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无所畏惧》初云之初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1-28 18:01:1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欺负 ...

  •   新武侯夫人与一众仆婢离去之后,李家便空荡起来。
      
      王氏瘫坐在矮凳上,长长的叹一口气。
      
      “阿娘,”二娘神情隐忧,看眼母亲,再看眼新武侯夫人留下的五百两银子,有些踌躇的道:“阿姐走时,叮嘱了我几句话。”
      
      王氏似乎并不觉得意外:“她说什么了?”
      
      二娘一五一十道:“阿姐说,等她走后,便叫我们搬到长安去住,再告诉左邻右舍与里正,将此事宣扬出去。”
      
      “我就知道她是个搅祸精,摊上准没好事儿!”
      
      王氏眉头皱起,埋怨一句,说完,却又叹口气,担忧道:“也不知她以后怎么过……”
      
      底层有底层的智慧,王氏作为一个寡妇,能将一双儿女拉扯大,当然不蠢,新武侯夫人到时,她便隐约察觉到了什么,再后来,见乔毓那般作态,更是心如明镜。
      
      ——若真是家人,何必再叫她们搬走呢,再留下后手呢。
      
      只是有些时候,看出来并不意味着能解决,像他们这样的门第,想要帮衬的唯一办法,就是躲得远远的,不要给乔毓添麻烦。
      
      王氏又叹了口气,向女儿道:“我出门走一趟,你在家收拾行李,捡轻便的挑,笨重的便留下,寻到落脚地方,再行添置也不晚。”
      
      二娘从母亲的话里察觉到了几分端倪:“阿姐她……那些人真的是阿姐的亲眷吗?”
      
      王氏坦然道:“我也不知道。”
      
      二娘想起先前乔毓说的那些话,知道她是为了自己好,眼圈儿一红,不安道:“阿娘,我们去报官吧,阿姐跟他们走了,万一……”
      
      “阿娘自有分寸。”王氏掩住了女儿的口,温和道:“二娘,记住阿娘说的话,此事到此为止,不要对任何人提起,这不仅仅是为了我们,也是为了她。”
      
      二娘似乎懂了,忍泪点头。
      
      王氏便整理衣衫,往里正家去,送了二百文钱,再三称谢:“这些年,我们孤儿寡母承蒙您关照,现下搬走,也该送些酒钱酬谢。”
      
      一斗米不过四五文钱,二百文已经不算是小数目了。
      
      里正德高望重,家底也远比其余人家丰厚,见状推辞:“几十年的交情,何必这样客气?二娘还没出嫁,留着给她做嫁妆罢。”
      
      王氏便将腹中草稿讲了,又笑道:“那位夫人心善,颇多恩赐,大郎在城中久居,我不想离得远了,很快便要搬到长安城去住了。”
      
      “哎呀,这可是天大好事。”
      
      里正年长,知晓高门必然不愿将自家女郎失散的消息传出去,便没有细问,连道了几声恭喜,欣然道:“二娘勤勉,模样也好,叫她哥哥帮衬,在长安也能找个好婆家,比留在这儿好。”
      
      说完,又去为王氏母女开具文书,好叫她们来日到长安城中落户。
      
      王氏自里正家出去,便去村前雇佣了辆牛车,又往左邻右舍家去,各自送了五十文钱,既是邻里之间道别,又劳烦他们帮着看顾家中大件东西,彼此说笑一会儿,终于回到家中。
      
      二娘已经收拾好了东西,牛车也到了门外,母女二人最后看一眼居住多年的屋舍,就此离去。
      
      ……
      
      新武侯夫人跟乔毓说了两刻钟的话,觉得自己起码要少活十年。
      
      她从没有觉得一个人会这样的面目可憎,只是看着那副贪婪、狡诈、自私自利的面孔,都叫她想要作呕。
      
      老太爷的吩咐还在耳边——你要将她当成你的亲生女儿疼爱。
      
      新武侯夫人不敢违逆,只能忍得心头作痛,下意识的用脚蹭了蹭马车底板,幻想着那是乔毓的脸,假笑道:“你是娘最疼爱的孩子,即便娘自己受委屈,也不会委屈你的。”
      
      “好吧,”乔毓觉得戏演的差不多了,勉强刹车,半信半疑道:“我当然是相信阿娘的。”
      
      这个世界终于安静了。
      
      新武侯府门前,张妈妈早就等着了,见生无可恋的新武侯夫人带着乔毓下来,便先迎上去,语气感慨,抚慰道:“六娘回家了,以后无需再怕了。”说着,还挤出了几滴鳄鱼的眼泪。
      
      乔毓四下打量一圈儿,道:“先带我去看看我住的地方吧。”
      
      张妈妈笑道:“好,我这就领着您过去。”
      
      新武侯夫人僵笑着与乔毓并行。
      
      正是三月,院子里的花儿都开了,姹紫嫣红一片,分外娇娆。
      
      乔毓看得喜欢,凑过去瞧了瞧,笑道:“这些花儿可真好看!”
      
      能不好看吗?
      
      张妈妈心道:府上二娘最是喜爱名花,为栽培这些花木,不知花了多少心思,结果老太爷一句话,就得腾位置给别人,连最喜欢的这些花儿都没法带走。
      
      心里这样想,口中却道:“六娘喜欢,便是它们的福气。”
      
      这话乔毓爱听。
      
      她弯下腰,在新武侯夫人惊诧的目光中,将那朵开的最美的芍药采下,别在鬓边,回过头去,笑吟吟的问道:“阿娘,我好不好看?”
      
