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5章 顾云暄 ...

  •   第5章顾云暄
      
      申嬷嬷心中暗骂阮觅狐媚。
      
      待阮觅和阮二婶坐定,申嬷嬷就上前简单的给两人行了一个礼,道:“老奴见过阮少夫人,阮二太太。”
      
      阮觅端了小丫鬟上上来的茶,笑道:“多年未见,不知嬷嬷今日可是有何贵事上门?”
      
      申嬷嬷道:“老奴今日过来的确是有要事。”
      
      “阮少夫人怕是应该已经知道,我们二公子已经从西疆回京了。所以今儿个夫人便特地吩咐了,命老奴过来阮少夫人处接了小公子回府,好让他们父子见上一见。还烦请二少夫人这就准备准备,让小公子这就跟老奴去侯府吧。”
      
      申嬷嬷虽然面上带着笑,但声音尖锐,语气隐含倨傲,“我们二公子”和“阮少夫人”这两个词上更是重重加了音量,其意不言而喻。
      
      阮觅听了申嬷嬷的话后慢慢拨了拨手中的茶,这才浅笑着慢慢道:“哦,嬷嬷,那可真是不巧了,凌哥儿今日有事,所以今日怕是去不了侯府了。而且,”
      
      阮觅语气一转,声音也冷了下来,道,“而且申嬷嬷,几年未见,虽说当年嬷嬷你是侯夫人身边得用的人,但当年是当年,如今是如今,我又怎知嬷嬷现在还是侯夫人的人,还是已经是别的什么人了呢?”
      
      “嬷嬷还当体谅,我和离在家,凌哥儿就是我的命根子,除非是二公子亲自来见我,否则不管是谁,我也不会允许她带走我的凌哥儿的。”
      
      申嬷嬷的脸一下子黑了下去。
      这真是个不要脸的!
      
      她怎么有脸说出“除非是二公子亲自来见我”这种话来?
      
      果然如夫人所担心的,这就是个不要脸的狐媚子!
      当年就是靠狐媚手段诱的二公子娶了她,后来见二公子要上战场,又吵着闹着要和离,现在见二公子立了大功回来了,竟又寡廉鲜耻的想借着儿子贴上来了!
      
      她冷笑了一声,带着些嘲讽,声音有点刺耳道:“阮少夫人,您嫌弃老奴身份低微,不配接小公子那也就罢了,但阮少夫人刚刚的话可是差矣,就算老奴不配接小公子,可是侯爷和侯夫人可是小公子的嫡亲祖父和祖母,难道也不配接吗?”
      
      “至于二公子,二公子才从西疆回来,每日里要上朝见驾商议国事,忙得很。而且阮少夫人怕是不知道,二公子现如今身份已经今非昔比,这京中不少的勋贵世家都有意和我们侯府结亲,二公子怕也顾不上来见阮少夫人的,恐怕要令阮少夫人失望了。”
      
      “叮”得一声,阮觅将手中的茶杯重重放置到了桌上。
      
      阮觅面沉似水。
      
      她看着申嬷嬷,冷笑一声,道:“你也知道你身份低微,竟敢在此教训我了吗?嬷嬷不要嘴上自称身份低微,在这里却以侯爷,侯夫人或者二公子的代言人自居,以他们的身份来教训质问我......无怪得世人常言,不知多少大户人家的门风都是些恶奴在外给败坏的,今日我倒也见识了一番。”
      
      “来人,送这位嬷嬷出去,以后她再过来,就不必再禀告于我,直接请回就是了!”
      
      申嬷嬷被骂得又惊又怒,老脸气得通红。
      这阮氏可真是又狂妄,心肠又歹毒啊!
      竟想扣她“恶奴”,“在外败坏主家门风”这样的大罪,若这样的罪名被人拿住,她不死也得脱成皮。
      
      这位还真当自己还是侯府的二少夫人吗?
      她现在不过就是个和离在家的商户女!
      
