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无所畏惧》初云之初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1-28 17:58:43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醒来 ...

  •   乔毓做了一个长而混沌的梦。
      
      她如同一艘随时可能倾覆的孤舟,在岁月长河的波涛中颠簸不定,从今朝,至来日,历经近千年荒诞而又真切的波折之后,终于悠悠醒来。
      
      “大唐居然亡了!”
      
      这是她醒后说的第一句话。
      
      “想我华夏泱泱,万国来朝,不想未及千年,竟叫那群夷狄畜类前来放肆!”
      
      这是她醒后说的第二句话。
      
      乔毓满腹怨愤,坐起身来,目光往四下里转了转,终于从家国情怀,转到了人生哲理。
      
      我是谁?
      
      我在哪儿?
      
      我都经历了些什么?
      
      没有人能回答她。
      
      乔毓脑海中一片空白。
      
      她只记得一个叫做“乔毓”的名字,以及前不久梦见的,还未曾消散掉的那些命运轨迹。
      
      但这些东西,对于现在她而言,都没什么实际性的作用。
      
      乔毓看着不远处那扇透风的柴门,心里有点发愁。
      
      她正一脑袋浆糊的时候,门忽然被推开了,一个年约十四、五岁的女郎进来,那双黑亮的眼睛落在乔毓身上,霎时间迸发出几分欣喜。
      
      “呀,”她说:“你醒了!”
      
      乔毓饶是心头微疑,也禁不住被她感染,露出一个笑来。
      
      却听有人冷哼道:“再不醒,我便要丢你出去了!”
      
      那扇柴门又一次被人推开,进来一个四十上下的妇人,衣衫陈旧,两鬓微霜,眼角皱纹厚重的能夹死人。
      
      上下瞧了乔毓几眼,她没好气道:“这位小娘子,我们家贫,可养不起你这等贵人,二娘见你在河边昏迷不醒,非要捡回来,平白多一张嘴吃饭……”
      
      乔毓见她语出嫌恶,倒也不恼,只在心里暗暗嘀咕:我人都没醒,从哪儿多出一张嘴来吃饭?
      
      似乎是看出了她心声,那妇人冷哼一声,语气更坏:“你虽不吃饭,但这几日工夫,只吃药便花了四十二钱,一斗米也不过五钱罢了!”
      
      说着,又絮叨起昨日煮了只母鸡熬汤,说虽不是市集上买的,但送出去卖,总也值六七钱,如此云云。
      
      乔毓词穷了,老老实实的听她念叨。
      
      妇人称为二娘的女郎却有些面红,悄悄拉了拉乔毓,羞道:“说来惭愧,买药的钱物都是出自阿姐,你腕上那串玉珠,被阿娘拆开当了……”
      
      “不然如何,我自己出钱养她?”
      
      那妇人瞪二娘一眼,恼怒道:“既不是我女儿,又不是我媳妇,谁有这等好心,顾看她死活!自己家人都快出去喝西北风了,难为你还这样好心肠,从外边儿往回捡人!”
      
      这席话说的毫不客气,二娘听得眼圈儿一红,低下头去,不敢做声了。
      
      那妇人嗓门儿也大,吵得乔毓头疼,忙止住道:“二娘救我,便是我的恩人,婶婶肯收留,也是感激不尽,更不必说这几日照顾周全,一串玉珠而已,不值什么的。”
      
      她这番话说的滴水不露,那妇人听后,面色倒和缓起来,又剜了女儿一眼,一掀柴门前悬着的旧帘子,转身出去了。
      
      二娘怕她吃心,柔声道:“阿娘就是这等脾性,可心是好的,阿姐不要同她计较……”
      
      若换了个娇小姐,冷不丁听那么一席话,指不定要难受多久呢,但乔毓脸皮厚惯了,根本没往心里去。
      
      说到底,人家又不是你爹你娘,哪有什么义务要无条件的对你好?
      
      那妇人虽嘴上刻薄些,但到底也收留了她,又去买药煮鸡,若换个坏心的,将她拎回家,寻个窑子卖了,想说理都找不到地方。
      
      乔毓笑了笑,又问二娘:“你是在哪儿捡到我的?”
      
      “在村东头的河边,”二娘温声细语道:“我白天去那儿洗衣服,落了棒槌,晚上才想起来,匆忙去找,就见你躺在河边不省人事,便将你背回来了。”
      
      “河边?”乔毓敏感的多问了句。
      
      “是啊,河边,”二娘有些疑惑,不解道:“阿姐,你怎么会到那儿去?”
      
      我也不知道啊!
      
      乔毓心道:我唯一知道的那点事儿,还是你告诉我的!
      
      她有些头疼,又问道:“这是什么地方?我是说,此地受哪个衙署管辖?”
      
