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怂影后是天师》萱草妖花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3-04 13:09:43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02. ...

  •   简秀从后备箱里取过沉重的二胡箱,又把装好高跟鞋和超短裙一起递给她。
      
      十分钟后,唐菲穿着超短裙和十公分高跟鞋,拎着长方形二胡箱从卫生间走了出来。她的五官小巧精致,长发被扎成马尾,细白双腿在高跟鞋与超短裙的双重塑造下,居然达到惊人的视觉效果。
      
      她身高也才一米六二,但她上下身比例不错,穿上高跟超短裙后,乍一看,以为她腿长一米八。唐菲手提二胡箱走到简秀身边,说:“走吧,上17楼。”
      
      等进了电梯,简秀才问她:“菲姐,你怎么知道翁影后在17楼?”
      
      “阴气都快把17楼给吞了,你说呢?”
      
      简秀早就习惯了自家艺人“神叨叨”,毕竟她也跟着她去过墓地和太平间。想必这次又是来“捉鬼”的?她这么神叨叨,真的不会被翁影后给打出去么?
      
      简秀忧心忡忡,非常担心明天热门会是#唐菲娱乐圈神婆,被翁影后赶出医院#。
      
      到了17楼,电梯门一开,一股阴风迎面扑来。
      
      明明才八点多,可这层楼却宛如凌晨点,安静的诡异。
      
      楼道里没有亮灯,安全通道指示牌闪着幽森森的绿光。
      
      唐菲踩着一双高跟“蹬蹬蹬”地往前走了几步,走廊里灯光乍亮。
      
      她见电梯里的助理没跟出来,回身问:“愣在里面干什么?”
      
      简秀莫名起了身鸡皮疙瘩,总觉得脖子痒痒地,仿佛有人趴在她肩头吹气。可她一回身,什么都没有。她抱着一双胳膊搓了搓,说:“菲姐,我想了下,我还是去车里等你吧?”
      
      唐菲又走回去,将她从电梯里拉出来,指间不知何时多了一张黄符,“嗖”地燃了起来。
      
      黄符燃尽,幽幽蓝色火焰停留在唐菲指尖。她在女孩眼前一抹,又在她眉心一点,说:“从刚才进停车场,就有东西跟着你,你留在车内反而不安全,你往后看。”
      
      简秀正要感慨唐菲变戏法的功夫,闻言回身,如果不是经常跟唐菲去墓地太平间,她可能真的会吓晕过去。
      
      简秀抱着唐菲的腰,脸埋进她的大胸,叫了一声“我的妈”,吓得连眼睛都不敢再睁。
      
      她身后跟着一个飘在空中的小男孩,脸色惨白,在简秀回头的时候,他故意露出一口獠牙,满脸血肉模糊。
      
      唐菲一只手拍着怀里助理的后脑勺,对上小男孩的血盆大口,手伸过去,捏住了小男孩的脸颊,皱眉道:“小东西,再让我看见你吓人,我拔光你的牙齿。”
      
      小男孩立刻变回肉嘟嘟的小胖子,他的脸颊上的肉被唐菲捏着,嘴角向下一撇,眼眶里蓄起一汪水,泪汪汪,像条小奶狗似的看着她。
      
      他没张嘴,空气里却传来他的声音:“阿姨饶命,阿姨饶命?”
      
      “阿姨?”唐菲将他脸上的肉扯了大概五十公分长,眉宇间怒气凝聚。
      
      小胖鬼:“呜呜呜呜呜我错了姐姐,呜呜呜呜呜我错了。”
      
      唐菲这才松开他:“滚。”
      
      小胖鬼揉着脸,委屈巴巴得落在地上,然后把自己变成了一只球,圆圆滚滚地滚向了走廊尽头。
      
      “好了,他走了,眼睛睁开。”
      
      简秀这才敢睁开眼,确定那只鬼走了,才松了口气。刚才她听见两人对话,听着那小鬼的声音,似乎唐菲把人给欺负了?
      
      想到此,她居然有点不怕了。
      
      刚有这个想法,唐菲又说:“今天我的助理黑糖外出办事,我缺个人手。待会进了病房,你帮我。看这层楼的阴气,那只鬼的道行应该不浅。”
      
      “……我可以回家吗?”
      
