍,他看向刚才仆从们离开的路线,问唐媛媛:“喂,女人,你家的城池是在那个方向吧?”
      
      “嗯,你想把我送回家吗?”唐媛媛几乎是瞬间猜到了夜叉的目的。
      
      夜叉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他其实是想把人杀掉算了的,还不是因为动不了手。
      
      由于烦躁,他的语气显得特别不耐烦。
      
      “不送回家难道带着你这个拖油瓶?本大爷可没这闲工夫。”
      
      唐媛媛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演戏时机,不能愧对于自己买的戏精大学毕业证,一瞬间宛如林黛玉附体,眼泪不要钱的往下掉,顺带说了句特别矫情的台词。
      
      “你凶我!”
      
      一股浓浓的违和感袭上了夜叉的心头。
      
      唐媛媛说了那句话后,扭过头爬进轿子,正当夜叉以为她是要妥协被送回家的命运之时,她又出来了,手里还拿着根插着许多鸡毛的棍子。
      
      此时的夜叉并不知道,这只插着鸡毛的棍子拥有着自己的姓名——鸡毛掸子。
      
      看到鸡毛掸子后,一股森冷的寒意从夜叉的尾椎骨往上蔓延,整只妖不受控制的抖成了筛子。
      
      “你竟然凶我,嘤嘤嘤!”
      
      唐媛媛表面哭唧唧,内心笑嘻嘻的开始了自己的表演:“打你哦。”
      
      不过是一个普通没有灵力的棍子而已,夜叉表示,他一点都不……好吧,他怕。
      
      夜叉在鸡毛掸子正式和他来场亲密接触之前乖巧的像只萤草。
      
      “算本大爷错了!你把那玩意儿放下啊!!!”
      
      唐媛媛终于满意了,骤然眉开眼笑,她随手把鸡毛掸子扔到了一边,系统会负责随后收回空间里。
      
      夜叉此时还抱有天真的幻想,贵族的女孩子,跟着他铁定是一时兴起,在外面风餐露宿不了几天铁定就要哭闹着要回家。
      
      只是让他夜叉忍受娇小姐的脾气是个极大的挑战,他没办法对唐媛媛动手,但随后藤原领地下的村庄也足够他大闹一场消气了。
      
      唐媛媛基本能猜到夜叉在想什么,然而她不说,慢悠悠的拽着他的衣摆走,完全没体验过这种速度的夜叉没一会儿就受不了了。
      
      “你给本大爷快点啊!”
      
      夜叉预估着他下一站的目的地,距离这里还有几十里路,他用不了片刻就能到的地方,被唐媛媛这么一拖累三天他都到不了。
      
      唐媛媛无辜的眨眨眼,理直气壮的回答着:“可是我脚疼,走不动了。”
      
      被她一双轮廓柔美的杏眼注视着,按理说男性心里多多少少都会升起些保护欲,不说抱着她走,减慢速度总还是会的。
      
      然而这个定律在夜叉身上并不适用,他一脸“你TM在逗我”的表情,甚至加快了走路的步速,把短腿萝莉形态的唐媛媛带的一个踉跄差点摔个狗啃泥。
      
      夜叉刚开始这么做时还有点小得意,然而一分钟后唐媛媛一点反应都没有让他稍稍感到了些慌张。
      
      他自己也没发觉自己对唐媛媛那潜意识中性格的认识是哪里来的,但偏偏就是觉得不对劲。
      
      夜叉停下脚步,脖颈僵硬的扭转了过去。
      
      被扔在远处的鸡毛掸子不知何时又回到了少女的手中,但唐媛媛却拿着缠绕着鸡毛的那端,熟练的姿势让夜叉一只手下意识捂住了自己的屁股。
      
      “你……”你不要过来啊!!!
      
      

  • 作者有话要说:  你阿妈永远是你阿妈,小叉别作死啊!
    猜猜下一只遇到哪只崽子呢~总之哪一只都很快乐就对了!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寒歆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竹子、白兰花开 20瓶;墨染竹青 15瓶;紫梦 10瓶;我男神 5瓶;墨莫沫默 4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