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见了我都发愁》月照溪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2-12 22:22:22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chapter 2 ...

  •   按照黎玉的介绍,他们村因为这片古怪林子,基本和外边没有往来,村里没通电没通网,完全就是与世隔绝的。
      
      哦,黎玉就是带他们出林子的那个女人。
      
      那片吃人林,如果没有他们村特制的灯笼,也是过不去的。
      这林子阎罗他们也是见过了的,的确十分古怪,就连月光都照不进去,只有黎玉手上提着的灯笼,才能在那林子里照出光来,让这些吃人的树躲开。
      
      “这灯笼有什么特别的吗?”沈强柔声问。
      在他们这群人里,也就沈强的模样是最能让人心生好感的,而且他性子温柔,也是最容易在其他人嘴中套出话来的。
      
      “这灯笼只有我们村的人能做得出来,你们就别想了。”黎玉的语气有些得意,说完,她叹了口气,道:“可惜,灯油难得,这是我们村里最后一点灯油了,如今也燃尽了。等下一个灯笼做好,怕是还得有段时间了。”
      
      嘴上说着可惜,她语气里却没有半点可惜,显然没把这事放在心上。
      
      两人说话间,他们已经走进了村子里,四周漆黑,各家各户都是闭着门的,在黑暗中一栋栋房子形成一个模糊的黑影,瞧着就像是一个奇模怪样的东西。
      
      黎玉带着他们走到一栋农家房子前,木制的房屋,一开门那门就发出让人牙酸的声音。
      
      往里走,她带着他们去了右手边的屋子,推开门,几遍仍然是昏暗的,根本看不清什么来。
      
      虎子将电筒掏出来,这电筒亮起来就跟灯泡一样,整个屋子那叫一个明亮,照得那是清清楚楚。
      
      “这是什么?赶快关上!”旁边的黎玉突然发出一声尖叫,一只手捂住自己的脸,挡住电筒的光。
      
      虎子莫名其妙,电筒的灯光直接落在黎玉身上,他奇怪的道:“这个啊,这个是电筒啊,你不认识吗。”
      
      黎玉发出更惨的尖叫,她像是怕极了电筒的光芒,大声道:“关上,快关上!”
      
      “虎子!”阎罗轻声叫了一声。
      
      虎子这才哦了一声,伸手把电筒给关上了。
      
      “哼哧哼哧!”
      空气里传来剧烈的呼吸声,电筒刺目的光芒消失,大家一瞬间有些失明,因而空气里的剧烈呼吸声显得十分的明显,就像是某种野兽的呼吸声一样。
      
      “你们在这里住下吧,我们这也没有多余的房屋,你们几个人挤一挤吧。”黎玉开口道,说完之后,提着灯笼又走了,语气里带着几分仓惶。
      
      月光模糊,女人提着灯笼离开的背影有种说不出的曼妙动人,却又像是山林间的鬼魅。
      
      虎子忍不住抖了抖,道:“我怎么觉得,这女人瞧着有些不对劲啊?她怎么这么怕电筒啊?”
      
      岂止是这个叫黎玉的女人不对劲,从他们走进那个森林里开始,一切都很不对劲了!
      
      阎罗微微皱眉,心里有种不详的预感。
      
      虎子又把电筒打开,将屋子给照亮了。
      
      这屋子是真的简陋,就一张通铺的那种并排大床,上边摆着被褥,旁边还摆了一个木桌子,其他的啥都没了。
      
      阎罗将怀里的人放在床上,沈强问:“还活着吗?”
      
      阎罗查看了一下,点头道:“还活着,而且,心跳越来越有力了。”
      
      闻言,沈强顿时有些咋舌,道:“胸口开了一个窟窿,连身上的血肉都快被吸干了,这人竟然还活着?”
      
      这生命力,得顽强到了何种地步啊?
      
      不仅仅如此,阎罗记得当时将对方的身体从树上取下来的时候,对方的身体是被一根树枝横穿过胸膛的。
      
      可是如今,对方胸口微微起伏着,胸口处的肌肤一片完整,没有一点伤口。
      
      阎罗低头看了床上的人一眼,说实话,这人实在是有些恐怖,身上血肉几乎消失完了,只有一层薄薄的皮贴在骨头上。
      大晚上瞧着,真的让人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咦~”沈强忍不住搓了搓手臂,不敢再看这个人,越看越渗人了。
      
      “我去外边看看!”阎罗拿了一个电筒,打开走到院子里四处看了看。
      
      这个院子不算大,屋子旁边还有一口井,然后就是乱生的野草,长得很高了。
      看得出来,这个院子,已经很久没人住了。
      
      阎罗转身回屋,道:“今晚我和虎子守夜,我守上半夜,虎子下半夜。反正,大家都小心一点,这个村子诡异得很,我的感觉不太好。”
      
      闻言,众人点头,各自躺下休息了。
      
      阎罗坐在床上,闭眼假寐,慢慢思考着现在的情况。
      
      吃人林,村子,灯笼……
      
      这三者以灯笼为中心联系在了一起,为什么提着灯笼就能进入吃人林,不被吃人林攻击?那个灯笼有什么特殊的?
      不对,按照黎玉所说的,灯笼不是重点,重点是灯笼里的灯油。
      
      阎罗慢慢回忆着,他记得灯油燃烧的味道,那种味道刺鼻难闻,不是任何蜡油的味道,而是更加难闻一些,就像是……
      
      某种动物油在燃烧!
      
