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怂影后是天师》萱草妖花 ^第12章^ 最新更新:2019-02-24 20:54:0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2、12. ...

  •   “十年,你怎么不去抢呢?”唐菲冷眼看他,哼一声:“我是想方设法跳槽到你们公司不错,可我也不想跟你们签卖身契,限制了自己的路。”
      
      “我不喜欢趁火打劫,从长远看,我喜欢做公平交易,”秦黎谈起生意素来有一套,他思路也很清楚:“你接翁虹这一单,赚了至少千万,以你现在的咖位,拍一部戏也才这个价格。你让我冒着生命危险,去促成你的生意,而我开出十年条件,并不过分。漫诚是个什么样的公司,你比我更清楚,我既心甘情愿留你,自然会让公司全力打造你。以你和秦骁签的那份合约,只要你还在这个圈子,就不会吃亏。”
      
      “你唯一要担的风险,是漫诚以后会不会被其它公司取替。漫诚强,你则强。漫诚衰,你则衰。怎么样,唐小姐考虑下我的条件。”
      
      在旁人听来,唐菲好像是不吃亏。老板话都说到这份上,以后自然不会亏待她。
      
      唐菲沉默片刻,才说:“你沈万三转世吧?打算盘这么精。我的十年,加上翁虹的十年,已经不少了,既然你追求公平,我还有个条件,于你而言应该不算什么。”
      
      “你说。”
      
      唐菲说:“我是痘痘肌,很严重那种。我不求公司能报销我每一笔祛痘护肤费用,希望公司每个月都能替我报销一笔。作为你公司的艺人,这个应该不算过分吧?”
      
      “的确不过分。”秦黎此刻已经将碎裂的三观迅速重组,彻底平静下来。他冷静道:“就当是给你的员工福利。”
      
      谈判完成。唐菲打了响指,说:“好,就这样,我们抓紧时间办事,最好能在今晚地府时间十二点之前了却白易的心结,然后送他去阴司。”
      
      地府时间混乱,秦黎双重人格的切换是依照阳间的北京时间。由于唐菲掐不准地府时间,所以也很难掐准秦黎和秦骁切换的时间。
      
      因此,这一趟任务难度和危险度都极高。
      
      在他们谈判期间,蔡旭已经按照唐菲的吩咐,把所有东西都准备好。
      
      他把窗帘都拉上,在白易身边点了一圈红蜡,又按照唐菲的吩咐,分别在他眉心、人中、两腮、掌心部位点上朱砂。
      
      说来奇怪,原本挺怕鬼的蔡旭,现在居然开始心疼起这只鬼。
      
      很难想象,一只鬼因为一个人,在世间留恋几百年的那种彷徨和绝望。他因此错过轮回时间,到快湮灭时,都没能达成愿望。
      
      唐菲用朱砂在白易额头画了个小符咒,让他可以不惧怕秦黎身上的阳气。
      
      做完这些基本工作,唐菲对翁虹说:“他因为看见你和别人拍吻戏,误以为你当初真的是同别人私奔放弃他,所以才失去理智。为了解除他的心魔,你必须跟他解释,告诉他你是如何死去。”
      
      在白易的头顶,漂浮着九个光点,分别是他的三魂六魄。他们可以用肉眼清楚看见这九个光点相互排斥,始终无法聚拢。
      
      如果不是有唐菲的符阵压制,这九个光点早就散了。
      
      翁虹跪在白易身边,握住他的手,问:“可他能听见吗?”
      
      “他的魂魄很散,你试试握住他的手,跟他说话,让他魂魄聚拢。”唐菲摸摸鼻尖,想了一下又说:“你最好想想,你前世和他有没有什么特别刻骨铭心的经历,最好是能让他兴奋激动的事件。”
      
      翁虹凭借穿越回古代的那段记忆,开始把曾经和白易的经历一件件讲出来,又讲她是如何死去。讲完前世的事,又解释了一下接吻戏的误会,她同白易讲清楚,她不是与男人私奔,那是这一世的她在拍戏。
      
      到了晚上地府时间十一点,白易依然没醒,他头顶的九个光点不仅没能聚拢,光线反而愈发薄弱。
      
      “唐菲,不行啊,怎么办?”翁虹眼眶发红,嗓音带着微颤。
      
      遇到这种情况,唐菲也没辙,她正努力想对策,只听从头至尾没开口的秦黎冷静说:“你告诉他,他离开后你有了身孕。被丢进枯井时,一尸两命。”
      
      唐菲扭回身,看向身后正在给蔡旭包扎腹部的秦黎。
      
      虽然蔡旭的伤口被唐菲用符咒封住,正在缓慢愈合,可秦黎依然不放心。他取出自己从营地带来的医疗用品,坚持要给小孩包扎。
      
      这小孩是他的艺人,真出了什么意外,他也不好与人父母交代。
      
      此刻,男人正半跪在地上替男孩做包扎,动作仔细温柔,看得出很有经验。替男孩扎绷带时,他抬眼,特意问了句:“蝴蝶结?”
      
