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7、第 57 章 ...

  •   《猫养鱼,鱼养猫》杀青第二天,就有邹言殴打导演的流言传了出去。
      #杀青宴上,陈导含泪哭诉造Z姓演员殴打#
      很快就有人扒出来这个“Z姓演员”指的是邹言。
      
      陈以薇打电话来问情况:“你和导演打架了?”
      邹言哭笑不得:“没有的事。”
      陈以薇:“在剧组的时候,你和导演没有发生摩擦吧?”
      邹言这个人太过省心,在拍电影期间,陈以薇只去了几次,邹言这个人让她完全没有培养的快感。
      陈以薇不信邹言会做出“殴打导演”这种事来,不过她还是得关心一下的。
      “没有,我们之间相处得很融洽。”邹言道,“昨天晚上是导演喝醉酒了,他现在还没醒,醒来后看到这个消息会澄清的。”
      邹言这么说了,陈以薇便也就放心了。
      
      ……
      
      邹言接的第三个剧本是真真正正的小成本剧。
      据编剧说,这部剧的灵感来自真人真事。
      他是个新手编剧,导演是个新手导演,演员除了邹言,大部分都是新人演员,都很年轻。
      
      但好在,编剧背后有个大神编剧,新手导演毕业于顶尖院校,有满腹理论,新人演员有着满腔热血,这个剧组的发展让人心里担忧,又让人忍不住期待。
      
      这个剧组里邹言也就跟新手编剧比较熟悉。
      是他结婚当天,用手机砸他后脑勺的那个小青年,谢文捷。
      谢文捷口中的“真人真事”就是邹言的经历——邹言结婚当天被手机砸了脑袋。
      
      但也只有开头这一部分是相似的,后续发展完全不一致,可以说,除了开头的第一个字,其他完全搭不上边。
      剧本中,砸脑袋的东西不是手机,而是一本书。
      
      邹言挑眉问谢文捷:“你说这个剧本的原型是我?”
      听见邹言的质问,谢文捷赔笑,改口很快:“当然不是你了,除了被东西砸,你们之间没有任何相似之处。”
      为了避免再被追问下去,谢文捷在邹言开口之前抢话:“我都没想到,你竟然会答应来演这部剧。”
      
      邹言在谢文捷和自己之间指了指:“毕竟我们两个人之间还有些渊源。”
      谢文捷干笑两声,他现在十天半个月的都还能收到一条季清宇的消息,这让他觉得自己很对不起这两个人。
      他让两个人的婚礼推迟了整整九个月,甚至更久。
      
      邹言:“不过这部电影这么急着开机的吗?”
      “就……”谢文捷比划两下,“我老师说这部电影不会大火,但是我不相信,然后我们就打了个赌。”
      这是谢文捷在梅正凯的指导下写的第一个剧本。
      梅正凯说,这个剧本可圈可点,但是受众不大,搬上大荧幕可能会小爆一阵,但是不会大火。
      谢文捷正处于“老子天下第一,老子写的剧本无敌好”的阶段,自然不能接受这样的评价。
      两人话赶话地就打了赌。
      
      谢文捷说完前因后果,问邹言:“你觉得怎么样?”
      “我觉得梅老师说得对。”
      
      剧本很有趣,但并不是主流。
      这个剧本暂时被谢文捷命名为《循环笔记》。
      只是第一版稿。
      故事内容并不复杂,主角的生活一直是单调无味、一成不变的,有天他上班途中路过家门口那条巷子的时候被一本从天而降的笔记本砸了脑袋。
      笔记本是完全空白的,上面什么字也没有。
      
      主角在路上路上晕了一会儿时间,到工厂的时候被主管骂了,不仅加班费没有了,还被扣了半天工资。
      回家的路上心不在焉,被一辆路过的摩托车撞断了半条腿。
      折腾了一天他在医院里睡了过去。
      
      第二天醒来时,主角在家里醒来,他发现自己的脚没有断,看了一下日期,十月一日,也就是他的脑袋被笔记本砸的那一天。
      那一个完全空白的笔记本就放在他的枕头旁边。
      
      主角穿衣洗漱去上班了,这一次他没有被砸到脑袋,但是路上遇到一起车祸,到工厂的时候还是迟到,被主管扣了半天工资。
      主管骂他的话和“梦里”一模一样。
      下班后,他避开那辆摩托车,顺利回到家。
      
      第三天醒来时,主角第一反应就是看日期。
      十月一日。
      
      自此,主角陷入循环。
      他开始思考自己陷入循环的原因是什么,很容易就被他找到了,开始在笔记本上面写字。
      
      他想到了一部很火的日本动漫,跟着里面的主人公学,在笔记本上写:“XX死了。”
      XX是那个主管的名字。
      
      第二天,十月一日,主角醒来,到工厂的时候迟到了,主管依旧骂了他一顿,扣了半天工资,生龙活虎的。
      
      主角写:“从楼里离开,走进巷子里,巷子旁边有一个石墩,石墩下有一张百元大钞,被路过的我捡走了。”
      隔天醒来,他在自己形容的那个地方捡到一张百元大钞。
      
      经过不断试验,主角渐渐摸清这个笔记本的规律,胆子越变越大。
      他开始利用笔记本向欺负过自己的人报复,第一个就是这个主管。
      
      主角写道:“我在工作,主管走过来骂我,被路上的电线绊倒了。”
      他写:“主管又让我留下来加班,我气不过,骂了他一句,他转过头骂我,走下台阶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一跤,断了腿。”
      他又写:“工厂里新进了一批绞肉机,刀片很锋利,主管试着操作的时候,手指头不小心断在里面了。”
      他还写:“绞肉机到一个月后,我因为身体不舒服,休息了几天,然后我收到了工厂放假的通知,我听说,我休息的那几天,警察来了,好像是因为有员工操作不当被卷入绞肉机里,听工友说,好像就是我们的主管。”
      
