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车祸 ...

  •   1.
      
      “祝唯啊,华英明天回国,你知道吗?”
      手机连着车载,电话那头的声音通过音响放出,震得祝唯一阵懵。
      “哦,”祝唯敷衍着,调低音量,语气散漫,道,“他回来干嘛?”
      
      “哎你这话说的,他是你老公啊!”祝母换了只手拿电话,压低了声音,道,“你别告诉我,他什么都没跟你说?”
      “嗯,”祝唯打开雨刮器扫了两下,稍微减缓了行车速度,身体往前倾,眯着眼睛为了看清楚前面的路,扬声道,“妈,你到底想说什么,直接吩咐好了,我听不懂暗示。”
      
      这里是郊区大学城的学林街,车流量不多,但路灯昏暗,两边还不时有学生路过,祝唯也才拿到驾照不久,戴了隐形眼镜也感觉不踏实,更别说分出精神应付她妈了。
      
      “祝唯,我先问你,你们到底怎么回事,怎么他回国也不跟你说?”
      祝唯顿了一秒,随口答道,“他大概是想给我一个惊喜吧。”
      祝母:“……是这样吗?”
      “……”
      
      显然不是啊!
      要不是祝母提醒,祝唯都快忘了有齐华英这号人物了!
      
      名义上是她丈夫,但两人几乎没有交集,祝唯在国内管理公司,齐华英在国外读博,两人井水不犯河水,婚姻形如虚设。
      也就是现在很多人提到的——形婚。
      
      这个设想是在商业联姻的基础上,结合了两人实际情况和需求,私下达成的一致。
      齐华英很浪,上到四十多岁的阿姨,下到刚成年的少男少女,他都勾搭过,男女通吃,身为海王却几乎从不翻车,结婚对他来说就是噩梦。
      
      而祝唯呢,她在结婚之前,也有过交往的对象,但由于男方家境过于普通,遭到了家里人的强烈反对,感情无疾而终。
      在这种背景下,她结这个婚,说白了就是跟家里人较劲,让他们看看他们相中的“世家公子”究竟有多好。
      为此,即便把她后半辈子的幸福都搭进来,她都无所谓。
      杀敌八百,自损一千,纯粹是报复心在作祟。
      
      好在,齐华英也看得出来祝唯对他没兴趣——她约会纯属敷衍,吃饭不发一言,刚开始甚至一而再再而三地把齐华英的名字念错!
      他齐华英何曾受过这种侮辱?
      但就是这次,他反而像捡到宝了一样,求着祝唯尽情地侮辱他。
      能娶到这种放养式的老婆,三生有幸。
      “……”
      
      婚后不久,齐华英申请去美国读博,双方家庭都十分支持,并鼓励祝唯过去陪读。
      陪读是不可能陪读的,正好祝唯这边公司也脱不开身,便一拖再拖,拖到现在人家都回来了。
      不是,读博有这么快的吗?两年时间就拿下学位了?
      
      祝唯打着方向盘,听祝母喋喋不休,“既然华英打算给你一个惊喜,你也给他惊喜一下呗,他明天晚上九点到机场,你过去接人,别迟到了啊。”
      祝唯:“妈,你管的真宽。”
      “嗐,我这不是替你们操心嘛,你看人家华英多照顾你,生怕你在国内久等,连读博都是跳级读的,你就没一点感动吗?”
      祝母的嗓门本来就粗糙,借着音响的效果,那声质更是颗粒分明,沙尘暴一般席卷而来,激得祝唯一阵恶心,打方向盘的手都有点滑了。
      
      她正想吐槽,读博跟跳级没有关系,论文写出来了就可以了。
      
      然而就在这时候,车灯照到了一道白色的身影,鬼影一般直直地投射到了她挡风板前面!
      祝唯:“!”
      
      刺耳的一声急刹,接着是重物撞在她车前的声音,祝唯猛地往前一撞,被安全带拉住,强制坐稳。
      她扶在方向盘上的手都在发抖,浑身的血液都凉了一半,心脏砰砰砰直跳。
      
      动静太大,祝母那边也听到了情况,忙喊:
      “喂,祝唯,发生什么事了?”
      “祝唯,说句话啊,你没事吧?!”
      
      她喘着气,手里冷汗直冒。
      刚才那道白影,是个人?
      
      她揉了揉眼睛,好死不死,将一只眼睛的隐形眼镜揉出来了,朦胧视野下,面前的挡风玻璃好像裂开了。
      不知道外面撞成了什么样子。
      
      祝母还在那头问,“喂,祝唯,发生什么事了?说话!”
      半响,祝唯压着发虚的声音,道,“我没事,我撞人了。”
      “什么?!有没有监控,被拍到了没……”
      祝唯根本来不及想,不等祝母说完,连忙挂了电话,让语音助手呼叫救护车,说完地点就下了车。
      
      傍晚下过雨,地上还是湿的,粘了几片梧桐叶,湿冷的风吹来,冻得人直打抖嗦。
      人呢?
      被她撞了的那个人呢?!
      