      “嗯!”蔡旭笑眯眯看着他:“秦总最懂我!”
      
      唐菲:“……”为什么觉得是爸爸儿子即视感。
      
      翁虹接受老板的建议,握紧白易的手,开始声泪俱下,阐述自己在他离开后如何凄惨,怀着身孕被官僚羞辱至死,最终和腹中胎儿一起被丢进枯井中。
      
      她的情绪表演到位,仿佛,真的遭遇过这些事似得。
      
      果然,白易头顶的九个光点开始剧烈颤动,最终“轰”地一声撞在一起,凝聚成一个光球,如沉甸甸的石球一般坠入男鬼的颅内。
      
      白易睁开眼,望着眼前的翁虹,泪流满面。他握紧女人的手,虚弱道:“娘子……是我误会你了,对不起。”
      
      翁虹喜极而泣:“没关系,一尸两命我是骗你的。”
      
      唐菲:“……”
      蔡旭:“……”
      正在给少年剪绷带的秦黎:“……”
      
      白易也怔了一下,然后笑出声说:“娘子,这些年你孤身一人,辛苦了。我不该打扰你现在的生活,我早该放下执念。”
      
      翁虹虽然穿越回去,可她是以上帝视角回顾了前世一生。她已经不是阿芙,也没有阿芙那份儿心境。现在如此尽力帮助白易,不过是心疼前世的自己,和前世的丈夫罢了。
      
      要真说她对现在的白易有什么惊天动地的感情,实际是没有的。
      
      她劝说道:“你去投胎吧,好好过下辈子。如果可以,我欠你的,下辈子慢慢还。”
      
      白易摇头,伸手抚摸女人的面颊,笑着说:“你从不欠我什么。白某一生能得阿芙垂爱,已然满足。如今找到我的阿芙,又见你过得这般快乐,无憾三生了。”
      
      翁虹眼眶发热,泪水氤氲。她握着男人手背,拍了拍:“我的前世能有你这样的人爱着,挂念着,我也无憾三生了。”
      
      地府时间十二点。
      
      大堂正中央,开了一个方口,一个电梯从地底升出来。电梯外观呈哑光黑,看起来非常厚重。
      
      唐菲见阴司入口打开,塞给秦黎一道符咒,催促白易:“老铁,走了,过了时辰你可就下不去了。”
      
      翁虹将白易扶起来,送他去了电梯口。
      
      男人就快跨进电梯时,翁虹叫住他:“等等。”
      
      她走过去,拽住男人垂在胸前的两缕长发,踮起脚尖,在他嘴唇上亲了一下,眉眼一弯说:“再见。”
      
      白易用指腹轻轻压了一下嘴唇,看她的眼神颇为不舍。
      
      唐菲抬腕一看时间,再次催促:“时间快到了,走了。”
      
      站在电梯口的秦黎拍了拍男人的肩,低声说:“人鬼殊途,走吧。”
      
      等电梯门合上,唐菲抬眼去看身高一米九的秦黎,挑眉说:“信奉科学的秦总,你也知道人鬼殊途呢?”
      
      秦黎也一挑眉,表情依然是一贯的高冷。
      
      大约一分钟后,电梯开始剧烈晃动,“叮”地一声,门从两侧收拢,宛如浩瀚银河一般的景象映入眼帘。
      
      跨出电梯,天是黑色,银河仿佛就在触手可及的头顶。脚下是水,倒映着他们的身影。秦黎探出一只脚,尝试着踩了一下,确定可以落脚后,这才敢完整跨出。
      
      秦黎和白易跟着唐菲过了一座桥,前方黑压压一片队伍,宛如国庆时的长城,黑压压一片鬼头,非常拥挤。在队伍尽头处,有一座故宫样式的古建筑,上面写着“中华人民共和国鬼门关”。
      
      正在排队等过海关的众鬼,突然感觉到一股阳光照射般的灼热。刚死的王大叔本来就很虚弱,被这股灼热侵袭,差点晕过去。
      
      众鬼纷纷转身去看身后那一男一女,以及他们身后飘着的那只古代鬼,自发地往后退了十几米。拥挤的队伍,瞬间从中劈开了一条康庄大道。
      
      到了鬼门关的关口,要过安检。
      
      几个穿西装的兔头鬼,拿枪指着唐菲和秦黎:“你们什么鬼!居然敢闯鬼门关!”
      
      有鬼小声逼逼:“老大,他们好像不是鬼,是人!”
      
      唐菲扫了眼守关的这些鬼将,低声对秦黎说:“你带白易去闯关,这里我来对付。把他送进关内,就赶紧折回。”
      

  • 作者有话要说:  又更完了,送100个红包!么么哒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