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总成了我的三岁儿子》美人无霜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3-20 21:35:02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浴缸里的热水还不断从水龙头里流着,冲凉房里面的温度也逐渐升高,却没有半点旖旎之色。
      
      “ 你确定?”
      
      唐酥的目光落在浴缸的水面上,随即又落回严景扬双手捂住的地方,“ 我不看着你洗,怕你淹死。” 说着,在他布满了愤怒的双眸中,她移开视线。
      
      “ 这么小,一点看头都没有。” 她低喃了这么一句。
      
      “唐酥!你不要脸!”
      
      这女人,这女人......
      
      他就知道这女人一向都不知廉耻的,严景扬的小脸蛋紧紧绷着,小胸膛一起一伏,明显是被唐酥的无耻气着了。
      
      “ 你出去!”
      
      他咬牙切齿地说道,因为两只小胖手捂着身体重要的部位,半分气势也不显,完全像一个气急败坏的小屁孩。
      
      唐酥看见严景扬板着的小脸蛋又羞又怒,也不再继续逗他了。
      
      她弯了弯棱形漂亮的红唇,说道:“ 好,那我出去,如果你自己洗不了,就喊我一声。” 说完,她在严景扬的黑脸中开门出去了。
      
      冲凉房里只有水流的声音。
      
      严景扬深深呼吸了一口气,很是懊恼。
      
      以前,他从不轻易动怒的,就算唐酥招惹得他很厌烦,他也只是挑挑眉,让人将她赶走,或者放出强势气压震慑,她便会吓得离开。从不会向今天这般,一次又一次被面前的唐酥惹怒。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变成小孩的原因,他才会连情绪也控制不好,轻易被对方牵动。
      
      也不知道呆在唐酥这个恶毒女人身边,这个决定是不是对的。但一想起脑海里面那声音说的话,他只能忍耐。
      
      唐酥出去后并没有离开,而是站在门口旁待着。严景扬这小屁孩死要面子,不需要她帮忙,但她也不能随意离开,现在他这么小,如果不小心被那满一缸的水淹死了怎么办。
      
      这样想着,下一秒,浴缸里便传来了一声巨大的溅水声。
      
      “ 怎么了?摔倒了吗?” 唐酥手握着门柄,声音有几分着急。
      
      严景扬艰难地在浴缸里面站了起来,他将嘴里的水也吐了出来,呸了几下,用手抹了一把脸蛋上的水,才扶着浴缸边缘,声音生脆地说道:“ 我没事......你不要进来。” 刚才他一下子没有扶稳,掉进浴缸里面了。
      
      “ 好,我就在外面,有什么事,记得喊我。” 得到了严景扬的回应,唐酥并没有进去。
      
      “ 嗯。”
      
      严景扬泡在浴缸里,乌黑透亮的眼眸布满了难堪之色,没想到,他现在就连洗澡也成了难事。
      
      唐酥一边在门口旁守着,一边看着手机。
      
      这时,手机响起了。
      
      “ 喂?”
      
      电话那头立刻传来了一把带尖的女声,“ 唐酥,你出门了吗?”
      
      “ 出什么门?” 唐酥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 不是约好了今天参加李洋的生日派对吗?明明说好了,你怎么给忘了?” 电话那头徐蜜的语气隐隐带着几分不满,“ 你赶紧过来接我啊。”
      
      唐酥看了一眼手机屏幕上的显示名字,发现对方竟然是书里,原主的最好闺蜜,“ 我不舒服,就不去了,你玩得开心。”
      
      开玩笑,她记得情节,当然知道原主的这个闺蜜是怎么样的人。要说原主会这么恶毒和无脑,做下那么多蠢事,少不了这个徐蜜经常在她身旁煽风点火,一直怂恿。
      
      “ 什么?” 电话那头的声音高了几分,更加尖锐刺耳,“ 我都替你答应了李洋,你不出席,他会有多伤心啊。”
      
      听到徐蜜口中的李洋这个名字,唐酥水亮的眼眸眯了眯,“ 有你在,他不会伤心的。” 说完,唐酥直接挂断了电话。
      
      那边,徐蜜先是一愣,再听到耳边的“嘟嘟嘟”声,一时回不过神来,唐酥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她发现了什么?
      
