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顾岩微微一笑,薄唇缓缓张开,“其实,娱乐圈并没有外界传的那么……夸张。”
      他用“夸张”这个词已经很委婉了。
      唐之夏窘迫难言,恨不得能立刻隐形。
      他定定地站在那儿,身形修长,姿态优雅,二十七岁的他,身上散发着有股淡淡的荷尔蒙气息。
      “顾老师,你在散步?”唐之夏借着路灯打量着他,他似乎并不在意。
      顾岩望着后方,辛静边说着电话边走来,高跟鞋的踩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他收回目光,再次看向唐之夏,留了一抹意味深长地笑容,“再见了。”
      “再见。”唐之夏深深地呼了一口气。
      一旁的陈浅激动地握紧她的手,“之夏,真的是顾大神!我工作了两年,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看我的偶像。你就是我的福星!”
      唐之夏无奈一笑,“你说刚刚顾岩到底有没有听到我们的谈话?”
      陈浅:“……应该没有。”
      自欺欺人,不过如此。
      
      那端,辛静刚出洗手间就接到了唐导的电话,一开始她还以为是骗子,等唐导说完,她激动的差点手滑,扔了手机。
      唐导和她提出让唐之夏明天去《孤战》的剧组试镜。
      辛静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唐导,您的意思是要用我们之夏?”
      唐导笑笑,“晚上和那丫头匆匆见了一面,觉着她还不错。这个角色只有三十秒……”
      辛静抑制住兴奋之情,别说只有三十秒就是三秒,那也是天上掉的大馅饼。
      多少经典角色是靠那几秒成就了演员的演艺之路的巅峰。
      
      通完电话,辛静大步走来,说话中气十足,一扫刚刚的阴霾,“明天去H市,我和你们一起去。”
      唐之夏微愣,“怎么了?”
      “《孤战》里的一个角色。唐导刚刚亲自给我打的电话,让你去试。”她的语气里夹杂着难掩的喜悦。也许从这部电影开始,之夏可以正式出道了。
      “《孤战》?顾岩在拍的那部电影?”唐之夏听过消息,据传电影的拍摄已经接近尾声了。
      “对。我们今晚没有白来。”
      唐之夏略略沉吟,“什么角色?”
      辛静郑重地看着她,“男主的初恋情人。这个角色一直找不到合适的女演员。”之夏这要是捡漏成功那真是大赚了。
      唐之夏下意识地就想到了,“是和顾岩的对手戏?”
      “顾影帝的演技是业内公认的,和他搭档,对你的演技肯定有帮助。你有什么问题的话趁着这次机会问问他,和他打好关系对你肯定有好处。之夏,我总觉得你的好运来了。”
      唐之夏眼睛闪过一丝无奈。唔,莫论人是非啊。她冲着陈浅摇摇头,刚刚的事还是不要告诉辛静了,不然今晚她们别想安静了。
      
      顾岩回到家,客厅的灯开着,偌大的房子在夜晚显得特别的空旷。
      顾母听见声音,从房间出来。“儿子,你怎么回来了?”
      “今天有点事,临时回来一趟。”
      顾母:“你这次拍完,准备休息多久?”
      顾岩略略沉思,“还没有定。”
      顾母眨眨眼,“下个月就是你的生日了,今年的生日还和粉丝一起过吗?”
      顾岩宠粉圈内有名,对粉丝好,但也不是没有原则的。“公司已经安排好了。”他从正式出道已经七年了,这么多年,粉丝一直陪伴着他,他的超话、贴吧,都是粉丝自发在做。工作室也考虑过从粉丝手里收回顾岩后援会的账号,不过最终还是被顾岩拒绝了。粉丝之于他而言,是朋友家人、是弟弟妹妹。这种关系很奇妙,就像陪伴与成长。
      顾母轻叹一声,“你马上就27了,连个女朋友都没有。我的那些朋友问起你的事,我都不好意思提。”顾母作为大学教授,平时在学校天天都能碰到小情侣,再一想家里这位即将奔三的儿子,她在思考,是不是她和先生在儿子的教育上出了什么问题。
      顾岩头疼,这个晚上,怎么连着两个女人都在纠结他年龄的问题。“我尽快。”
      顾母似乎抓到了什么讯息,“最近遇到合适的女孩子了?”
      顾岩失笑,“您早点休息吧。”
      顾母:“你啊,什么事都不和我们说。对了,你什么时候有时间?”
      “有什么事?”
      “上次和你爸去参加晚宴,碰到了穆总和他夫人,代溪也签了影视公司。等你有时间,我们两家一起聚一下。”
      顾岩沉吟道:“穆家同意了?”
      “父母总拗不过孩子,穆家现在就这么一个女儿。穆总再怎么不愿意,总归还是妥协了。”
      顾岩语气清淡,“等我回来再说。”
      
