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8、第 58 章 ...

  •   下午五点半的时候,季清宇接到了邹言的电话。
      邹言:“你要下班了吗?”
      “我还在公司,你今天的拍摄结束了?”
      “我杀青了。”邹言说,“我现在在你楼下。”
      
      季清宇怔了一瞬,站起来,往外走:“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邹言说:“下午刚回来的,晚上我们一起吃个饭吗?”
      季清宇:“当然好啊,你不累吗?要不要休息一会儿?”
      
      季清宇并不知道自己就这么错过了和邹言领证的机会,他现在只是很高兴。
      邹言难得这么主动,前几次这么主动……还都是邹言自觉理亏的时候。
      想到这里,季清宇雀跃的心情稍微冷静了一点。
      
      邹言本来在车上坐着,看到季清宇的时候,心跳快了几拍,止不住想尽快接触到他的心情。
      长腿跨出车门,邹言怀抱玫瑰花,往前走了两步。
      
      季清宇已经迎了过来。
      他接过花,看着邹言身上的这幅打扮,心里想着幸好自己今天也是穿的正装。
      
      穿正装的和穿休闲装的站在一起,怎么看怎么不搭。
      季清宇低嗅玫瑰,闻到了花的芬芳。
      
      他看向邹言:“怎么今天突然想起送我花?”
      “就……”邹言有点忸怩,“剧组杀青了,给每人配上了一束花,我就带回来给你了。”
      季清宇笑了笑:“是吗?”
      邹言的这句话,他是不信的。他从来没听说过有剧组杀青送花的,而且还是送的玫瑰花。
      
      两个养眼的男人抱着一束玫瑰花站在一起本来就引人注意。
      季清宇和邹言都还算是公众人物,很快就有人拿出手机拍照。
      
      季清宇注意到了,终止跟邹言的对视,拉着他上了车。
      季清宇坐了驾驶座。
      
      邹言上了副驾驶。
      这时候他才想起来自己的户口本还放在车上。
      季清宇发动车子,问他:“去哪吃饭?”
      
      邹言报了个餐厅的名字,那是一个有名的约会圣地。
      酒店是在下午订的,邹言订餐的时候还想着今天和季清宇的好事成了,就该吃一顿有氛围的,于是他订的是烛光晚餐。
      
      现在想想……邹言握紧自己的双手,有点坐立不安。
      烛光晚餐,自己这是想干什么呢?季清宇会不会误会什么?……好像也不是误会?
      
      邹言向自己放户口本的地方看了一眼,又收回视线。
      户口本被他放在黑色袋子里,不注意应该看不到,季清宇不是好奇心浓厚的人,他不会去翻自己的东西。
      
      邹言现在只想着怎么在不惊动季清宇的情况下取消这份烛光晚餐。
      跑车驶入地下停车场。
      
      季清宇还在解安全带的时候,邹言已经下车了。
      下车前,他急急忙忙跟季清宇说了一句:“我去上个洗手间,我们到餐厅门口汇合。”
      
      季清宇没来得及说上一句话,邹言就跑远了。
      他看着邹言跑远,看向了旁边的东西。
      
      黑色袋子被折叠成四四方方的,他好奇心本来是不重的,但架不住邹言屡次看向这个东西。
      这证明邹言很在意它。
      
      天色暗了,季清宇开了灯,几个字的轮廓从黑色袋子表面露出,被他看得清清楚楚。
      邹言今天所有的反常都有了合理的解释。
      
      他计划着在今天和自己去民政局,所以穿的一身西装,带着红玫瑰,或许车上还有他放着的戒指。
      季清宇的视线在车上转了一圈,没看到婚戒的盒子。
      他的航班晚点了,下飞机的时候已经不早了,错过了民政局的上班时间……
      他现在找借口离开是因为他要为今天的晚餐做些什么准备。
      季清宇在车上多待了一会儿,体贴地给邹言留下了准备的时间。
      
      ……
      
      季清宇在车上多等了五分钟,甚至有种打电话给邹言问问他“准备好了没有”的冲动。
      五分钟后,季清宇下车。
      邹言早就准备好了,他在等季清宇过来。
      
      两人在服务生的引导下落座,点菜。
      这里是一个有名的约会圣地,别的桌子上都放着一束玫瑰花,就邹言这桌上没有。
      
      季清宇想起被自己放在车上的那束玫瑰花,他是不是应该带上来?
      餐厅里的灯光是暗淡着的,散发着光的除了天花板上的灯,就是桌子上的摆件了。
      从摆件里照射出来的灯光将人的轮廓映得很清晰,就连脸上的毛孔都能看得清楚——别人的桌子上是这样的,就邹言二人这一桌不这样。
      他们桌上没有摆件,他们的天花板上的灯开得很亮。
      
      在灯光的映衬下,情绪都变得温柔起来——别的桌子上的顾客是这样的。
      季清宇能听到旁边那一桌窃窃私语的声音,他能听到更远处一桌男孩子向女孩子告白的对话声,另一边一桌说吃完了想去游乐园。
      