      ……
      
      邹言问谢文捷:“这是你之前给我说过的剧情?”
      邹言之所以会同意进谢文捷的剧组,是因为谢文捷给他讲了这个剧本的梗概,邹言觉得有趣才会加入。
      假如他当时看到的是这个剧本,他或许不会那么果断就同意谢文捷的请求。
      
      谢文捷犹豫。
      邹言:“怎么跟你跟我说的不一样?”
      
      邹言:“我觉得梅老师对你太客气了,这个剧本没人会愿意买账,甚至在观看后,只会出现‘很迷’、‘不知道想表达些什么’、‘看了浪费钱’的评价。”
      
      “你说的跟我老师说的一样。”谢文捷给邹言比了个大拇指,“所以我改掉了。我老师说,这个剧本没有一个主题,人物太过单调,这根本不能说是一个剧本,只能说是一个剧情点,所以我改掉了。”
      
      最终版剧本里丰富了笔记的内容,更改男主及所有配角的结局,让整个故事脉络更加清晰,情节更加有趣,除了设定,这可以说是另一个剧本了。
      
      邹言瞪他一眼:“在看到这版剧本之前,我已经有了毁约的想法。”
      谢文捷哈哈笑:“那确实是我第一次写出来的啊!”
      
      邹言的演技在一群新人中足以称得上一句“好”。
      跟他对戏的人常常接不住他的戏,新人无法一蹴而就,导演就让他收敛一点。
      
      起先是非常痛苦的,邹言不明白自己和对方在演戏时为什么合不来。
      后来邹言察觉到了原因,两个人不能“势均力敌”的时候,这两个人之间的对手戏看起来就会不够精彩。
      演起来不顺利,观众们看起来会觉得这像领导在训话。
      只有两个人演技相当,有来有往,这一段的故事情节展现才算精彩。
      
      这个时候邹言学会了如何将自己的气场收放自如。
      《循环笔记》剧本看起来复杂,但实际上它很简单,角色只有那几个人,场景只有那几个。
      
      新人导演执导时魄力很足,邹言见过他几次给演员们示范,都是在可圈可点的范围内,甚至比自己想象中的更加精彩。
      演员们都带着刚进入这行时的灵气,尚未被打磨过。
      
      除了刚开始的磨合,这个剧本的拍摄顺利得让人不可思议。
      比预计的拍摄时间还要快上一个星期。
      
      当导演说出“卡”的那一瞬间,剧组里爆发出一阵欢呼,继而叽叽喳喳起来。
      甚至还有人被感动哭了!
      
      看着这个场面,邹言也笑了。
      他后续没有再接任何工作,他自己不愿意是一个方面,陈以薇也告诉他,是该休息一段时间了,有些东西是不能一蹴而就的。
      
      “诶,晚上我们可得好好喝上几杯。”这时候过来找邹言的是谢文捷,“这部剧能顺利拍下去可都是因为你,我得好好谢谢你。”
      “晚上的宴会我就不参加了。”邹言晃了晃自己的手机。
      
      谢文捷扒拉着他的手详细看了看手机里面的内容。
      “机票?”
      
      “对,我是今天的机票。”
      在杀青的那一瞬间,邹言就已经下单买了机票。
      
      “这么急的吗?”谢文捷挺不高兴,于情于理来说,没有什么生死攸关的大事的话,杀青宴上主角在场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邹言道:“对,我和我家那个……闹别扭有一段时间了。”
      听到这话,谢文捷不满的心情瞬间被憋了回去:“也是应该的,应该的……那你早点回去,我们这边就不送你了。”
      
      邹言也不知道自己和季清宇算不算得上是在闹别扭。
      他们两个的通话频率还是不变的,顾忌到邹言在拍摄,大部分都是邹言给季清宇打电话。
      季清宇则负责给邹言先发消息,邹言若是有空,就会回语音。
      
      大概是因为公司的事情多了,在拍摄的这两个月内,季清宇就来剧组找过邹言两次。
      
      ……
      
      下飞机时,天色还早。
      
      季清宇不在家。
      邹言做贼似的去房间里找出了自己的户口本,揣在兜里,穿上一身西装,开上一辆跑车,路上还去买了一束红玫瑰。
      
      他已经计划好了,就在今年,就在今天,跟季清宇将结婚证领了。
      他几天前就已经打听好了季清宇这两天的动向,如无意外,季清宇现在应该在公司。
      
      邹言将车开到公司楼下。
      然后他就坐在车上,抬头看着大楼的方向,开始发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