      新武侯夫人眼见她将那株价值千金的朱台露糟蹋了,疼的心头滴血:“好,好看……”
      
      乔毓美滋滋道:“名花配美人,正是相得益彰。”
      
      ……这个臭不要脸的小贱人!
      
      新武侯夫人脸上笑嘻嘻,心里MMP。
      
      如此说了会儿话,张妈妈隐约能猜到新武侯夫人下车时为何神情郁郁了,她轻咳一声,道:“六娘,咱们去你就寝的地方看看,你若有不喜欢的,马上就叫人改。”
      
      乔毓说了声:“好。”
      
      勋贵门楣的女郎闺房,自然奢华舒适,极尽精致。
      
      珍珠一线的帘幕,水晶雕成的明灯,鲛绡罗帐,沉香木床,香枕锦衾便更不必说了。
      
      乔毓躺倒床榻上去,优哉游哉的滚了滚,埋脸进去,幸福道:“软软的,好舒服啊,我喜欢这张床!”
      
      新武侯夫人真想一脚踢过去,叫她在地上滚十八圈儿,脸上却挤出欣慰的笑:“你喜欢便好。”
      
      说着,她又唤了七八个女婢来,指着为首的道:“这是娘房里用惯了的人,叫她就近照顾,娘也安心,此外,张妈妈也会留下来。”
      
      乔毓坐起身来,向那女婢道:“你叫什么名字?”
      
      那女婢眉眼细长,透着精明妩媚,屈膝施礼,道:“奴婢名唤红玉。”
      
      “这个名字不好,”毕竟玉跟毓是同音的,乔毓不喜欢,想了想,道:“我给你改个名字,就叫碧池吧。”
      
      “……”碧池虽有些不明所以,却还是应道:“是。”
      
      ……
      
      新武侯府里边儿,乔毓真正接触过的,其实也就是新武侯夫人与张妈妈两人,至于其余人,却被她们借口今日晚了,明日再行拜见。
      
      不见就不见吧,乔毓一点儿也不怵。
      
      无论是公中的账目,还是张妈妈对新武侯夫人的态度,都叫乔毓明白,新武侯夫人并不是拿主意的人。
      
      葛老太爷,才是府上说一不二的存在。
      
      除了他,别的人都不需要在乎。
      
      乔毓手中捏着一颗苹果,往上边儿一抛,又动手接住,送到口边,“咔嚓”咬了一口,甜美的汁液在口腔中迸发开,给予人无上的享受。
      
      有钱可真好啊。
      
      ……
      
      那日皇太子与秦王几人过府之后,乔老夫人的精神瞧着倒好了些,小辈儿们受了鼓舞,若得了空,便时常前去探望,陪老人家说说话。
      
      这日午后,乔老夫人自睡梦中惊醒,颇为不安,呆滞一会儿,忽然落泪起来。
      
      皇太子在侧守着,见状关切道:“外祖母,您怎么了?可是做噩梦了?”
      
      “我梦见你母亲了,”乔老夫人心痛道:“我梦见她在受苦,吃不饱,穿不暖,还被人欺负……”
      
      皇太子听得心头微痛,温声劝慰道:“不会的,母后是有福气的人。”
      
      “是不是我们烧过去的金银财物她没有收到?还是说,收到了,却叫旁人抢了去?”
      
      乔老夫人拉住他手,央求道:“好孩子,你替外祖母走一趟,去大慈恩寺供奉一盏海灯,别用你母亲的名字,若是用了,兴许又要有人去抢了!”
      
      这话有些荒唐,皇太子却还是应了:“好,我亲自去,您别忧心。”
      
      “我怎么能不忧心,”乔老夫人伤怀道:“我一想到你母亲被人欺负,还要受气,便难受的说不出话来……”
      
      ……
      
      天色已经有些晚了,乔毓却在这当头出了门,碧池似乎想劝,嘴唇动了动,最终还是给咽下去了。
      
      院中花木鲜艳如初,乔毓倒想起自己鬓边那朵芍药了,取下来丢掉,在碧池痛心疾首的目光中,重新去掐了朵,别回鬓边去了。
      
      毕竟是侯府,楼台重叠,富贵凛然,同乡下地方截然不同。
      
      乔毓慢悠悠的转了会儿,不仅不觉得无聊,还有点想吹口哨。
      
      穿过长廊,迎面走来个年轻郎君,约莫二十出头的样子,相貌也颇俊俏,只是面上脂粉气重了些,瞧着不甚正经。
      
      碧池忙近前去,想要为她介绍,乔毓咬了口苹果,云淡风轻道:“我不吩咐,你别开口。”
      
      碧池一怔,旋即便沉默着垂下头去。
      
      “这是哪来的小娘子,怎么跑到我家来了?”
      
      那年轻郎君上下打量她,嬉皮笑脸道:“瞧着不像什么正经出身的,别是伯父新得的吧。”
      
      “喂,”乔毓不说话,他便有些窘迫,眉头一拧,喝问道:“你是谁?”
      
      乔毓在那苹果上咬了最后一口,抬手一拳,带着劲风,径直打在他脸上。
      
      那郎君不意她会出手,更不想那力度竟如此之大,下颌剧痛,只觉整个脑袋都在嗡嗡作响,身体一晃,扑倒在地。
      
      乔毓抬脚踩在他脸上,狠狠碾了几下,哈哈大笑道:“我是你爹!”
      

  • 作者有话要说:  乔毓:弱小可怜又无助……但是特别能打,还特别会气人【叉腰】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