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直男男主面前装基佬》月千重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9-13 07:40:3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2 ...

  •   
      两天后。
      
      不得不说,这个世界里的修真背景还是有那么些好处的。
      因为季时序所穿的这个反派楚天阔实力浑厚,早已辟谷,所以季时序基本不会觉得饿,甚至是连衣服都不会脏,更别提换了。
      
      当然,脏不脏是一回事,换不换又是另一回事了。
      虽不会脏,但一件衣服总穿着,季时序这个从二十一世纪来的现代人可没法接受。
      所以一切就和在二十一世纪时的习惯照旧。
      
      门派里的二长老突然转变了性子,每日勤快的洗澡不说,衣裳更是一天换一套,早上还要洗脸漱牙,晚上又要再洗漱一道,这完全与二长老平日里的习性不符……门派里的一众弟子虽不解,但没人敢问。
      不过,几日过去……之前那些心下疑惑的弟子们也渐渐的都习惯了,见怪不怪了起来。
      
      ……
      
      在食住行的方面,季时序倒没太大的问题。
      吃的他没什么讲究,住的也还行,行的方面更是便捷,因为能御剑飞行,这里甚至是比现代化的二十一世纪还要方便。
      
      只除了衣。
      因为季时序……不会穿。
      
      二十一世纪里的男装,一件简单的T恤,抓着衣摆往脑袋一套,三秒钟搞定。裤子也是同样的简单,两腿一伸,裤腰一扣,两秒搞定。
      但是这个世界里的衣裳……季时序实在是没弄明白要怎么穿。
      明明只是男人穿的衣裳罢了,衣架上,却挂了大大小小的七八件布料。季时序研究了许久,还是没明白该怎么穿到身上去。
      
      好在季时序这个天山派的二长老平日无事便不用怎么出屋,所以这几天的功夫,季时序便干脆不穿衣服了,光.着身子,赤.条条的窝在屋子里研究那本起点爽文。
      
      季时序所穿的这个反派炮灰名叫楚天阔,天山派的二长老,书中的设定是性子阴戾极端,极为爱美,好男色,厌恶世间所有的一切妖物,不论好坏,通通赶尽杀绝。
      不止如此,楚天阔与门派里的其他长老素来不和,门派里的弟子们更是对他见而惧之。
      总的来说,一一细数下去,在这个门派里,唯一能让楚天阔恭顺低眉,也就只有天山派的掌门嵇孤岚了。
      
      至于男主,则叫堰墟。
      
      而就同大部分起点文里的设定一样,男主堰墟打小就被人欺负,爹娘早死,没人照顾,每天都过得极为凄惨。
      男主一开始的性子阳光明朗,但在爹娘死后,再外加旁人的欺辱之下,男主的性子愈发阴沉,愈发的阴鸷。
      
      而又因为男主是妖物的设定,所以男主从出生时便带了一双青绿色的眼睛,而又因为他的那双青绿色的眼睛,所以从出生后,他便吃了不少的苦头。
      男主爹娘在逝世后,因为他的那双青绿色的眼睛,所以在他爹娘死后,只有村子里的一个寡妇愿意收养他。
      但就如同作者给男主设定的克母设定,收养他的寡妇也没活多久,在男主五岁生辰那年,寡妇撒手也跟着去了。
      村子里本就只有寡妇一人愿意收养男主,寡妇这一去,于是男主就自然而然的变成了一个没人要的流浪儿。
      
      男主变成了一个小乞丐后,开始在外流浪,乞讨,以偷抢为生。
      
      而在街上的那些乞丐之间,相互之间的竞争也是异常激烈的。经常会有乞丐会为了争抢街边的一个好位置从而发生争斗。还有些时候,不止是为了争抢位置而争斗,还有一些小帮派为了争抢帮派之间的地盘而发生争斗。
      而像男主这样,没有加入任何帮派,又手无缚鸡之力的人,基本在乞丐里,属于那种任何人都能欺负的最底层。
      所以,即便是变成了一个小乞丐,男主也依旧成天被人给欺辱。
      
