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你时心稀巴烂》舒虞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10-22 14:19:3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01 ...

  •   
      文/舒虞
      
      凌晨结束最后一场戏,江汐下飞机后一觉睡到下午。
      
      酒店窗帘紧闭,不分日夜。地毯上手机铃声大作。
      
      江汐被子蒙头,不为所动。
      
      十几秒后手机铃声戛然而止。
      
      半个小时过去江汐才睁眼,入眼一片黑暗,意识混沌。
      
      地上手机屏幕亮了下,室内晃过一片光亮。屏幕灭,又暗了。
      
      江汐没动,过了会儿才有动作。
      
      她掀被下床,跨过地上手机慢悠悠朝窗边走去。一双长腿白花花,匀称笔直。
      
      江汐拉开窗帘。
      
      落地窗外日落西斜,大厦林立,高架桥上车水如蝼蚁。
      
      满室终于通亮,窗边茶几上扔了包女士香烟和打火机。
      
      醒来还没完全清醒,江汐伸手捞过桌上香烟,抽了根出来。
      
      细细一根夹在指间,苍白又颓废。
      
      抽了半根后她才回身去床边拿手机,屏幕上是女经纪人佟芸几通未接来电和短信。
      
      江汐点开最近一条短信。
      
      -晚上九点维亚大酒店,四楼宴会厅举办杀青宴,不要跟我说不去,必须给我过去。
      
      -投资人,制片人和几位导演今晚都会去杀青宴,学聪明点,不用我教。
      
      江汐没什么表情,半晌按灭手机,烟掐灭在烟灰缸里。
      
      她手机随手扔床上,起身进浴室。
      
      /
      
      江汐最近拍一个古代剧,一个女三都算不上的角色,去不去杀青宴没什么关系。
      
      但热衷于名利场的人不可能放过这样名流聚众的机会,就如江汐经纪人佟芸。
      
      夜幕降临,京城灯火辉煌,奢华绚丽。
      
      马路上车水马龙,江汐站路边打车。
      
      脸戴口罩,但即使如此身段仍吸引路人频频回头。一头栗色大波浪及腰,夜风吹过。
      
      很快打到车,车行半路有电话进来,高中好友纪远舟。
      
      “昨晚就回京城了?怎么不跟我说一声。”纪远舟一口女烟嗓,声域低哑。
      
      “凌晨下的飞机,直接回酒店了。”江汐说。
      
      纪远舟:“凌晨,那我是不是得庆幸你没打电话打扰我?”
      
      这其中意味暧昧影绰,江汐挑眉:“很嚣张啊纪小姐。”
      
      那边纪远舟笑:“在做什么?”
      
      江汐目光落在车窗外的灯红酒绿上:“准备去杀青宴。”
      
      身为江汐多年好友,纪远舟清楚江汐不太热衷这些活动,只会是经纪人安排,她问:“自己一个人去?”
      
      “嗯。”
      
      纪远舟闲问:“你们公司到现在也没给你配个助理?”
      
      江汐没怎么放心上:“公司给我单独配个助理浪费了,我没给公司赚什么大钱。”
      
      小钱肯定有,大钱谈不上。
      
      没见过像江汐这样给自己扎刀的,但纪远舟也不擅安慰那套,实话实说:“确实。”
      
      两人相处状态一向如此,江汐被她逗笑。
      
      的确。
      
      江汐没什么上进心,随遇而安,工作从不争取,都是经纪人安排。这也是经纪人佟芸不喜欢她的原因。
      
      纪远舟说:“你也该考虑考虑往上爬了。”
      
      路灯盏盏从眼底划过,江汐懒洋洋的:“走一步是一步吧。”
      
      她目光从窗外收回来,问纪远舟:“你什么时候有空?”
      
      “这话应该我问你,我随时有空,得看你有没有时间。”
      
      江汐入住的酒店离杀青宴地点不远,已经到了。
      
      她说:“明天见个面吧。”
      
      “行。”
      
      “先不说了,我到了。”
      
