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女退休日记》赫连菲菲 ^第25章^ 最新更新:2019-06-13 17:06:3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5、第 25 章 ...

  •   天隆一十八年。夏末秋初。
      暴雨数日不歇,听闻太行山下已有民庄被山洪冲垮。
      天空被生生豁开一道口子,那雨像是落得永无尽头,要天长地久的滂沱下去。
      
      安锦南只着中衣,头上未戴斗笠,也未打伞,浑身湿透,直挺挺跪在储秀门前。
      
      高大威严的朱漆大门,阻隔生死阴阳的两端。雨落在他面上,像弥补他哭不出的泪。
      
      丰钰撑一把油纸伞,无言立在他身后。
      
      他跪了有多久,她就守有了多久。
      
      雨点砸在地面上,来得太急、太凶猛,远看地面腾起一片氤氲的水雾。
      
      她和他均是一言不发。
      
      一旁宫人撑伞来去,司空见惯般,没人朝他们望上一眼。
      
      他已跪了两天。
      
      无力回天,唯余深深的懊悔和浓重的痛楚,伴随苟存人间的落寞之人,祭奠一点无用的忧思,奉上自欺欺人的对来生的祈愿。
      
      一墙之隔的储秀宫正殿之中,丽嫔才晋淑妃不久,连自己的册封礼都来不及出席,身穿华贵宝衣,佩朝珠凤冠,怀抱册宝如意,苍白枯萎地仰面躺在紫金镶嵌的楠木玄棺之中。
      
      他们都知道。
      人死如灯灭。
      不存在什么天上有灵,也没什么轮回往生。
      
      凯旋而来,喜悦回京,得到的尽是噩耗。尚要眼睁睁看着这世上他最后一名血亲在面前死去。
      
      而他连眼泪都流不出。
      
      天色渐渐黯淡。丰钰揉揉酸痛的小腿,靠在宫墙上稍稍撑了撑已经麻木的腰。
      
      小伞根本经不过狂风暴雨摧残,连她身上也湿透了,抬手整了整衣摆,再回眸,前面那跪得直挺挺的人不知何时栽倒入水中。
      
      丰钰丢开伞,快速去寻了两个小监过来,合力将安锦南扶回武英殿。
      
      丰钰依律将详情传报上去,皇上来瞧过一回,太医煎了药喂下去,吩咐晚上要加倍细心看顾,免他高烧烧坏了神智。
      
      殿外还有旁的宫人,是后来戚总管从内务府调过来的,因皇帝未曾收回成命,安锦南似乎又不大反感丰钰的侍奉,便仍留她在此。
      
      一开始接了这差事,她其实是有些怨的。盼着他快快好起来,只为能早早回到自己宫里去。
      
      后来,似乎又有些不一样。
      
      传说中脾气古怪的嘉毅侯,出奇的好说话,更衣梳洗能自己处理的绝不劳烦她,两人之间很快达成互不侵扰的默契,她可觑空做她自己的活计,他也不需人时时在前端茶递水。
      
      不能否认,这几日的武英殿生活,比在后宫每日的勾心斗角战战兢兢要轻松许多。
      可她仍不敢怠慢。
      
      毕竟是皇亲国戚,宫内宫外无不牵连,生来就在这富贵如云的锦绣堆中,要护住这人上人的位子,少不得心有阴私手染鲜血。
      
      她从不天真地认为,任何人是简单的……
      
      胡思乱想的过程中,没注意到他何时睁开了眼睛。
      
      他怔怔望着那重云般的帘幕,眸底映入宫灯的绯红。
      
      脸上染了不自然的霞色,衬得他似醉了酒。
      
      可眼底泛青的颜色,发白干裂的嘴唇,无不昭示他的虚弱。
      
      丰钰不经意地回眸,对上他睁得大大的一双眼,略吃惊地朝他走去,“侯爷,您醒了?”
      
      安锦南目光毫无焦距,瞳孔微张,素来冷硬的面容忽地扯出一抹让她倍感陌生的笑容。
      
      “阿姐,你来了?”
      
