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年代之七彩成长记》暗墨沉香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6-13 12: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大晌午头儿,地里干活的程家人回到家后,都知道了程立伟惹祸,导致程叶头部受伤的事。
      
      程老大听说小儿子欺负老三家的闺女,立马拉过程立伟来,照着屁股结结实实给了几巴掌。
      
      只听程立伟嗷的一嗓子,就嚎开了:“奶奶,我爸打我。”他挣脱后,赶紧躲到奶奶身后。
      
      程大嫂刘玉香看儿子挨打心疼,皱着眉追根究底:“妈,那野葡萄打哪儿来的?”在她看来,野葡萄就是祸根子。
      
      程柳一听大娘问话,老实的她忙低下头,脸也跟着红了。明眼人一看,这事就跟她有关。老实的程柳熬不过内心的煎熬,吭哧吭哧总算说出真相。
      
      “我打猪草时摘回来的。”今年头一茬,本来她摘回来想让妹妹尝鲜,没行到会惹出事。
      
      程大嫂听了冷笑一声说:“柳儿,你摘回来没分给我家立伟吃吧,所以立伟才抢叶子的东西。你说你一个当姐姐的,咋这么偏心的,一点野葡萄有啥好的,就是给你立伟弟弟点吃还能咋地……”
      
      刘玉香是大嫂,进门又生了三个儿子,比较有底气,在程家儿媳妇中,算是最有话语权的。一般她说的话,公婆会考虑。
      
      程柳被大娘一训,开始吧嗒吧嗒掉眼泪。她性子老实,只会默默地哭,看着怪可怜的。
      
      程大嫂不想小儿子承担全部责任,忍不住辩驳几句:“这事儿可不能全怪立伟,谁让她们姐妹吃独食来着。”
      
      程奶奶出面阻止大儿媳继续说下去:“行了,淘孩子猫嫌狗烦,我看他们都是闲的,下晌都去地里拾麦子去。”
      
      程家老两口有四儿一女,闺女最小,已经出嫁。她上面有四个哥哥。现在呆在家里的,只有程老大、程老三和程老四三家。程家老二早些年去当兵了,并且在边疆成家立业,因为距离遥远,交通不便,或者还有别的原因,程老二轻易不回老家一趟。
      
      平时,大家有活一起干,有饭一起吃。至于谁占便宜谁吃亏的,天长日久也说不清楚。
      
      比如说麦收正忙的时候,程老大的大儿子程立宗刚考上高中,目前在学校读书。二儿子程立邦在村里上小学五年级,赶上麦收放假,半大小子吃穷老子的他,也得跟着在地里干活。三儿子程立伟十岁了,按说也能在地里干点轻快活。
      
      可是因为老三的程柳在家干烧水、打猪草这些零碎家务,程叶却不干活;还有老四家,立国去地里捡麦穗,七彩也是个吃闲饭的。所以刘玉香借口小儿子程立伟还小,也不让他下地干活。
      
      这不就闲出事来了。
      
      而赵英子进门后生了只俩闺女,生小闺女时还伤了身子,心里没底气,说话就能听出来。她要是想说句话干点啥,考虑几番还犹豫不决到底该不该说。
      
      老四媳妇李秀珍是小儿媳妇,因为丈夫还算受宠,李秀珍又会来事,在婆婆跟前也得脸。
      
      赵英子一听婆婆让几个小的下晌去拾麦穗,赶紧替小闺女求情,“妈,叶子还没醒呢,她哪儿能干活。”
      
      程奶奶也就那么一说。她虽然偏心孙子,可又不是虐待孙女的人,没好气地说:“那等她好了再干活。”
      
      赵英子一看婆婆没好脸,委屈地不行。本来是立伟的不是,她家叶子才受伤,婆婆还给她脸色看,难受。她看小闺女淌血了,本来想求婆婆给闺女卧个鸡蛋吃,这会儿也不敢说了。
      
      李秀珍听婆婆安排七彩也去拾麦穗,心里老大不高兴。这些关她家七彩啥事,现在倒好,连累七彩也得跟着干活。
      
      不管女人们啥想法,在程家的男人们看来,孩子们打打闹闹,都不是啥大不了的事,该罚的罚,该训的训,完了就过去了。
      
      吃完晌午饭,李秀珍还得洗碗,贴心小棉袄七彩利落的帮她妈收拾碗筷。还没桌子高的小人儿端着一摞饭碗,怎么看怎么危险。
      
      李秀珍忙说:“七彩,妈洗碗就成,你一边玩去,要不去睡个晌觉。”
      
      程七彩:“妈,我帮你洗碗。”
      