      街道上一个人都没有,绿灯一晃一晃,照得四周一片惨绿。
      祝唯站在原地,又急又怕,手还在发抖。
      不由地想起了以前看过的一部印象深刻的恐怖片,明明开车撞了人,第二天去看发现现场什么事都没有,但从此就被恶鬼缠身了。
      祝唯:“……”
      
      她迈开步子,俯身去检查挡风板的状况,在玻璃上摸到了湿乎乎的东西,借着车灯一认——
      是血!
      
      这是撞的太厉害,把人直接撞飞了吗?
      她缓缓地抬头,看向道路两旁的树——
      
      心脏都快跳出来了,还好,树上没有挂着什么奇怪的东西。
      反倒是人行道上,窜出了两个人,一对大学生情侣站在树下,朝祝唯这边看过来,女孩还拿出手机拍了张照。
      
      “咔擦”——突兀的快门声,给事故现场添了一丝人气。
      气氛终于不那么像鬼片了。
      
      祝唯暗暗地抽了一口气,强作镇定,朝女孩道,“多拍点照片,回头我得找你们取证。”
      “……”
      女孩大概没见过谁撞人了还这么冷静的,无语一阵,抬起手机又放下,不好意思再拍了。
      
      这时候,一通电话打了过来,来电显示“压路机”。
      她按下接听,语气不耐烦,道,“妈,我会处理的,你不用瞎操心。”
      “这么大事,我能不操心吗?”祝母扯着嗓门,道,“我已经跟你小舅联系了,你待在原地别动,等他电话。”
      
      电话说来就来,祝唯给祝母的通话保留,按了接听,看了眼路标,直接道,“学林街和文士路交叉路口,速来。”
      电话那边慢了一拍,温吞吞地说,“不是,祝唯,你跟谁深夜约会呢?”
      祝唯:“……”
      
      她仔细一看来电显示,说话的人是齐华英。
      祝唯:“……”
      约你妹,老娘正忙着呢!
      
      “我开车撞人了,约个屁的会,在等救护车!”祝唯气势汹汹。
      “哟,撞人了还挺冷静的,”齐华英语气轻松,道,“喊交警没?”
      
      想要彻底冷静下来是不可能的,但她不能慌乱。
      
      “喊了救护车,人命要紧。”祝唯扫了眼四周,小声嘀咕,“真是的,人跑哪去了?”
      路边的那对情侣仍看着他,女孩道,“姐姐,你在找被撞的那个人吗?他往那边跑了。”
      说着,指着拐角的路口。
      
      祝唯:“……?”
      “怎么回事,从来只有肇事者逃逸的,哪有被人撞了还跑的?看来问题应该不大,”齐华英在电话里不紧不慢地调侃,“行吧,祝唯你先去追人,我帮你报交警,学林街和文士路路口对吧?”
      “没错,谢咯。”
      
      说话间,她早已经裹上风衣外套,徒步去追。
      转弯的小道上,果然有一个人影,穿白T恤牛仔裤,半边肩膀背着黑包,拖着一条受伤的腿,一瘸一拐地往前走。
      看上去也是这附近的学生。
      听到祝唯皮靴蹬在地上的声音,那孩子加快脚步,看着好像随时都要摔倒在地。
      
      祝唯怀疑自己吓到他了,原地定住,朝他喊道,“喂,你别跑啊!跟我去医院,我会对你负责的!”
      男孩充耳不闻,还有些慌不择路地往草丛里扑腾过去,很快看不见人影。
      
      祝唯:“……”
      
      齐华英那边电话还没挂,仍关注着这边的动静,闻言笑道,“怎么搞的,逮不着人?”
      祝唯也纳闷了,道,“是啊,老齐,你说怎么回事,这人发现我来追,立马跑得比兔子还快。”
      她站在路边,焦急地来回踱了几步,道,“你说他该不会是什么通缉犯吧?我看过一个电影,就是通缉犯被车撞了也不敢上医院……”
      
      “得了吧,”齐华英嗤笑,“通缉犯起码得讹你点钱,他这样子,是不要命了吧。”
      祝唯愣了一瞬,意识到了什么,一颗心忽然沉了下去,道,“挂了。”
      