      “可以啊。”唐菲看向刚才那只小胖鬼消失的地方,吼了声:“胖子,回来,帮我送这个小姐姐回——”
      
      “别!我去!”简秀捂住她的嘴,小小声:“你有把握吗?如果那些鬼太厉害了怎么办?我们要不要找几个厉害的大师啊?我妈认识几个香港的算命大师,超灵验的,不如……”
      
      唐菲在她额头上敲了一下:“你傻啊,翁影后这么有钱,给我的报酬肯定不低。找其他人来和我分一杯羹吗?”
      
      简秀委屈地揉了揉脑门,心不甘情不愿地跟着她去了病房。
      
      来到1704病房门口,唐菲将二胡箱打开,从里面取出二胡弓杆,像握剑一样握在手中。她把二胡箱丢给简秀,抬起一脚把门踹开。
      
      简秀抱着二胡箱:“…………”您确定要抬脚踹门吗?您可是穿着超短裙呢。QAQ
      
      门被踹开后,里面的景象让简秀惊呆了。
      
      完全没有她想象的那种诡异情景,里面非但不冷清,反而很热闹,灯光明亮。
      
      翁虹坐在病床上,捧着一本书念诗。
      
      而她的病床周围,站了医生护士,几个穿道袍的道士神棍围着病床而坐,都痴痴地看着病床上的人,如醉如痴。
      
      翁虹捧着书念:
      
      “一愿郎君千岁,二愿妾身常健,三愿如同梁上燕,岁岁常相见。”
      
      她念完后,周围的人开始面无表情地鼓掌,宛如木偶人一般。
      
      简秀发现不对劲儿,躲到唐菲身后问:“菲姐,他们这是怎么了?在陪翁影后排戏?怎么感觉一个个跟木偶似的。”
      
      唐菲扫了眼地上,发现满地劣质符纸,全是淘宝一毛钱一张的印刷货。
      
      很显然了,翁虹和这群神棍、医生护士,全被控制了。
      
      唐菲取出一张符纸,贴在门后,吩咐简秀说:“你守着这道门,不许挪动一步。”
      
      说罢,拿二胡弓杆在简秀周围画了个金圈,又说:“不许出这个金圈,否则后果自负。”
      
      简秀都快哭了,点头如捣蒜:“我知道我知道,我看过西游记,唐僧一出辟魔圈就会被妖怪抓走!菲姐你放心,我一定不会出圈的!”
      
      只见唐菲一个转身,手一抖,她手上那根“二胡弓杆”居然变成了一把玄黑哑光质感的长剑。她左手指尖凭空出现一符纸,朝空中一抛,符纸好似有生命,一一贴在了每个人的额前。
      
      黄符在这些人额前化成灰烬,几人同时一个颤抖,瞬间清醒过来,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他们相互看,目光停留在唐菲身上。
      
      其中两个道士相互挤眉弄眼,小声说:“妈的,又一个来分钱的。”
      
      另一个看起来年长些的,做出一副德高望重的模样,看着穿着超短裙,手握诛邪剑的唐菲,说:“小姑娘,穿成这样也敢来骗钱?叔叔劝你赶紧回家,这可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另一个神棍一拍后脑勺也清醒过来,看见唐菲,觉得眼熟,却又一时想不起来是谁。
      
      毕竟他们这些“老人家”,不追那种玛丽苏网剧。
      
      医生看着一屋子古古怪怪的人,当即怒气冲冲,接着断片儿前的记忆,又开始对着翁虹苦口婆心:“翁小姐,我明白你们做明星的没安全感,可也不能找这些神棍把医院搞得乌烟瘴气不是?”
      
      几个神棍开始反驳,你一言我一语,房间里一片闹哄哄。
      
      很快,他们发现翁虹不对劲儿。所有人都从失神中剥离,只有她,仿佛屏蔽了所有人,唇角浮起一抹浅笑,轻声细语,带着浓厚的感情重复念:“一愿郎君千岁,二愿妾身常健,三愿如同梁上燕,岁岁常相见。”
      
      她在众人的注视下,不断重复这句话。
      
      其中一个神棍发现这次的不对劲儿,背上挎包,准备离开。可他刚到门口,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拉扯回来,身体腾空,直接撞在了天花板上,又从上面直直坠落,摔在了沙发上。
      
      神棍疼痛痛苦叫唤,其它人都傻了眼。
      
      此时,坐在病床上的翁虹嘴里发出男人的声音,怒道:“一个都不许走!听我娘子念诗,谁都不许走!”
      
