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直男男主面前装基佬》月千重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8-09 23:52:55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4 ...

  •   
      台上,季时序静静的注视着男主那张没有任何笑容的冷漠小脸。
      季时序漫不经心的审视着。
      
      男主现在的样子看着灰不溜秋,瞧着就叫旁人嫌弃……但其实实际上,男主的样子好看极了。
      
      男主他娘容貌出众,他爹也是英气逼人,二人生下的孩子,容貌自然也不会差到哪去。
      并且,再加上作者特别给男主添加的妖物血统设定,而妖物一般又姿色出众,所以,男主的脸就更不会差到哪去了。
      
      并未夸大,只要男主现在一把脸去给洗干净,立马的,刚才那些还对他避之不及的妹子,转头就会立刻去向他搭讪。
      
      不过,男主小时候的脸虽然好看,但其实还好看的不太明显。
      ——相较于长大之后的男主而言。
      
      男主小时候的模样,看着只是好看和可爱罢了,但在渐渐的长大后,特别是成年之后,男主的脸,就完全的格外不同了。
      书里的描述是,男主在还未长大时,周围的女孩子见了他,就只是想和他做朋友,同他一块玩。可当男主渐渐的长大之后,做朋友的心思,就变成了想向男主献身,芳心暗许。
      这其中的变化,完全可以想象出,男主在长大之后,模样到底有多俊美。
      
      而同样的,书中的剧情里,男主在成年之后,也丝毫没有浪费他的这张脸。
      成年之后,男主便借着他的那张俊美宛如神祗的脸,一路不断的攻略美人,然后将一路碰上的美人皆收为自己的后宫。
      
      如果季时序记得没错的话……到了书的后面,男主的后宫似乎最少也有二十几个?
      
      不过,男主就是收再多的美人为后宫,也同他没有关系。
      季时序冷静的想。
      他不过就一个早早的要在男主那领便当的反派炮灰罢了,男主收多少美人为后宫,同他有什么关系?
      
      ……而此时的季时序殊不知,关系大了。
      因为男主后来只收了一个人进后宫。
      
      嗯,那个人,就是季时序本人。
      
      台上,季时序漫不经心的想罢,最后轻飘飘的又扫了台下男主那稚嫩的小脸一眼,继而很快便没了兴趣,收回了视线。
      季时序收回视线,想也没想,立刻将怀里揣着的那本《修□□之我是神》给掏了出来,然后迅速的翻到了男主上前来拜师的这页。
      
      季时序飞快的翻到那页,迅速的找到了‘他’这个反派出声羞辱男主的那段。
      季时序瞧着‘他’出声羞辱男主那段里的‘台词’,心中默念,暗自记下,以防待会男主上前来向他拜师的时候,他不记得自己的‘台词’。
      
      这本书里的文字和这个世界里的文字师完全的截然不同的。
      所以,就算是季时序现在这样大剌剌的将书摊开面前来看,也不必担心旁人能看到书里的内容。
      
      这边,季时序半靠在椅背上,大剌剌漫不经心的看着书。
      旁边坐着的伯梁瞥了季时序的坐姿以及摊开在季时序腿上的书一眼,瞬间下意识的皱起了眉。
      如此重要的场合,一脸散漫也就罢了,现在竟还拿出了一本不知道师什么乱七八糟的鬼玩意在这翻看,简直荒唐!胡闹!成何体统!
      但一想到季时序方才那尖牙嘴利的模样,伯梁咬了咬牙,还是窝火的忍了下来。
      
      看着自家师哥窝火的模样,另一边从头到尾都没怎么说过话的许乘岫挑了挑眉,脸上的表情意味深长。
      
      ……
      时间渐逝。
      
      巳时,时辰已到。
      
      台上,站在伯梁身侧的宋巍抬头看了眼头顶上的天色,估摸着时辰差不多要到了,于是便微微侧身,对着自家师父恭敬的行了个礼。
      宋巍躬身行礼,道:“师父,时辰到了。”
      
      伯梁闻声,抬头看了眼。
      时辰的确到了。
      伯梁淡淡的应声,道:“去罢。”
      宋巍恭敬的应:“是。”
      
