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皇[修真]》狐阳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5-02 10: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即将远行 ...

  •   家族天才陨落,朝家虽然狠狠的处罚了那些事不关己的人,但是陨落就是陨落了,不能因为一个凡人就将家族之中其他的子弟通通废除修为才算,因此处罚也只是处罚了。
      
      昔日天才一朝沦为废人,从前对他低头的人自然敢人人上去踩上一脚,虽说并非身体上的伤害,但曾经那些并不被他放在眼里的人的话语,可怜的,嘲讽的,冷眼旁观的……就像是一把又一把的冰刀直直的捅进心窝一样。
      
      他虽然勉力维持着自尊,却日日在夜里发疯,直到隐约听到了禁地之中有恢复修为的方式,心中情绪激荡,便在深夜独自前去。
      
      有没有恢复的方式暂且不说,反正人是撞在禁制上挂了,这才有了朝砚过来。
      
      千年天选之城,朝家能屹立其中成为四大家族,人数众多自然鱼龙混杂,从前的小少爷压根就没有看见是谁说的禁地可以恢复修为那句话就匆匆去了,在朝砚看来,他休养的院子偏远的也就鸟愿意来,能刚好听到这样的墙角真是仿佛将智商拧巴拧巴捏碎了扔在脚底下踩。
      
      不过也怪这混世小魔王之前得罪的人太多,比方之前那个杏眼少年,大冬天把人家丢进冰窟窿里面,还扬言制个天然冰雕名传千古,虽说有修为人也不会真的冻死,但是这种熊孩子的行为是个人见了都得上去狂甩两巴掌,人家只是说两句恶毒的话甩两个眼刀子那真是涵养极好了。
      
      还有那个温雅少年,把人家娘绣的荷包扔进火堆里面烧掉,虽说同父异母,那少年的母亲是妾室,但是稚子无辜,纯属胡乱撒气行为,该打。
      
      朝砚也没有一一细数,反正这些天来他这个小院里嘲讽一番的,他曾经都得罪过,所以说之前被人骗到禁地里面撞死一次真是一点儿都不奇怪。
      
      虽说朝砚并不在意被人从头批到脚,但是背后还有人暗搓搓的想让他死就不那么的美妙了,好不容易捡了一条命,他还是想好好享受生活的。
      
      也因此让朝砚庆幸的是,因为从前的小少年勇闯禁地的行为,家族打算以惩罚的名义将他放逐到朝家的一个庄子上面去,庄子归他所有,只不过永世不得回归朝家,这已经是朝家最后的仁义。
      
      朝砚解读了一下这条处罚,意思就是白送他一个庄子,养老去吧,顺便评价了一下这条处罚——善良。
      
      简直圣光普照。
      
      而最让朝砚感恩戴德的是之前小少年订的那门亲事,订亲这种东西在这个时代一点儿也不奇怪,但是订亲的对象是一个男人就另当别论了。
      
      现代社会同性之间相亲相爱的事情朝砚也见过几起,但是因为各种乱七八糟的社会因素,真正敢于暴露于人前的反而不多,结果到了这种遍地长袍的世界,人家反而公然订婚了。
      
      当然,因为修士之间修为都是需要相辅相成的,断然没有一个是凡人一个是修士这种案例,所以在朝砚变为凡人以后,他的未婚夫公输家族公输迟毫不犹豫的退婚了。
      
      当然,人家并没有公然打脸,而是竭尽全力先给朝砚找了一圈恢复修为的法子,发现实在没有办法以后,两家好声好气的退婚了,顺便又给了朝砚一波补偿。
      
      会做事还退了婚,顺便给朝砚了一波补偿,之前的小少年听闻此事是差点儿没有气的吐血,但是朝砚想起记忆里面的这件事情,那本来因为订婚事件郁结一点点的心气瞬间顺的不行了。
      
      感谢曾经的亲家,如果不是没有条件,又怕人家误以为嘲讽的话,他都想送一面锦旗过去了。
      
      身体养的差不多的时候,朝砚在仆人的搀扶下上了马车,车厢内里三四平米,朝砚在里面翻个身打个滚什么的都不在话下,他本来还想露出点儿满意的神色来,但是瞅着来给他送行的人那种不屑又嘲讽的神色,决定演好最后的场次。
      
      从前小少爷出行马车内部最起码十平米以上,别说打滚,翻个跟头都行的那种,拉车的也不是马匹,而是一种驯养的妖兽,可日行千里的那种,现在这种马匹,也就日行百里,想要晃悠到千里外的庄子,也得晃悠上十天。
      
      对比差异,再想想小少年之前的性情,是应该屈辱来着,屈辱咬牙的神色再次浮现在那张脸上,让到了跟前的人愈发心情舒畅。
      
      “朝少爷,这次分别,可能下次见面就是给您奔丧了,”近前来的人鼻子里面出了一声气,用剑柄戳了戳朝砚的腰道。
      
      凡人寿命短暂,修士生命漫长,曾经能活很久或者说非常久的小少年几十年后将变为一抔黄土,的确是不能不让人心灰意冷。
      
      然而朝砚努力忍住去摸腰的冲动,十分想告诉眼前的少年:“要戳就戳别的地方,再戳痒痒肉别怪他笑场。”
      
      可能是他忍笑的神情太过于扭曲,那少年愈发快意:“要是我是你,早就找个地方撞死了,不过也好,想想你当个凡人生老病死,最后老成老树皮的模样,真是大快人心。”
      
      朝砚换位思考一下好像是挺大快人心的,于是没有反驳。
      
      单方面的嘲讽是最没有意思的,就跟两个人吵架一样,一个人沉默另外一个人在那里吵,战斗力属于直线削弱的状态,但是如果一个人有些偃旗息鼓了,另外一个人配合的顶上一句,那就跟油锅下面又添了一把柴一样。
      
      深谙此道的朝砚沉默不语,近前的少年说的口干舌燥,最后丢下了一句:“你这人真是厚脸皮,别让我再看见你以后。”扭头离开。
      
      朝砚在他的背影消失以后挪进了马车,看了看暗格里面封存的金银财宝,搂过一旁自己塞进来的被褥抱枕一铺一靠,又拿过一个话本按着之前夹书签的地方看了起来。
      
      马车行驶在官道上倒不颠簸,只不过一晃一晃的再加上看书让人容易犯困,朝砚本想就这样睡过去,但是突然脚背痒了一下,在挠与不挠的选择中纠结了一下,朝砚选择挠一下,然而就在他的手碰上脚背的那一刻,脑海里面响起了一个声音——[恭喜宿主,欧皇系统上线啦~]
      
      还是个萝莉音。
      

  • 作者有话要说:  攻应该不是个好鸟,虽然他还木有出来。
    这篇文节奏会有点儿慢,但是预计入v后就会开始日万。
    PS:昨天忘说新文福利啦,开文前三天评论区掉落红包吖,三天结束统一发放,小天使们快来踊跃发言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