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到太阳升起[无限流]》赵安雨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6-13 20:23:44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2015年2月19日,北京
      
      她死了?
      
      不,不不。眼前天旋地转斗转星移,叶霈护住脑袋蹲在当地,等到周遭平静之后才睁开眼睛--挂着吊灯的天花板?瞪着那盏像翠绿蕉叶的吊灯,她心中一松:总算不是红色的了。
      
      所处之处柔软温暖,还裹着薄被,这是我的床啊?她蹭地坐起身,席梦思床垫和往日一样把她弹了两下。这是我家?双手胡乱摸索,厚厚旧式相册、挂着手机链的手机、欧舒丹护手霜、从新德里带回来的发圈和手链:手链是鲜红缀绿宝石的,从小摊淘到只后一直随身戴着,此时却打个冷战,远远扔去一旁。
      
      床头柜有水杯,一口气灌下大半杯,嗓子舒服多了。
      
      那是场梦,噩梦。
      
      相册还在手边摊着,望着旧照片里熟悉亲切的面孔,叶霈总算有了勇气,一把抓起电话。“妈~”
      
      无论何时何地,妈妈的声音总是听起来那么亲切,那么温柔,叶霈眼眶发热,小孩子似的不停喊着“妈妈”。成年以后她很少感情外露,倒令远方的妈妈有些诧异,“霈霈,你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事儿?”
      
      她不太习惯撒娇,一时憋在肚里,直到妈妈再三催问才说“我做了个噩梦。”那边松了口气,“你这孩子,吓死我了。”
      
      “霈霈,那天你宋叔叔还给我打电话。你一个人在北京,我们都不放心。你还是回来发展,咱们南昌大公司多得是,还怕没有合适你的工作?”
      
      父亲去世后第三年,母亲嫁给同事介绍的继父,第四年生下弟弟。那时叶霈已经很懂事,还有点想不开,觉得母亲抛下自己;奶奶倒劝她,母亲还不到四十岁,总不能孤单大半辈子。
      
      于是她跟着奶奶生活,高考发挥不错,考上远在北京的211学校对外经贸。奶奶喜出望外,卖套旧房,拿着积蓄到北京买了套两居室,祖孙依旧生活在一起。两年前奶奶去世,她习惯了北京的热闹繁华,下意识不愿打扰母亲的平静生活,索性留了下来。
      
      大概对她心怀歉疚,妈妈从来拿不出家长权威,只能小心翼翼哄劝,“要是不习惯,你就考个公务员,离我和你弟弟近点,也有个照应。总比你现在孤身一个。”
      
      她摇摇脑袋,仿佛母亲就在面前似的。“妈,我现在挺好,一个月挣得比你和叔叔加起来都多。”这话把妈妈噎得没脾气,只好唠叨,“还是我们霈霈有本事。霈霈,这都六点了,我得起来给你弟弟还有林叔叔做早点,要不你弟弟非迟到不可。”
      
      弟弟长弟弟短,生怕我和那小家伙不亲。叶霈脑海中浮起小男孩那淘气顽皮的身影,紧接着开始羡慕他:每天都能吃到妈妈亲手做的早饭,包子还是煮蛋?牛奶米粥?
      
      翻开相册,童年的自己依偎在爸爸妈妈中间,爸爸英气勃勃,妈妈温柔美丽。
      
      她眼底骤然泛起泪光,默默把相册塞回柜里。
      
      又黑又亮的大眼睛,下巴尖尖,眉宇间略带英气,微微卷曲的乌黑长发披散在肩头,鹅黄睡裙垂到小腿--不是那件圆领长袖长及脚面的白袍。叶霈摸摸头,镜中自己也摸摸头,她笑笑,镜中自己也笑笑,还好是场梦。
      
      才六点不到。她缩回温暖被窝,还是凉,摸出袜子穿好--就好像自己真的赤着脚在寒风中冻了一夜,叶霈迷惑地想。
      
      心里有事,再也睡不着了,索性走到隔壁。昨晚元宵还在,三代全家福、祖孙搬入新居第一天合影、在□□广场的、在大学门口的、宋叔叔一家来家里做客....老人家慈祥的笑脸令叶霈慢慢放松。
      
      “荷花,我跟你说个事儿。六点多了,你该上课了!”叶霈恨不得用枕头挡住赵忆莲的起床气,压低声音,“正经事。”
      
      对方在电话里恶狠狠地哀嚎,“说说我听听!”
      