      医生护士吓得往墙角缩,几个神棍倒是掏出黑狗血、符咒、桃木剑就往翁虹身上丢。
      
      可这些东西对这只已经有九百多岁的老东西来说,压根不起任何作用。
      
      几个神棍抱在一起瑟瑟发抖,其中一个操着一口四川方言:“日它个仙人板板哦,没想到闯到一只真鬼,吓得老子哦吼连天。”
      
      (没想到遇到一只真鬼,吓得老子叫唤连连)
      
      五个神棍道士抱成一团,缩在墙角。医生护士也吓死了,意识到两人势单力薄,立刻也跑过去和那群假道士抱在一起。
      
      谁都想往靠墙的里面钻,谁都怕被鬼先撕碎。
      
      屋内灯光一明一灭,最终全黑。
      
      屋内人吓得屁滚尿流一阵尖叫,特么这气氛太足了!鬼片诚不欺我!
      
      唐菲拿剑在空中画了一道符,掐指念决:“天圆地方,律令九章,吾今下笔,万鬼伏藏!”
      
      剑尖在空气中落笔一点,整道符咒朝翁虹压过去。床上的翁虹被符咒压得十分痛苦,额头汗珠细密,开始冒烟。
      
      一只穿古代服装的长发男子从翁虹体内钻出。男鬼想从正门逃走,却被门前的临时“门神”简秀给挡了回来。
      
      唐菲动作很快,剑芒腾空,成一枚剑钉,再由一化二,将男鬼钉在了墙上。
      
      男鬼面部狰狞,张嘴喷出一口黑气。
      
      唐菲被恶心的差点没吐出来,拿了符纸塞住鼻孔,上前抽了男鬼两巴掌:“你妈没教你要漱口刷牙吗?”
      
      男鬼挨了一巴掌,又要张嘴,唐菲直接用一张符纸给他贴住,又给了他一耳光:“草,还张嘴,这么不爱干净鬼老爷们儿,也敢爬人家姑娘的床。谁给你的自信,飘柔吗?”
      
      “呜……”男鬼气焰被挫,一双眼睛可怜巴巴望着唐菲,让自己一头柔顺秀发宛如特效一般飘起来。
      
      唐菲:“你特么还真用飘柔?”
      
      瑟瑟发抖的众人:“…………”
      
      床上的翁虹虚弱地坐起身,看见墙壁上被钉住的男鬼,再看穿着超短裙高跟鞋,手持诛邪剑的唐菲,下意识松了口气。
      
      唐菲丢给她一瓶丹药,“服下。这只鬼九百岁,一口价,五百万。”
      
      “……”翁虹将她扔来的药丸一口吞入腹中,咳了一声:“好。”
      
      她已经被这只鬼缠了整整一个月,本以为是梦,今天却踏踏实实看见了鬼。这只男鬼今天下午突然出现在她车内,伸手过来要拍她的肩。
      
      她吓得脸色惨白,下意识地把唐菲送的口红丢了出去,这才保住一命,化险为夷。
      
      如果她稍晚一点,他们的车就被前面那辆大货车撞上,不死也残。
      
      男人扭过头看向翁虹,眼眶里泪水婆娑,嘴虽然被堵住,却依然发出声音:“娘子,你忘了我吗?娘子……”
      
      男人看翁虹的眼神越发楚楚可怜,仿佛受到什么致命的打击。
      
      翁虹被那男鬼看的不舒服:“我不认识你!唐菲,快,收了他!”
      
      唐菲用握剑的手举起手机,打开拍照模式;又用另只手掐住男鬼下巴:“前尘往事如云烟,老兄,我送你上路。别动,表情正经点,给你拍个正面照。来,茄子,露牙齿。”
      
      男鬼脸上还有女人的几个巴掌印,火辣辣地疼。此时被她捏着下巴,眼神甭提多委屈。
      
      唐菲见他不配合,眉头一皱。
      
      男鬼立刻给她一个正脸,露出两颗尖尖牙:“茄……茄子!”
      
