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6、第十六章 ...

  •   解决了闹鬼小事,回屋里时,孟鸣朝已经睡下了,怀里抱着暖烘烘的白毛团,两只团子头抵着头,呼吸你来我往,睡得正熟,也不嫌热。
      方拾遗轻手轻脚地坐到床边,低头看了看小孩儿。
      
      每天灌下两碗药,再搭上药膳,孟鸣朝的脸色依旧不好看,一遇冷就时常咳嗽,那些药跟他吃下的那些饭一样,不知道吃哪儿去了。
      又娇气又病气,脾气还不小。
      
      方拾遗琢磨着,合衣躺下,模模糊糊地想:气这么一天,明儿也该消气了吧。
      还闹腾就打屁股。
      
      隔日没早课,师兄弟俩循着往日惯例,一同去山海柱练剑。孟鸣朝犯着困,小脸皱巴巴的,眯着眼迷迷糊糊让方拾遗收拾妥帖了,走出门一吹风,咳了几声就清醒了,想起昨晚的事,小脸一沉,抱着自己的小木剑,不肯让方拾遗牵着。
      方拾遗:“……”
      方拾遗捧着鸟兄跟在后面,愁眉苦脸:“鸟兄,你说我还敢打他屁股吗?”
      
      鸣鸣鄙夷地看他一眼,背过身去,用毛茸茸的鸟屁股对着他,贱兮兮地扭了扭。
      方拾遗好笑地伸指弹了一下:“不能打那小病秧子,我还不能打你了?”
      
      “啾!”鸣鸣被弹了尊臀,深感被冒犯,上蹿下跳地愤怒抗议。
      方拾遗手指一拢,将这小毛团攥在手心里,直接镇压。
      
      孟鸣朝听着后面一人一鸟热闹地啾来吵去,额角青筋禁不住跳了跳。
      他闭了闭眼,好容易才忍下那口怒气——昨日他偷偷摸摸抓着大猫赶回山上,一眼看到方拾遗溺在幻境里,差点一剑了结自个儿。
      明明受了伤和惊吓,偏生下了山还当没事人,嬉皮笑脸地抽科打诨。
      这人是没心没肺吗?
      
      到了十月,山海柱上的风愈大,再过段时间,恐怕就会开始下雪。一早上练剑,孟鸣朝都一声不吭,累了也不叫。
      方拾遗随时注意着,见他脸色惨白摇摇欲坠,终于忍不住,将望舒一丢,过去摁住他,脸色沉下来:“差不多了,小孩儿。”
      孟鸣朝抬起眼,眼珠颜色浅淡,清清冷冷的。
      方拾遗皱眉叹气,脱下外裳给他披上:“好不容易养回来点,你自己又糟践自己。跟我置气就算了,闹自己做什么?”
      孟鸣朝抿了抿苍白的薄唇,浑身冷汗,披着外袍也抵御不了山海柱上厉风的浸骨寒,忍不住往他怀里靠了靠,低落地垂下眼:“昨日师兄将我抛下,是觉得我没用,我若是不用功点,下次师兄不还是会将我抛下。”
      
      乖乖。
      贴心小棉袄。
      真是个小宝贝。
      
      方拾遗赶紧抱住孟鸣朝,用灵力护着他,这次的道歉诚心多了:“师兄错了,不该抛下你,没有下次。看你这脸,白得跟包子似的。”
      
      孟鸣朝看得出这人嘴上是这样说的,但下次如果遇到同样的事,估计还是会果断把他推走。他默了默,抱住方拾遗的脖子,深深吸了口气——师兄没有世家子弟萧公主那种奢侈风气,屋里没置炉焚香,总是在院中那棵花树下看书,身上沾了那花的香气,幽微清淡,靠得近了,才能嗅到那股温厚的气息。
      他喃喃道:“没有下次了。”
      
      方拾遗顺杆爬,从容地说着鬼话:“没有了。”
      顿了顿,他舒展了眉眼,微微用力,抱起小孩儿:“行了,今儿不练剑了。看你气得,早上才吃了两碗粥五个包子三块米糕,现在饿不饿?”
      
