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9、终章 ...

  •   除夕过后,邹言去了一趟陈修济家里。
      恰好一家五口子都在。
      
      见到他,最开心的人是龚芷白,一路将他迎了进去,对他嘘寒问暖,给他端茶倒水。
      陈以薇在旁边看得眼热:“我一年多没回来,都没你这待遇。”
      邹言笑笑,这种容易引发争端的话题,他还是不参与的好。
      龚芷白瞥她一眼,道:“你还想有这待遇?这么长时间没回来,我没揍你就不错了。”
      
      等龚芷白离开的那一小段时间里,陈以薇悄悄靠近邹言,说:“我觉得我妈把你当成女儿……当成孙女了。”
      邹言也小声道:“我觉得,她把我当成嫁出去的女儿了。”
      从他一进门就有这种感觉,最主要的还是他不仅没有感觉到不适,反而还美滋滋的。
      
      邹言在这里逗留了一天,第二天就得走了,临走前,他给了这一家子几张首映的请帖。
      《猫养鱼,鱼养猫》即将首映,再过两天,公映。
      首映时,邹言这个主角必须在场。
      
      《猫养鱼,鱼养猫》这个剧成本不低,但热度不高,请了几个影评专家,还有几家媒体。
      电影一开场,精细程度跃然屏幕,底下的观众们都被惊了一下,撇开剧情不谈,这就是一种视觉享受。
      
      再看人物,里面男主角调皮英俊,女主角娇小可爱,男女主时不时化为原型,打闹嬉戏,逗乐观众。
      还有剧情,剧情上没有硬伤,可圈可点,这部电影大爆不敢说,但至少是不会亏本的。
      
      电影放映结束,陈导出来总结两句,让众人走了。
      当天,影评人将自己的观影后感放了出来,末尾补上一句:“看着就让人心情愉悦。”
      
      剧组再买个不高不低的热搜,稍微给这部即将上映的电影带了一点热度,然后就等两天后公映的票房了。
      
      电影是六点开始放映的,还不到六点的时候,陈导就守在电脑后面看票房的波动,和同期类似题材的电影票房进行对比。
      然后他悲催地发现,他们这个电影的票房不能打。
      同期票房已经两千万了,他们的电影票房才八百万。
      
      七点多的时候,邹言接到陈导的哭诉电话:“小言言,我可能不太适合当导演……”
      这个电影票房跟他第一部电影相比高不了多少,比他执导的上一部电影票房低了很多。
      邹言应付两声,不甚走心地安慰他:“现在才刚刚开始放映没多久,电影的口碑还没传出去,你再等几个小时,票房数据一定会有所上升的。”
      
      这部电影的成品邹言看过,挺喜欢的,他不觉得自己的口味和大众有什么不同。
      要说不足的话,就是这部电影的宣传力度不太行,不如同期其他电影。
      
      事实如邹言所料,这部电影起步不足,但是后劲十足,第一场播完,第二场的票房就翻了三倍。
      然后他接到了陈导的电话,陈导在电话那边发出少女般的叫声:“啊啊啊啊,邹言你再多说几句好话!”
      
      他们电影的票房两千六百万了,而之前对比的那一部电影,也不过才刚上三千万。
      邹言嗯嗯两声:“这部电影会是今天晚上最大的黑马,后劲十足,吊打当天上映的所有电影,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会在历史上留下浓厚的一笔。”
      邹言刚开始还说得像那么回事,后面说得就有点离谱了,大概陈导也知道自己打扰了他,这次挂断电话后总算没再打过来骚扰他了。
      
      邹言这个春节也很忙。
      陈导打电话的时候,他忙于收拾行李。
      
      B国的电影节就要开始了。
      而梅正凯很有魄力地将《逃生》和《逃生重置版》都送过去了,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两部都入围了。
      邹言问季清宇:“后天的电影节,你会去吗?”
      “这是你第一次去电影节,我当然会跟去。”季清宇问他,“你在焦虑吗?”
      
