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攻略》凉风mio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6-03 14:23:2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05 ...

  •   虞菡十岁的时候第一次对生死有了认识。
      
      那时候虞右清牵着虞菡的手,虞菡看着入眼的一片苍白,灵堂上摆着着陆余州和唐晚静的照片,她心里感觉很是窒闷。
      
      堂下站着陆长渊以及陆家的一干亲戚,虞菡一个都不认得。
      
      虞右清满脸严肃的鞠躬,烧纸钱,虞菡在旁边看着,没敢说一句话。
      
      良久虞右清转头,红着眼眶对虞菡道:“菡菡,和你陆伯伯陆伯母磕头,说再见。”
      
      虞右清其实知道虞菡现在的年纪还这样小让她来灵堂其实很不好,但是她毕竟和陆余州和唐晚静在一起生活了这么长一段时间,不管怎么说也要让她来道别。
      
      虞菡听虞右清的话乖乖在蒲团上跪下,她今天那穿着一件黑色的小裙子,胸口还别着一朵白色的小花,她脸上的表情有些惶恐。
      
      跪下之后虞菡起身又跟着虞右清往前面的火盆里烧了些纸钱。
      
      现在的气氛太过压抑,虞菡总感觉自己很是想哭。
      
      虞右清牵着虞菡的手离开灵堂,走到灵堂外面深吸了一口气。
      
      他眼眶一直都红着,但是却没有落下泪。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虞右清当年死过那么多战友,对生死这种事早就是看得很透彻了,可是现在他心里还是止不住的难过。
      
      死去的可是他从小到大一起玩的兄弟啊。
      
      人就这样没了。
      
      虞右清转身,看着灵堂之下满脸冷漠的陆长渊,轻轻叹了一声气。
      
      陆余州和唐晚静的死实在是太过蹊跷,这个孩子肯定不会放弃寻找真相的吧。
      
      可是到时候他知道了真相,又会做出什么样子的事情呢?
      
      虞菡看着虞右清的脸,问:“爸爸,陆伯伯和陆伯母是不是和我妈妈一样,变成一颗星星了?”
      
      虞右清听见虞菡的话,转头看着她。
      
      虞菡脸上其实有些迷茫,她感觉心里很难受很难受。
      
      可是那种难受是无法宣泄出来的,莫名其妙的她眼睛也变得有些红了。
      
      虞家的教育向来严厉,可虞菡却是意外。
      
      她从小就被陆家娇宠着,就算是现在回了虞家,也是掌上明珠,没谁敢给她气受。
      
      “菡菡……”虞右清没有继续说下去,他身后走来他的秘书,虞菡总是会见到他。
      
      秘书在虞右清耳边说了些什么,虞右清点点头之后对虞菡说:“菡菡,爸爸现在有事情要去做,你跟着阚叔叔去吃点东西好不好?”
      
      虞菡点头,模样很乖巧。
      
      阚秘书看着虞菡在虞右清离开之后转头往里面看着灵堂,眼泪瞬间迸发下来,怎么止也止不住。
      
      她声音不算大也不算小,可是还是引起了灵堂里面那些人的注意。
      
      陆长渊听到虞菡的哭声,原本已经调整好的心情不知道为何又开始变得酸涩起来。
      
      阚秘书在旁边不知道该怎么哄虞菡,只能站在原地干着急。
      
      直到陆长渊从灵堂里面走出来,看着已经哭成一只小花猫的虞菡,缓缓蹲下身子从西服里拿出一方手帕为虞菡擦着泪。
      
      陆长渊是要谢谢虞菡的。
      
      每次他打电话回家,都能听见陆母开心的笑声。
      
      她是陆家的开心果,她替陆长渊陪伴了陆父和陆母那么多年。
      
      陆长渊帮虞菡把脸上的泪水擦干,然后把手帕给了虞菡。
      
      虞菡接过那手帕,泪水好像慢慢止了下来。
      
      “往左走有休息室,阚叔带她过去吧。”陆长渊的眼睛没什么温度,阚秘书以为陆长渊是觉得虞菡挡在这里挨着事了,连忙点头。
      
      虞菡手上还死死揪着陆长渊之前给她的手帕,声音有些哑:“我不哭,你也不要哭,陆伯伯和陆伯母都变成星星了,你想他们的话往天上看一眼。陆伯母以前就是这么和我说的,只要我想妈妈了,就往天上看看。”
      
