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无所畏惧》初云之初 ^第15章^ 最新更新:2019-01-28 18:07:4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5、结拜 ...

  •   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连乔毓自己都惊住了。
      
      首次出阵,连斩三将,难道自己从前是个将军?
      
      哪有女郎做将军的?
      
      简直是闻所未闻。
      
      总不能是造反头子吧?
      
      ……为什么心里隐隐觉得这个猜测更可靠点。
      
      乔毓乌七八糟的想了一通,脸色却平静如初,看一眼许樟,轻轻道:“先处理残局吧。”
      
      与许樟同行的侍卫们尽数战死,于情于理,都不能暴尸荒野。
      
      许樟回首四顾,潸然泪下,向二人长揖到地,自去寻了工具挖坑,将侍卫们掩埋,乔毓与苏怀信心生不忍,同样下马相助。
      
      收拾好一切,已经是午后时分,几人或坐或立,静默无言。
      
      许樟坐在地上,面色灰白,唯有眸光还带着几分光彩,直勾勾的盯着那草草立就的墓碑看。
      
      半晌,他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湿泥,哑声道:“我叫许樟,樟木的樟,家父宁国公许亮,二位应当听闻过。”
      
      乔毓对此一无所知,下意识去看苏怀信,后者顿了顿,解释道:“宁国公许亮,乃是追随太上皇与今上起兵的功臣,也是大唐十六卫之一,至于这位许兄……”
      
      他从不说人长短,又是私隐,说到此处,便停了下来。
      
      “也没什么不好说的,”许樟知晓他好意,微微一笑,道:“我母亲是宁国公的结发妻子,年老色衰之后,又被他抛弃,我们母子二人,也被送回老家。这是我第一次到长安来。”
      
      乔毓能理解自己问起父亲时,他那句“也死了”是怎么回事了,静默片刻,道:“你现在有什么打算?”
      
      许樟以手掩面,长叹口气,道:“我心里乱的很,头脑中更是毫无思绪,劳烦二位暂且收留几日,届时自会离去。”
      
      乔毓看了眼苏怀信,再看眼许樟,总觉得自己像是屎壳郎在滚粪球,身边人越来越多。
      
      这想法叫她有些不自在,轻咳一声,道:“那就走吧。”
      
      ……
      
      骤然遇到这等惊变,不是谁都能承受得住的,许樟随他们回到客栈,勉强吃了几口饭,便仰面栽倒,就此昏睡过去。
      
      乔毓左右看看,心头愁的紧:自己那点儿事都没捣鼓明白,身边又添了别的事。
      
      她禁不住想叹气,见苏怀信坐在一侧擦刀,心下一动:“方才你说起大唐十六卫……”
      
      苏怀信看她一眼,道:“圣上定鼎中原之后,论功行赏,平定了十六位出力最多的功勋,便是大唐十六卫。”
      
      乔毓挠了挠头,道:“你听说过新武侯府吗?”
      
      “听说过,”苏怀信道:“十六卫之中,新武侯府居第十三。”
      
      “哦,”乔毓松了口气,道:“那也不怎么样嘛。”
      
      “……”苏怀信哽了一下,道:“已经很不错了。”
      
      乔毓想了想,道:“那卫国公府呢?”
      
      苏怀信道:“太上皇与圣上征战天下时,乔氏一族居功甚伟,又是明德皇后的母家,居十六卫之首。”
      
      乔毓点点头,又好奇道:“第二是哪一家?”
      
      “常山王李琛,”苏怀信道:“常山王出身宗室,是太上皇的从侄,身份自然贵重,他的妻室,便是明德皇后的长姐,也是乔家的长女。”
      
      乔毓又道:“第三呢?”
      
      苏怀信道:“郑国公魏玄多谋善断,乃是圣上的肱骨心腹,十六卫中居第三位。”
      
      乔毓没听说过这个人,眨眨眼,又道:“那第四……”
      
      苏怀信剜她一眼,忍无可忍道:“你是哪个屯子里冒出来的,怎么什么都不知道?”
      
      乔毓与他有些相熟,迟疑几瞬,坦然道:“我之前生了场病,从前的事情都不记得了。”
      
      苏怀信目光微动,诧异的看了她一会儿,道:“原来你不叫葛大锤?”
      
      “……”乔毓额头青筋绷起老高:“你不也不叫铁柱吗?”
      
      苏怀信听她如此说,竟忍不住笑了,忽然明白她为何孤身在外了:“你是不是不记得自己姓甚名谁,家居何方了?”
      
      乔毓闷闷的“嗯”了一声。
      
      苏怀信想起她专程向自己打听京中是否有与荆州有所牵扯的门户,又问是否有无走失儿女的,心下明了,失笑道:“既如此,告诉你也无妨。乔氏一族起于江东,祖地便在荆州;光禄寺卿、刑部侍郎都曾在荆州任职,也与此地颇多牵扯,此外还有些人家,稍后我一并写与你看便是。”
      
      乔毓只听了第一句,便觉心脏咚咚跳的飞快:“乔家祖地便是荆州吗?”
      
      苏怀信道:“正是。”
      
      乔毓怔在当场,一时竟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她醒来后,便只记得自己叫“乔毓”,有一副同明德皇后相似的面孔,对于乔家祖地荆州又颇觉熟悉……
      
      难道她真是乔家的女儿?
      
      可是,依据苏怀信所说,乔家居大唐十六卫之首,长女嫁与实权宗室,幼女更是今上元后,这等家世,怎么会叫自家女儿流落在外?
      