      宰相门前七品官,自己是侯夫人身边的心腹,平日里别说是商户,就是普通的官家夫人看到她都是客客气气的。
      而且就算这位现在还没和离,也还只是个庶子媳妇,平时在侯府,就是世子夫人,夫人的嫡亲长媳,见到她,不说恭敬,也还是客客气气,不会说一句重话的!
      
      果然是个又蠢又毒的短视商户女!
      也是,若她是个聪明的,也不能做出和二公子和离的事来!
      
      呵,现在还想借着小公子攀上去,别说是夫人,就是她都想啐两口!
      
      不管怎么样,她敢这般给自己扣罪名,她必不能让她的龌蹉念头得偿所愿,再攀附上二公子了!
      
      申嬷嬷这样想着,被阮觅打了脸子的气恼总算是消了些。
      
      她心中这般想,但却也不敢跟阮觅硬顶,只脸上的肉抖了几下,僵着脸挤了一个难看的笑容出来,强忍着又给阮觅行了一礼,道:“既然小公子没空,阮少夫人也不信任老奴,那老奴就先行告辞了。阮少夫人的话,老奴自会原原本本的禀告侯爷和夫人,也不劳阮少夫人相送了。”
      
      说完就转身急急往门口去了。
      
      *****
      
      这一系列的发生简直快得令人目瞪口呆。
      全氏尚未反应过来,那申嬷嬷就已经只剩下一个背影了。
      
      全氏觉得侄女太凶悍,这样岂不是把侯夫人身边的嬷嬷给得罪狠了?
      可她同样也觉得这嬷嬷实在太过无礼,所以这一犹豫,中间便没有打圆场。
      
      待那嬷嬷走了,她才转头看阮觅,神色有些复杂道:“觅觅,你就这样抗拒和顾云暄复合吗?”
      
      她又不傻,也十分了解自己的侄女,如何不知侄女刚刚半点脸面也不给那嬷嬷,狠狠呵斥的用意?
      
      阮觅轻笑。
      她道:“二婶,您当真看不出这嬷嬷过来的真实意图吗?”
      
      全氏面色又难看了些。
      
      阮觅伸手拿过茶杯,略带了些嘲讽慢慢道,“她过来,根本就不是真的想来接凌哥儿的。她不过是侯夫人派来警告我,说顾云暄已经在另议亲事,让我不要再痴心妄想,更不要妄想仗着孩子打什么主意了。”  
      
      全氏默了默,道:“或许这只是侯夫人的意思,并非是顾云暄之意。”
      
      阮觅当然知道这是侯夫人曾氏的意思。
      要是顾云暄也是这个意思就好了!
      
      她摇了摇头,笑道:“好了,二婶,您知道,这能有多大分别呢?当年侯府就觉得我的出身配不上顾云暄,现在就更配不上了。所以,这事以后都不要再提了,否则就真的是自取其辱了。”
      
      这回曾氏和这位申嬷嬷倒是助了她一回,也不用她再费心劝自己二婶了。
      
      全氏心里憋闷得厉害,可是有些事她也知道是事实,而且侄女的性子又一向倔得很,劝也劝不动,否则这三年来福州那边不停的来信催她回福州,她也不会完全置之不理了。
      
      她只得无功而返。
      
      阮觅待全氏离去,脸上的笑意却是隐了去,原先的好心情也失了泰半,改而变得有些沉重起来。
      
      她不是担心自己,而是担心顾云暄会跟她抢凌哥儿。
      
      凌哥儿现在还太小,有时候看起来好像挺乖,但其实脾气坏得很,又坏又倔强,若顾云暄现在就想要要走他,她是不会放心的。
      
      更何况还有顾柔......
      因着那些梦,阮觅即使和顾云暄和离了,这几年深居简出,却也没敢忽略南阳侯府那边的动静。
      
      顾柔这两年做了很多事情,小小年纪就已经在京中名声大躁。
      
      灾年时她拿了自己多年存出来的私房钱,捐赠出来设棚施粥,救济灾民无数。
      前年冬她又卖了家中送给她的两个庄子,换了四千两银子托人从南方购置了棉花,又雇佣灾民做了数千件冬衣捐赠给了朝廷,送去给西疆战士。
      
