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3章 何心思 ...

  •   第3章何心思
      
      顾云暄最后也没有问什么,或者说什么,他就这样低头看着她,想到过几日就要离开,心底涌上一些别样的情绪,就低头想要吻她。
      
      阮觅一惊,她脑中闪过他和顾柔大婚的那副模样,立即别过脸去。
      她一点也不想再和他亲热。
      
      顾云暄的脸又是一沉。
      
      阮觅攥着他衣裳的手抖了抖,“凄声”道:“夫君,我这几日因着这些梦,病情越发的重了,我,我心里实在难受,也不要过了病气给你......夫君,我们和离吧。不然怕是等你一离开京城,我就要受不住这些,病逝了......我死了并没什么,可是我不想你和玄凌有事,不然我死也不会安心的。”
      
      顾云暄满心烦躁的离开了阮觅的院子。
      
      他刚出了院子,就看到了在门口徘徊的顾柔。
      看到他,顾柔两眼迸出了光芒,十三岁的小姑娘扑上了前来,到了他面前却又怯生生的站住了。
      
      顾云暄虽住在南阳侯府,但他的院子偏远,一向和侯府之人少有接触,和内院之人更是素无往来。
      也就是这两年阮觅嫁了进来,顾柔常过来他院中陪着阮觅,他才见的她多了些。
      
      想到阮觅,想到她先前说的话,还有她的身体,他不由得又皱了皱眉。
      
      “二哥,”
      顾柔上得前来,仰了头看他,然后眼中就有泪水滚了下来。
      她娇怯道,“二哥,柔儿还小,还不想嫁人,二哥您不要跟父亲定下柔儿的亲事可好?”
      
      顾云暄一愣。
      他去跟南阳侯定下她的亲事?
      什么亲事?
      
      顾云暄沉着脸没有出声,顾柔却看不出什么端倪。
      她心中着急,就又急急道,“二哥,父亲一向最看......最重视二哥,若是二哥跟父亲说要定下柔儿的亲事,父亲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听二哥的话的......二哥,求求你,柔儿不想现在就定下亲事,柔儿想等自己再大些,再大些,再议婚事,可好?”
      
      顾云暄不知道她说的什么亲事。
      但此时他看见她仰着脸,眼中的哀求,信任,甚至......仰慕,心中蓦然明白了些什么。
      
      阿觅最开始说的是,梦到她和玄凌在顾府被人害死。
      若是她继续住在侯府,她会“病逝”,玄凌也会被人当作在他面前争宠的工具,被人害死。
      
      剥掉旁枝末节,这些恐怕才是她想要说的核心。
      
      什么顾柔的亲事,也怕是阿觅看出些什么的试探之辞。
      
      所以他听了顾柔的话也没有否认,而是道:“此事你如何知晓?”
      
      顾柔哽咽道:“是二嫂,二嫂告诉柔儿的。二哥,你不要怪二嫂,是二嫂疼爱柔儿,才跟柔儿说的。”
      
      果然。
      
      他的心越发的沉了下去。
      但原先的烦躁之意却是尽去,心中主意却是定了下来。
      
      南阳侯府对他的确忠心。
      
      但那只是对他而已......很可能有人已经起了什么别的心思。
      以前他是从没往这个方向去想过,这样一想,心头就凛了起来。
      
      那就暂时先和离吧,若南阳侯府有人起了那样的心思......这几年他不在京城,自然不能再把她放在南阳侯府。
      
      等他回来,再接她回来好了。
      
      她是他的女人,而且也爱他至深,他倒是没想过两人和离的真正意义。
      不过就是个掩人耳目,也让她远离众人耳目的幌子而已。
      
      *****
      
      顾云暄是个果断利落之人。
      既然决定了下来,他就直接寻了南阳侯。
      
      他道:“我去见了元陵大师,他说阮氏命格有异,明日我会给她和离书,送她和玄凌出府。以后她和侯府再无瓜葛,还请侯爷约束内院人等,不要再去打扰她。”
      
      南阳侯听了顾云暄的话就是一愣。
      和离?
      他和阮氏和离?
      
      他一时之间有些摸不着头脑。
      他道:“命格有异?可是阮氏命格不利于你?若是如此......”
      
