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夫老妻回七零》叶禾苗 ^第18章^ 最新更新:2019-05-28 22:13:18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8、第18章 ...

  •   柳柔柔亲昵地牵着程阳的手从家里出来,欢快的模样,就跟从牢笼里刚逃脱的小鸟般,而程阳呢,落后柳柔柔半步,任由柳柔柔在前面拉着他走,脸上则带着含蓄的笑,腼腼腆腆的小样儿,活似个刚嫁过来的小媳妇。
      
      柳柔柔侧眸,打趣程阳,“哟,这是打哪儿来的娇羞小侍君?是我那可爱的正夫送你到我身边的吗?”轻挑地微抬起程阳的下巴,色眯眯地仔细打量,“嗯,长得不错,今晚上就由你来侍寝了。”
      
      程阳配合地做出羞赧表情,眼睑微微往下垂落,不敢跟柳柔柔直视。
      
      柳柔柔见了,待想要再调戏几句。
      
      程阳突然伸出另外只手,霸道地箍住了她的细腰。
      
      稍微一用力,柳柔柔就倒进了程阳的怀里。
      
      程阳嘴角含笑,带着宠溺的语气,无奈般的道:“才刚从家里出来就走不动了?真是拿你没办法,来,上我背上来吧,我背你。”
      
      在柳柔柔的面前蹲了下来,做出要背柳柔柔的姿势来。
      
      柳柔柔困惑地眨眨眼。
      
      这剧情……来得有点突然,没有任何征兆。
      
      转身,看到正向他们走过来的顾风,柳柔柔顿时恍然大悟。
      
      “顾哥哥。”柳柔柔微笑着向顾风打招呼,顺便把蹲在地上的程阳给拉了起来。
      
      “柔柔……”顾风满脸疲倦,但还是强撑着跟柳柔柔打招呼,嘴边并牵起勉强的笑,“你们……这是要出去?”
      
      “是呀。”柳柔柔点头。
      
      程阳的视线落在顾风手中刚买的扫帚上,疏离地寒暄道:“既然你忙着,我们就不打扰你了。”拉着柳柔柔要离开。
      
      顾风握着扫帚的五指,下意识地逐渐收紧。
      
      在柳柔柔即将跟他擦身而过的时候,顾风突然拽住了柳柔柔的胳膊。
      
      “顾哥哥,怎么了?”柳柔柔问。
      
      程阳也是满脸警惕地凝视顾风。
      
      顾风没有松开柳柔柔的胳膊,带着股倔强执着的语气,询问柳柔柔,“柳叔回家时候,有没有跟你提起,当年并非是我们跟你们主动断了联系的?是有人从中作梗?”
      
      本来,在昨天看到柔柔已经找到了自己的幸福,有着成人之美的顾风,只得把对柔柔的喜欢深藏心底,可在昨晚上,经他爸跟柳叔的叙旧中得知,柔柔曾经试图联系过他,只是因为不知道是谁在这里面做了手脚,柔柔的信件始终石沉大海,联系不上他,这让原本已经死心的他,慢慢地燃烧起了希望的火焰。
      
      如果,如果当年的误会解释清楚了,那他跟柔柔是不是可以……
      
      毕竟柔柔,曾经也是喜欢过他的。
      
      “我爸早上跟我说了。”柳柔柔没有隐瞒,“顾哥哥,我会查清当年的事,揪出那暗中捣鬼的人。”
      
      “等结果出来了,那我们……”顾风低头凝望着柳柔柔跟程阳相握的手,鼓足勇气说出了自己内中想法。
      
      只是他的话才说了一半,就被程阳强势打断,接着他后面未完的话,道:“那我们就皆大欢喜了!算是了却了你跟柔柔心中的心结,今后就可以没有任何负担的各自过着自己的小日子了。”
      
      被程阳抢了话,顾风没有生气,他只期望地看向了柳柔柔,希望柳柔柔能够反驳程阳的话。
      
      感情上的事,如果跟对方是没有未来的可能,最好是能够直接斩断对方的想望,免得越陷越深,既伤害了对方,也给自己背上沉重的感情债。
      
      是以,柳柔柔没有给予顾风任何希望,她这么跟顾风说,“顾哥哥,你也算是苦尽甘来了,我希望你今后能够幸福!”
      
      “幸福……”顾风苦笑。
      
      他不笨,听懂了柳柔柔话里的意思。
      
      可他的未来如果没有柔柔相伴,他能幸福吗?
      
      顾风想把自己心里的话,直接告诉柳柔柔,但望着柳柔柔含笑的眉眼,顾风忍住了。
      
      他不想给柔柔增加心理负担,让她的脸上添加了些他不愿意看到的愁绪。
      
      在心中深叹了口气,顾风的嘴角噙着勉强的笑,跟柳柔柔、程阳道别,然后踩着沉重的步伐,孤单地转身离开。
      
      他的背影孤寂而又落寞。
      
      冬风飒飒,吹起了顾风的衣角,显得顾风单薄的身体越发的消瘦,更增添几分凄凉。
      
      柳柔柔的心中酸酸楚楚的,凝望着顾风的背影,久久都没能回神。
      
      突然感觉右手微痛,胳膊往前一抻,身体被股不轻不重的力量,慢慢地带着她往前走。
      
      柳柔柔回过神来。
      
      程阳紧绷着脸,一言不发地在前面带路。
      
      而柳柔柔呢,跟之前腼腆小媳妇模样的程阳,互换了角色,现在是她落后程阳半步,小心翼翼观察前面程阳的表情,紧跟后面。
      
      路上,柳柔柔试图跟程阳说话。
      
      程阳始终紧抿嘴角,一言不发,脸上表情也阴沉沉的,带有几分凌厉之色,跟柳柔柔经常看到的程阳完全不同,没有了平时的温润和随和。
      
      到了某处僻静的小弄堂里,程阳敲开了看起来较为落败的院门。
      
      两重一轻。
      
      显然是暗号。
      
      柳柔柔的注意力立即被吸引了过去。
      
      没过一会儿,脸上带着刀疤的男人打开了院门,恭敬地迎程阳进去。
      
      看见程阳身后还紧跟着看起来有点面善的女同志,刀疤男稍愣了下,好奇地上下打量。
      
      程阳的眼风,淡淡地扫了眼刀疤男。
      
      刀疤男立即收回视线,不敢再乱瞟乱看,带着赔罪般的语气,轻唤了声“程哥”。
      
      程阳冷淡地“嗯”了声,面无表情地踩着不轻不重的沉稳步伐往里走。
      
      行走间,目光直视前方,眼神幽冷。
      
      上半身挺直,不见任何弯曲,刚强坚毅得宛若历尽沧桑,仍旧永垂不朽的万年古树。
      
      走起路来气势磅礴,锐不可挡。
      
      双脚落地,掷地有声。
      
      每个摆臂、抬脚,都充分展示着成熟男人的力量感,就跟用尺子衡量过那般,力度、角度,整齐划一,纹丝不乱,自然而然地往外流露出,让人不敢与之抬头对视的压迫气场。
      
      都说人靠衣装,马靠鞍。
      
      程阳身上明明穿着大街上较为常见的灰色毛线衫,裤子则是最普通的黑色涤卡裤。
      
      可在柳柔柔的眼里,却好似看到了黄袍加身般,使得程阳满带高高在上的疏离感,又盛气逼人,令人不敢轻易小觑、造次。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