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心永恒》卫十九 ^第1章^ 最新更新:2018-11-03 12:55:4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往事如风 ...

  •   魔都的夏日本该是焦灼闷人的热浪,但不知是不是因为歌手“雨神”萧先生演唱会的关系,八月里下了二十多天的雨,空气里全是潮湿的阴热。魔都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闪烁着雨水洗礼后更加夺目璀璨的星光,已经到了一天忙碌工作的结束时分。
      
      但总有人为自己增加负荷,许娇娇从午时已连续绘制设计图纸七个小时。这套独栋别墅的设计风格客户要求很多,既要欧式高贵的奢华大气,又要柔美非凡的典雅温馨,她得再三注意各式细节。想到这,她起身去资料室取夏先生吩咐参考的案例。
      
      同设计组的杨铭假装认真制图,偷偷地用余光追随许娇娇的倩影。
      
      杨铭刚来鹤宇设计时就喜欢上许娇娇了。许娇娇有着一头乌黑浓密的亮丽卷发,一张细腻玉润般的姣好面容,五官带着些微欧美人的深邃,最神秘的是高挺鼻梁上方焦糖色甜蜜的双眸,和她对视时总想一探究竟。
      
      当然那接近175cm的身高和虽穿着保守黑色套装却仍旧傲人的惊人弧线,还有裤管里笔直修长的大长腿。S型的好身材一览无余,设计组其他女人早就被比下去了。
      
      更不说她二十八岁就坐到了鹤宇设计一组的主案,有十几套深受高端客户喜爱的经典设计。既有美貌又有才华加身,杨铭敢打保票,公司里大多数单身男青年们的梦中佳人一定是许娇娇,甚至他觉得首席设计师夏先生都在其列。
      
      许娇娇放下蓝色封面厚重的文件夹,伸出白皙纤长的手指捏了捏眉心缓解疲惫,长时间对着计算机让她有些头晕。
      
      杨铭保存完图纸,关掉显示器,“主案,明天再继续吧。这雨下的不停,今天先到这好了。”
      
      “好。”许娇娇盯着面前屏幕上彩色密集的设计线条头也不抬,“你和其他人先走吧,我还要收个尾。”
      
      “许主案,那我们先走了。”这是二组的同事们。
      
      杨铭收拾完工作间的桌面,笑着劝说:“许主案要注意身体啊,别太累了。早点休息吧,明天再见。”
      
      只剩下同组的夏梦抱着她的胳膊不肯走,她撒娇道:“娇娇姐,你陪我去看哈7吧。我哥今天说好和我一起去的,他又为见客户放了我鸽子啦。”
      
      “夏先生是为了公司好,你就别生气了。”许娇娇安慰她,“怎么不让你男朋友谢先生陪你啊?”
      
      夏梦撇了撇嘴,说:“他最近在赶项目进度,我得贤惠大方点体谅他呀!娇娇姐,我看杨铭对你挺有意思的,我哥就更是了。唉呀!你对我哥究竟是怎么想的啊?他三十二了还不谈朋友,爸妈都急坏了。你知道他一直在追你的,你为什么不肯接受我哥啊?”
      
      许娇娇顿了顿,郑重地说:“夏先生很好,只是……是我自己的问题,我会和夏先生说清楚的。”现在想想,不坚定的拒绝对夏鹤也是一种伤害。
      
      “好吧,我不掺和你们了,你们自己解决吧。我先走了,明天见。”
      
      夏梦踩着黑色红底十三厘米的高跟鞋,挎着CHANEL最新款的包包走出了鹤宇。她准备开着红色宝马去刷上一堆昂贵珠宝和高档化妆品来发泄没人陪的郁闷,最好刷爆老哥给她的副卡。
      
      窗外是魔都彻夜不灭的灯火,细细的雨水像断线的泪珠流过玻璃。惨白的灯光照在光洁的墙面上,鹤宇设计偌大的设计部只剩下了许娇娇一个人。
      
      半小时后已近八点,许娇娇仔细查验关好门窗,缓步走向楼梯间。借着电梯金属的冰冷光泽,她望着自己面露疲态的瘦削脸庞,思绪却飘向了租屋画室内的宝贝们。
      
      ‘也不知道这该死的雨水什么时候停止,雨再下的话我的油画宝贝们何时才能干透呢?’
      