      春节时,除了季清旭苦逼地过去上班了,其他人暂时都还在放假。
      邹言的行李一收拾就是两个小时的时间,翻来覆去还是那几样东西,季清宇几次想帮忙都被拒绝了。
      
      很明显,邹言正在处于焦虑状态。
      季清宇不清楚原因,只能根据自己的猜测努力安慰他:“新人的第一部电影能入围已经是非常不错的事情了,你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
      他绞尽脑汁地想:“按照有史以来的数据来看,新人第一部电影是不会获奖的,你如果真的没有站到领奖台上也没关系。”
      说完,他反而觉得自己的话并不像在安慰。
      
      然而邹言一句话也没听进去。
      “言言?言言?”
      邹言茫然地抬起头:“啊?”
      季清宇好笑:“你听我说话没有?”
      邹言眼神飘忽:“啊,就……”
      
      季清宇一把拉起他的手腕:“不要胡思乱想了,我们来做点别的事儿吧。”
      邹言在颠簸里飘摇、沉沦,然后沉睡。
      
      因为心里装着事情,他睡得并不安稳。
      醒来的时候是凌晨四点,季清宇还在睡。
      
      邹言轻手轻脚地离开房间,敲响了季母房间的门。
      “户口本……”
      
      ……
      
      第二天,邹言是和季清宇一起踏上飞机的,他已经没有了昨天晚上的焦虑感。
      电影节在晚上八点开始。
      
      邹言没有女伴,他是和郁永歌一起走的,两个人都是“同一部电影”的主角,走在一起话题度更大。
      他们两人刚下完红毯,就有关于他们的照片流到国内去。
      
      这几个月来,邹言没怎么在大众面前露过脸,但网络上还流传着他的消息,网民们对他还留有记忆。
      走红毯的照片一出,网友们纷纷回想起来。
      这是当初霸占热搜一整天的男人啊!
      
      邹言走在郁永歌这个老牌影帝旁边,看起来却毫不逊色。
      评论里说:“邹言!我都快忘记他了,没想到现在就已经混进电影节了吗!”
      “这两个人的气场真的好足啊!我觉得我能再看一年。”
      “两个人走在一起,对比更明显了,郁影帝是沉稳厚重,而邹言……朝气十足啊!”
      “啊啊啊啊,不知道今天邹言会不会获奖,我有一个不太可能的想法……”
      “我刚看到消息,两部《逃生》都入围了?这史无前例吧?”
      
      ……
      
      邹言所在的这个剧组注定是今天的主角。
      电影节上所有的奖项它几乎都入围了,或者是《逃生》,或者是《逃生重置版》。
      《逃生》获得最佳导演,《逃生重置版》获得最佳剧本。
      
      而现在,是最佳男配角。
      邹言凭借《逃生》入围,郁永歌凭借《逃生重置版》入围。
      郁永歌和邹言对视一眼,笑道:“我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邹言也笑:“我就没有什么不好的预感,我觉得我自己能入围就已经很满意了。”
      
      这个电影节上,一般不会出现同一个演员拿两个奖项的情况,凭以往的经验,郁永歌猜测自己入围了最佳男主,而现在他同时入围最佳男配角。
      如果他现在得奖了,最佳男主角就不会是他。
      
      在郁永歌意料之内的,最佳男配角的奖项落在他的头上,虽然已经有所预感,但还是会有失望。
      那段时间,钟怀光的身体已经有了不好的迹象,他的心思也不怎么放在演戏上,能拿到最佳男配角的奖项也算是意外之喜了。
      
      戏剧性的,郁永歌和邹言再次同时获得了最佳男演员的提名。
      郁永歌看向邹言,调侃了一句:“看来我们今天晚上注定是竞争对手了。”
      邹言道:“我就怕这个奖项真的落在我身上,到时候怕是会有人说我不配。”
      郁永歌说:“是你的就该是你的,无论是现在还是以后,你无需担心自己配不配的问题,因为你自己知道,自己有这个实力。”
      “我——”邹言笑了笑,想跟郁永歌说他不担心,结果只说了一个字,就听到台上的主持人在喊他的名字。
      