      因着这许多事朝廷特意嘉奖她,给她册封了一个素来只有宗室女才会得封的“乡君”爵位。
      
      外面的人都称赞顾柔品德厚重,贤德良善。
      但这一件件事传到阮觅耳中,想到那些个梦,她只觉得不寒而栗。
      
      这样的一个人,若是嫁给了顾云暄,她的凌哥儿在她手下,哪里还能有活路?
      
      阮觅走到梳妆台前,抽开一个抽屉,从里面许多的瓶瓶罐罐里面拿出一樽,打了开来。
      一阵馨香传来,她娶了唇刷沾了点,便细细的往自己的指甲上涂,不一会儿,原本粉粉的指甲就如同上了一层淡淡的粉光。
      
      这甲粉是她自己做了玩的。
      看着好看,但沾了水,却会有致幻的作用。
      
      当年她做了那样的梦,自然不会以为和离了就万事大吉了,尤其是顾柔这几年的一系列行事更是让她警惕,所以这几年她从来都没敢松懈过。
      
      而且她自幼身体就很好,可生凌哥儿时却生得十分艰难,勉强生了下来也坏了自己身子,她想到她孕时吃过那么多曾氏做的汤汤水水,还有顾柔整日往她那里跑,她在顾府身体越养却是越差,可是和离回来后没多久就痊愈了。
      说她的难产和“体弱多病”和顾家人一点关系都没有,她是万不敢相信的。
      
      所以这几年来她一直在学着很多东西,还有寻找着稳妥可行的退路。
      
      至于梁大公子梁衡,与其说是去相看......其实有什么好相看的?
      两家根本就是世交,她幼时都不知道见过他多少次的。
      她见他其实主要是有事相询。
      
      *****
      
      南阳侯府,轩和院。
      
      顾云暄难得的照了照镜子。
      
      许久没刮的胡子刮了,一身黑衣也换了,换成了一套宝蓝色织金暗纹的锦衣,整个人都精神了不少,原先那种暗沉沉的杀气和戾气没有了,却是添了好几分的贵气和英气。
      
      但到底和三年前还是不一样了。
      这几年他在战场上风餐露宿,原先的白皙俊美晒成了玄铁一般,眼神中的凌厉也再难以用慵懒和不羁掩饰,线条也变得冷硬无比......他甚至再装不出曾经纨绔玩世不恭的样子,好像冷着脸才是常态。
      
      虽然他自己觉得这样很好,但却也记得,她是喜欢他原来的样子的。
      
      三年。
      从他和她和离,然后去了战场,到现在已经三年一个多近两个月。
      
      他对她......
      在遇到她之前,他以为他对女人无感。
      遇到她之后,他才知道,那只是因为那些美人没有一个能打动他而已。
      
      而他看到她,在她好奇的看着他,然后粲然一笑的那一刻,他就仿佛第一次看到他的墨曜一般,突然就想占为己有。
      
      墨曜是他的剑。
      
      所以他便娶了她。
      不管多少人反对,不管那位怎么发脾气,他还是坚持娶了她。
      
      做这个决定,他也从来没后悔过。
      
      想到他们的初识和婚后的那几年,他的神色总算是软和了些,嘴角也不由得往上扬了扬。
      
      墨五进来,就看到了自家公子那往上翘的嘴角。
      
      他心头跳了跳,想到自己要禀报的话和事,就有点头皮发麻。
      
      很明显自家公子这番孔雀......般的打扮,那是要去见二少夫人的,他能跟他说二少夫人她,今儿个并没打算出门吗?
      除非您去阮家,否则就是晃荡一整天,也是“偶遇”不着二少夫人的。
      
      墨五心惊胆战中,顾云暄已经转过身来。
      他看向墨五,道:“今日少夫人带玄凌去哪里游玩?”
      