      她站在公园栅栏旁边,看了眼地上的血迹,心里寻思,这孩子肯定撞的不轻。
      不管怎么样,都得找到他,送他去医院。
      
      她绕过栅栏,从附近的小门进去,缓步走着,目光一直留意灌木和树下的角落。
      果然,香樟树下,坐了一大男孩,垂着头,脸色惨白,手按在一条腿上,轻轻地抽着气。
      看清楚他满身的血污,祝唯心惊肉跳,又怕吓了他,遂缓慢地逼近,尽可能地不发出脚步声。
      
      十米,五米,三米……
      
      男孩仍然没有注意到她,而祝唯已经进入了狩猎距离。
      即便这时候男孩突然反应过来要逃,祝唯也有充分的时间扑上去按倒他。
      
      近到这个距离,祝唯终于看清楚了那男孩的长相。
      他额上印着血污,刘海湿哒哒地贴着,本该是狼狈不堪的样子,但他神色平淡,远处白炽灯的光分了一抹照在他身上,侧脸轮廓漂亮地有些妖魅,鼻梁高挺,下唇紧咬,唇色发红。
      最让人动心地是那双凤眼,薄薄的眼皮呈粉紫色,天生粉黛,眸子乌黑透亮,抬眸时更是令人心惊。
      
      祝唯正欲开口,此时电话响起,铃声是《一生所爱》。
      旋律响了三秒,祝唯拿着手机不动,只盯着那男孩。
      男孩抬头看她,遂又垂下眼眸。
      
      空洞的眼神,带着些许迷茫。
      看样子,不会再跑了。
      也跑不动了。
      祝唯放心下来,接了电话,说了声“喂”。
      
      “祝唯啊,我听说你撞的那个人跑了?”
      祝母的声音,即便没开扬声器,也够外人听到了。
      
      “这你也知道?”祝唯好笑道,“别打了,我这边忙着呢。”
      说着,顺手调低了音量键。
      那边反而提高了嗓门:“不是,你没报交警吧,没报的话就别管了,既然人都跑了,你还追什么啊?”
      
      祝唯恼了,反笑道,“你想让我丢下这人不管?”
      祝母却不以为意,道,“人自个跑的,死活关你什么事?”
      
      男孩稍稍别过头,无意偷听,额上的血流的更多,触目惊心。
      祝唯咬牙,道,“妈,这话别再让我听到了……”
      “我这是帮你解决麻烦,”祝母道,“人都跑了,你追什么追?当做没发生,走吧,报个保险,就说路上撞了只猫。”
      “够了!”祝唯将话筒拿远,道,“受够你了。”
      
      就是那一瞬间,往事清晰地浮现,那些随着时间流逝而抚平的伤痕,再一次狰狞起来。
      也是那一瞬间,祝唯对那女人的厌恶达到了顶峰。
      她挂掉了电话,情绪十分激动。
      
      目光移到男孩身上,他依旧一言不发,神情平和。
      一秒,两秒……
      祝唯本欲急着开口说话,可不知为何,看着他的模样,她那些焦躁不安的情绪,像是得到了安抚一般。
      
      她渐渐地平静下来,蹲下身,语气柔柔,哄他似的,道,“乖一点,跟我去医院,我可不想背负人命。”

  • 作者有话要说:  推荐我的新文《因她颠倒众生》,求个收藏,马上开
    阮纤纤出道十年,拿下三金影后,成为无数人心中的女神,求而不得,如痴如狂。
    可十年前,她只是芸芸众生中的一员,穿喜欢的汉服,刷论坛的八卦,去湖边写生,书香门第,衣食无忧,她从未想过去演戏。
    直到被顾家二少死缠烂打,哄她骗她,让她演了他剧本中的女主角,从此一炮而红,年少成名,对顾少亦是情愫暗生。
    此后,顾少的剧本,总能找到阮纤纤的影子,他去哪,阮纤纤便跟到哪,金风玉露,羡煞人间无数。
    年少时的阮纤纤,总以为顾少什么都好,对他掏心掏肺,总想把一切都给了他,一晌贪欢,才看了他手机里和别人聊天的记录——
    “和阮纤纤?不是你想象中的关系”
    “她可没你想象的那么清纯,不过一妖艳贱货,你想要啊,我回头问问她”
    “噗,别多想,哥什么女人没见过,怎么会贪恋这种?”
    一时晴天霹雳,阮纤纤痛定思痛,收拾心情,从此专心演戏,不再和顾少有任何瓜葛……
    哪想顾少疯了一样,她接别人的戏,他便投资她的戏,她走红地毯,他抱着相机跟拍,送她的礼服、项链,皆价值不菲,换来阮纤纤一句冷冰冰的“滚”。
    顾少骄傲了一辈子,从未如此低声下气,红着眼睛,拽着她裙摆不放手,喃喃地说,“纤纤,你回来好不好,我求求你……”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