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女闺中记事》君沧海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1-22 00:34:3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魑魅魍魉 ...

  •   太太帮老爷整理衣襟及挂饰,刘仲修深吸口气才缓缓走出去,随后王妈妈进屋便瞧见太太眉眼遮不住的喜意,眼中的深情更像闺中女子思念情郎,辗转反侧,心里暗暗叹气:太太什么都好,就是过于看中老爷,但凡老爷耳边话一吹,温柔手段一使,太太伪装的气势便立马溃不成军。
      
      出去后的刘仲修眼里哪还有一丝动情的神色,声音冰冷道:“刘铁,你来的很是时候。”
      
      “奴才全是按老爷吩咐而行。”刘铁恭敬道。
      
      “可有查出黄姨娘因何提前生产?”主仆二人一前一后去往书房,只用他二人听见的声音小声私语。
      
      刘铁细细端详老爷的神色,方道:“据奴才探查得知,是田姨娘见黄姨娘快到生产的日子,不由心生歹意,故意在黄姨娘平常散步的地方洒了些许猪油,使得黄姨娘脚下一滑不慎跌倒,导致哥儿提早出生。”
      
      “太太那怎么说?”
      
      刘铁思索片刻,斟酌的开口:“太太并未说什么,倒是李姨娘有些怪异,从太太那出去后竟去了田姨娘的屋子,与她嘀嘀咕咕半个时辰方才出来。”
      
      刘仲修整个人散发着不可饶恕的怒火,偏他越生气声音越平静:“黄姨娘如今可好?”
      
      “听丫鬟们说,姨娘身子骨还行,就是生产时消耗太多力气,如今还在昏睡。”
      
      “你悄悄去告诉伺候她的贴身丫鬟,仔细小心的照看姨娘及哥儿,若是他们有个好歹,我让他们全家为姨娘及哥儿陪葬。”
      
      “奴才这就去。”也许别人不知道,可他跟随老爷多年,自然了解老爷对黄姨娘不一般的情愫,虽说黄姨娘始终待老爷淡淡的,但耐不住老爷就是心悦她。
      
      刘仲修回到书房,桌上的砚台被他狠狠扔在地上,黑脸大骂道:“这般恶毒的毒妇!”
      
      门外站着的刘铁也不知老爷骂的是太太还是田姨娘,还是她们二人。
      
      半个时辰后,刘仲修神色平静的走出书房,看了刘铁一眼,淡淡道:“去田姨娘处。”
      
      这句话注定今夜是个不眠夜。
      
      可能是老爷离开时点燃的星星之火,使得太太在他离开不久后换上鲜艳的衣裳,眼神时不时巴望着门口,从戌时等到亥时,直到各屋子的灯陆续熄灭,身旁伺候她的王妈妈小心翼翼开口:“太太,时辰不早了,您还是早些安置吧!”
      
      太太脸色如霜,一把扯下身上华丽的衣裳,声音带着一丝寒意:“去拿一件素衣过来,再把我身上这件衣服烧了。”
      
      “是。”王妈妈恭敬道。
      
      唉!太太这口气怕是难以气消。
      
      七姨娘田氏胆战心惊的在屋里来回踱步,人一旦决定做某件事,既期望结果成功又怕万一失手留下把柄,可是谁能料想黄姨娘命大的很,摔了那么大一跤还能平安生下哥儿,又想到太太派李姨娘过来与她道的事,不禁竖起汗毛,真是前有狼后有虎,进退不得,万一这两件事皆被捅出来,她就是有两条命也不够活的。
      
      这时花心抖着身子进屋,颤音道:“姨娘,老爷……老爷来了。”
      
      什么!
      
      田姨娘神色惊慌,心脏扑通扑通跳个不停,瑟瑟道:“老爷脸色可还好?”
      