      “咔嚓”一声,手机里的相片定格。瞬间,她手机里的照片变成了搅动的八卦图案,被钉在墙上的男鬼瞬间被吸进了她手机里的八卦中。
      
      唐菲将手机在空中抛了一个弧,落回手中后,塞进斜挎在身上的百宝袋中,顺手又掏出一张名片,递给翁虹:“上面有我微信,稍后我会把卡号发给你。你已经灭了一团阳火,身体会非常虚弱,我能治,但我有个条件。”
      
      话音刚落,唐菲对翁虹和简秀以外的其它人,下了“清忆咒”。
      
      因为今晚的事,翁虹对这个姑娘已经刮目相看。从“看不惯”变成了打心眼的尊敬,她问:“什么条件?”
      
      *
      
      最近凭借网剧爆红的唐菲,招来人妒忌,有人花钱请营销号黑她。虽然《捉鬼一姐》官博已经澄清,IP还在和漫诚影业洽淡中,并没有卖,更没有定女主角。
      
      网友又给唐菲叩上一个“借大IP炒作不要脸的”标签。
      
      唐菲所谓的黑料,更是一茬接一茬。
      
      八卦鹦鹉V:“有网友拍到唐菲在广电大楼后停车场勾搭翁虹,并对翁虹动手动脚。【图片】”
      
      照片里,拍到翁虹脸上明显不悦,唐菲却疑似对翁影后动手。
      
      翁虹的粉丝炸了:
      
      “敲你妈的炒作娘娘,蹭我女神热度不要脸,居然还对我女神动手!”
      
      “这……真想知道她后台是谁!”
      
      “求问怎么屏蔽热门首页的关键字?并不想再看见这位炒作娘娘的消息。:)”
      
      “红了一部网剧,真以为自己能上天了?”
      
      ……
      
      翁虹是漫诚影业的签约艺人,这个公司是国内顶尖的影视公司。国内前十的影视明星,一半是这个公司的签约演员。老总秦黎也是个狠角色,三十岁就已经建立起这样的顶尖娱乐公司。
      
      这家公司资源好,同时竞争大,非常残酷。
      
      唐菲的前公司不限制她的发展,等她找到了更好的公司,随时可以走人。
      
      她虽然凭借网剧小火,可她意识到自己的公关团队真不行。
      
      唐菲的条件就是让翁虹想办法,让她和漫诚签约。
      
      今天是翁虹电影《骨》的发布会,漫诚的老板秦黎也会到场。
      
      唐菲跟着翁虹去化妆间,正巧不巧,电梯里遇见了秦黎。男人扫了眼站在翁虹身边的唐菲,只见身高只到他肩膀的女孩,怀里抱着一只黑猫。
      
      男人收回眼神,平静地跟翁虹嘱咐了一些事情。电梯门一开,率先跨出去,去了男嘉宾化妆间。
      
      翁虹是一线影后,本身气场是不低的。可是在那个男人面前,却被压得毫无气场。
      
      从电梯里出来,唐菲怀里的黑猫“喵喵”叫了两声,耷拉着耳朵,软弱无力地说:“老子的力气好像被抽干了……菲菲我是不是快死了。”
      
      与此同时,唐菲收鬼的那只手机,突然发出“低电量”警告。
      
      被封在手机里,等待被超度或炼化的鬼们在微信群里狂嚎。
      
      【酒鬼】:我不行了,突然浑身无力,感觉要灰飞烟灭了……
      
      【饿死鬼】:快别说了!我隔壁的色鬼刚才直接嗝屁了!
      
      【水鬼】:@仙女.唐菲.超温柔小姐姐,你是不是带着我们进了寺庙道观啊?好烫好烫,我快变成鬼干啦!
      
      ……
      
      唐菲望着秦黎离开的方向,眉头微微一皱。
      
      那个男人身上阳刚之气充沛,浑身透着“百鬼勿近”的气息。就连黑糖这样的老精怪,都抵不住他身上灼热气息的烘烤。
      

  • 作者有话要说:  这章留言全送红包唷~明天下午6点准时更。(希望不要遭遇点击十位数尴尬。【捂脸哭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