      唐之夏一个人住,租了一套100平的房子。房子是公司安排的,说是这里相对安全点,出行也方便。
      今晚,唐之夏难得什么课也没有安排。她做了半个小时形体练习,那双腿上面好几块紫色,都是练舞时碰伤的。幸好现在还没有到夏天,不然她腿上的伤露出来真是吓人。
      她倚在沙发上,手里拿着那本《演员自我修养》,这书不是新的,书页有些破损。
      唐之夏轻轻翻着纸张,渐渐有了困意。
      这一晚,她做了一个梦。梦里的人很多,她一直在找人,可始终找不到。直到她拉住了一个人的手。
      当那个人转身,她看清楚了,竟然是顾岩。
      她惊醒了。
      真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后半夜,她一直没办法入睡。
      
      第二天辛静来接她,见唐之夏精神不太好,以为她有压力。“别紧张,这是唐导主动找你,说明他看好你了。”
      唐之夏唔了一声。“辛姐,那场戏是吻戏。”
      辛静:“……那你也不吃亏啊。顾岩是影帝,长相俱佳。你不知道多少人想和他拍吻戏呢。”她想以幽默化解唐之夏的紧张。
      唐之夏笑道:“好像顾岩以前的吻戏都是借位。”他很绅士,即使和女演员有肢体上的接触,也都是避开的。
      辛静:“之夏,我记得你24岁了吧。难道没谈过对象?国外不是很open的吗?”
      陈浅小声提醒道:“辛姐,之夏现在22岁,改年龄了……”
      辛静尴尬,“瞧我这烂记性。”
      唐之夏没忍住笑意,笑容灿烂。“我哪有时间谈恋爱啊。”
      那两人都看着她,似乎都不相信。
      唐之夏耸耸肩。
      辛静:“外国人的审美有问题吗?小仙女都不追?”
      陈浅附和:“清纯小白花应该不是外国人喜欢的类型。”
      辛静顺口问了一句,“那你怎么就回国进娱乐圈了?”她当时接到唐之夏自荐的简历,看到她这张脸,她没有犹豫就约见她,很快签下她。说起来,她对唐之夏的家庭背景还不太清楚,只知道她父母在美国,她好像几岁也去美国了。
      唐之夏笑了一下,笑容温和,阳光透过车窗打进来,照在她的脸上,衬着她的五官更加的无瑕。“机缘巧合。”说完她打了一个哈欠。
      辛静让她赶紧再睡一会儿。
      
      两个小时后,到了影视城。
      《孤战》的剧组已经收到消息唐导把顾岩的“初恋”找来了,大家一大早就在等待了,一边好奇这位什么女演员,一边盼着今天这次戏顺利拍完,《孤战》就可以举行杀青宴了。
      唐导看了一眼坐在摄影机前的顾岩,“怎么就传成我找的那丫头?顾岩,我这是成了你的挡箭牌了啊!”
      顾岩站起来,“我只是推荐,最终是您决定的。”
      唐导意味深长地笑了,“看她自己的造化了。”
      
      唐之夏一到,众人的目光齐齐看着她,眼底不掩惊艳。她静静站在那儿不说话,也是亭亭玉立。气质这东西有时候真是说不清。这外形条件果然是天生吃这碗饭的,难怪入了唐导的眼。
      