      花心苍白着脸摇头:“天色太黑,奴婢没看清。”
      
      闻言,田姨娘气的拧了拧她胳膊,低斥道:“你先下去,我若不叫你就不用进来伺候。”
      
      不一会儿,刘仲修进屋,只见田姨娘脸色发白,身子发抖,哆嗦的给他请安,刘仲修似毫不知情,满脸笑意的上前将她扶起,心疼般搂着她:“莲儿,我看你的脸色十分不好,你可是病了?”话音刚落,便对门外的人喊道:“拿我的令牌去永和巷请惠仁堂的老大夫过府。”
      
      “老爷,贱妾身子无恙。”田姨娘忙拦住老爷,倒在他娇弱道:“许是这两日天气闷热,有些畏暑而已。”
      
      刘仲修摸了摸她的额头:“既你这般说,便罢了,明儿我是让管家在你屋里多放几盆冰,去去暑气。”
      
      田姨娘笑如莲花:“还是老爷心疼贱妾。”看来老爷什么也不知道,由此深深吐出一口气。
      
      刘仲修抬起她的下巴:“我不心疼你,谁心疼你……”
      
      田姨娘自老爷进屋,先是害怕后又勉强镇定,小心的窥探老爷脸上的神色,见他始终神色淡然,毫不知情,心中不安之色慢慢淡去,安慰自己的同时忍不住得意道:老爷始终是疼爱她的,黄姨娘出了这般大的事,老爷不但没去安慰,反而来她这边就寝,可见老爷对她的心意。
      
      倘若老爷知晓事情经过,怎能不质问她,处罚她,定不会像现在这般对她关怀体贴,心中一酸,将头埋进老爷的怀里哽咽道:“老爷,贱妾的命怎么这么苦,妄我生为女儿身,却始终不能替老爷延绵子嗣,呜呜……”
      
      “莲儿怎又提起这等伤心事,当年……唉……要是我能早些赎你出来,也不至于被人早早下了绝子药。”
      
      “呜呜……老爷……”想及此,田姨娘伤心欲绝的哭泣。
      
      “好了,不哭了,你一哭,我这心就跟着抽抽的疼。”刘仲修搂着田姨娘去内室。
      
      昏暗的烛光下,田姨娘眼神欲拒还羞,两腮绯红的看着老爷,刘仲修一把抱住她倒在拔步床上。
      
      又是一夜梨花压海棠。
      
      翌日清晨,由于黄姨娘刚生产,未能出屋,太太吩咐王妈妈将赏赐的东西送去,并传话让她好生修养。
      
      太太这边因昨晚久等老爷不至,且早有心腹回禀她:“老爷昨晚歇在田姨娘处。”
      
      丫鬟偷偷瞥了眼太太的脸色,磕磕巴巴道:“听说……昨晚……动静还很……大。”
      
      贱人!
      
      太太气的脸色发紫,手腕上戴了十几年的琉璃翠镯子被她拍桌子时,震碎了,满地碎玉,让一旁伺候她的王妈妈一脸心疼,不由道:“太太您的手……”
      
      “不要脸的贱货!”太太眼神悲愤的盯着破碎的镯子,咬牙切齿骂道。
      
      待姨娘们过来请安,太太仍在内室梳洗打扮,使了个眼神给王妈妈,王妈妈会意的出去,片刻后,姨娘们陆续进来,太太眼神不自觉看向田姨娘,只见她一脸满足般的狐媚之态,胸口仿佛憋了一口气,咽不下出不去,声音也不如往日般和善。
      
      姨娘们如往日一般各司其职,李姨娘跪在地上亲自为太太穿鞋,张姨娘伺候太太穿衣,赵姨娘端茶送水,田姨娘则帮着太太梳头,神色恍惚间不小心扯断太太的一根头发,太太眉头微皱,借机发火道:“果然是青楼里出来的狐媚子,除了会伺候男人那套手段,其他什么也干了。”
      
      田姨娘被太太这般明晃晃的点名出身,气的脸色发白,浑身发抖,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哭泣道:“太太,贱妾虽在青楼呆过,可一直是卖唱的清官,直到被老爷赎身纳入府里,仍是处子之身,这事……这事老爷可以为贱妾作证。”
      
      “□□在清白也还是□□。”这话说的有些过重,连站太太身后的王妈妈也不禁脸色一变,悄声上前,小声耳语道:“太太,时辰不早了,姑娘们还在正厅等您过去请安呢?”
      