      “嗤!”
      空气里有某种刺耳的声音响起,阎罗猛的抬起头来,下意识的摸上了腰上的枪。
      
      这个房子是木制的,一边有一个窗户,那是是糊了纸的木制窗户,窗户上糊的纸早就风化得差不多了,只剩下一些框框眼眼。
      
      一个黑色的身影出现在窗前,月光将他的身影投落在窗户上,影子矮小而瘦长,就像是干枯的树干一样。
      
      木窗的一个框眼之中突然出现了两道白色,圆溜溜的白色中有一竖黑色,以黑色为中心,猩红的血丝呈放射性的布满了整个白色。
      
      而此时,白色中的那竖黑色不断的转来转去。
      
      阎罗手上有鸡皮疙瘩起来了,因为他猜到了这两道白色是什么,那是人的眼睛,白色的是眼白,而黑色的则是漆黑的瞳仁。
      不管是人类或者动物,阎罗从来没有看见过这样诡异的一双眼,诡异得让人觉得瘆人。
      
      在黑色的眼珠转过来的时候,阎罗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把眼睛闭上,但是就是有一种预感,似乎如果和这双眼睛对视,就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
      
      有一道贪婪黏腻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这道视线存在感十分强,宛若实质。
      阎罗感觉到对方目光在他身上停留了好久,里边充满着不加掩饰的恶意,盯得人头皮都要炸开了。
      他握着枪的手心中有黏腻的汗水,整个手都是滑腻的感觉。他的身体处于紧绷警惕的状态,但是呼吸却很平静,就像是睡着了一样。
      
      “哒哒哒!”
      不知道过了多久,这道令人厌恶的视线终于移开,然后是脚步声远去的声音,越走越远,直到完全消失。
      
      在这时候,阎罗稍微等了等,这才把眼睛给睁开了。
      月光已经消失了,屋里一片漆黑,四周十分安静,只能听见大家的呼吸声,此外什么鸡狗鸟叫的声音那都是半点没有。
      
      安静得似乎有些诡异了!
      
      阎罗闭了闭眼,他稍微一动作,就碰到身边的人。这勉强算是人吧,虽然摸起来全是骨头,在大晚上的时候碰到一具“骷髅”,要是胆子小的怕是得吓死了。
      
      还活着!
      
      阎罗摸了摸,心里得出这个结论来。
      说实话,他对身边这人实在是充满了好奇心,对方强大的愈合力与生命力怎么看都不正常。尤其还是出现在黎家村这个诡异的地方之中,这人就更透出十分的诡异与神秘了。
      
      确定外边没有人,阎罗推门走了出去。
      四周像是起雾了,放眼望去,黑暗中雾影迷蒙,什么东西看得都不大真切。
      他又朝他们来时的方向看去,只见黑暗中只能看见吃人林影影绰绰的影子,笼在白雾中,瞧着像个张牙舞爪的怪物。
      
      微微思忖片刻,阎罗走在窗边,伸手比划了一下。
      
      这窗户只到他胸口那么高,刚才那只眼睛从这里看过去的……
      
      阎罗尝试着在脑海里边将捋出一条线来,但是目前所得知的消息还是太少了,一切仍然是毫无头绪的。
      
      *
      
      第二日,天气并不算好,虽然有太阳,但是却给人一种雾蒙蒙得状态,阳光落进来,都显得十分暗淡了。
      
      阎罗先看了身边的人的情况,对方气息平稳,心跳也十分稳定,看上去情况十分好。
      
      “老大……”虎子站在他身后,吞吞吐吐的,挠着自己的脑袋道:“对不起,我昨晚没起得来。”
      
      下半夜本该是他守夜的,可是也不知道为什么,他竟然一觉睡到大天亮,别说守夜了,一晚上连个梦都没做。
      
      阎罗看了他一眼,道:“没事。”
      
      闻言,虎子立刻露出了受宠若惊的表情来,和其他人有些面面相觑。
      要知道,他们这支小队做的都是刀尖上舔血的任务的,说不定哪天就没命了,因此阎罗对他们的要求也很高。
      昨晚毫无防备的睡了过去,虎子都做好了被臭骂一顿的准备,可是却没想到阎罗竟然这么“和颜悦色”。
      说实话,他们还真是被他给吓到了。
      
      阎罗站起身来,整理了一下身上的东西,微微拧着眉。
      
      昨晚下半夜虎子没起来换班守夜,阎罗自然不是任他睡着的。只是他睡得很死,怎么叫都叫不醒,其他人也一样。要不是他们呼吸还在,阎罗都以为他们是死了。
      
      这里肯定有什么问题……
      
      心里思考着,他开口吩咐道:“今晚大家别睡觉了!”
      
      其他人相视一眼,立刻挺直胸膛,应道:“是!”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