      徐蜜一个激灵,她赶紧站起身来。
      
      冲凉房的门打开的时候,已经不知道过了多久了。
      
      严景扬仰起小脑袋,便对上站在门口旁,唐酥幽幽的目光,他脸上微微发热,不自觉地用小胖手拉扯了几下身上,那件印着一只又蠢又丑的大狗的衣服,声音有点不自然地问道:“ 你站在这么做什么?”
      
      啊!
      
      可爱爆炸了!
      
      小家伙顶着一头黑短,凌乱的湿发,又黑又圆的大眼睛很明亮,小身体穿着她挑的廉价白色恤衫,依然帅气可爱。
      
      即便他努力板着脸,抿着小嘴巴,依然萌得让唐酥心肝发颤。
      
      想捏他!
      
      好想捏他!
      
      如果不是担心小家伙恢复后会跟她算账,唐酥早就上手揉捏他白乎乎的脸蛋了。
      
      “ 我这是担心你,想守着你。” 唐酥眉眼弯弯,开始在严景扬面前刷好感度,“ 你洗头了?我房间里有吹风筒,要我帮你吹头发吗?”
      
      “ 不用了。” 严景扬看着面前这张美艳动人的脸,一时间很不习惯,他偏过了头,“ 我自己可以。”
      
      “ 那好,你自己吹吧,我现在去做饭,你喜欢吃什么?” 唐酥的声音很轻灵悦耳,加上她故意放柔了几分,有种让人耳朵醺醉的错觉。
      
      “ 随便!”
      
      严景扬没有看她,低低地应了一声,反正他也不指望唐酥能做得多好吃。而且,待会她会不会将厨房烧掉也是一个问题。
      
      将在超市买的食材全部整理了一遍,唐酥手势娴熟地开始淘米,洗菜,切菜。
      
      以前她也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千金大小姐,后来家里破产了,她便什么都学着自己做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她在厨艺上有天赋,随便炒出来的青菜都很好吃。她自己一个人住的时候,好朋友还特别喜欢去她那里蹭饭吃。
      
      考虑到严景扬这小家伙,也不知道他的牙齿会不会也变成了三岁小孩那般,唐酥尽量将排骨炖久一点。
      
      严景扬吹完头发出来,经过厨房的时候,小短腿一顿,他看着穿着围裙在橱柜台旁边忙碌的纤细身影,有点错愕。这一天接触下来,他发现唐酥这个恶毒女人像是换了一个人般。不过,这不排除她在他面前演戏,意图博取他的好感。
      
      他更偏向于后者。
      
      不管怎么样,他恢复原来样子后,可以报答唐酥对他的帮助。但如果她不识相,以此要挟他,或者借此继续纠缠他,他依然不会对她手下留情的。
      
      “ 你吹完头发了?饭菜差不多可以了,先去饭桌那边坐吧。” 唐酥捧着碟子走出来,目光盈盈,她身上穿着白色印碎花的围裙,带着烟火的气息,显得格外温柔。
      
      严景扬的小嘴巴一抿,往饭桌那边走了过去。
      
      将饭菜都摆好后,唐酥摘掉围裙,盛了两碗汤出来,她将小一点的那碗放在严景扬的面前,“ 吃完饭后,喝点汤。”
      
      饭桌上摆着三菜一汤,严景扬黑亮的大眼睛不动声色地看了唐酥一眼,菜式色泽很好,没有他想象中的黑暗料理,但是味道如何,要尝过才知道。
      
      唐酥贴心地将菜往严景扬的面前挪了挪,担心他的小胖手短,夹不到,“ 你尝尝,我做的菜很好吃的。不过,你需要小勺子吗?我可以给你拿来。”
      
      “ 唐酥!”
      
      严景扬小嘴巴冷冷地,奶气地吐出了她的名字,牙齿咬紧。
      
      这女人是故意要羞辱他吗?
      