      太太勉强压下心里的厌恶,淡淡道:“大家一同出去吧!”
      
      太太扶着王妈妈的胳膊率先出去,其余姨娘们紧随其后,被讽刺的田姨娘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快步跟去,太太出来后坐在上首,姑娘们齐声问太□□,大约瞧出她脸色不好,一个个收敛心思,安静的坐在座位上,低头不语。
      
      太太眼神扫过众人,唯独在刘湘婉身上停留许久,方缓缓道:“六丫头,你姨娘身体可还好?”
      
      “回太太,姨娘身体还好,昨儿姨娘跟女儿说,若不是母亲请来城内有名的稳婆,她与弟弟怕是难逃此劫,还道:待她出月子后,定来给您磕头。”
      
      刘湘婉回答的中规中矩,太太脸上的表情总算缓和一些。
      
      “对了,昨日你姨娘因何早产,可有说其原因?”太太眼神故意瞥了一眼做贼心虚的田姨娘。
      
      果然,田姨娘身子抖的厉害,昨晚李姨娘去她屋子,还没等她套交情,便板着脸直接与她道:“太太让我过来同你说,她已经查到黄姨娘因何早产?”
      
      田姨娘捂嘴娇笑:“姐姐同我说这个做什么?又不是我做的?”翻了翻白眼,若无其事的坐在凳子上看着新修剪好的指甲。
      
      “哼,你以为你做事神不知鬼不觉,却不知府中上下有多少人盯着黄姨娘的肚子,你的贴身丫鬟花心在天不亮的时候,将从猪油洒在黄姨娘平日散步的地方,你真当别人不知吗?”
      
      “李姐姐,需要胡说!没有证据可不要随意污蔑别人,小心我去老爷那告状。”
      
      李姨娘冷哼一声:不知死活的贱货!
      
      “黄姨娘身边有个三等丫鬟小菊,昨儿在卯时,亲眼看见花心在黄姨娘散步的地方撒下猪油,还有两日前花心装病请假,去外面的粮油铺买下猪油,店小二可是还记得花心的长相,这些人证物证,你还要狡辩不成吗?若你在不承认,咱们大可直接去老爷那辩辨真伪。”
      
      田姨娘膝盖一软从凳子上滑下,吓得痛哭流涕,手脚慌乱的拽着李姨娘的衣袖:“姐姐,我错了,求求你帮帮我,是我鬼迷心窍犯了错,但你也知道我出身不好,这辈子都生不出孩子,我只是……只是不想膝下无子,年老色衰后孤独终老,这才…起了…起了不该有的贪念,我……我只是想要黄姨娘肚里的孩子而已。”
      
      “你胆子也太大了……”
      
      “求姐姐帮我在太太面前说和说和,我……日后再也不敢了……求太太饶了我这回。”
      
      “这件事非同小可,想要大事化了,小事化无也不是不可能,只需你……”顿了顿,李姨娘故意看了田姨娘一眼,见她眼中闪过亮光,心底冷笑不已,便将剩下的话耳语说与她听。
      
      “姐姐放心,这事我一定按太太的吩咐办。”
      
      李姨娘见她知趣,脸色微微好转,亲自扶她起身,语重心长道:“妹妹,姐姐知道在这深宅大院中生活不易,且你花一样的年纪将来又无子可依,但有些事强求不得,你一定要看得开……”
      
      “姐姐……”李姨娘这几句话深深刺痛了田姨娘脆弱的心,她……她只是想要黄姨娘肚里的孩子,谁料她这么命大,竟然母子均安。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