      但男主之所以是男主,正是因为他绝不会向任何人屈服。
      
      就像所有的打脸套路文里写的那样,虽然男主每天都在被人给欺负,但男主从来没有屈服,反而越挫越勇,那股变强的念头反而在心中一天一天的更为的旺盛。
      而终于有一天,在男主十岁的时候,男主得知了天山派要开山收徒的事情。
      于是,男主为了变强,为了向以前那些欺负过他的人报复回来,男主毅然决然的上山,到天山派去拜师。
      
      再然后,因男主资质过人,是五百年难得一见的奇才,所以便毫无悬念的成为了天山派的入门弟子。
      而男主也就是在那时,和他这个炮灰反派二长老结下了梁子。
      
      天山派里有三个长老,大长老伯梁,二长老楚天阔,三长老许乘岫。
      在这三个长老里,大长老伯梁和三长老许乘岫都已收了单传弟子,但却唯独只有楚天阔没有收徒。
      也就是季时序所穿的这个反派。
      
      至于为何只有季时序所穿的这个炮灰反派没收徒的原因——
      是因为季时序所穿的这个反派楚天阔,人设是爱美,好男色,喜欢美人。自然而然,样貌一般的,是入不了他的眼的。
      既入不了眼,那也就更别提收徒了。
      
      但男主不知。
      男主心下想着要变强,于是在成为天山派的入门弟子之后,想也没想,当场就跪了下来,希望楚天阔这个二长老能收他为徒。
      
      男主是小乞丐,身上灰扑扑的,衣服上更是满是破洞和补丁。而楚天阔又向来爱美,所以在楚天阔的眼中,别提多嫌恶男主了。因此,楚天阔二话没说,当场羞辱并回绝了男主。
      自此之后,这个炮灰反派楚天阔就与男主结下了梁子。
      
      再后来,男主幸运的从外界得了诸多宝物,实力渐渐攀升,最后更是一举超过了天山派的掌门。
      而在实力增强之后,男主先是向之前那些欺辱过他的村里人及乞丐们寻仇,再接着,便就是到了天山派来寻仇。
      而到了天山派后,男主首先弄死的第一人,便就是这个成天在门派里羞辱他的炮灰反派楚天阔。
      
      ……
      当然,这都是后来的事情了。
      
      两天的时间,季时序窝在屋子里看完书里的剧情和设定之后,想了一想。
      书里,反派楚天阔每日打压男主,让男主的恨意日日加深。但打压的手段……季时序却是有些不太能苟同。
      
      因为楚天阔打压男主的那些手段,不是体罚,就是不准让男主吃饭,再要不,就是当着众人的面前,当场出声羞辱男主,骂男主是小杂种和废物东西。
      
      虽然这些让男主记恨的手段的确很有用。但,季时序不大喜欢。
      季时序的确是向来都不喜欢小屁孩,见了就眼烦,不管是听话的,还是不听话的。
      总之,但凡只要未年满十八,季时序一概通通都看着觉得眼烦。
      
      但烦归烦,季时序可没有对小屁孩动手的习惯。
      出手打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十岁小毛孩,显得他太低能。如果真的要打,那起码也得是一个身材壮硕的壮汉才对,小屁孩有什么意思。
      让男主不准吃饭的这个招数,季时序就更不喜欢了。
      不喜欢归不喜欢,干嘛不准人吃饭。
      至于骂一个打小就没了爹娘的小屁孩为杂种……以季时序的教养,他可做不出来。
      
      总而言之,讨厌归讨厌,动手就另当别论了。
      
      不过,既不想打,也不想骂,但却又还要男主讨厌记恨自己……这着实有点麻烦。
      季时序拧眉,想了一想。
      
      而正在季时序呆在屋内蹙眉思索时,这时,屋外突然传来了一个弟子的声音。
      “二长老,时辰到了,您该去云午台了。”
      
      云午台,天山派每次三年一次开山收徒时,那些上山来拜师的人,便就会到云午台之上,接受考核。
      
      屋外的声音响起,季时序一怔,从思绪中回神。
      回神后,季时序下意识动身。
      刚要动身,季时序蓦然想起什么,低头看去。
      季时序看到了自己大敞的衣襟,以及衣襟内什么也没穿的光-裸肉-体。
      
      季时序沉默。
      ……他忘记这茬了。
      
      男主都已经到了,季时序可不能再像这两日里这样,继续再窝在屋子里了。
      于是季时序唤:“进来。”
      
      门外站着的弟子一愣,一时间没意识过来。
      “……二长老?”
      
