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见了我都发愁》月照溪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2-14 23:04:07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chapter 4 ...

  •   阎罗将叶景三人带到了他们所住的地方,等看见床上的顾蒙之时,他们完全不敢认。
      
      “这……这是顾蒙?她,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苏雯瞪大眼睛问,完全不敢置信。
      
      这个枯瘦得像是一具干尸的人,真的还活着吗?
      两个女孩缩在一起,完全不敢往前走一步。
      
      阎罗道:“我们遇见她的时候,她被挂在身上,已经是这个样子了。”
      
      “是顾蒙,顾蒙离开的时候就穿着这身衣服!”许心茹突然开口说道,看着熟悉的衣裳,肯定了这人的身份。
      
      叶景回过神来,表情也有些不好看,问:“你们在哪遇见她的?”
      
      “在吃人林!”
      
      “吃人林?”
      
      许心茹道:“当时顾蒙就是跑进了吃人林,没想到她还活着!”
      说到这,她忍不住长长的舒了口气,心里充满了庆幸。
      虽然顾蒙现在变成这个鬼样子,但是至少还活着,这比什么都好。
      
      就在此时,她突然看见床上的人突然动了一下。
      
      “……顾蒙刚刚是不是动了?”她有些不确定的问。
      
      动了?
      
      阎罗有些惊讶,立刻抬步走过去,然后恰好就看见床上的人睁开了眼睛——深凹的眼眶里是一双黑漆漆的眸子,眸光如波。
      刚睁开之时像是一汪死水,但是很快的,对方卷翘浓密的眼睫毛抖了抖,然后就像是往眼中注入了生命,整双眼瞬间就活了。连带着那种干瘪的脸,似乎都亮了几分。
      
      “顾蒙,你醒了啊!”苏雯小心翼翼的看着她,有些惊喜。
      
      床上的人慢慢坐起身来,身上的被子滑落,露出空荡荡的身体来。
      
      阎罗:“……”
      这一幕,简直堪称恐怖片了。
      
      顾蒙眼里露出一丝迷茫来,歪着头看着他们,问道:“你们是谁?”
      顿了顿,她又十分疑惑的问:“我是谁?”
      
      闻言,叶景等人微微瞪大眼睛。
      
      *
      
      “你们说,我叫顾蒙?”靠坐在床上,顾蒙看着明显对她避之不及的一群人,疑惑的问。
      
      许心茹点头,道:“你是顾蒙,是索罗美术学院的学生……”
      说到这,她有些犹豫的问:“顾蒙,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不记得了。”顾蒙摇头。
      
      她一双大眼睛在众人身上扫过,那深凹的眼眶,被她注视的人简直觉得自己鸡皮疙瘩都要起来。
      
      妈啊,这人躺着可怕,醒了还是很可怕啊!
      
      顾蒙歪着头,看着眼前这个声称救了自己的男人,问道:“你叫阎罗?”
      
      闻言,一旁沈强先哈哈笑了笑,道:“我们老大的名字酷吧,一般人可不敢取这个名字了。”
      
      阎罗,要知道大家都叫地府的帝王叫阎罗王,他这个名字可以说是十分没有避讳了。
      
      “阎罗……”顾蒙目光有些奇特的看着对方,道:“也就只有你能压得住这个名字了,换了个人来,可没有命压得住这个名字。”
      
      “什么意思?”沈强等人都有些摸不着头脑。
      
      顾蒙笑了一下,道:“我是说,他的命很硬。”
      那滔天的凶煞与血腥,足以让他镇住这个名字,不受半点邪祟侵害。
      
      “……你别笑了,瘆得慌。”沈强捂着脸道。
      
      许心茹等人也忍不住点头,要知道现在顾蒙这模样,简直就是一个活着的骷髅架子。你可以想象一下,一个骷髅对着你露出森白的牙齿来。
      
      这一幕,一点都不愉快啊!
      
      虎子忍不住嘟囔道:“你还没看见你现在的模样吧,就骨头上蒙着一层皮,笑起来有点可怕了……”
      
      “虎子!”阎罗叫了一声,语气里带着淡淡的警告。
      
      闻言,虎子急忙捂住了嘴巴。
      
      顾蒙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勉强可以称作手吧,实际上看起来就像一双鸡爪子。从这双手,她就能想象到自己现在是什么模样了。
      她再扭头看了一眼许心茹和苏雯两位姑娘,虽说两人模样有些憔悴,可是那手却是白皙细腻的,和她的鸡爪子完全不同。
      
      顾蒙:“……”
      突然有点不开心了。
      
      阎罗看向许心茹他们,道:“先跟我们说说你们在村子里遇见了什么事吧,还有你们口中的恶鬼,又是什么意思?”
      
