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界今日头条推送》青端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8-13 19:28:22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章 ...

  •   修仙界今日头条推送:
      
      神秘人大闹白玉京,五大门派执法弟子穷追不舍,半路斗法相撞,齐齐掉进粪坑。
      
      北方魔族传音符无法越过中洲屏障,新的传讯工具效率低下,三年前的瓶子终于飘过北海,渔民打捞上来,内里纸条残缺不堪,经语言鉴定阁彻夜研究,上面写着“三天之内人族必死”。
      
      未来几年,中洲北境将陆续收到来自北方魔族的漂流瓶,语言鉴定阁放话:再来一千个也能破解!
      
      北天宫宫主再次约战山海门门主,大败而归,借酒浇愁,一剑扫平某不知名山头,被秩序执法队抓进天牢,昨日酒醒,不敢暴露身份,却惨遇老友,被一眼认出。
      
      寻兽启示:鹤鸣庄于近日丢失一灵兽,形似猫,高三丈,重四千两,毛发雪白,性格温顺,一顿二十斤雌兔,素菜喜食莲花,小名蛋蛋……
      
      ……
      ……
      
      “咚!”
      
      一声巨响忽然灌进耳中,惊若天雷,早课上几个沉迷小道八卦的弟子耳边一炸,齐刷刷炸了毛,“啊”的还没叫出声,听到前方传来的重重咳嗽,又跟被掐住了喉咙的大鹅般,全部滞住。
      伏在首座案几前的老先生面无表情地盯着这群要么打盹,要么偷看闲书的小崽子,举起个鼓槌,咚咚咚连敲,张口怒斥:“目无尊长、顽劣不堪!”
      弟子们顿时如风雨里飘摇的鸡崽子,苦不堪言地对望一眼,偷偷封住听觉的、悄悄往耳朵里塞棉花的、宝相庄严默念心经的,齐齐在心里怪叫:又来了!
      
      “我山海门从师祖开山立派,千年以来,傍山依海,承天地灵气,育不世之材,古往今来,多少大能出身此地,可到了你们这一届!”老先生边说边敲鼓,越敲越大声,几乎震颤书案,痛心疾首,“你看看你们一个个,懒怠修行,贪图享乐,金絮其外,败絮其中!山海门垮掉的一代!我在此教书百年,你们是我教过的最差的一届!”
      声音掷地有声,弟子们面面相觑,硬着头皮回:“是。”
      “还敢应‘是’?顽劣、愚蠢、无药可救!你们就不能学学你们大师兄?”
      
      说完,老先生才发现不对。
      为人榜样的大师兄哪去了?
      
      “大师兄……”
      前排弟子缩了缩脖子,指指后面,小声道:“易先生,大师兄睡着了,您小声点……”
      
      老先生呛了呛,顺着一看,重重青衣小弟子后,趴着个白衣少年,卯时,浮云阁迎来了第一缕阳光,打在少年酣睡的俊俏脸蛋上。
      还在头上贴了张符,看符文所画,正是昨日在课上学来的能藏匿声息的“匿息符”!
      真他祖宗的是好榜样。
      
      易先生火冒三丈,“咚”地再次猛敲小鼓,暴喝出声:“方拾遗!”
      
      中洲五大门派之首,山海门新的一天,一如既往地鸡飞狗跳。
      大师兄结束了与周公论道,睡眼惺忪地爬起来,还以为梦中雷点似的鼓声是下课声,左右看看:“哎,下课了?”
      
      “……”
      众人屏息静气。
      
      早课的闹剧结束,小弟子们挨了罚,罚抄《山海门经史》一百遍,顺便写篇心得体会。
      八成猜到了方拾遗不会老实抄,易先生也没罚他,恨恨地掐断一把胡子,气冲冲地去找门主告状了。
      
      先生前脚一走,弟子们后脚便凑向方拾遗,蹬翻了凳子,踢歪了屏风,碰倒了香炉,前拥后簇,七嘴八舌、叽叽喳喳的,活像一枝头的鸟儿:“大师兄,听说您领悟了《山海剑诀》第五重,真的吗真的吗?”
      “大师兄,我《山海剑诀》的第二重第七式总是无法顺畅施展,教教我呗?”
      “这期《修仙小报》上没有大师兄的名字诶……”
      “嗨,下期咱们大师兄肯定是头条!”
      “大师兄大师兄……”
      