      屋内,季时序蹙眉,不耐烦。
      季时序:“没听见?”
      
      门外的弟子又愣了一愣,虽不解,但却还是乖乖的推门进了屋。
      一进屋,季时序那光.裸的上半身瞬间映入眼帘。
      那弟子小脸一红,立刻别开了视线。
      
      那弟子结结巴巴:“弟子……弟子无意冒犯……”
      季时序蹙眉:“闭嘴。”
      那弟子瞬间噤声。
      季时序:“过来替本尊更衣。”
      
      季时序话落,那弟子懵住。
      “……啊?”
      
      那弟子表情怔愣,站在原地,不敢动弹。
      不敢动弹的原由,是因为以前的二长老,也就是楚天阔这个反派,从来没有叫别人为他更衣的习惯。
      
      季时序也没有。
      但谁让他不会穿。
      
      那弟子站在原地不敢动弹,表情仓惶无措的看着季时序那淡定如斯的冷脸,一时间,脑子里闪过了无数的猜想。
      而在这无数的猜想里,其中,某个可怕的猜想一点点的愈发彰显凸出。
      
      因为他想起……二长老好男色。
      
      想着此点,只见那弟子额头上的冷汗越来越多,两腿不住的发软,脸色也同时跟着变得愈发的苍白。
      那弟子站在原地,结结巴巴的说:“回、回……二长老,弟子……弟子……弟子可能不、不太……方……方便……”
      
      见对方说不方便,这次季时序终于抬眼。
      
      季时序抬起眼帘,看向对方。
      只见那弟子站在原地,脸色发白,不知想到了什么,整个人瑟瑟发抖。
      
      季时序蹙眉,不解。
      
      季时序反问:“不方便?”
      那弟子小声答:“是……”
      季时序:“怎么个不方便?”
      那弟子额头满是汗,脑子里飞快的想着借口:“弟子……弟子……”
      
      见对方结结巴巴,半天说不上话来,季时序眸光一扫,冷声问道:“不过就只是让你替本尊更个衣罢了,你抖个什么?”
      一时间,那弟子顿时更为结巴:“弟子……弟子……”
      
      季时序看着对方的神情,眉头拧了拧,忽然后知后觉的想起一件事来。
      
      楚天阔的人设。
      ——好男色。
      
      季时序后知后觉的想起,顿时恍悟。
      
      一瞬间,身为钢铁直男的某人,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无比的怪异微妙。
      身为一枚钢铁直男,眼下却被另一个直男误认为是自己对他有意思……这究竟是一种何种程度的膈应人的体验。
      季时序眼也不眨的瞧着对方瑟瑟发抖的身子,蹙眉,表情颇为嫌弃的问:“难不成,你以为,本尊是要对你做些什么?”
      那弟子听了,顿时一愣:“难道不是……”
      
      闻声,季时序表情稍显扭曲。
      
      季时序额头青筋一跳,忍了下来。
      季时序瞧着对方那张平平无奇的脸,当即一声不屑的嗤笑,冷着脸说:“本尊可对你没兴趣。就算本尊好男色,但也不是什么货色也不挑。”
      意思便是: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脸。
      
      那弟子一听季时序对自己没兴趣,不由立刻干笑了一声,表情尴尬,然后终于僵硬的慢慢抬起了头。
      那弟子讪讪,试探性的,下意识的小声问:“那……那二长老方才是……”
      季时序不耐烦,眼神冰冷,道:“方才没听见?让你更衣。”
      那弟子瞧着季时序的表情,身子当下又是一抖,他急忙的应了声是,然后飞快的上前,替季时序更衣。
      
      那弟子乖乖的上前替季时序更衣,心下纳闷的嘟囔。
      
      奇怪,二长老以前不是从来不让人替他更衣的吗……今日为何突然的转了性……
      还有……
      二长老的性子,为何比以往更可怕了——
      
      另一边。
      
      季时序心情不济。
      他果然永远不会喜欢小屁孩。
      
      只不过一个更衣罢了,浪费他这么多口舌和工夫。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