      “这是长安,天子脚下,当然是归京兆尹管辖了。”
      
      说到这儿,二娘察觉出不对来了:“阿姐,你,你似乎……”
      
      乔毓坦诚的看着她,实话实说道:“二娘,昏迷之前的事情,我都不记得了。”
      
      ……
      
      午间吃饭的时候,屋内的气氛格外沉寂。
      
      二娘姓李,没有名字,因为排行老二,所以就叫二娘。
      
      她母亲姓王,父亲早就过世,上边还有个哥哥,几年前到长安城中的糕饼铺子里去当学徒,老板见他机灵能干,就将女儿嫁给他了。
      
      说是嫁,但两家门第在那儿,其实跟入赘没什么区别。
      
      富户里娇养的小娘子同粗俗的婆母说不到一起去,王氏怕儿子夹在中间为难,便拒绝了搬去同住,跟女儿留在老家,帮人缝缝补补,赚些辛苦钱。
      
      二娘生得一双巧手,刺绣做的不俗,十里八乡都有名气,也有些进项,母女俩相依为命,日子不说是富足,但也不算坏。
      
      可现在,这种平静的生活被打破了。
      
      乔毓不记得从前发生了什么,当然也不知道自己家在何方,家里还有什么亲眷。
      
      二娘发现她的时候,也没有在她身上发现籍贯凭据。
      
      这就是说,乔毓现在是个黑户。
      
      更要紧的是,什么样的变故,才能叫一个衣着不俗、看起来出身不低的女郎孤身流落到此,被二娘救起?
      
      或许她家中出了变故,或许她是一个逃犯,往荒诞处想,兴许她正在被人追杀。
      
      乔毓端着那只裂口的碗,闷头扒饭,心里愁苦,一碗饭吃完,拎起勺子想再盛,却发现米盆已经空了。
      
      ……她吃的好像有点多。
      
      王氏早就停了筷子,阴沉着脸坐在旁边,对她进行死亡凝视:“这是第四碗了。”
      
      乔毓讪讪的将筷子放下:“我好几日没吃饭了……”
      
      王氏看起来像是想说什么,然而嘴唇动了动,却没有说出口,她起身去了里屋,不多时,又拎着一只花色陈旧的包袱回来了。
      
      “你那日穿的衣服,我帮你洗了,身上带的玉佩珠饰也都在这儿。”
      
      “那串玉珠材质很好,一颗珠子便当了五百钱,你连买药带吃饭,总共算是五十钱,还剩四百五十钱。”
      
      “我留了五十钱,算是辛苦费,剩下的都在这儿了。”
      
      王氏将包袱放在乔毓身侧的矮凳上,说:“吃完饭后,你就走吧。我们家庙小,留不住你这尊大佛。”
      
      “阿娘,阿姐连自己家在哪儿都不记得,你叫她去哪儿?”二娘急的脸都红了。
      
      “你闭嘴!”王氏厉声呵斥女儿一句,转向乔毓时,又柔和了语气:“小娘子,说句托大的话,我与二娘也算是你的恩人,留你到现在,也算是仁至义尽了,是不是?
      
      我们家是个什么光景,你也瞧见了,老爷们吹一口气就能散架,你行行好,早些往别处去吧。”
      
      上了年纪的人,总会有岁月所赋予的智慧,王氏一个寡妇,丈夫早逝,能拉扯一双儿女长大,自然有她的过人之处。
      
      乔毓盯着那个包袱看了一会儿,轻轻道:“婶婶,我身子还没好利落,劳烦你再收留我几日,好吗?最多五日,我便会走。”
      
      二娘哀求的看着母亲:“阿娘。”
      
      王氏有些迟疑,半晌之后,终于粗着声音道:“等你好了,马上离开这儿。”说完,便闷头收拾碗筷,一并搁进水盆,端着出去刷洗了。
      
      ……
      
      这是坐落在长安城外的一个村落,总共不过几百户人,因为毗邻大慈恩寺,便有人购置了些香烛烧纸等物售卖,往来的香客又多,时日久了,倒是繁盛热闹起来。
      
      乔毓这会儿还是个黑户,王氏怕被人瞧见,生出什么波折来,自然不许她出门,叫闷在屋子里修养,病好了赶紧滚蛋。
      
      乔毓老老实实的躺在那张略微一动,便咯吱咯吱响动的木床上,总觉得自己胸口有些闷。
      
      她咳了两声,又问二娘:“早先你们买的药还有吗,能不能再煎一副?”
      
      二娘秉性柔善,极为体贴,闻言便去橱柜中翻找,不多时,喜道:“有呢,阿姐等等,我这就去煎。”
      
      乔毓隐约嗅到了药气,脑海中忽然冒出点什么来,她从床上弹起来,近前去接过那药包,打开瞧过后,摇头道:“这药不对症啊。”
      
      二娘讶异道:“阿姐,你懂医术吗?”
      
      乔毓仰头想了想,不确定道:“好像曾经有人教过我,记不清楚了。”
      
      “有纸笔吗?”她道:“我开个方子,劳烦你再去抓一回。”
      
      二娘道:“哥哥从前剩了些纸,笔也有,只是没有墨。”
      
      乔毓笑道:“炭笔总有吧?你画花样,想来用的上。”
      
      “有,”二娘应得飞快,去寻了来,欢天喜地的送过去:“在这儿!”
      
