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夫老妻回七零》叶禾苗 ^第11章^ 最新更新:2018-10-30 23:04:44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1、第11章 ...

  •   顾风脸上表情惊疑,目光复杂地落在了柳柔柔跟程阳交握的双手上。
      
      良久,落寞、难受、痛苦,各种滋味齐齐涌上了心头。
      
      他张了张嘴,却发现嗓子眼好似被什么堵住了一样,竟然发不出声儿来了。
      
      重重咳嗽了几声,顾风才哑声回答,“刚回来,远远地就看见了你……多年不见,你长高了不少,也漂亮了不少,起初还以为是我认错了,没有想到真的是你。你,这些年好吗?记得小时候,你最喜欢让我陪着你玩耍,每次都玩得很开心,整个家属院都能够听到你欢快的笑声,真是让人怀念。”
      
      克制着自己,尽量不要紧盯着柳柔柔跟陌生男人相握的手,可视线总是不由自主地下滑,并牢牢锁住。
      
      顾风有着良好的教养。
      
      从来不做不礼貌的行为,不说不礼貌的话。
      
      可此时此刻,什么礼貌不礼貌的,他只想通通抛在脑后。
      
      “站在你身边的男同志是谁?看着眼生,应该不住在我们家属院里的吧。”说着,似想到了什么般,顾风落寞轻笑了一声,“不过,我都这么多年没有回来了,好多东西都已经物是人非了,我看着眼生,也是正常的。”
      
      “他……”顾风这略带凄凉的表情和语调,让柳柔柔的心里酸酸楚楚的。
      
      这些年在乡下,他肯定吃了不少的苦吧。
      
      前世,顾风跟丁春梅的婚礼,她没有去参加。
      
      也没有功夫参加,那时候程阳身上伤得厉害,她都在他的身边,照顾着他。
      
      可以说,自打顾风为了就近照顾他的父母,在劳改农场附近的农村插队当知青,他们就没有再见面过了。
      
      只顾风父母回城,落实工作的时候,她跟顾风父母打过照面。
      
      从顾风父母的嘴中得知,顾风在丁春梅所在的向阳村当了一名普通的教师。
      
      之后,就再也不知道有关顾风的任何消息了。
      
      旁边的程阳望着顾风却是若有所思。
      
      前世的记忆涌入了他的脑海里,浮现出满面疲倦的年轻男人,孤单影只地站在他和柔柔的新房楼下。
      
      路灯把他的影子拉得瘦长而又孤寂。
      
      脑袋微扬,凝视着楼上的某个窗户,眼神灰蒙蒙的,没有任何的亮光,似行尸走肉,□□虽在,灵魂却已被抽走。
      
      当时,程阳没有多在意。
      
      这座单元楼里,刚结婚的新婚夫妇不少。
      
      有人欢喜就有人愁嘛,高兴自己结婚了的,自然也会有因某个谁结婚了,而躲在角落里暗自伤神的。
      
      但他万万没有想到,前世那个站在他家新房楼下,暗自伤神的男人会是眼前的这个顾风。
      
      出于程阳敏锐的观察力,程阳发现顾风在某些方面上……不,应该说,自己在某些方面上,跟眼前这个柔柔嘴中的“顾哥哥”很像,同样的文质彬彬,说话慢条斯理,给人温雅随和,好相处的感觉,但程阳知道,这都是自己的表面现象,他的如沐春风下,包裹着随时会摧毁一切的暗黑龙卷风,这躲在暗处的狂暴龙卷风才是自己的真正本质,春风拂面不过是蛊惑人心的门面。
      
      对此,程阳略有些不安的抬眸,望向柳柔柔。
      
      她对自己的喜欢,是真的喜欢自己,还是因为她的“顾哥哥”才喜欢?
      
      尤其见柳柔柔在向顾风介绍自己的时候,柳柔柔支支吾吾的,似乎说不出口,感觉他很难见人,拿不出手的样子,程阳下意识握紧了柳柔柔的手。随后,朝顾风伸出了另外一只手,唇角含笑地做自我介绍,“我叫程阳,的确不住在这片家属院里。不过,柔柔在向左右邻居介绍我的时候,说我是他们家的娇客。”
      
      娇客,表面上解释是娇贵的客人。
      
      但又意指女婿。
      
      闻言,顾风的脸色顿时变白了。
      
      在阳光下,白得有些晃眼。
      
      柳柔柔不满地斜睨了眼程阳。
      
      这个家伙!
      
      这个混蛋!
      
      明明他也重生回来了,也看出她也是重生的,但就是憋着,使劲地憋着,不跟她相认!
      
      然后跟看大戏一样,默默围观着她拙劣的表演。
      
      柳柔柔意难平,不把场子找回来,她就不叫柳柔柔!
      
      于是,柳柔柔使劲地想把自己的手给抽回来,故意给程阳拆台,“什么娇客?你可别乱说话!我明明只说你是我们家的贵客!不是娇客!”
      
      程阳的嘴角微勾,荡漾起兴味满满的愉悦弧度。
      
      柔柔跟他说话的语气变了,没有之前的那种小心翼翼,深怕会把他给吓跑的谨慎。
      
      语调中,自然而然地带出了软糯的撒娇意味来。
      
      这说明什么?
      
      说明柔柔知道,他也重生回来了。
      
      这就……好玩了!
      