      邹言机械般地转头看向台上。
      那一瞬间,他看得清地板是什么颜色的,身边人穿的是什么礼服,主持人脸上带笑的表情,但他的脑袋是空着的。
      
      ……
      
      邹言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上台的,是怎么走下来的。
      季清宇看着他这副模样,觉得他好像又回到了昨天晚上。
      “醒醒,回神了。”
      邹言看向他,问:“刚才是不是有个跟我同名的演员?”
      “没有。”
      “是不是主持人喊错名字了?”
      “没有。”
      “我刚才有没有出丑?”
      “没有。”想了想,季清宇补充了一句,“挺帅的。”
      
      微博上现在已经就“邹言获得最佳男主角”这个话题在微博上讨论得沸沸扬扬的了。
      有说邹言德不配位的,有说出道即巅峰的。
      不过邹言现在对这些并不在意。
      他被冷风吹了一会儿,脑子已经回来了。
      
      他对季清宇道:“跟我去一个地方吗?”
      “什么地方?”
      邹言没回答,他只问:“等一下我做什么,你都会配合我吗?”
      季清宇不知道邹言想做些什么,但还是无限配合。
      
      于是邹言翘掉了这天晚上剧组的聚会,和季清宇飞机回到了国内。
      然后他们两人顶着寒风在冷风中吹了一夜,跟他们同样吹了一夜冷风的,还有那些闻讯而来的狗仔们。
      
      季清宇瞅瞅门上的字,又看看邹言,想笑又不敢笑。
      生怕笑出来了,邹言一个反悔,又带着他走了。
      从《循环笔记》杀青那天等到现在,终于等到了。
      
      不过有些事情还是要问清楚的,就比如:“你带户口本了吗?”
      “带了。”
      季清宇:“可是我没带。”
      “我带了。”邹言将两本户口本拿出来晃了一下,这两本他从走红毯开始揣到现在。
      
      不管两个人现在是如何怎么样的状态,民政局的门也不会因为他们早开一分钟。
      直到他们进门的一瞬间,一直拍着他们的狗仔都忍不住松了口气。
      
      关于邹言的话题昨天晚上就已经变了。
      从讨论他得到最佳男主角的事情,变成了一律的祝福。
      
      邹言不是周燕:这不会是我最后一次得到‘最佳男演员’这个奖项,但这将是我最后一次踏入民政局。谢谢@季清宇等了我这么久。也谢谢大家为我们祝福。
      附图有两张,一张是两本户口本,另一张则是季清宇的背影照。
      
      照片上季清宇穿着学士服,站在种满银杏树的小路上,似乎听到有人在喊他的名字,他笑着回头。
      照片就定格在那一瞬间。
      
      喊他的人一定是他爱的人。
      “喂,季清宇。”
      
      ——全文完——

  •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请移步作者专栏,给个收藏《走男主的路,让男主无路可走[美食]》
    #男主角为我做配的那些日子里#
    顾斐平生最爱吃,爱吃到需要从其他地方摄取精神慰藉。
    《美食至上》是一篇符合顾斐设想的爽文,主角封楚渝有钱有权长得又帅,一开场就能做出四级灵食,而后开挂,吊打众人,短短二十万字,他成为了《美食至上》里的最高地位者。
    一朝车祸,顾斐穿越进了书里,成为封楚渝……家仆的儿子。
    顾斐:很好,我早就想尝尝小说里一到十星级的灵食是什么味道了,尤其是主角做出来的灵食。
    唯一不足的是,家仆儿子就是个出场不到一章的背景板角色。
    顾斐:没事,我能苟一苟。
    直到有一天,封楚渝吃了顾斐做的料理,就再也不肯烹饪了。
    顾斐:封楚渝你这个狗贼!要你何用!
    ——
    这从来不是一个美食至上的世界,只有实力强大,才能在这个充满奇异生物的世界存活下去。
    封楚渝资质不良,实力三级再无法寸进,直到那一天,他被自己的家仆硬塞下一顿饭。
    停滞不前的境界有所松动——他的境界掉下去了。
    顾斐,我和你拼了!
    #为了吃,我将无所不能#
    #我取代男主,成为小说里的最高地位者#
    #为了吃,抱紧男主金大腿#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