      乔毓略经思忖,提笔写了方子,又奇怪道:“我写字,你怎么这样高兴?”
      
      “会写字的人多了不起啊,”二娘托着腮看她,眼睛里全是歆羡:“村前的钱先生写得一笔好字,每日帮人写信,便能叫全家人温饱了。”
      
      乔毓下意识看了眼面前纸张:“你不会写吗?”
      
      “哥哥是郎君嘛,要养家糊口的,”二娘笑的有些酸涩,低声道:“我是女郎,将来总要嫁人,学这些做什么。”
      
      王氏一个寡妇带着两个孩子,能叫儿子念书识字,已经很了不起了,如何供应的起第二个孩子。
      
      乔毓看出了她的言不由衷,心中一叹:“我教你吧。”
      
      二娘双眼一亮,旋即又黯淡下去:“阿姐很快便要走了,即便是教,我又能学会多少呢。”
      
      这是个有些伤感的话题。
      
      两人都停了口,没再说下去。
      
      ……
      
      傍晚的时候,王氏做活回去,听说乔毓颇通医理,倒是有些讶异:“你还会治病?”
      
      乔毓道:“勉强记得一些。”
      
      王氏神情柔和了些:“这份本事,可比弹琴画画强多了。”
      
      沉默着吃过晚饭,乔毓便与二娘一道去睡,至于王氏,则去了另一间屋子歇息。
      
      现下刚进三月,夜间微有些凉,乔毓就着刚打上来的井水洗了把脸,这才想起来自己醒来之后还没照过镜子,竟不知自己此刻是如何一副尊荣。
      
      二娘取了镜子递给她,忍俊不禁道:“阿姐生的可美呢,是我见过最好看的姑娘了。”
      
      乔毓接过那面菱花镜,便见镜中人容颜鲜艳,杏眼桃腮,双目湛湛,略带几分飒爽英气,真如三月盛开的杏花一般灼艳明媚,占尽春色。
      
      她摸着脸,美滋滋道:“我可真好看!”
      
      “是啊,”二娘笑道:“明日便是上巳节,若叫附近的年轻郎君们见了,保管看得别不开眼。”
      
      “上巳节?”
      
      乔毓知道现下是三月,却不知今日是三月初二,目光透过窗户往外一瞧,疑惑道:“既然是上巳节,怎么不曾悬挂红幡祈福?”
      
      “阿姐有所不知,”二娘敛了笑意,悄声道:“皇后薨了,现下正值国丧。”
      
      乔毓惊诧道:“啊?”
      
      “皇后辞世,也有几日了。”二娘徐徐道:“京中停音乐、嫁娶百日,这还是小民,听说老爷们停得更久,要一整年呢。”
      
      说及此处,她神情中闪过一抹惊奇:“也是巧了,我遇见姐姐,便是在皇后薨逝世的第二日。”
      
      乔毓哈哈笑道:“是蛮巧的。”
      
      “唉,”二娘却叹口气,感慨道:“我虽不曾见过皇后娘娘,却听闻她贤良淑德,极为慈悲,更是世间少有的美人。”
      
      女人的本体是八卦,二娘也不例外:“圣上与皇后是结发夫妻,太子、秦王、晋王与昭和公主,皆为皇后所出,竟无异生之子,这样的夫妻缱绻,真是叫人歆羡。”
      
      “哦,”乔毓心说这都可以用来写话本子了,口中却道:“那是挺叫人羡慕的。”
      
      “唉,”二娘又叹一口气:“皇后娘娘今年也才三十有四,怎么就早早去了呢。”
      
      人有生老病死,阎王索命,可不管你尊卑贵贱。
      
      乔毓心里边儿这么想,倒不至于往外说,又跟二娘聊了几句,便一道去歇息了。
      
      窗扇半开,月光隐在乌云后边儿,灰蒙蒙的,看不真切。
      
      乔毓睡不着,便睁开眼开始数羊,数到最后,不知怎么,竟想起二娘说过的那位皇后来。
      
      太子今年十八岁,已经选定了太子妃,现下生母辞世,怕要等上一年再娶。
      
      太子的胞弟秦王要小些,今年十六,王妃还没有人选。
      
      晋王与昭和公主是双生胎,今年十三岁,说大也大,说小也小的年纪。
      
      不过话说回来,皇帝也才三十六岁,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再过一阵子,指不定就要续娶,到那时候,太子与一干弟妹们的日子,就不一定那么好过了。
      
      乔毓胡思乱想着,忽然心神一凛,哑然失笑。
      
      他们好不好,关我屁事。
      
      自己那点儿事都弄明白,哪来的闲情逸致忧心别人。
      
      她懒洋洋打个哈欠,合眼睡了。

  • 作者有话要说:  ps:1、背景架空,女主金手指巨粗,是个武力值吊炸天的神经病,爽文向
    2、文案不等于本文走向,乔毓不爱哭,所向睥睨,专治各种不服
    3、零点更新,不更会请假~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