      应声罢,宋巍直起身子,回头。
      宋巍回头走了两步,纵身一跃。
      
      宋巍跳到了台下。
      
      台上与台下的距离足足三米有余,可宋巍就那么眼也不眨的跳了下来,动作轻盈灵巧,毫不拖泥带水,利落而又潇洒。
      整个过程里,宋巍的衣摆甚至是连一点灰尘也没粘上。
      台下的众人仰头看着宋巍那英姿飒爽的模样,表情憧憬,脸上满是向往。
      
      若是他们今日也成了天山派的弟子,日后,定能也像他这样如此的厉害——
      
      台下,宋巍一身蓝纹白衣,腰间的深色横纹系带随风飘扬。
      宋巍肤色白皙,身上一尘不染,整个人在阳光下仿佛被笼罩了一层光晕。
      
      而宋巍在跳到了台下之后,瞬间,和台下的众人形成了截然不同的两极化对比。
      宋巍白衣飘飘,一尘不染,表情冷峻,看着就仿佛像是从天上下来的仙人一般,高高在上,让人不敢靠近。
      反观台下这些前来拜师的人,则肤色暗黄,姿色平平,整个人都透着一股灰头土脸的模样。
      
      台下的苗珊珊、丁长旭、卞蔡三人眼也不眨的看着宋巍的方向,表情怔愣,只觉移不开眼。
      真、真好看……
      
      周围其它人的反应也同他们三人的反应一样。
      
      当然……除了男主。
      
      只见男主堰墟表情冰冷的站在人群内,眼底一片冷漠,面无表情。
      他静静地站在原地,面无表情的目视着宋巍,眼底毫无波澜。那模样,就仿佛宋巍不过就像是路边的花花草草那般寻常一样。
      
      不过倒也能理解。
      他毕竟是男主。
      身为堂堂的男主,怎么可能会像旁边的这些跑龙套一样没见过世面,随便遇到一件小事就喜欢大惊小怪的。
      
      而且……就算这个宋巍再如何的厉害,以后也是要在男主那领便当的。
      待到男主成年之后,回头杀起这个宋巍来,就如同切西瓜那般的简单。
      
      此时,台下。
      
      宋巍冷着脸在台下站定,神色冰冷严肃,脸上没有分毫的笑容。
      台下的众人眼也不眨的看着宋巍,屏息静气。
      
      宋巍站定,开口,沉声道:“我乃是天山派大长老的直传弟子宋巍,也便是你们这次的考核官。”
      话落,宋巍抬头。
      宋巍唤:“师弟,下来。”
      
      台上,三长老许乘岫的身侧,一名绯衣少年这才终于慢慢悠悠的站了出来,然后终于一跃跳到了台下。
      绯衣少年跳到台下,不情不愿的来到了宋巍的身侧后,旋即懒懒散散的开口说道:“……方北枫,他的师弟,三长老的直传弟子。”
      说完,想起什么,又补上一句。
      方北枫风淡云轻,道:“哦,也是你们这次的考核官。”
      
      话落,方北枫嘴角一撇,不耐烦的翻了个白眼。
      什么这次。
      每次的考核官都是他们。
      ……说都说烦了。
      
      宋巍早已习惯了方北枫这副懒懒散散的模样,所以脸上一派淡定,没有丝毫的反应。
      一等方北枫自我介绍完后,宋巍便接着淡定自若的接茬道:“此次考核会考五项,分别为:定、心、念、气、目。定即为定力,心即为心力,念即为念力,气即为气力,目即为目力。在这其中,成绩名列前茅者,便可成为我天山派的入门弟子。”
      
      宋巍不疾不徐的说着,台下的众人屏息静气,生怕不小心遗漏了半句。
      
      宋巍话说完,方北枫嘴角一扯,漫不经心的‘好心提醒’道:“若是让我发现,考核期间有谁敢投机取巧……就别怪我不客气。”
      方北枫声音发冷,透着一股瘆人的意味。
      台下的众人身子当即抖了抖,瞬间噤声。
      