      闻言,许心茹他们三人相视一眼。
      
      阎罗他们一群人看上去强壮而精神,充满了一种力量的感觉,和他们在一起,许心茹他们终于觉得心里踏实了点。
      
      “……刚开始都很正常,村里人很热情的接待我们,我们也没想太多。可是在不久之后,我们之中就有人消失了。”
      
      他们一共八个人,可是在某一天醒来,他们中就有人消失了,他们所住的屋子大敞着,地上有着拖拽的痕迹,甚至还有斑驳的血点子。
      
      “痕迹一直到东边的吃人林,然后我们在吃人林边上,发现了他的尸体……”
      
      说到这里,两个女孩子的表情不太好,想到当时的那一幕,她们觉得有些生理性的反胃。
      
      叶景神色也有些难看,他顿了顿,继续开口道:“他的尸体像是被什么东西啃食了一样,身体被撕得稀巴烂,就这么被丢在地上……”
      
      看见这幅场景,他们当时就有人没忍住吐了。而他们没想到的是,这只是开始。接下来的每一天,他们都会有一个伙伴消失。然后,他们会在四周发现他们“挣扎”的痕迹。
      
      许心茹抱着双臂,似乎是有些冷,她喃喃道:“是恶鬼,我看见的,是恶鬼在吃人!”
      
      那日她和同伴晚上起夜,整个村子雾蒙蒙的,她一个转眼的功夫,就听见同伴传来一声短促的尖叫,然后扭过头,她就看见了可怖的一幕。
      
      “……那不是人,那是恶鬼……”许心茹喃喃,整个人完全陷入了当时的那一幕,身体在不自觉的哆嗦。
      
      那时候天上有月亮,将那一幕照得清清楚楚。空气里有血腥的味道,瘦下的身影趴在地上,死死的咬住同伴的喉咙,发出了吮吸鲜血的声音。
      
      同伴倒在地上,整个人喉咙被咬断,嘴里发出嗬嗬嗬的声音。他看着许心茹,一双眼由明亮转向灰暗,直到死他都注视着许心茹这边。
      
      许心茹使劲的摇着头,道:“我太害怕了,我被吓到了,我不是故意不救他的。”
      说到这,她已经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
      
      “这不是你的错……”苏雯小声道。
      任谁看见那一幕,怕是都会被吓到。
      
      阎罗微微皱眉,思索着她刚才所说的话,以及对恶鬼的形容。
      
      “那顾蒙呢,顾蒙怎么会跑到吃人林去?”他问。
      
      听到他说到自己,顾蒙眨了眨眼睛,无辜的看着对方。虽然她这幅模样,看上去大概也跟恶鬼差不多,一点都没有半分无辜的样子。
      
      “顾蒙……顾蒙她说实在是受不了了,她说比起被恶鬼咬死,她宁愿被吃人林里的树杀死,所以她那天晚上就跑进了吃人林里,我们拦都拦不住,我们都以为她已经死了。”
      
      但是却没想到,顾蒙他们竟然被阎罗他们给救了。
      
      阎罗并没有说他们是为什么会误入黎家村,但是这并不影响许心茹他们对他们的信任。他们本来就处于绝望奔溃的时候,现在遇上阎罗他们,立刻就像溺水的人抓住了浮木,那是希望。
      
      而且,阎罗他们一行人气质很正派,更加让他们信服。
      
      阎罗道:“……黎家村身处一个凹地,四周都是山,山势险峻,要想出去,只能通过东边的吃人林。”
      他思考了一下,抬起头来就恰好撞到了顾蒙好奇的目光,然后就见这小姑娘对他露出一个笑来,一双大白牙实在是显眼得很。
      
      “……”
      
      顾蒙目光在阎罗身上转了一圈,说实话,她对这个男人有些好奇。这样的名字,这样的命格,对方的存在,本身就是一个奇迹了。
      
      几乎成了实质的凶煞血腥之气,怕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还透着几分邪性来,但是他的气质却十分正派,眼中光芒也是明亮坚定的。
      
      “你们要是怕,就跟着阎罗不就好了?”顾蒙理所当然的道。
      
      在其他人看过来的时候,她解释道:“阎罗上辈子大概是个大将军,他身上有大功德,也有大煞,他这种人,邪祟一般是不愿意打他注意的。”
      
      打他注意,那不是自找苦吃吗?
      
      在顾蒙眼里,阎罗身上笼着一层宛若实质的血腥之气。
      这层血腥之气凶悍而邪恶,不过对方身上大概有什么东西将这股邪气给压住了,不然现在就不是这样的情况了。这股邪煞形成了一种保护膜,任何邪祟都侵害不了他。
      
      闻言,叶景有些惊讶的问:“顾蒙,你怎么知道这些的?不会是胡说八道吧。”
      
      “这个问题嘛……”顾蒙认真思考了一下,然后回答道:“你们也知道我脑壳出问题了,我怎么知道我为什么会知道这些的?”
      
      其他人:“……”
      竟然该死的有道理!
      
      顾蒙表示,反正她就是看见了,而且她甚至有种感觉,只要她想知道,她也能知道对方为什么会有这么浓的邪煞与血腥之气。
      
      不过,她并不好奇。
      顾蒙淡淡的想着。
      
      

  • 作者有话要说:  又困又饿,昨天打了一晚上麻将(亲戚家里没床,比起和人挤着睡,我硬撑着在麻将桌上干了一个通宵,然后现在整个人都lay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