      他心中闪过的念头是,若是如此,理当让阮氏直接“病逝”才较为妥当。
      但他好歹记得对方的身份,急急收住了这句话。
      
      南阳侯一直不喜阮氏。
      
      他觉得阮氏身份低微,哪怕现在顾云暄身世未大白,她也是不配为他之妻的。
      但顾云暄自己在福州对阮氏一见钟情,私自娶了,他心中再觉得不妥,木已成舟,他也只能敬着。
      
      而且顾云暄性子冷酷,并非会为私情左右行事之人,想来将来等他恢复了身份,阮氏充其量也就是个侧室的身份,虽然在民间可能名声有点妨碍,可也不是什么大事,毕竟她商户女出身,想要挑些她的错处并非难事。
      
      只是现在为何又要和离?
      
      这和离了,若是那阮氏再嫁,或者在外面跟人闹出什么首尾来,成何体统?
      
      想到这里,他委婉道,“云暄,不管怎么样,阮氏到底诞下了凌哥儿,和她和离是否不妥?若是她在你不在期间,另嫁他人,如何是好?依我看,若是她命格不妥,就把她从族谱上划去,送她去庙里清修好了。”
      
      顾云暄的脸一黑。
      他淡道:“不必,这些我会安排妥当。你只需约束好府中之人,让她们不要再去寻她即可,免得再生出什么事来。”
      
      这话竟然强调了两遍。
      南阳侯心头凛了凛。
      
      这事他心中也很忐忑,两年前他不知道妻子是怎么看出顾云暄身份有异的,为防意外,他只能将实情告诉了她,谁知道妻子又将此事告诉给了幼女......他虽然装聋作哑,但要说一点也看不出妻子和幼女的心思那肯定是假的。
      
      顾云暄的性格越来越深不可测,而他心中有愧还有些鬼,不敢再问下去,只能惴着心应了下来。
      
      *****
      
      三年后。
      贞和二十一年。
      三月初三,上巳节。
      
      这一日阳光正好,推开窗户,便可看见院子里如堆雪般的梨花在阳光下明晃晃的照人眼,树枝上也冒出一片一片的新绿来,雀鸟和蜜蜂都在枝头或“唧唧”叫着,或“嗡嗡”飞着,间隙间,还能隐约听到外面小儿的嬉闹声。
      
      这日阮觅起床时已经是辰时三刻。
      
      大概是为了补偿她当年嫁到南阳侯府顾家那两年,每日都要寅时末就得起床的苦逼日子,自从和离后,阮觅就再没在辰时以前起过床了......
      如此也让她越发的觉得,这和离后的日子真是无比的美好。
      
      阮觅简单梳洗一番后,就是对着镜子梳妆。
      镜中人肌肤胜雪,眸若星辰眉如黛,看着就让人心情十分的好......连阮觅本人都如是。
      
      阮觅心情不错,任由大丫鬟冬青给自己插上了一支梅花簪,又换上了一身今春才新做,十分应了今日景色的嫩黄色罗裙。
      
      冬青给阮觅换上衣裳,刚待问“姑娘今儿个是不是要出去转转”,门外就有一个小男孩儿冲进来。
      
      男孩儿汗津津的,头上身上都冒着热气,进了房间就向着阮觅一头扎过去。
      
      阮觅刚换了衣裳,也不嫌弃他,见他冲过来就伸手接住了他,然后弯腰拍了拍他的后背,又拿了帕子给他擦了擦额上的汗,这才拉着他问了几句话,不外乎是“什么时辰起床的”“今早学了什么”一类的。
      
      小男孩大大的眼睛黑葡萄般,明亮狡黠,刚刚动作也是十分莽撞,但此时回答阮觅却又是另一番模样,用着稚音装作颇正经答道,“卯时三刻就起了”,“今早师傅教踩梅花桩”,模样煞是可爱。
      
      这小男孩不是别人,正是阮觅的儿子顾玄凌,凌哥儿。
      
      凌哥儿今年才四岁半,正是贪玩,精力无限的年纪,一向都是上房揭瓦,走到哪里哪里就鸡飞狗跳,破坏力惊人。
      
      阮觅为了引导他的精力转化为正面,就费了老大心力给他寻了一个教习武艺的武师傅,每日里似模似样的“习武”两个时辰。
      
      因着那师傅很会教孩子,今天拿着小弓箭习箭,明天扯着小马驹骑马,后天拆师傅给他特制的“机关”,凌哥儿简直是玩得不亦乐乎,精神百倍,总算是别的事上消停了不少。
      
      此时凌哥儿来寻母亲,却是早已经在外院跟着武师傅习了半个多时辰的武了。
      
      阮觅待他答完话,就督促他仔细洗了手,抹了脸,又换了一身衣裳,这才一起坐着用早膳。
      
      凌哥儿有一点还不错,就是闹腾的时候是真闹腾,但必要的时候却也很能坐得住。
      
      例如现在,他就可以坐得定定的,无比认真的陪着阮觅用早膳,这让阮觅很是欣慰,觉得虽然他有时候脾气坏点,但自己教得还是很不错的,给他请了个好的武师傅也是无比幸运之事。
      