      阚秘书把虞菡带离了灵堂门口,陆长渊听到虞菡那些话之后低头,抬手捂住了脸。
      
      陆长渊想他现在的心可能还是不够冷,也不够硬。
      
      要不然怎么会被虞菡这么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就催出了眼泪?
      
      如此软弱,要怎么报仇?
      
      陆长渊红着一双眼重新回到灵堂,他今年二十六岁,已经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了。
      
      陆余州和唐晚静的死他想他是知道原因的,但是却没有任何证据。
      
      那日他知道陆余州和唐晚静惨死家中的之后立马就去找了虞右清。
      
      虞右清的级别很高,他找虞右清办事自然是一口答应。
      
      可是虞右清这几天却总是在躲他,陆长渊心里隐隐知道了些什么,不过虞右清就是不告诉他前因后果,这让陆长渊心里总是惴惴不安。
      
      虞菡是不知道究竟都发生了些什么的。
      
      到达休息室之后阚秘书给她买了一瓶水和一个面包,他去接了一个电话,虞菡就一直坐在原处没有动。
      
      她手上一直揪着陆长渊给她的那块手帕,那手帕上面好像还有一点陆长渊身上的味道。
      
      虞菡擦了擦眼泪,突然就想起自己在学校的时候,别人家的小同学都有父母来接,可是等她的好像只有一个笑容温柔的司机。
      
      小同学们问虞菡每天是不是她爸爸来接送她,都说很羡慕。
      
      可是虞菡却摇头,只道:“那是我家的司机。”
      
      那时候这些小同学年龄还小,只不过一二年级,还没有什么攀比心,虞菡却不知道她这句话之后让她吃了多大的亏。
      
      越长大懂得的自然也就越多,小团体也慢慢的在出现,虞菡被她班上的一群小同学针对,说她没有妈妈。
      
      这些话还是从当初她的好朋友口里传出去的,只是虞菡没想到这个“朋友”居然会背叛她。
      
      之后的事情还有很多,虞菡一直在发呆,阚秘书接完电话回来坐在虞菡旁边,看见她又在哭,出口道:“菡菡别哭了。”
      
      阚秘书家里只有两个儿子,从来就没有哄过女孩,语气也难免有些生硬。
      
      “阚伯伯,他们说我是没有妈妈的小孩,以后……他是不是也没有妈妈了。”
      
      陆长渊回北城的次数其实很少,小时候的记忆虞菡根本就记不起那么多,就算是陆长渊跟着陆余州和唐晚静过来,她也从来没有叫过陆长渊。
      
      那时候虞右清和陆家两位都只是以为虞菡害羞没有叫人,也没有怎么管她,虞右清没和虞菡说过要怎么叫陆长渊,于是虞菡只能用“他”来代替陆长渊。
      
      阚秘书长着一张刚武有力的冷面脸,他听见虞菡这话脸上满是心疼。
      
      他自然是知道虞菡说的是陆长渊,他好不容易放软了语气,蹲下身子对虞菡道:“菡菡,生老病死谁也无法预料到,你陆伯伯和陆伯母不是最喜欢菡菡笑吗?菡菡哭得这么伤心,他们也会难过的。”
      
      虞菡听完,眼泪慢慢止住。
      
      她吸了吸鼻子,强忍着泪意,走到休息室外面看着天空,勉强的露出了一个笑。
      
      “妈妈,陆伯伯,伯母,我在笑。”
      