      许娇娇刚想到这,电梯已到一层。她大步走到大厦外的台阶边缘,从挎包里取出一把蓝雨伞,撑开向地铁站走去。
      
      是的,许娇娇在魔都打拼五年,月入也算不斐,早就可以拥有一辆座驾了。但每月除了租房和各种生活开支外,她还定时给母亲打一笔钱,剩下的全部奉献给挚爱的油画了。所以她从不追求华美的首饰和昂贵的高订,出行也全靠魔都的公交和地铁,更不打算接受任何青年的青睐,因为她把油画创作当成毕生追求,不打算经营一段罗曼蒂克的爱情关系。
      
      约四十分钟后,许娇娇下了地铁走出站口。雨势已渐收,只是还有些许零星的雨点。从这到她的住处还需步行五分钟,她索性不打伞,漫步向租屋方向走去。
      
      许娇娇按下墙面的开关,昏黄的橘色光线照亮不足六十平米的房间。简洁的空间里除了必要的家具外,最醒目的是放满各种画具的小型画室,色泽或华丽明艳或静谧动人的各种尺寸的油画安静地陈列着,等待厚重颜料干透的时刻。
      
      “宝贝们,我回来了!”许娇娇伫立在它们面前,饱含热情的和一天未见的宝贝们打招呼。
      
      许娇娇童年时就爱上勾勒各式线条,中学时不顾父母反对毅然的决定成为一名美术生。好在她成功考上了帝都美术学院,让父亲许传宗面上有光转而支持她进入油画系深入学习油画创作。
      
      华夏的油画发展比欧美晚了很多年,纯艺术的油画系毕业生的画作很少能在画廊卖出价钱,他们该怎么生存呢?毕业生们一部分在各级美院或者私人画室从事教学工作,也有在艺术文化展馆担任画作讲解宣传师,更多的去做各类设计甚至为了生活换了行当。可仍有几个心怀梦想、不忘初心的人,坚持创作到“一朝闻名天下知,画廊展馆纷至来”的那天,许娇娇就是其中一员。
      
      其实帝都更适合许娇娇发展,毕竟她就读于帝都美院,老师和同学大多也在帝都工作,留在帝都能有更多成功的机遇。但她无法安心的留下,不是放弃大好前途,而是因为许娇娇的初恋男友罗天阳长眠在此,她不想身处这座拥有他们许多甜蜜回忆的城市,她不愿意再体会心力交瘁的滋味。
      
      更何况,罗天阳去时风华正茂,才二十三岁的他在艺术领域天赋卓绝,连油画系的资深教授马先生都对他赞誉有加,认为他以后一定会青出于蓝,大有成就。可就在他二十四岁生日的前一天,罗天阳出门去常去的画廊看画展,回来的路上出了车祸不治身亡。
      
      那天刚好是愚人节,许娇娇留在学校没有陪他一起去看画展,因为4月1日是她一生中最喜爱的艺术家Leslie Cheung哥哥离开人间三载的日子,这一天她只想听着他所有的歌看着他演绎的所有角色,独自怀念那个风华绝代的男子。
      
      接到男友车祸身亡的讯息时她撕心裂肺,无力呼吸到瞬间就晕了过去,醒来后她仍旧不信罗天阳已逝,那段日子是她最黑暗最浑浑噩噩的时刻,活的仿佛一抹游魂。但罗天阳十八岁时母亲就病逝了,七个月前父亲也因胃癌晚期去了,罗家父母都是孤儿,也没有愿意接手的亲友,只有她强打精神在学院老师的帮助下给男友办了后事。
      
      罗天阳离开她的生命后,油画成了她最后的光亮和寄托。她待在画室两个星期没有出门,每天闺蜜江舒给她送饭,陪她度过无言的晦涩时光。直到马先生把她从幻梦中打醒,她才能正式生活里的其他人和事,她还有父母,还有朋友,还有很长的人生要精彩的活。
      