      七彩亲哥程立国也来凑热闹:“妈,我也帮你洗。”
      
      李秀珍赶紧拦住儿子说:“你都帮妈拾麦穗了,别洗碗了,我洗就成。你身上不扎吗?赶紧冲个凉去。”
      
      程立国听妈这么一说,感觉身上跟有蚂蚁爬似的,听话去冲凉了。
      
      程七彩身体力行,非得帮她妈洗碗,李秀珍只能跟闺女一起折腾。还别说,别看小闺女人不大,干起活来有模有样的,洗的碗也干净。
      
      能不干净么,这年头做菜油水少,即便是盘子上沾点油水,早拿干粮擦干净吃到肚子里了。再拿丝瓜瓤一擦,冲一遍水,就洗干净了。
      
      刘玉香看到七彩帮四弟妹洗碗,酸溜溜地说:“弟妹,有这么个贴心小棉袄,你可是有福了。”
      
      李秀珍笑眯眯地说:“大嫂可是有仨儿子,更有福气。”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她才不羡慕大嫂,她可是儿女双全,儿女听话又懂事,她比大嫂更有福气才是。
      
      刘玉香深以为然。虽然闺女贴心,但是生儿子才有底气。没见老三家的整天因为没儿子,脸上连个笑模样都没有。
      
      此时此刻,赵英子正在屋里说大闺女:“柳儿,你说你咋不看着你妹妹点,还让她被立伟欺负了?你摘回野葡萄来,你咋就生了一根筋呢,不知道拿到屋里偷着给你妹妹吃么。”
      
      赵英子属于窝里横的脾气。别看她不敢跟公婆犟嘴闹脾气,但她私下没少唠叨丈夫训孩子。
      
      程柳闷声点头,在心里记下了。她只是个十二岁的小姑娘,哪里能料到会出事。要是早知道妹妹会受伤,她就不会摘惹事的野葡萄回来了。
      
      就在这时,躺在床上的程叶动了动眼皮睁开了眼。程柳刚好看到,她惊喜地说:“妈,你快看,叶子醒过来了。”
      
      娘俩不知道躺在床上的身体已经换了灵魂,此刻醒来的也叫程叶。
      
      程柳忙不迭问:“叶子,你醒啦,你头还疼不疼?”
      
      一头雾水的程叶看着眼前两个穿着土气的人,意识到自己像是穿越了,她不想被人发现异常,很快接受了现实,苦着脸说:“疼。”
      
      赵英子:“醒来就好了。你说你这丫头咋虎儿吧叽的,立伟要野葡萄,你给他得了,咋那么馋呢?非得挨一下子才老实。以后啊,咱惹不起躲得起,你可别跟立伟别苗头了,谁让妈没给你们生个哥哥弟弟呢?”
      
      说着说着,赵英子脸色黯然,要哭不哭的。丈夫程茂田听了媳妇的话,不耐烦地翻个身,背对着他们说:“行了,立伟也不是刻意的,事情过去就算了,让叶子好好歇两天不就得了。”
      
      没儿子也是程茂田心中难以的痛。在农村,大伙儿都认为闺女早晚是人家的,儿子才是养老送终的最佳人选。没儿子,代表老了没人给养老,死了没人给摔盆,也没人给供奉香火,说不定下辈子投胎还得受苦受难。
      
      可他程老三就是没儿子的命。已经认命的程老三把烦心事扔到一旁,背过身子很快睡着,可能因为太累得还打起呼噜。
      
      赵英子没给程老三成儿子,觉得对不住他。平常只要不是公婆太偏心,一般她都顺着丈夫。她小声嘱咐小闺女:“叶子,下晌你在家老实呆着,哪里也别去了,可别惹事了。”
      
      程叶微微点头,“嗯”了一声算是应下。
      
      此程叶是来自二十一世纪的灵魂。前世她在孤儿院长大,初中毕业后,因为孤儿院经费有限,她学习成绩一般,因此没能考入高中继续上学。后来她在一家蛋糕店打工,学了做糕点的手艺,有了一份稳定收入。
      
      程叶的梦想是以后开一家属于自己的蛋糕店,赚钱买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让自己有个可以停靠的港湾。
      
      程叶也没想到她一觉醒来,竟然穿越到同名同姓的人身上。
      
      她打算下午趁家人不在时,好趁机理清头绪,打探新家的一切。就是不知道这个家情况如何,她又是怎么受伤的。
      
      一时间程叶思绪万千,难以入眠。
      

  •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小伙伴们撒花庆祝。喜欢本文的话,请收藏一下吧。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34489176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