      修了十几年仙,即使已经辟谷,方拾遗依旧保持着凡人的惰性,该吃吃,该睡睡,睡饱了神清气爽,从容不迫地应对师弟妹们。
      回答了几位师弟妹于修行上的难题,眼见着凑上来的人越来越多,大有把他困在这儿一天不走的架势,方拾遗果断结束话题,准备脚底抹油。
      
      重重嘈杂的人声中忽然响起声冷嗤,穿透力极大,在一片嘻嘻哈哈的笑闹声中,像指甲挠在了石板上,刺啦一声,极不和谐,挠得人倒吸冷气,浑身不适。
      小弟子们笑意滞住,大气也不敢喘,小心望向书案第一排。
      
      方拾遗坐在书案上,随手抛着小香炉,扬扬眉,转头看去,前排的少年也转过头来,冷冷地与他对视。
      六岁之前,方拾遗靠着厚脸皮缠着人讨吃的,后来虽被山海门主捡回来,当了万人艳羡的大师兄,但他的脸皮不薄反厚,反而随着年龄与身份水涨船高,浑若无事地忽略少年眼底的嫌恶厌弃,微微一笑:“师弟,你也有问题想问我?”
      
      少年冷哼一声,嘴角似有讥嘲之意:“不敢劳烦大师兄。”
      话毕,拂袖转而离开。
      
      阁内的小弟子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噤若寒蝉,不敢说话。
      
      ——山海门门主温修越,号知祸剑尊,乃是当今修行界第一人,号称是千年来离飞升最近的修士,无数有名之士曾拜会山海门,就为得剑尊赐下的哪怕一道剑气。能拜入剑尊门下,并且当上首徒,是无上的光荣。
      而众所皆知,大弟子与二弟子不睦已久。
      
      二弟子萧明河出生享誉天下的名门世家萧家,当年拜入山海门时,萧家还以为萧明河定是门主首徒、未来的山海门主,谁知临到头前,剑尊不知从哪儿捡回来个小乞丐,八成是看合眼缘,就非常不讲究地收为大弟子,硬生生让萧明河被压了一头。
      萧家不敢与他对呛,这气就只能撒到方拾遗身上了。
      
      萧明河颇具世家风采,眼高于顶,对懵懵懂懂的师弟妹们尚且不屑一顾,更别提这个吃百家饭长大的大师兄了。
      
      方拾遗倒是善解人意,心想嗨呀换我我也气,故此从不在意萧明河阴阳怪气的态度。
      他扫了眼满地的废纸,随意捡起一张,略略吹了口灵气,废纸团便活过来了般,展翅飞起,带起满室纸鹤,翩翩起舞。
      浮云阁来内听课的都是些年龄小的弟子,修为大多偏低,立刻被这小把戏吸引了注意,冷下来的气氛又热烈起来,纷纷追逐纸鹤。
      
      方拾遗掸掸衣袖,挥手告别,飘然离去前,还没忘记作为大师兄的职责,扬声提醒:“一百遍《山海门经史》和心得体会,都别忘了啊。对了,那书是易先生主编的,他老人家倒背如流,少一个字他都能察觉。”
      众人如遭雷劈:“您怎么不早说!”
      方拾遗沉吟片刻:“我又不必抄。”
      “……”
      
      山海门的最高峰便是浮云峰,布有乾坤大阵,走在其中,若有万里,各处小阵法无数,浮云宫连绵不绝,看不到头,栈道阁苑相连,云雾缥缈,走在其中,似在九天。
      方拾遗的手闲不住,出了浮云阁,随手祸害了朵花,叼在嘴里,双手枕在脑后,走在云雾中,眯眼望着天,悠然地想:真太平啊。
      有点无聊。
      
      这个想法刚掠过脑海,万里无云的晴空之上,忽然“噼啪”一声惊雷炸响,顷刻之间,乌云滚滚而来。
      天地忽的就暗了,狂风骤起,黑云沉沉,紫电沸腾。天边似有巨兽在咆哮,闷闷的震响从心底发出的般,声声灌入耳中,修为低一些的小弟子已经开始头脑发昏。
      
      方拾遗:“……”
      方拾遗的脚步滞住,愕然地望向那幅灭世之景。
      
      ……老天爷,这么给方某人面子?

  • 作者有话要说:  【修文中】【大概会变来变去】【主要情节不变不影响阅读】
    不一定日更,延迟or断更会在文案第一行说明,不会坑。
    画风和以前完全不一样,放飞自我的文,感兴趣的看个乐子,不感兴趣的叉掉就好,不用硬逼自己看,可以下本再见,Mua~
    作者就不屁话多了,祝看文愉快。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