      三个月后从帝都美院毕业的许娇娇不顾亲友劝说,拖着全部的家当来到魔都打拼。五年来她从未忘记罗天阳,他的身影占据了她所有对爱情的期待,所以她紧闭心门,无法接受另一个男子的爱慕。更何况她肩负着她和罗天阳两个人共同的梦想--成为享誉世界的油画大师,她除了赚取维持生活和购买画具颜料的收入外,剩余的精力都给了画室创作。
      
      看着身前的刚完成一周的宝贝们,许娇娇又想起了大学时的美好时光,泪水从蜜色瞳孔中流出眼眶,浸湿了她白皙的玉色脸庞,在地面留下浅浅的湿痕,但她毫无察觉。
      
      突然一阵短促的音乐在安静的房间响起,许娇娇翻开包打开手机查看,是首席设计师夏先生的短信。
      
      ‘娇娇,早点休息。明天见!你的追求者:夏鹤’
      
      许娇娇面露苦笑,夏鹤总让她直呼他的名字,她明白他对她的好感,可她不希望夏鹤把心思放在一个不可能回应他的女人身上。他高大英俊又健谈多金,这样好的男人合该有优秀的佳人陪在身边,只是不会是她。
      
      刚来魔都时她经济窘迫,是夏鹤力排众议给了她工作的机会,让她在魔都能站稳脚跟,不至于灰溜溜的逃回伤心地帝都。她自学诸多设计软件,用努力回报他的赏识。她对他有感激,有欣赏,有崇敬,唯独没有爱情。她爱人的能力,早在五年前的愚人节丢失在帝都的风里了。
      
      ‘明天下班找个机会和夏先生谈谈吧。’许娇娇从冰箱中取出吐司面包和蔬菜做好简易的三明治,加热牛奶时这样想道。
      
      用完简单的晚餐后,许娇娇把房间大略的收拾了一下。取出衣物进了盥洗间洗了个澡,一天忙碌到酸胀的肌肉才舒缓开来。用吹风机把头发吹干后关上灯,许娇娇躺在蓝色床单上,思绪仿佛飘到了九霄云外的另一个无垠宇宙。
      
      闭上眼睛,罗天阳清雅俊美的面容又出现在脑海里,他歪着头微笑的样子,他牵着她的手漫步在林荫道的温柔模样,他唱着哥哥《为你钟情》深情向她告白的场景,两个人徜徉在各个画廊展览作品里憧憬未来的蓝图……太多的回忆让她难以忘怀,黑夜给了她放肆的借口,她无声的留着泪,肆意地想念她生命里重要的逝在同一天两个男人。
      
      ‘罗天阳,教我如何不思念你?我要怎样才能再见你?你何时能够再回到我身旁?你是否和哥哥同处一个神秘维度?请替我带去身为荣迷怀念的讯息,还有唐先生的炽热爱意和想念……’
      
      许娇娇坐起身,打开床头那盏三十年代老魔都风情的台灯,这是房东先生留下的家具。柔和的光晕洒在寂静的长夜里,她起身取出一个外壳磨得很旧的随身听,那是罗天阳妈妈留给他的珍贵礼物,当年收拾他的物品时许娇娇只带走了它,其它的都跟随罗天阳长眠地底了。许娇娇带着它听歌很久了,在无数个想起他的日夜里,这是许娇娇唯一的慰藉。
      
      装上磁带,按下掉漆的按键,低沉磁性的男声演绎着人世间的悲欢离合,许娇娇沉迷在哥哥用歌声营造的美丽世界,心绪稍稍平复下来。
      
      塞上黑色耳机,伴着哥哥深情优雅的吟唱,许娇娇缓缓入梦。梦中人在唱:
      
      “因为我仍有梦,依然将你放在我心中,
      
      总是容易被往事打动,总是为了你心痛。
      
      别留恋岁月中,我无意的柔情万种,
      
      不要问我是否再相逢,不要管我是否言不由衷。
      
      为何你不懂,只要有爱就有痛。
      
      有一天你会知道,人生没有我并不会不同……”
      
      ‘当爱已成往事,但我痴心依旧。’许娇娇睡梦中呢喃着。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