      感觉到小家伙黑了脸,唐酥眨了眨眼睛,看着他胖胖软软的手指握着筷子,“ 我觉得你用勺子会方便一点。”
      
      “ 我不是真的小孩子!” 要他学着小孩子那样,用勺子吃饭,简直就是对他的污辱。
      
      “ 好吧,你随意。”
      
      唐酥看见他很抗拒,没有再管他,自己夹起一块排骨吃了起来。
      
      她做的是酱香排骨,加了八角,老姜,葱,花椒,盐,红糖,酱油等调料,大火闷炖而成。咬一口,肉轻易从骨头上扯下来,排骨很入味,甜甜的,肉汁饱满。
      
      她还夹起了一块配菜土豆,变成黄棕色的土豆片将排骨的肉汁全部吸收掉,酥酥烂烂,很入味。
      
      那边,严景扬吃了一块排骨后,乌黑的眼睛里划过一丝异色,脸上却不动声色,继续夹了第二块。
      
      唐酥目光斜看了他一眼,随即,眉梢高高扬起。
      
      不需要问,她已经知道,严景扬这个小家伙对她做的菜很满意。
      
      一时间,饭桌上很安静,两人都专心地吃着饭。
      
      唐酥想着一个大人,一个小孩,两人吃得并不多,所以做的菜分量也不多,没多久,碟子就见底了。
      
      “ 你确定自己能吃那么多?” 唐酥目光不可置信地看向严景扬的小肚子,担心他会撑坏,他已经吃了两碗饭了,还想继续吃第三碗。
      
      “ 嗯。” 严景扬小脑袋抬了抬,确定地应了一声,圆圆亮亮的眼睛看着她。
      
      “ 那你等一下。” 明知道对方不是一个真正的小孩子,但是看着面前他可爱到犯规的小萌样,唐酥觉得自己真是零抗拒力啊。
      
      此时,唐酥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 酥酥,我到你家门口了,你给我开一下门。” 徐蜜辨识度极高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仿佛为了应证她的话,门口处的门铃声恰好响起。
      
      唐酥挂断了电话,她看向严景扬,“ 有人来找我,你......”
      
      “ 不要让对方看见我。” 严景扬从碗里抬起头,淡淡地说了这么一句。
      
      “ 好,我去将人打发走。” 她明明已经拒绝徐蜜了,没有想到对方还不死心。
      
      太阳依然猛烈,炎热的气温让人心情烦躁。
      
      门口外,徐蜜尽量靠门口站着,试图遮掩那灼人的阳光,她手里拿着纸巾擦汗,神色隐隐有点不耐烦。
      
      直到门从里面被打开,她站直了身子,“ 酥酥,刚才电话里,你说不舒服,我担心你......” 目光落在唐酥的脸上,她停顿了一下,才愕然地接着说道:“ 就过来看看你了。”
      
      “ 我没事,只是中暑了,有点头晕。” 唐酥有原主的记忆,当然知道徐蜜长什么模样。但此刻看见她,唐酥好像知道原主之前为什么会化那样的浓妆了。
      
      徐蜜的五官比较突显,妆容华丽浓重,却不会显得突兀,反倒将她的五官勾勒得深邃了几分,整个人带着说不出的独特风情。
      
      “ 酥酥,你......没有化妆?”
      
      徐蜜蹭了唐酥一眼,“ 看来你真是病了,脸上这么憔悴没有血色,还是平常你化了妆好看。” 她的视线落在唐酥的脸上,意味不明。
      
      唐酥看着她,“ 我觉得自己不化妆更好看。”
      
      徐蜜脸上一僵,“ 酥酥,你今天有点怪怪的。” 往常她对自己的话虽然说不上是言听计从,但也是很少反驳的,但是今天,她已经两次反驳她的话了。
      
      “ 是吗。”
      
      唐酥直面对方的打量,任她也不会想到身体内已经换了人。
      
      徐蜜想到或许是因为唐酥出席完严景扬的葬礼,心情还没有缓过来的原因,她眉心一舒,便用手稍稍推开唐酥,自己抬脚往里面走去了,“ 酥酥,外面太晒了,我们进去聊吧。”
      
      “ 哎!你等一下。” 唐酥想拉她的手,却只碰到对方的指尖。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美人们的营养液,爱你们(づ ̄3 ̄)づ╭
    读者“”,灌溉营养液+5
    读者“银玺”,灌溉营养液+20
    读者“君君猪猪侠”,灌溉营养液+1
    读者“安缘”,灌溉营养液+57
    读者“最近名字都乱码”,灌溉营养液+10
    读者“终有一天要亲眼见到羽生”,灌溉营养液+5
    读者“苜圊丞”,灌溉营养液+1
    读者“安缘”,灌溉营养液+20
    读者“encounter°”,灌溉营养液+1
    读者“青花”,灌溉营养液+10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