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夫老妻回七零》叶禾苗 ^第9章^ 最新更新:2019-05-22 21:43: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第9章 ...

  •   在这片家属院,柳柔柔大小也算得上是名人了。
      
      从小跟人打架打出名的。
      
      在同龄人当中,是男孩和女孩的孩子王。
      
      一走出门,碰见了柳柔柔,大部分都跟她热情的打招呼,看到柳柔柔身后跟着腼腆又好看的小后生,平时爱开玩笑话的,就对柳柔柔挤眉弄眼,打趣她,“哎呦呦,我们赫赫有名的霸王花,这是从哪里抢来这么个俊俏小伙子呀!看看小脸蛋嫩的,跟剥了壳的鸡蛋一样,如果把头发留长了,说他是娇滴滴的小姑娘,也不会有人怀疑。”
      
      一般自认血性阳刚的男人,自身长得再怎么的好看,跟姑娘家的面相再怎么的相似,也不会愿意听见,旁人真的把他当姑娘家看待。
      
      就算是无伤大雅的玩笑、打趣,面上虽然忍着不会发作出来,可内心里必定会怒火滔天的。
      
      但程阳跟这些男人的想法不同。
      
      对于自己的俊俏脸蛋,他很庆幸。
      
      庆幸长了张清隽的脸,在前世时候,并利用他的这张脸,很快打开柳柔柔的防备。
      
      然后再用他的真心,成功虏获了柳柔柔的芳心。
      
      试想,如果他长了张看起来就很猥琐,不是好人的脸……
      
      虽说不可庸俗地以貌取人,他相信柔柔也不是这种人,但想要成为亲密爱人,因为各种因素的考虑,求爱的道路上必定会坎坷不少。
      
      是以,程阳唇角含笑,把这人的打趣直接当成了夸赞。
      
      柳柔柔在程阳的面前,人设已经崩得不能再崩了,她也没有装温柔,反正她此时是“小妹”的身份,不是那个温雅端庄的“姐姐”,直接随性而来,狠狠地瞪了这人,警告说道:“别乱说话!他是我家的客人!贵客!下次说话再这么的不把门,小心我把你的舌头给拔下来!”凶神恶煞的,十足十的小霸王模样。
      
      也直截了当的在外人面前,维护了程阳的男人自尊。
      
      尽管在她的印象里,程阳不是那种特别好面子的,一副好好先生的模样,不论谁说什么,他都笑脸相迎,不会生气。
      
      可她就是不喜欢外人这么的说她家的程阳。
      
      也不喜欢被外人抬高自己,而贬低他。
      
      夫妻之间本应该齐头并进,互相扶持,共同进步,捧一个,踩一个的,算怎么回事?
      
      “原来是贵客呀……”得了柳柔柔的警告,又表明了程阳的身份,这人对着程阳连连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刚才只是玩笑话,玩笑话,你可千万别当真!”住在家属院的人,那都是互相了解,知道双方底细的,这柳家的人,除了常秋雨在家里当着家庭主妇,其他的人哪里不是个人物?虽然柳柔柔在事业上没有什么大能,可她在他们这片家属院的名声却是响当当的,也是位人物,轻易惹不得的那种。
      
      站在什么高度上,跟什么样的人相交。
      
      柳柔柔又说程阳是他们家的贵客,这人就以为程阳是大有来头的,自然不敢再得罪了。
      
      对此,柳柔柔冷冷地哼了一声,没搭理这人,拉着程阳就离开了。
      
      程阳乖乖地任由柳柔柔牵着。
      
      在这个时代,民风是很保守的。
      
      见柳柔柔在大庭广众之下,牵着男人的手,在他们的家属院到处晃悠,一个个的就跟看西洋镜差不多,目光不断追随着他们的身影。
      
      也好奇,柳柔柔这是从哪个犄角旮旯里找到个这么俊秀的小伙子,看这小伙子整整齐齐的穿着,稳健又不凌乱的步伐,以及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儒雅内敛气质,不用上去追问,也知道这小伙子肯定是从小受过良好教育的,家庭出身也不会太平凡。
      
