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女王之家国情爱》鱼肚子 ^第20章^ 最新更新:2018-12-15 21:02:25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0、作战 ...

  •   秋一秋二秋六他们已经分开进入了乡镇,正在接近雇佣兵所住小区。
      
      以冬字命名的其他队友也正在往山上涌去,林真此次单独行动,她要解决的是这次雇佣兵的领队——老K。
      
      说起这人,她之前在F洲的沙漠训练营里还见过他,他凶狠手辣的手段给林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只是没等着她去了解,老K 好像就离开了训练营。不过当时他留下来的各项记录,至今都没人能破。林真当时障碍穿越火线,用时也比他多半分钟。这是一个强大的敌人,饶是林真也不敢轻敌。
      
      帝都首长会议室
      一大群佩着亮闪闪金星肩章的人吵得面红耳刺,不知在争论什么。
      坐在上位的首长——国家最高领导人开口了,“余上将,你的看法是什么?”
      
      会议桌边的一群人立即安静下来,仿佛刚刚争吵的不是他们。
      
      左边的余上将摘下帽子敬礼,环视一周,严肃的说,“首长,我认为应当公开”,他顿了顿,“林真的能力大家都所耳闻,二十六岁,已经荣获五次一等功,十三次二等功,数次三等功。在特殊部队,就没有不知道她,她是部队的军魂,更是新时代青年的榜样。虽然公开这次作战,可能会泄露军部秘密,但我想,利大于弊。近几年国内兵源持续不足,年轻人都不想当兵,林真的作战视频,一定会激励更多的热血男儿立志从军,而且,这也不至于让那群默默奋战的士兵心寒呐。”
      
      最后一句话是真的说到这群将领的心坎里了,他们都是一辈子和士兵打交道的人,可以说,军人,是这个世界上最可爱的人。他们满头热血,他们无怨无悔,纵使知道自己今后会面对牺牲,他们也毫不犹豫的走向战场。作为将领,如果不是迫于无奈,谁都希望这样的士兵能光明正大的站在阳光下,为自己是一名特种部队队员感到骄傲。
      
      最终,赞成的一方以五票的优势胜利。
      
      林真这时匍匐在老K邻居家的阳台,这家人口简单,年轻人都上班了,两个老人也出去遛弯了,她默默听着隔壁的动静,跨过阳台。阳台门是关着的,直接射击的话肯定不行,子弹穿过门发出声响,以老K的身手一定能躲过子弹。
      
      老K此时正吃着高档酒店送来的华国大餐,他不太灵活的用筷子夹着宫保鸡丁,享受的眯起了双眼。太好吃了,来到这里后他就爱上了华国的食物,想着任务完毕后干脆就待在这里。不过即使是这么放松的时刻,他的手.枪也一直在手边,耳朵上带的麦也不会取下。突然耳朵里传来“呲呲呲”的声音,像是信号不好,他疑惑的拆下耳机。
      
      就是这时,林真破门而入,迅速射.击。屋内的老K果然以诡异的身手闪开了致命一击,子弹擦过他的手臂,他不做任何停顿的闪到墙后。
      
      两个人都在相互试探着,看到这么年轻的一个女子,就是老K都忍不住惊讶了几秒,随之又狂傲的抬起头,不屑的看着林真。我是不会失败的,他坚信自己的能力。
      
      比忍耐力,林真一定是赢家。果然,老K出击了,他凶猛的朝林真踢去,林真趴,转,一个手刀敲回了他的脚。两人扭打起来,看情形老K是占上风的,光他的身材就是林真的两倍之大,力气更不用说了,不过林真也没吃亏,她自有自己妙招,纵使对上强敌,她也毫不逊色。
      
      双方扭打起来,手.枪都被甩到了一边,速度快到只能看到残影,“咳”被踢中胸腔的林真呕了一口血,拿起餐盘就是一个猛敲,老K的脸上也是青一块肿一块的,身上就更不用说了。他战意越来强,收起了自己的轻视。
      
      林真身上也好不到哪里去,只是现在都顾不了这么多,如今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他们从客厅打到阳台,都没占到优势。林真身法越来越令人看不透,她兴奋了起来,好久没碰到这么强的对手,如果不是敌人倒是可以...可惜了哎。
      
      老K也是个惜命的,从短裤里掏出袖珍手,枪,林真没料到还会有人在内裤里藏枪,躲避不及,被射中了手臂。(殊不知,天上的无人机从这时开始录影,全国范围内直播。)
      
      她感觉手臂都要炸开了,真是判断失误。就是这一刹那,老K翻身跳下阳台,他知道现在肯定很多人守在这里,自己失去了天然优势了。便衣武警听到声响迅速跑来,晚了一步,只看到两辆车前后冲出这里。
      
      余家
      “啊爸爸,太爷爷,妈妈受伤了。”正看着电视的鱼泡尖叫到,他想看小头爸爸来着,不小心转到了这个台,就看到几天都联系不上的林真。
      
      听到他的叫声,屋里的人都冲了出来。余温承认看到林真中枪的刹那他的心都要跳出来了。鱼泡也恨不得整个人都贴到电视上,眼泪不要命的往下流。“坏人坏人,妈妈打坏人了”,他仰着头,“爸爸,妈妈很厉害的,一定会把他打跑的对吗?”
      
      余温涩涩的发出一声“嗯”,其实他也不确定。此时只能干站在这里担忧,作为官员,他是不能干涉军方工作的。这么多年他第一次这么无措,看着妻子受伤,自己什么都做不了。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