      蛋蛋和蹲在蛋蛋头顶的鸟儿:“……”
      这位师兄,你是不是对“吃得少”有什么错误认识?
      
      灵兽山上发生的事果真没有瞒住。
      隔天午时,修仙小报迟迟发出了头条:
      “山海门弟子聚众放烟花,引起灵兽山大火”!
      
      当天在场的同门们气得齐齐一个仰翻,当庭甩了个白眼。
      这瞎写乱报的八卦小报!
      
      修仙界各方严肃批判山海门弟子不务正业,一时比药宗小弟子雨天放风筝的事还值得津津乐道。
      妖族与邪修骚扰着各处,乐呵呵的小弟子们尚未嗅到风暴来临,大人物们已经整天忧心忡忡。
      
      易先生上早课时眉头皱得更紧,三天两头地布置论文下来,不是让研究“邪修是否还存在人性”,就是琢磨“妖族与人族不世之仇的缘由”,或者就是“查看前线战报,写一则关于魔族大军排兵布阵规律的心得”。
      方拾遗整天睡不够,走在路上都在思考那足有五车重的论文,面无表情地想:妖族还没打上来,我大概就得先身死道消了。
      
      妖族与邪修联手,在中洲四处点火,却都只是小打小闹,像是在试探着什么,一时也没掀起什么大浪。
      倒更像是风雨前的平静。
      
      方拾遗跟着大人物们皱了几天眉,转头看到白白嫩嫩的小师弟,干脆懒得再思考什么了。
      他人微言轻,想再多现在也是白搭,倒不如好好养着小师弟,干好现在能干的活儿。
      
      外头的世界风雨飘摇,山海门内最年轻的一辈弟子们依旧痛苦挣扎在论文中,日子匆匆逝去,转眼便到了年底。山海门上布有大阵,四时更迭虽慢,但与山下大抵一致,北风在浮云阁上呼了两天,没几天就卷来了霜雪。
      下雪了。
      
      揽月居里那棵花树的花也变成了白色,乍一看与雪花不分你我,浑然一体。
      蛋蛋蹲在池子边,眼巴巴地看着里头那些躲在水底的红鲤鱼,鸣鸣啾啾啾个不停,指挥这笨猫捞鱼。
      
      祁楚睡得迷糊走出屋,提着蛋蛋,看也没看,随便往一个屋里扔进去:“小师弟,你的猫又捞我的鱼!”
      下一瞬蛋蛋又被扔出来,萧明河冒出头,冷冷地扫了他一眼,嘭地关上窗户。
      
      冬日一到,孟鸣朝更加嗜睡了。
      方拾遗刚给他梳好头发,慢悠悠地提着这养不大的小崽子走出屋,中气十足:“蛋蛋!”
      
      蛋蛋舔舔爪子,摇身变成一大团。方拾遗把低低咳嗽的孟鸣朝扔上去,再把四处乱飞的鸣鸣抓回来塞袖子里,起身去山海柱。
      孟鸣朝迷迷糊糊睡了一路,到了师兄弟俩时常练剑的地方,才揉揉眼睛清醒过来,抱着小木剑,呆滞地跟着方拾遗瞎划拉。
      
      祁楚被温修越收入门下时,才十来岁,他天资没有萧明河和方拾遗好,师父也经常不在,可以说祁楚的一手剑术都是方拾遗一边学,一边教出来的。
      他对三师弟严格,对小师弟也不手软,硬是让孟鸣朝老老实实练完了一重剑法,才挥挥手:“休息去吧。”
      
      孟鸣朝格外畏寒,跑到蛋蛋身边,扑进大毛团子暖烘烘的怀里,将自己也裹成个小毛球,蹙着眉难耐地咳嗽了几声,又开始昏昏欲睡了。
      方拾遗沉心静气,练完剑,回头一看,孟鸣朝已经在蛋蛋的毛里睡着了。
      