      丰钰脚步一凝,下意识喊他:“侯爷?”
      
      安锦南嘴唇扁下去,笑容变作可怜兮兮的委屈。
      
      “阿姐,阿爹阿娘的死,真的与我有关吗?聪儿和六皇子的死,也是因为我吗?”
      
      丰钰抿了抿嘴唇,眸色有些慌乱。
      
      有些话,她不能听,也不想听。有些事,不是她这个身份应该知道的。无论此刻安锦南将她错认了谁,这都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
      
      丰钰连忙道:“侯爷!奴婢去帮您备沐浴的水来。”
      
      她脚步回转,正要离去。衣袖倏地一紧,回眸,安锦南已至近前,紧紧抓住了她的袖带。
      
      “不要……阿姐不要走,我,我……”
      
      他忽然弯下身子,张开手掌按住自己的头。
      
      “……痛,好痛!阿姐,它又来了!它又来了!”
      
      丰钰立在那,手足无措望着一面抱头打滚,一面哀求她不要离开的安锦南。
      
      自私冷酷如她,明知迅速离开才是最明智的选择,或是直接请了太医过来,将事情彻底甩脱。可双脚不知为何,似被紧紧地钉在了地上,挪不动步子,也张不开口。
      
      声响似乎惊动了外面,小宫人在外怯怯地喊她的名字。
      
      “芷兰姑娘?”
      
      “无事,侯爷梦魇了,你们退下!”
      
      不知从哪儿升起的勇气和力量,支撑她把话利落的说完。回过身,弯腰去扶安锦南。
      
      他骤然抓住她的手臂,把她有些粗糙的手掌紧紧箍在他胸口。
      
      “别走……别走……”
      
      丰钰垂下眼眸,用另一只手拍了拍他的肩头。
      
      “我不走。”她温柔地安抚,好容易将他高大的身子扶起,移向床内。
      
      安锦南与她并坐在床沿,将头枕在她腿上。“阿姐……痛……”
      
      丰钰指尖动了动,僵坐在那,等他再三喊了几声,不知所措。
      ……迟疑地伸出手,试探揉了揉他的额角。
      
      许久许久,安锦南闭上眼睛,紧紧攥住她衣摆,又不安心,又有点依赖,就在她不轻不重的揉按中,缓缓地睡着了……
      
      **
      时移世易。同样的两个人。
      
      她坐在那儿,任男人将长发披散的头颅枕在她窄瘦的肩头,双手抚在他鬓上,一面哼唱着小调,一面用已养得细腻白嫩的指尖按揉在他额头两端。
      
      安锦南昏昏沉沉之中,恍似嗅到一缕极淡极绵又极熟悉的清香。
      
      如兰似麝,又非任何他常燃的那几样香料,清甜中有些苦涩,像是甘草、秀木,似乎令他的神智一下子变得清明。
      
      隐约中,大抵猜出了身畔是何人。
      
      可心底最深处那不可示人的角落,丝丝缕缕的异样情绪,一点点在蚕食他的理智。
      
      这样……很舒服。很安心。
      
      他没有睁眼,在她肩窝上寻了个更为舒适的角度,呼吸变得愈加舒缓、绵长……
      
      丰钰一张脸不由自主地红了一片,抬头看向帐外。
      
      韩嬷嬷那双锐利的眼睛,始终盯视着她。
      
      她能明白韩嬷嬷的顾忌。
      
      在人前全没干系的两人,突然如此亲密地贴合一处,她还甚是手法娴熟地缓了他的痛楚,于谁瞧来,这都有些匪夷所思。
      
      安锦南这病症是旧有的,依她从太医处打听来得知,似乎是种心病。他幼时应是发生过某些惨事,在记忆中遗留下创伤,每每想及,就会头痛不已,遇到极伤心的事时,还会发狂失智。
      
      这病一直隐瞒得极好,他常年带兵打战,自是不能轻易将弱处示人,从前宫里有太医替他调过某种药,能极大的减缓痛楚,可也会对神智造成一定的损伤,每服过药后,人就昏睡无力。
      安锦南是个极要强的人,向不许自己虚弱至任人宰割。故而那药一直弃之不用,束之高阁,这头痛病竟再没旁的法子缓解。
      