      “娇客,娇贵的客人,我图省力,直接说娇客,这也并没有错。”程阳满脸无辜地解释,见柳柔柔嘴角紧抿,不满意他的这个回答,程阳顺势把他们相交的手微微往上抬起,让顾风彻彻底底地看清楚,他们的两只手是怎么缠绕在一起的,又是多么的亲密无间,“自打刚才,你的那什么邻居,打趣我长得像姑娘家,你怕我受委屈,就拉着我的手,为我壮胆,并为我挡住那些不怎么善意的话。你这么的维护着我,简直把我当成了柔弱的小娇娇,我又是你们家的客人,可不是名副其实的成为了你们家的娇客?昨天你还救了我们姐弟,这救命之恩,我无以为报,理应以身相许的。虽然现在是新社会了,不讲究这个,但我还是想回报。”
      
      “厚脸皮!不要脸!谁喜欢你的以身相许?我看不上!”柳柔柔挤兑程阳。
      
      程阳一脸认真,“可我给你的定情之物,你不是已经收下了吗?显然是默许了我对你的以身相许?”
      
      “嗯?”柳柔柔疑惑。
      
      有吗?
      
      什么定情之物呀!
      
      她毛都没看见!
      
      “有呀!”程阳不好意思地看了眼顾风,好似有些话不好当着他的面说,就先歉意地对他点头示意了下,然后凑近柳柔柔,亲昵地紧挨着,薄薄的嘴唇离柳柔柔小巧白嫩的耳朵也非常近,几乎就要触碰到一起,随着他的每次呼吸,灼热的气息喷洒在了柳柔柔的耳朵上,使得那块地方的肌肤由白变粉,在阳光下散发着娇嫩的动人色泽,“就是那硬硬的,长长的,粗粗的,你隔三差五的,在夜幕降临的时候都会用到的,特别实用的那种东西……”
      
      音色低沉暗哑,略带腼腆害羞的语调。
      
      再加上程阳故意把那东西,往暧昧里形容,成功地就把柳柔柔给带偏了,让她想到了不可描述的东西。
      
      “轰”的一声,柳柔柔的脸瞬间爆红,横了眼胡说八道的程阳。
      
      没想到呀没想到,程阳还有这么流氓的一面。
      
      但不知怎么的……
      
      以为都当了几十年的老夫老妻了,再浓烈的爱情也会成为平淡的亲情,没有太多的悸动,可此时她的小心脏却无序乱跳了起来,好似小鹿乱撞,都不好意思直视程阳了,真真实实地反应出了,她此时这副年轻面孔,遇到自己心上人时候的那种含羞带怯的娇羞。
      
      “想起来了吧。”薄唇似有若无地轻轻擦过柳柔柔的耳廓。
      
      嗓音性感磁性,犹如撩拨心弦的动人琴音。
      
      柳柔柔不自觉的呼吸加速,被程阳嘴唇轻擦过的地方,有如带着微微电流的涟漪,在随着时间的流逝下,一圈又一圈地往外荡漾开来,浑身酥麻麻的,带着骚动人心的痒意,直钻进她的心尖,使得明亮的眼眸里慢慢氤氲上了一层淡淡的水雾,眼波流转间,尽展女性特有的妩媚诱惑。
      
      在顾风的记忆里,柳柔柔就是个活泼好动的小姑娘。
      
      多年不见,小姑娘变成了大姑娘。
      
      模样还是记忆里的模样,可她的神态……午夜梦回时候,曾经幻想过,长大后的小姑娘会变成什么模样,站在他面前时候,又会露出什么样的神态,是否跟他一样,忐忑不安又殷勤期盼,但不管从前他是怎么幻想的,今后恐怕再也不能了,不能了……
      
      顾风深深凝视了眼面前打情骂俏的小情侣,脸上难掩落寞的悄悄离开,礼貌地没有再出声打扰。
      
      程阳用余光送走顾风。
      
      本想让顾风就这么悄声离场,但回想到顾风眼中残留的眷恋和不甘,程阳双眸微眯,又凑近了柳柔柔,轻声说了一句话,“那个我送给你的擀面杖,你可要好好收着。昨天你丢的擀面杖,我也小心收着呢,这擀面杖就是我们的定情之物。”
      
      “擀……擀面杖?”刚才说得这么的撩人,形容得又那么的暧昧,竟然只是擀面杖,而不是……
      
      “你,你混蛋!”柳柔柔恼羞地捶打着程阳。
      
      程阳故意询问柳柔柔,“那你以为是什么?”
      
      “混蛋!流氓!”柳柔柔气呼呼的。
      
      程阳轻挠着柳柔柔的痒痒肉,“竟然说我是混蛋流氓,那我现在就混蛋流氓给你看。”
      
      柳柔柔怕痒,咯咯地笑。
      
      双腿发软,倒在了程阳的怀里。
      
      还没有走远的顾风,听到后面的嬉笑玩闹,以及柳柔柔的爽朗笑声,肩膀微微往下垂落,沉沉地压在支撑身体全部重量的双脚上,致使双脚就好似突然被灌了铅般,变得沉重无比,连带着浅淡的呼吸,也不再顺畅。
      
      记忆里的小姑娘,从今往后不会只在他的面前爱玩爱笑了……
      
      她,她找到了另外一个让她欢快笑出声的男人。
      
      而他,就这么黯然的从她的世界里,慢慢地消失,直到不残留任何痕迹。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