      用过早膳,凌哥儿就道:“阿娘,师傅说今儿个外面有很多比赛,可以赢许多的彩头。阿娘,我跟师傅出去转一转好不好?我给阿娘赢好东西回来送给阿娘。”
      
      难为小家伙忍到现在。
      
      阮觅掐了掐他粉嘟嘟犹冒着热气的小脸,笑道:“好,带上陈叔还有蔡嬷嬷,不要贪玩走丢了。”
      
      凌哥儿不喜欢别人掐他脸......但这人是他娘,他忍耐着没翻脸也没翻白眼,虽然心里也对自己阿娘说什么“走丢了”的话深感不屑......他又不是傻子!
      
      但等阮觅收回了手,他还是认真的应下了,然后又起身有板有眼地给阮觅行了一礼,这才撒欢似地跑了出去。
      
      阮觅瞅着儿子的身影一瞬间就消失在了门前,无声的笑了笑,转头就对丫鬟道:“冬青,把昨日庄头还有铺子掌柜送过来的账簿册录都拿过来给我吧。”
      
      冬青微愣,随即就道:“姑娘,今儿个可是上巳节。小公子都出去了,您不跟着一起出去转一转吗?”
      “奴婢听说今次的上巳节官家和外面的商家真的都出了不少的活动,热闹得很,别说往年比不上,就是以后怕都不会有了。”
      
      今年的上巳节的确是往年不可相比的。
      
      原因无他,四年前西域诸国突然联合起来侵犯大周,战事突起,然后这战一打就是四年,虽说战火远在边疆,没烧到京城,但过去几年来,整个京城的气氛还是压抑的。
      
      今年初大周军在边疆大败西域诸国,西域求和,上个月大周军已经在廖老将军的率领下班师回朝,前几日刚刚回到京城,这正是不知多少家庭求神拜佛盼来的团圆日,这京城上下自然是能有多欢喜就有多欢喜。
      
      而这一个上巳节是大周大胜,大军回朝后的第一个节日,圣上自然格外的重视,特别交代了礼部,在京城办了不少与民同庆的活动,去去战事的晦气和郁气,而商家自然也不放过这个既赚钱又表达心向朝廷的好机会,也是一连串的推出了许多欢庆活动。
      
      这样的好日子,不仅是年轻人,就是阿婶阿伯夫人老爷们都忍不住出去凑一下热闹,顺便听听外面大大小小的八卦,再拉拉媒,凑凑姻缘啥的。
      
      不过阮觅对这样子的热闹却不感兴趣。
      她今日换上了新衣裳也不过是因着心情还不错而已。
      
      相较出去踏青游玩,她对昨日庄头和铺子掌柜送上来的账簿和册录兴趣更大些。
      不像幼时做事全凭喜好居多,现在她喜欢把所有的事情都安排的井井有条的,这样让她心里比较踏实。
      
      至于踏青不踏青的......
      当年她可不就是在某一年的上巳节踏青游玩时被顾云暄那厮给瞄上的?
      
      想起旧事真是让人窒息得慌。
      
      所以此时她听冬青这般说,直接就摆了摆手,道:“不去。你忘了,过几日我不是还要去源山寺,这两日还是好好歇着,养养气色的好。”
      
      她去源山寺可不是去烧香拜佛的,而是去相亲的。
      虽则她自认天生丽质,但居宜气,养移体,还是定点好。
      
      冬青听得面色一阵古怪。
      
      阮觅瞅了她一眼,看她有些被堵住了又有些不甘心放弃劝说的样子,后知后觉的想起了什么,笑道,“是不是你想出去逛逛?你早说呀。好了,我这里也不差你一天,就放你一天假,你好好出去玩玩,回来跟我说说有什么新鲜的就行了。”
      
      冬青:......
      谁稀罕出去玩不成?
      
      她转身就去了隔壁书房,去取自家姑娘要的账簿和册录。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