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莫名其妙的,就这么收到了一套衣服。
      
      髭切茫然地看向小袖之手离去的方向。等到那身影踏着“尖锐”的步子走远了,她承认了。
      自己是真的白白得了套衣服。
      
      小心地把衣服拿起来,髭切摸了摸布料。
      
      虽然是简单的素色衣服,但手感很舒适,纹路也十分雅致。整套衣服的针脚都是平整细腻的,做工非常好。
      
      髭切赞叹着检查了一番,确认没什么问题后,就收起肩上的外套,将这套和装套在了外头,也盖住了身上穿着的护甲。
      
      她准备去找个“本土”人打听一下情况。
      
      还是得换身衣服,否则太过突兀,根本就开始不了交流。
      
      髭切整好衣服,就沿着旁边那条几乎要被杂草吞没的小路,摸索着往前走去。
      
      所幸没走多有,就到了大路旁。
      
      髭切仔细辨别了一番,发现自己原来是到了罗生门附近。这里向来阴气浓郁,多有鬼魅,也难怪周围如此荒凉。
      不过虽然偏僻,行人还是有的。
      
      刚巧,没等多久,髭切就看到远处缓缓走来一个背着包袱的过路人。
      
      路人视力不错,很快就发现了站在路边的髭切。
      
      对方脚下当即一顿,嘴巴慢慢长大。脸上表情完全是被惊艳后的空白。
      
      髭切:“请问——”
      
      她这才刚开了口,路人就像被狠狠电了一下般原地跳起,然后表情就变成了惊慌的样子。
      
      髭切:?
      她很可怕吗?
      
      然而对于活在魑魅魍魉阴影之下,神经敏|感的平安京人,尤其还是生活更为不易的平民,路边突然见到一个孤零零的,外貌非同寻常,形似贵族的女子,实在是一件非常触发危机雷达的事。
      
      路人急忙地将头撇过,看也不敢看髭切,飞也似的跑走了。俨然是副逃命的样子。
      
      好像髭切是什么猛兽一样。
      
      不过在路人眼里,疑似妖怪的陌生美人或许比豺狼虎豹还要可怕。
      
      髭切无辜地站在原地,柔顺蓬松的长发被寒风吹起,让她看起来像是一只凌乱的狮子。
      
      她甚至……一句完整的话都还没说完哦?
      
      这样可不行。
      
      髭切想了想,觉得都是罗生门这边逸闻太多,自然就营造出一种阴森气氛的原因,于是决定动起双腿,到别处再问问。
      
      她转过身,背对罗生门,向着与它相反的方向走去。
      
      然而没走多远,髭切忽然就停下了脚步。
      
      一股极为浓重的疲惫感毫无预兆地就涌了上来,拉扯着髭切的身体,让她一下子就觉得自己没了力气。
      
      太诡异了。
      
      髭切诧异地抬起手,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掌心,完全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她不信邪,尝试着又向前走了几步,结果发现身体明显更加无力。
      
      这样的情况,髭切毫不怀疑如果自己再往前走,就会不得不回到本体当中,连身体都凝不出来。
      
      哎呀哎呀。
      
      髭切回首看向并未离开太远的罗生门,轻轻笑了笑。
      
      她好像没办法走开太远?
      
      髭切的目光中带上了几分探究。
      那就没办法了,只好在这里碰运气抓住几个路人问了。希望弟弟能好好等着她,千万不要哭哦。
      
      *
      
      天空依然阴沉。
      
      没过几天,平安京就下雪了。
      
      今年的初雪来得格外早一些,不过几日灰蒙蒙的天气下来,人们对于下雪也有所心理准备。
      
      一夜过后,平安京便成了一片素白。
      
      阴阳师从梦中醒来,看到障子门不知怎么的没有关拢。源源不断的寒气通过这道缝隙涌进屋内,随后消弭在屋内用炭火烘出的暖气里。
      
      下雪了。阴阳师肯定地想着。
      
      他起身换好了狩衣,走到门边,抬手拉开了障子门。
      
      映入眼中的,果然是庭院内如画的雪景。想来平安京各处,也都攒下了这些松软冰凉的积雪吧。
      
      屋前廊下悬挂着的两只灯笼忽然都张开了大口。
      
      兢兢业业工作了一整夜的灯笼鬼们看到阴阳师大人起床了,立刻发出声响,提醒着他们的存在。
      
      阴阳师笑眯眯地挥了挥扇子,灯笼鬼们立刻领悟,排成一排飘走了。
      
      “晴明大人!”
      生着两条蓬松毛尾巴的狐狸欢快地喊着阴阳师的名字,从走廊那头跑了过来,差点撞上阴阳师的腿。
      
      “是小白啊,”名为安倍晴明的阴阳师对着两尾狐狸露出了笑容,“有什么事吗?”
      
      小白开心道:“这不是下雪了吗,大家都说要举行赏雪宴呢!”
      
      妖怪的宴会,自然是想开就开,没有人类的那些麻烦事。
      
      而一只脚踏在人类中的晴明极为自然的应了,完全没有觉得这样随便定下的宴会有什么不妥。
      “赏雪宴吗,也颇为风雅呢。”
      
      其实这时候应该抓紧时间安排人把门前路上的积雪扫干净。晴明这里和别处贵族的住所不一样,没有“人”专门负责这些,一时间不会想到。
      
      当然,晴明想到了,但并不准备派式神扫雪。
      
      积雪路难行,刚好能拦住些麻烦。
      
      然而晴明才刚在式神们铺好的垫子上坐下,一杯温过的酒连嘴唇都没有沾上,就有人找了过来。
      
      “晴明。”
      源博雅一边喊着晴明的名字,一边朝着他走了过来,一路行来像是在自己家一般,相当自然。
      
      积雪路难行,但是总拦不住不怕麻烦的友人。
      
      今天源博雅总算是穿上了冬装,没有像惯常那般“坦诚相待”,视觉上暖和了不少。
      不过他的下摆和鞋袜都被雪浸湿了,脸上则散发着运动后健康的热气。
      
      源博雅向来不耐烦慢悠悠的牛车,今日是来拜访晴明,要自在不少,想来是直接走过来的。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好像正在上火。
      
      “晴明,快给我点水喝,”博雅朝晴明伸手道。
      
      晴明不紧不慢地举起酒杯示意了一下,“现在只有酒。”
      
      博雅道:“可以可以,都随便。”
      
      于是晴明偏头示意了一下,一旁的小纸人就摇摇晃晃地举着酒递给了博雅。
      
      博雅接过酒杯,一饮而尽,脸色总算好了些。
      
      晴明十分贴心地等博雅喝完了酒,这才问道:“怎么了,今天这样的时候过来?”
      
      博雅当即大声叹了口气。
      “还不是被人拜托了。有位我相熟的公子,他遇见了些麻烦,不敢自己来找你,结果就找到我这里来了。他是我母家的子侄,我实在不好拒绝。”
      
      晴明了然地转动了一圈手里的蝙蝠扇,“原来如此,是为藤原公子。”
      
      博雅又是一叹,点了点头。
      
      晴明道:“哎呀哎呀……好吧,博雅大人您的面子,在下还是要给的。请讲吧。”
      
      博雅有些尴尬地轻咳一声,“晴明,你……听说过‘问姬’一事吗?”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