      墨五的心一紧。
      但要禀的话总还是要禀的。
      
      他顶着头顶上的压力,道:“公子,今日武渊会带小公子到沅河游赏,中午会在聚仙阁用膳。”
      
      武渊就是教习凌哥儿武艺的师傅。
      阮觅能给凌哥儿寻得这般合心意的师傅,当然不是阮觅运气好,瞎猫碰到死老鼠,而是武渊根本就是顾云暄安排了送上门的。
      
      凌哥儿是他的长子,他对他的教育当然不敢有丝毫疏漏。
      
      顾云暄看着墨五。
      
      墨五只得硬着头皮继续禀道,“少夫人,她不喜热闹,今日未有打算出门......不过,”
      
      墨五急中生智道,“不过少夫人三日后会去源山寺上香。”
      
      但说完之后他就恨不得把自己的舌头给咬掉。
      
      是啊,二少夫人三日后是要去源山寺上香,但不仅是上香,还要相亲呢!
      这事是要禀,但不该是这个时候禀......实在有误导之嫌。
      
      顾云暄先前沉下来的脸终于缓了些。
      她不喜热闹吗?
      
      他不由得想起他在福州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正是上巳节,少女肌肤如雪,眸光潋滟,看到他时眸光骤然亮起,带着三分惊艳,三分好奇......那时的她,眼神里满满都是灵动活泼,又怎么会不喜欢热闹呢?
      
      她现在不爱出门,怕只是因为他们和离的缘故罢了。
      
      想到这几年她深居简出,自己一个人带着凌哥儿,他便又生出不少的愧意和心疼来......他一直都太忙,婚后也是聚少离多,这一次更是直接去了战场三年,他娶她,却好像一直没有好好待过她,也不能给她安稳安心的生活。
      
      还有凌哥儿......他走时他还只会说几个词,只会在地上爬,可现在他都已经开始习武。
      听说还特别能言善辩。
      
      她见到他,定会很激动吧?
      她去源山寺上香应该是为他归来去寺庙还愿的吧。
      
      不知道他回了几日都没有去寻她,她是不是有些恼了......
      
      墨五看到自家公子神色放缓,想到那边探子送过来的消息,便忙又把申嬷嬷去了阮府的事情禀告了。
      
      墨五道:“申嬷嬷前去接人,要求立时就带走小公子,但少夫人说,除非是公子您亲去,否则她是绝不会让任何人带走小公子的。”
      
      果然,顾云暄听到这话面色就愈发的好了些,嘴角再翘了翘。
      
      他就知道她一直在等着他。
      
      他点了点头,正待打发了墨五出门。
      这时门口却是传来了“嘟嘟”两声叩门声。
      
      顾云暄看向门口,就听到外面墨七毕恭毕敬的声音道:“公子,宫中派了路公公前来传旨,现在正在前厅候着,侯爷请公子前去前厅接旨。”
      
      圣旨?
      顾云暄皱了皱眉。
      他知道会有圣旨,倒是没想到会是上巳节的今天。
      
      他冲墨五道:“好了,你先下去吧,少夫人那边你继续派人看着。”
      说完就越过他径直走了出去。
      
      等脚步声都听不见了,墨五才抬起了头。
      他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他觉得自家公子怕是误会了什么。
      
      可是......
      他想到这三年少夫人屡出不穷的追求者......若不是他派人在背后作梗,少夫人怕是都要嫁出去好几回了......但这种事他总不好乱报,最多也就是简单的说他们处理了某个少夫人的爱慕者,绝不敢半点说少夫人有红杏出墙之意......这都显得很多嘴了。

  • 作者有话要说:  男主,求你醒醒吧!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