      有那家里有姑娘还没有出嫁的,看柳柔柔这样的姑娘都有对象了,心里就难免有些愤愤不平。
      
      跟柳家不怎么对付的,直接跟了上去,想找机会跟程阳私下谈谈,挖柳柔柔这朵霸王花的墙角。
      
      围观的这些人,到底存着是什么样的心思,柳柔柔没有这个闲心去猜测,她旁若无人般的带着程阳到了挂满小小金色花朵的桂树下面,侧眸对程阳说道:“喏,这就是我妈说得桂花树。种下好几年了,现在才开。不过,蛮香的。”
      
      弯下腰身,也没有放开程阳的手,就这么单手把掉落在地上的桂花,一把抓地抓进了常秋雨给准备的小篮子里。
      
      粗鲁的把叶子呀,泥土呀,也都给抓了进去。
      
      “这……能用吗?”程阳提醒。
      
      柳柔柔知道,想把这些桂花拿回去做成食物,得要是干干净净的那种。
      
      可不是这桂花太小了嘛?
      
      又是已经掉落在地上的,一朵朵的拾捡,也太费劲了。
      
      柳柔柔没有这个耐心。
      
      也自认是有公德心的,不好直接把还在盛开的桂花,从桂花树上采摘回去。
      
      “没事的,我妈很能干的!”柳柔柔笑眯眯地夸赞着常秋雨。
      
      常秋雨正在家里接待,因为柳柔柔带着程阳在家属院里到处转悠,而引发好奇,前来打探的左右邻居们。
      
      聊得正好呢,突然觉得鼻子痒痒,大大地打了个喷嚏。
      
      “哟,柳家嫂子,你这是怎么了?感冒了?”旁边的邻居大婶关心询问。
      
      常秋雨揉了揉发痒的鼻头,摆摆手,说道:“没事,就是打个喷嚏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我跟你们说呀,我家这闺女像我呀!昨天她看见有一大群长得三大五粗的地痞流氓,想要抢劫程阳姐弟,我家闺女路见不平,大声一吼,再用我教给她的那些拳脚功夫,三两下就把十来个男人给撂倒了,英姿飒爽的,特别像我年轻时候……”
      
      常秋雨说得津津有味,唾沫横飞,夸赞柳柔柔当中,明里暗里地在再把自己好好地夸上一夸,这让正打算再抓一把桂花放进篮子里的柳柔柔,耳朵不禁痒痒的,特别的难受,想要挠上一挠。
      
      不过,柳柔柔仍旧没有放开程阳的手,她用那抓过桂花的手,重重地揉了下发痒的耳朵。
      
      程阳低头凝视着跟柳柔柔相握的双手,唇角微扬,眉眼温柔,心里也是暖洋洋的。
      
      “还有哪里痒,我给你挠挠。”程阳移动了下脚步,蹲在了柳柔柔的跟前。
      
      修长白皙的手指才刚伸了出来,还没有落在柳柔柔小巧圆润的耳朵上,在他的背后突然传来了一道温润如暖阳般的低沉男声,“柔柔,是你吗?你在干什么呢?”
      
      听到陌生中夹带着隐隐熟悉的声音,柳柔柔回头看了下,竟然是从小一起玩到大的邻居哥哥顾风,柳柔柔顿时满脸欣喜。
      
      算算时间,她跟顾风可是有几十年没有见面了。
      
      乍看到印象中的老熟人,柳柔柔就有种他乡遇故知的惊喜感。
      
      “顾哥哥!”柳柔柔笑着从地上站了起来,自然而然地松开了原本紧握住程阳的右手。
      
      程阳下意识地想去抓回来。
      
      可仍旧赶不上柳柔柔的速度,只能够眼睁睁看着刚才把他左手给紧紧包裹住的柔嫩小手,就这么离开了。
      
      两只手的距离并且越来越远,再也没办法轻易够到。
      
      微风一吹,也带走了残留在他手上的沁香和温暖。
      
      程阳的嘴角不由慢慢往下垂落,双眼里的眸色也逐渐加深,黑黝黝的,深不见底,有如从未有人踏足过的密林幽潭,神秘莫测,又危险重重。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