      而他们这里,只听得见安安静静吃饭的声音。
      季清宇问:“言言,你不觉得有些奇怪吗?”
      他意有所指地看了看四周。
      
      邹言跟着他看了看,强装镇定:“有什么奇怪的?”
      季清宇盯着邹言看,邹言低头吃菜。
      
      他们是开车来的,没喝酒。
      吃到一半的时候,邹言起身去了洗手间。
      
      季清宇招来服务员:“为什么他们桌子上有灯光摆件和玫瑰花,而我们这里没有?”
      服务员问:“请问您这边两个人是……”
      “情侣,订过婚的那种。”季清宇说,“我们之间没有出现感情问题。”
      服务员是个新人,听这话,急忙道:“这边马上为您准备。”
      
      邹言回来的时候,一眼看到桌子上的玫瑰花。
      季清宇正在摆弄着它。
      
      接收到邹言的视线,季清宇解释了一句:“服务员摆上的。”
      邹言落座。
      季清宇:“你就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
      邹言有点担心服务员把他卖了:“……要说什么?”
      
      季清宇定定地看着他:“就比如你今天怎么突然想起来主动约我出来吃饭?”
      他这话问得奇怪,邹言道:“我们现在是什么关系?你是我男朋友,这么久没见了,想见你一面,跟你聊聊天,有什么问题吗?”
      
      季清宇什么都没试探出来,但他被这一句“男朋友”弄得浑身舒畅。
      
      ……
      
      后续几天,邹言哪都没去,就在家里,季清宇待在家里的时间也变长了。
      季清宇一直等着邹言主动。
      但他等到了邹言的甜点,等到了邹言的爱心早餐,等到了邹言又开始忙于工作,他始终没能等到那一句话——我们去领证。
      
      《猫养鱼,鱼养猫》定位是一部轻喜剧,适合阖家团圆的时候观看,它被定档在春节期间。
      春节期间上映的电影有很多,它在其中并不起眼。
      这是陈导在众人的怂恿下,咬咬牙才决定在春节首映。
      
      在春节前一个月,他就拉上了剧组里的主要演员去给这部电影进行宣传。
      邹言这个主角是必不可少的。
      
      中途有记者问起了在拍摄期间,剧组里有没有发生什么有趣的事情。
      “说实话,我有点怕邹言。”陈导说,“他这个人就……很凶,也不是说他很凶,就我觉得他挺凶的。有一次我们在讨论剧本的时候,他突然靠近我,我害怕他,被吓了一跳,就从椅子上摔下来,手肘那地方青了一块。”
      陈导比划着:“后来再杀青宴的时候,我喝多了一点,就拉着别人哭诉,说他打我。”
      
      陈导讲到这里,众人给面子的笑了起来。
      邹言耸肩,在旁边道:“我当时就说我是无辜的,但是没有一个人愿意相信我。”
      陈导说:“那在这里我就再次重申一下,邹言他看起来可能有点凶,但他真的是一个非常好的人,我很尊重他。”
      
      记者看着邹言温和的面孔,怎么也无法将他跟陈导口中的“有点凶”联系到一起去。
      
      ……
      
      过除夕那两天,陈导终于将他们放了回家。
      季母和她大儿媳妇正在厨房里做年夜饭,季家两兄弟跟着季父去走亲戚。
      邹言坐在沙发上,看看门外,又看看厨房。
      
      还没生出什么不得劲的想法,季母就从厨房探出头来:“言言,你会做饭吗?”
      季母:“不会也没关系,你就帮忙洗洗菜,切切菜什么的。一家人嘛,就是要一起才热闹。”
      
      邹言就这么跟着他们在厨房里忙活了大半天。
      吃完年夜饭,他们开始看春晚。
      
      说是看春晚也不对,真正看春晚的只有两个人,其他四个只是放着春晚当背景音乐,去做别的事情。
      兄弟两个带着他们各自的媳妇儿打麻将,季父季母窝在沙发上看春晚。
      
      十二点到的时候,放烟花的声音响起来了。
      外面的声音太大,春晚的声音断断续续听不太清晰。
      
      邹言看见季清宇对他无声地说了四个字:“新年快乐!”
      季清宇放着即将获胜的麻将不管,拉着邹言蹬蹬蹬上楼。
      顶楼有个阁楼,是整个家庭里最适合看烟花的地方。
      
      到了楼顶,才发现下雪了。
      雪在地面上铺了薄薄一层,半空中还有雪花落下,放烟花的声音响起时,雪花被照亮,一粒一粒地落在人的头上、肩上。
      
      楼下有暖气,邹言穿的不多。
      季清宇从自己口袋里掏出一顶红帽子,给邹言戴上,两条须须垂落在胸前。
      
      邹言觉得,自己现在一定很像圣诞老人。
      
      他看着季清宇温柔带笑的神色,像是被魔鬼蛊惑,他将自己的双手放进季清宇的衣袋里,整个人贴近他,想起这一年来聚少离多的日子,将自己埋进他的怀里。
      “我爱你啊。”
      
      下一秒,他看到了漫天星光,看到了漫天烟花,看进了一双只有身影的眼睛里。
      这一晚,除了他们两个,季家没有任何人到楼顶去。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