      阚秘书在后面居然也湿了眼眶。
      
      这孩子和他之前想象的实在是有些不一样,原本以为虞部长溺爱出来的孩子是个娇纵的,没想到居然这么懂事。
      
      之后虞菡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看过陆长渊,但是她却把他的脸记在了心里。
      
      虞菡很顺利的读完小学,她初中的时候因为成绩太差被老师批评过不少次,虞菡并不在乎,反正也没谁管她。
      
      因为她家里的那位家长好像又有什么任务,离开北城去了云城。
      
      就算是官衔到了一定级别,虞右清也不是躺在功劳簿上吃老本的那种人,虞菡十岁那年他就离开了,一直到现在。
      
      这些年没有虞右清的管束之后虞菡除了成绩差了点,坏事还是没怎么做的。
      
      虞右清在北城留了很多人,虞菡只要不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虞右清都不会太放在心上。
      
      虞菡一直也比较有底线,没做过什么特别过分的事情。
      
      虞檀是虞菡的哥哥,他其实不是虞右清亲生的,是虞右清战友的儿子。
      
      以前因为怕有有心人因为虞檀的父母报复虞檀,所以虞右清派了人一直在保护他和照顾他的饮食起居,虞檀也一直都很努力向上。
      
      虞檀比虞菡大很多岁,虞右清离开北城之后平时寒暑假也会被接过来,那时候他和阮媛总是会来陪虞菡,倒也让虞菡没有那么孤单。
      
      虞菡刚升高一那年因为两件事彻底打响了名头。
      
      没别的,就是打了一顿学校里不学无术而且还热爱口嗨的高二学长。
      
      虞菡从小学开始就在学跆拳道和散打,虽然没怎么认真学,但是对付那些看似人高马大但是却如同棉花一样的学长也算是够用了。
      
      还有一件事就是她升学的时候明明成绩不是很好,但还是被安排到了一年级里面最好的重点班里。
      
      因为虞菡的存在,那群重点班的尖子生就和吃了翔一样难受。
      
      其实高二还是要分班的,虞菡觉得自己去个普通点的班也好,重点班她反正也跟不上。
      
      虞菡倒是各种无所谓,她暑假的时候爱上了一款游戏叫英雄联盟,白天在教室的最后一排睡觉,晚上就熬夜去开黑。
      
      暴打高二学长是高一开学大概一个月左右,虞菡在一中还是有不少朋友的,她初中的一个同学和她一个班,两个人初中的时候回家都是一条路,自然是无比熟悉。
      
      好朋友名叫安惠惠,很可爱的一个小女孩,在这个重点班里别人都不愿意搭理虞菡,只有她会找虞菡说话。
      
      那天中午他们一起去一中旁边的一条巷子里吃饭,虞菡和安惠惠点完菜之后就在二楼阁楼的一处等着。
      
      虞菡脸上没什么精神,安惠惠把碗筷用纸巾擦了一遍之后摆在虞菡面前,虞菡说了一声“谢谢”。
      
      安惠惠笑得甜甜的,“和我还说什么谢谢,你这几天精神不太好,又通宵了吧?”
      
      虞菡点点头,“铂金好难上,快自闭了。”
      
      安惠惠知道虞菡说的“铂金”就是她最近玩的那个游戏的段位。
      
      虞菡喝了一口水,她后面那一桌坐了四个男孩子,也都穿着一中的校服,他们不知道在说什么,哄堂大笑。
      
      “切,我怕什么,我要是考不上大学,干脆就去金.三角贩.毒,当个彻彻底底的畜生。”
      
      虞菡放下杯子的手一顿,脸色已经开始慢慢变得有些凝重。
      
      剩下那三个男孩子居然也随声附和着,虞菡翻了一个白眼,摆弄了一下手机,声音不大不小的说了一声:“垃圾。”
      
      虞菡语气轻蔑,坐在她后面的四个学长瞬间没了声音。
      
      他们都很清楚的听到了虞菡刚刚说的话。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觉写的有点慢热了,下一章陆叔叔出场liao
    我不会坑,会继续写der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