      /
      
      宴会厅。
      
      天花板上吊灯璀璨,侍者彬彬有礼,手托红酒穿梭人群中。
      
      欢声笑语,觥筹交错。
      
      宴会厅中央是重要人物的聚集地。
      
      江汐被安排在边缘一张桌上,同桌的都是一些名气不大的艺人,期间不断有人端着酒杯起身,融入社交。
      
      这种场合江汐也难免要应酬,和一个前辈寒暄完,她端着酒杯回桌。
      
      桌边人寥寥无几,山珍海味没人动筷。
      
      江汐在桌边坐下,从凌晨到现在还没吃饭,她夹了几筷子填饱肚子。
      
      但吃没几口便没胃口了,江汐放下筷子。
      
      周围人声噪杂,或真心,或假意,或奉承。
      
      被吵到脑袋有些昏涨,江汐起身,推门离开宴会厅。门一关隔绝里头热闹,走廊显得格外安静。
      
      江汐有点起烟瘾,环顾一圈没有抽烟区域。
      
      她作罢,转身去洗手间。
      
      洗手间里空无一人,江汐站镜前洗手,镜里女人肤色白皙,一身吊带黑裙,腰肢纤细,天生美人骨。
      
      面相也极美。
      
      若是眸色动情一点,足以蛊惑众多男人,可惜镜中人眸色淡淡,气质清冷。即使如此这张脸还是狙击了很多人。
      
      江汐打开手包,掏了口红出来。
      
      镀红双唇。
      
      门外几阵脚步声,伴着严肃交谈声,有几人路过,男人皮鞋砸在瓷砖上。
      
      “陆总,陈建总监——”
      
      江汐没在意,收了口红后弯身洗手。
      
      “开掉。”一道男声打断。
      
      不耐烦,却不失稳重,冷血掷地有声。
      
      江汐手滞住,水流哗啦,溅至镜面。
      
      走廊人声渐远,几秒后江汐才反应过来,她脸上没什么情绪,重新洗起手。
      
      世间相似音色千千万,不会如此巧合。
      
      她关了水龙头,抽纸巾擦干手,拎包出了洗手间。
      
      宴会厅里杀青宴正热闹,江汐回桌入座。
      
      领导致辞,每桌的人都捧场鼓掌,江汐也跟着鼓了几掌。
      
      这场杀青宴直至零点才结束,在场不少行程繁忙的名人,宴会一结束便赶往机场。
      
      江汐没什么要赶的,没其他人着急,等人都走了才起身离开。
      
      她喝了点酒,不至于醉,但有点反胃。江汐皱眉拿出口罩,纤指勾着口罩边挂上耳朵。
      
      她站着等电梯,走廊很安静,只有酒店工作人员出入宴会厅。
      
      某刻包厢门被推开,一阵不小的动静,江汐没理会。
      
      “小江。”
      
      江汐一开始没反应,直到人喊了第二声她才意识到是在叫她。她回头,来人不陌生,去年拍剧认识的导演。
      
      男人中年发福,脸上堆笑:“戴口罩也能认出你。”
      
      江汐礼貌点头:“李导。”
      
      “怎么在这?”
      
      “今晚有杀青宴。”
      
      男人目光毫不掩饰地打量她:“结束了?”
      
      江汐无视这种无礼:“嗯。”
      
      还未等李导说什么,她已经开口:“抱歉李导,有事先走了。”
      
      电梯适时到达。
      
      李导却迅速伸手抓住她手腕:“急什么?会给你好处,有空吗?”
      
      男人明显喝过酒了,开口一阵酒气,江汐微皱眉,语气却仍得体:“不好意思,没空。”
      
      “没空?”
      
      电梯门缓缓打开。
      
      外面的人和里面一行人正正打了个照面。
      
      抓在手腕上的手令人反感,江汐眉头没松过,想甩开。却觉李导先一步松开,手上一松。
      
      “陆总。”李导声音已经换上讨好的笑。
      
      江汐有点意外,抬眼。原本只是随意一瞥,却在看见里面人时视线一滞。
      
      男人西装革履,五官英气,天生一副好皮囊。
      
      他垂着眸漫不经心,长睫在眼底投下一片阴影。
      
      闻声抬眸,眼神阴鸷冷漠。
      
      江汐没来得及收回目光。
      
      四目蓦然相对。
      
      

  • 作者有话要说:  
    好久不见。
    开业大酬宾,评论送红包。
    明晚八点见。
    新文预收《退烧》,专栏里可收藏。
    分手多年后,同学聚会上路无坷见到前男友沈屹西。
    大家都知道大学那几年校草沈屹西把路无坷宠上了天,如今却是没看路无坷一眼。
    后来玩游戏,沈屹西选了真心话。
    班长问:“你有放不下的人吗?”
    沈屹西笑了下,十分坦然:“没有。”
    路无坷鼻子一秒发酸,这人再也不会惯着她的臭脾气了。
    也就是当天晚上,朋友看沈屹西喝到酩酊大醉。
    男人晃了晃酒瓶,无奈笑了声:“白疼了。”
    散漫骚话多校草×清冷孤僻少女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