      方北枫话说罢,宋巍再次抬头,看了眼头顶上的天色。
      宋巍站在原地,等了一等。
      
      宋巍等待了片刻,片刻后,头顶之上,浓重的云雾不知何时开始在头顶渐渐的聚拢,围靠。
      阳光渐暗。
      不肖片刻,所有的阳光都被笼罩在了云层之中。
      
      见状,宋巍不疾不徐的收回了视线。
      宋巍道:“时辰到了。”
      
      话落,众人眼前一花,顷刻间,众人眼前的情景瞬间发生了变化。
      只见台下渐渐的浮现起了一层淡淡的雾气,而在雾气之上,一层像是透明的半圆形薄膜将他们给笼罩在了其中。
      台上的人将这层薄膜瞧的一清二楚,台下的众人则压根浑然不知。
      
      宋巍站在原地不动。
      宋巍道:“定力考核开始。”
      
      说完,所有人的脚下,立刻显现出了数片数不胜数的银色刀刃。
      刀刃泛着银光,闪闪发亮。
      就像是杂草一般,刀刃直直的竖立在每个人的脚下,密密麻麻,让他们所有人无处可去,只能踩在这泛着银光的刀刃上。
      
      刀刃锋利,薄如纸片。众人毫不怀疑,在落脚的一瞬,他们的脚底就会瞬间被这薄薄的刀刃给切成两片。
      
      看着这些突然出现在脚底的刀刃,台下的众人立刻想也不想的惊恐的高声尖叫了起来,然后,二话不说的开始满场逃窜,想要去找一处能安全落脚的地。
      然而,他们越满场疯狂逃窜,他们的脚便陷的越深,脚底也就越发钻心的疼。
      
      在这钻心的痛楚之下,没过多久,立刻便就有人高喊着要退出。
      
      “啊啊啊啊我不来了———”
      “疼疼疼,我退出!!”
      “我不考核了,呜呜呜……”
      “我要回去,我要回去。”
      
      在喊出要退出亦或者是不想继续考核了后,那些喊出此话的人,便就会被立刻的清离出内场,继而来到外场。
      
      转眼间,不到半柱香的时间,便就有好几十人被清离出了内场。
      而在到了外场后,那些人望着内场的光景,这才终于恍悟,刚才的那一切,不过都只是幻像,并不是真的。
      但这时后悔,早为时已晚。
      
      另一边。
      
      在台下内场的众人正在疯狂的满场逃窜间,场地内,唯有寥寥的几人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稳如泰山。
      而这廖廖的几人,便就是男主堰墟,以及信誓旦旦的认为季时序势必会收他们二人为徒的丁长旭和卞蔡。
      三人静静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表情平静,心如止水,毫无波澜。那模样,就好像脚底下的那些薄薄的刀刃压根不存在一般。
      
      至于与丁长旭和卞蔡二人同行的苗珊珊,则在丁长旭和卞蔡二人的搀扶之下,颤颤巍巍的站在原地,两腿发软,一动也不敢动。
      苗珊珊双眼通红,怕极了。
      若不是旁边有丁长旭和卞蔡两人在,她怕是也早就像外场的那些人那样,哭喊着要离开这里了。
      
      不过,丁长旭和卞蔡两人一开始也没这么淡定。
      
      两人在第一眼见到脚底的这些刀刃时,二人方寸大乱,第一反应也是拔腿就跑。
      但两人在慌乱了片刻后,突然注意到……不论锋利的刀刃如何深深地嵌入他们的脚底,他们再如何钻心的疼,但在刀刃上,始终都是没有任何血迹的。
      于是,他们便一下子恍悟了。
      
      这是幻觉。
      
      而至于男主堰墟……则是从头到尾都没什么反应,表情淡定,波澜不惊。
      
      台上。
      
      季时序端坐在椅子上,面无表情的看着台下的方向。
      季时序的手指在椅子的扶手上敲了又敲。
      
      季时序有些烦燥。
      等的烦燥。
      而一想到他还要坐在这等上两天,就更烦燥了。
      季时序现在只想快点走完剧情,然后到男主那去领便当。
      
      但书中,五项全部考核完,至少需要两天的时间。
      
      啧。
      季时序轻啧一声,心情烦闷。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