      “我做了个噩梦,就跟真的似的。我梦到我去印度了,你记得么,咱们看过的红堡,还有本来要去后来没去成,那个什么瓦什么古堡,反正肯定是印度。”没有别的朋友可以倾诉,叶霈只好一股脑儿倒给同去印度的好友。
      
      那边赵忆莲打了个哈欠,显然提不起兴致。她只好继续描述,“我梦见我在那儿,穿着身白衣裳,没有路灯,墙头点着火盆,天上月亮是红的。”
      
      “鬼片啊。”赵忆莲哼哼着。
      
      “我不知道怎么和你说,就跟真的一模一样。我觉得不对劲,找个地方一待。”叶霈皱紧眉头,仿佛回到诡异环境,“有一个穿盔甲的人,就是印度那种古代装束,拿着兵器。”
      
      赵忆莲忽发奇想:“你们俩好上了?”
      
      叶霈紧绷的神经被这句话彻底瓦解了,语无伦次的描述:“他是个蛇人,就是长得像条蛇。一会儿又来了个蛇人,拿的东西不一样。最后有个非常可怕的蛇人,他长着四条胳膊,下半身是蟒蛇,就跟咱们在印度看见那些眼镜蛇....”
      
      “印度不就是这些蛇蛇怪怪的,哪儿哪儿都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你瞅瞅,让你老瞎琢磨。”赵忆莲满不在乎嘟囔着,听上去有挂电话的趋势;叶霈心里一急,大声说:“我遇上个女的,不敢说话,就写字。我和她都看见蛇人了,他们没发现我们。我们不敢动,就等天亮,后来,我睡着一会,她~她就在我边上死了。”
      
      那边半天没吭声,她一度以为电话断了,好在赵忆莲的声音及时响了起来。“真的假的?够邪乎的。你没蒙我吧?”得到肯定答复后,她慢吞吞的像是在琢磨对策。
      
      “要不这样吧,明儿反正我也没事儿,我陪你去趟庙里吧。印度那边就信什么这个佛那个湿婆的,你又一个人住,干脆去庙里拜拜。”她关切地叮嘱。
      
      冲个热水澡,吹干头发贴张面膜,抻筋压腿活动手脚,这才套上运动服。围着小区晨跑的时候,叶霈不想再吃711的包子或者三明治,决定去麦当劳换换胃口。
      
      朝阳照在脸庞暖洋洋的,风中带着青草树木的芳香。早起的老人在小区绿地晨练,打太极拳的打太极拳,慢跑的慢跑;父母把不听话孩子塞在自行车后座,匆匆忙忙骑出小区;年轻人打着电话步履匆匆。
      
      过完正月十五,年就算过完了。
      
      跑到第五圈她停下脚步,迎着阳光举起手掌,指尖雪白,没有任何痕迹。什么火盆城墙、暗红蔓藤、钉头锤三叉戟、蛇人,四只胳膊长尾巴的蛇人,赤红小蛇,李姓女子,红月亮....统统都是做梦,太阳升起梦就结束了。
      
      同一时间,另一处遥远的城市。
      
      迟到将近一个小时的张勇陪着笑脸把嗷嗷乱叫的儿子送到幼儿园老师手里,完成艰巨任务般松口气。孩子在身后哭闹着要妈妈,他不耐烦,“晚上你妈接你来。”孩子抽抽噎噎的,他赶紧走了。
      
      孩子妈妈怎么不接电话?他迷惑地想。
      
      近期工作太忙,夫妻俩脱不开身,只好把孩子送到爷爷家。这几天老人也身体不佳,只好夫妻俩轮流接送。昨天他公事外出,住在外头,明明和妻子说的好好的,今早家里电话,孩子妈妈没露面。他只好向领导请了假,大老远开车从老人家接了儿子送过去,径直奔自家走--难道妻子病了?
      
      拿钥匙开家门,还是从里面锁了的。是不是中了煤气?张勇几步奔进卧室,窗帘紧合,隐隐可见妻子睡在床上。
      
      “老婆,老婆?”他过去摇晃几下,触手冰凉全无回应,他又急又怕,声音都变了:“李萍!”
      
      一把拉开窗帘,阳光照着面色苍白的妻子;她浑身僵硬,呼吸心跳全无,眼角隐带泪光。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