      服装组老师拿来衣服,唐之夏换上了民国时代女学生装,梳了两根辫子。
      顾岩穿着民国时期的中山装,看着有几分儒雅,他天生的衣架子穿什么服装都好看。唐之夏站在他一眼,余光悄悄打量他几眼。
      唐导终于找到了他想要的感觉,赶紧把这场戏给唐之夏分析了一下。“男主是来同初恋告别的,谁也没想到这一走就是一生离别。之夏虽然你没有台词,但是你要演出女主的单纯、坚韧。记住表情和眼神。”
      唐之夏点点头,“我知道了。”
      唐导:“给你们二十分钟准备。顾岩,之夏没有经验,你指导一下。”
      
      唐之夏望着顾岩,“顾老师,麻烦您了。”
      顾岩:“这场戏男女主有吻戏。”
      唐之夏愣住了,一时之间脸上的情绪都没有控制住。
      顾岩自然捕捉到了,“你有什么想法?”
      唐之夏握了握手,指尖掐了一下掌心。她能有什么想法?这场戏他是主导,她连一句台词都没有。“需要提前练习吻戏吗?”
      顾岩抿了抿唇角,忽而一笑。“不要紧张。”
      
      半个小时后,一切准备就位。
      唐导一声令下:“开始!”
      顾岩来和唐之夏告别,十八岁的他在国难当头时,毅然决定从军。
      唐之夏望着他,目光由不舍渐渐变的坚定。这种情绪对于新人来说确实很难。
      
      “卡!”唐导喊了一声。“之夏,表情再放松一点。”
      唐之夏点点头,刚刚她的掌心已经冒汗了。
      “休息五分钟。”唐导今天的脾气出奇的好。
      唐之夏没走多远。
      顾岩来到唐导身旁看着刚刚的拍摄的片段,唐之夏真的很上镜,很多人到了镜头里会胖几分,而她却没有。
      唐导低声赞叹,“这丫头有悟性。听说孙铭那剧最终没签她?这个孙铭啊,以后要悔的。”
      顾岩没应声,他一瞬不瞬地看着屏幕,须臾起身,“一会儿你直接拍,我来带她。”
      
      唐之夏确实紧张,毕竟是第一次,和她之前看的学的根本不是一回事。她闭上眼睛慢慢在大脑里又过了一遍刚刚的表演。
      这时候,顾岩过来了。
      唐之夏侧首,“顾老师——”
      顾岩:“忘了在现场,忘了你是谁。最重要的是,把我当成你喜欢的那个人。”
      唐之夏:“……我知道了。”
      
      第二次拍摄开始,现场恢复了安静。
      顾岩面上带着不舍,“我会回来的。我一定会活着回来的,你等我。”
      唐之夏望着他,没有言语,那双黑色的眸子像会说话一样。少女的羞涩、不舍,还有对喜欢的人的担忧、彷徨,所有的情绪她都有了。即使她一句话也没有,可她的眼睛表达了一切。
      顾岩之的手托着她的下巴,占着身高的优势,他慢慢低下头。
      下一秒,他吻上了她的唇角,温热的触感,软软的。
      纵使唐之夏刚刚做了心理准备,可真正拍摄时,她还是紧张了。她的手揪着他的衣角,掌心都出汗了。
      “别动!”他轻声开口。
      唐之夏被他的气息团团围住,仿佛被点了穴,大脑一片空白。是的,她不需要动。现在她只要好好地配合顾岩就行了。
      
      阳光从窗外打进来,屋子里暖了几分。
      四目相对,这么近的距离,她发现顾岩的鼻子右侧有个淡淡的月牙印,很小,如果不靠近根本发现不了。
      这个蜻蜓般的吻很快结束了,就在那一刻,顾岩轻轻地又吻了一下她的鼻尖。
      眷恋的、不舍的,多种情绪交错着,戏中人早已深陷。
      
      一旁的陈浅瞪大了眼睛,说话都结巴了。“辛姐,这是真的——真的在接吻吗?”
      
      

  • 作者有话要说: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