      葛老太爷专程去打探乔家动静,怎么就没听说他们家丢了女儿?
      
      乔毓心绪有些乱,好半晌过去,方才道:“乔家现下都有谁,你能同我具体讲讲吗?”
      
      苏怀信看似肃然冷漠,实则古道热肠,否则,也不会救助许樟,更不会听闻乔毓忘记亲眷,便主动将荆州之事和盘托出。
      
      “乔家能有今日,固然是祖辈世代积累,但更多的,还是老国公与其弟荣国公战场厮杀得来的。”
      
      乔毓听得微怔:“荣国公?老卫国公的弟弟?十六卫之中,他排第几?”
      
      “荣国公战死沙场多年,国公之位乃是追赠,”苏怀信徐徐道:“他膝下只得一女,爵除,圣上登基之后,便封其女为韩国夫人,礼同一品命妇。”
      
      乔毓“哦”了一声,又道:“还有呢?”
      
      苏怀信继续道:“乔家的男人不纳妾,关系相对简单。老国公业已过世,现下乔家辈分最高的,便是其妻乔老夫人,她也是常山王妃、卫国公、昌武郡公与明德皇后的生母。”
      
      “常山王妃早先便提过了,不需赘言;卫国公承袭爵位,娶陈国公之女为妻,膝下有四子二女,昌武郡公与明德皇后乃是孪生兄妹,娶国子监祭酒之女为妻,膝下有二子三女;至于明德皇后——还需要我说吗?”
      
      乔毓听得有些头大,轻轻摇头,仔细思忖一会儿,心下愈加迟疑。
      
      卫国公有两个女儿,昌武郡公有三个女儿,时下风气开放,并不禁止男女会面,乔家这样的门第,总不至于将女儿关起来不叫人看吧?
      
      葛老太爷也就罢了,新武侯夫人这样的女眷,总不至于认不出来。
      
      一想到这儿,乔毓心头就开始犯愁:难道自己是个爹不疼,娘不爱的外室女?
      
      那可就糟心了。
      
      她不说话,苏怀信也不再言语,低下头去,重新开始擦拭那把刀。
      
      内室之中,逐渐静谧起来。
      
      远处吹来一阵风,窗户被刮得“咣当”一声响。
      
      苏怀信站起身,去将窗户合上,再见乔毓愁眉苦脸的模样,也不曾言语,倒了杯茶送过去,又重新坐回原处。
      
      天色渐渐黑了,外边下起雨来,雨点儿打在窗户上“啪嗒”作响,声音清脆。
      
      苏怀信便再站起身,去点了盏灯,人倚在墙边,静静看着,不知在想什么。
      
      屋子里又一次安静起来。
      
      许樟自睡梦中醒来,对着床帐出了会儿神,忽然坐起身来,下榻去摸水喝。
      
      壶里边儿的水搁的太久,早就凉了,他也不在意,咕嘟咕嘟灌了一肚子,方才一屁股坐在春凳上,道:“我会叫他们瞑目的。”
      
      乔毓没做声,苏怀信也一样,许樟似乎忘了方才那茬儿,笑嘻嘻道:“有吃的没有?我饿死了!”
      
      乔毓自己也有点饿了,招呼人送了两只烧鸡,两斤牛肉,一斤花生米儿,并一壶酒来,三人对着头开始吃饭。
      
      许樟饿的厉害,胡乱塞个半饱之后,才觉精神好些了。
      
      乔毓掰了条鸡腿儿,细嚼慢咽的吃,见他似乎缓过那口气儿来了,才道:“小老弟,别忘了欠我们的钱。”
      
      许樟被噎了一下,忙倒了杯酒,帮着往下顺:“我没钱。”
      
      乔毓瞧他一眼,嘿嘿笑了起来。
      
      许樟警惕道:“你笑的好像一个变态。”
      
      乔毓道:“反正也只是好像。”
      
      许樟又道:“实际上也是一个变态。”
      
      “这都被你看出来了?”
      
      乔毓哈哈大笑,牙齿森白:“欠钱是不可能的,到下辈子都不可能,要么去胸口碎大石,要么去卖屁股,我又不是什么魔鬼……”
      
      苏怀信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许樟见状,也慢慢的笑了起来,目光中多了几分神采:“大锤哥,我现在真的没钱,等以后发达了,再双倍还你,行不行?”
      
      “也只能这样了,”乔毓将吃完的鸡骨头丢开,笑着问苏怀信:“铁柱,你怎么看?”
      
      许樟一听这名字便想笑,站起身来,为二人斟酒后,又给自己满杯:“今日恩德,我永世不忘,两位若不嫌弃,不妨结为异性兄弟,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好啊,”乔毓笑道:“不过,我要当大哥。”
      
      苏怀信知晓她是女儿身,不禁多看一眼,见她无意同许樟言明,便道:“我今年二十有一,你们呢?”
      
      许樟笑道:“小弟今年一十有八。”
      
      不知道自己今年多大的乔毓道:“巧了,我今年也二十一,铁柱,你是几月生的?”
      
      苏怀信一听“铁柱”二字,眉毛就忍不住跳:“十一月。”
      
      乔毓毫不客气道:“我是十月生的,正好比你大。”
      
      苏怀信瞅她一眼,倒没戳穿,真的抬手敬酒,叫了声:“大锤哥。”
      
      许樟同样唤了一声。
      
      乔毓“嗳”了一声,同二人共饮之后,抓了把花生米儿吃:“铁柱没地方去,三弟也一样,咱们不妨干票大的。我有个大胆的想法……”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