      他笑了笑,掐算了下今儿的日子,无声无息地离开此地,向山海柱更深处走去。
      山海柱上大部分地方光秃秃的,地面都是青黑色的坚硬岩石,上面布满错乱的剑痕刀痕。只有东面有一小片树林,很少有弟子会过去。
      
      那儿立着一块碑。
      方拾遗每年这个日子都会在练完剑后过来看看,不怎么讲究地盘腿坐到地上,看着那块碑和微微鼓起的坟包,从百宝囊里摸出一坛子酒,倒到碑前,嘀嘀咕咕:“老乞丐,你很长脸了,凡人有几个能埋在这儿的?”
      墓碑上没名字,方拾遗也不知道老乞丐叫什么名字。
      
      他并非缅怀,也没有多难过,静静地在碑前坐了会儿,起身准备回去接孟鸣朝。
      一回头,才发现孟鸣朝抱着猫站在他身后。差不多一年过去,小鸣朝拔高了不少,唇红齿白,精致得不似凡人,蹬着皂白的长靴,穿着毛领锦衣,身子挺得笔直,像个从世家走出来的小公子。
      
      “师兄?”孟鸣朝看了眼他身后的无名碑。
      方拾遗回神:“哎,小瞌睡虫,醒了?那就来拜拜吧。”
      
      孟鸣朝也不问这是谁,放下蛋蛋,走到碑前,认认真真地拜了拜。
      方拾遗看他乖巧,心里甚慰:老乞丐,你看,我连儿子都有了。
      
      孟鸣朝不知道他心里想的什么,拜完了,才转过头,目光里透露出好奇。
      方拾遗蹲下来,示意他趴到自己背上。
      
      背起来了,才发现这团子看着长大点了,还是那么轻飘飘的。
      他的声音很温和:“想知道我名字的由来吗?”
      孟鸣朝点点头。
      
      方拾遗的步子很稳,他还没长成个成熟的男人,肩膀是少年的孱弱单薄,却已经让人觉得安稳放心:“我出生就没了家人,是一个老乞丐捡到我,他自己都饥寒交迫,却还是把我养大了。他说我是他的冤家,自己倒了大霉,捡了摊破烂,就给我起名叫拾遗。”
      他飘飘忽忽地露出个有些难过的表情,即使没人看见,也还是转瞬即逝,妥帖地收拾起转瞬即逝的脆弱,当真没心没肺似的,“老乞丐脾气大,嫌我麻烦,后来闹饥荒,他为了给我要一口饭,被个大户人家的家丁打断腿,没熬过冬天就死了。”
      
      天上又飘起了细雪。
      孟鸣朝沉默下来,蹭了蹭他的脖颈,然后伸手盖在他的头顶。
      
      方拾遗望向覆满茫茫大雪的长阶:“师父捡到我时,他的尸首早就烂了。这是他的衣冠冢,我亲手挖的。”感觉到孟鸣朝的呼吸颤抖,他笑了笑,“不必为我或为他难过,修仙者生死尚且难料,何况凡人?他老早投胎重新做人了,没我当拖累,他这辈子应该比上辈子过得好。”
      
      蛋蛋跟在他身边,舔了舔爪子。
      方拾遗不再说话,周身灵力鼓动,弹开雪花,隔绝寒气,背着孟鸣朝,一步步地从染雪的长阶,慢慢走回揽月居。
      他的体温似乎透过衣物,一点点传来,温厚、沉静,能阻隔世间一切苦难,只捧来温暖。
      恍惚间,孟鸣朝觉得这就是很好的一生了。
      
      快到山上时,孟鸣朝搂紧方拾遗的脖子,俯到他耳边,气息冰凉:“师兄,我可以和你一辈子在一起吗?”
      
      凡人的一辈子,统共不过生老病死几十年,聚散如云烟。
      修士追逐长生,这辈子或许太长,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可惜少年人不知愁滋味,掂了掂小师弟,回答得年少轻狂、漫不经心:“好啊。”
      说的人说了,听的人信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孩子该长大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