      那日偶然在武英殿撞上他发病,她试之以捏拿之法,熟料竟有成效。安锦南那阵子伤怀淑妃仙逝,常发旧疾,丰钰得知他隐疾却能保命至今,多也源于那些日子她于他的助力。
      
      不曾想,辗辗转转到数年后的今时此刻,她还是逃不离这伺候人的命运。
      
      丰钰唇边噙了抹苦笑,手腕已经有点酸痛了,她将手稍离他鬓边,才活动了下腕部,他就蹙了蹙眉头,扭了下身子。
      
      丰钰无奈一叹,伸手扶住他,将他缓缓放倒在枕上。
      
      两手不敢离开太久,很快又按抚住他的眉心。安锦南紧蹙的眉头终于松了。
      
      安潇潇朝韩妈妈打个眼色,轻手轻脚地退出屋外。
      
      门闭合上了,窗也小心地从外关上。屋中很快变得温暖起来。丰钰手酸极了,她还有自己的心事。明日段家上门,还有一场大戏等看。且……
      
      她看了看熟睡的安锦南,有些哀怨地想道,自己若今晚整夜不归,怕是丰家无人能睡得着吧?他们会如何猜度?会是怎么样的兴奋?
      
      他家嫁不出的老姑娘深夜往嘉毅侯府赴宴,还彻夜不归!
      明日来试探她的、敲打她的,必会有好多的人。
      
      想到这里,丰钰觉得此刻更头痛的是她自己。
      
      **
      晨间明媚的光线透过窗纸,一束束洒向屋中。
      
      宝蓝色长绒的团花地毯上遗留的水渍已经擦拭干净,昨夜的狼藉乱相,和他隐秘的痛楚和不堪,没留下半点残迹于人前。
      
      安锦南双目清明,睁眼凝望帐顶。
      重云帷帐中,他独一个儿,仰面躺在那里。
      
      昨晚昏昏沉沉,似乎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这梦他已做了数年,本是不陌生了。
      
      他原猜想,是自己日子过得太苦,才不得不靠这可笑的幻像聊以慰藉。
      
      可昨夜那梦中,他看见的再不是那看不真切的面容。
      
      那人在他背后,冰凉的指尖从他肩头抚向他胸口。他茫然回顾——
      
      “侯爷……”
      
      略低沉的,清冷的女声。
      
      面容沉静的,不惊艳也不动人夺魄的清秀脸孔。
      长久的绮思拨开迷雾。
      
      他清楚看见她的脸。
      
      丰钰……
      
      是她。
      
      丰钰。
      

  • 作者有话要说:  小基友的书:《今天也是想和离的一天(穿书)》
    作者名:水底捞月
    文案:苏妙做了一个梦,梦里有一只恶犬狠狠地盯着她。
    苏妙浑身发抖,睁开眼睛,一个男人冷冷地盯着她。
    ——像极了梦中的恶犬。
    怂妙妙惊恐地发现,她穿书了,成了书里的嚣张女配。
    嚣张女配辣手摧花,拆散了世子和他的白月光。
    苏妙盯着案上的红烛,心肝都颤了颤。
    她知道,要不了半年,白月光就会化身黑莲花,将她活活烧死!
    大婚第一日:
    苏妙小手一抖,想到以后的惨状,颤着声音:赵公子,要不……我们和离吧!
    赵谨的骨节捏得嘎吱作响,看着她就像看着一个神经病!
    不久后:
    苏妙舔了舔嘴唇:赵大哥,我们还是和离吧!
    赵谨定定地看着面前的人,声音喜怒不明:你喊我什么?!
    最后:
    苏妙连夜回了将军府:和离和离,必须和离!
    赵谨面色一痛,语带哀求:可不可以,不要和离?
    PS:能撒娇会斗渣的小狐狸女主VS身体力行口嫌体直真香世子爷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