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英雄科的超电磁炮[综]》遥想西天 ^第31章^ 最新更新:2019-02-04 00: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1、我只是个普通的人类呀(五) ...

  •   那一天直到最后,安倍晴明也没有告诉美琴为什么那一天要捂住她的眼睛。
      
      所以说!到底是为什么嘛!
      
      美琴在心底愤愤不平的想。
      
      不过从那一日开始,美琴却是暂住在了安倍晴明的府上了。
      
      一来,她的确是没有别的地方可去,就这么孤魂野鬼的在外面游荡的话,说不准什么时候,灵体就遭受到了不可逆转的上海,进而整个人直接宣告凉凉;二来,美琴这种生魂离体的情况实在是过于罕见,别说是见过了,就算是知道的人也是寥寥无几。
      
      可以这么说,如果这个时代还有什么人可以把美琴的灵魂送回她的身体的话,那么其中必然会有安倍晴明的名字;但是,换句话来说,如果连安倍晴明都对这样的情况束手无策的话,那么大概也没有多少人可以将美琴送回她的身体里面了。
      
      以上是安倍晴明说服美琴留下来的理由。
      
      而实际上,安倍晴明还有第三个理由--不过那不是给美琴的,而是给他自己的。
      
      美琴的天赋,太好了。
      
      好到对于任何一个正派的人来说,这孩子都是一定可以继承自己的日后的衣钵。大概是只要看到了就会引起疯狂的争抢的那一种程度。
      
      至于对于那些心怀不轨的存在来说么……
      
      美琴这样的身负强大灵力的小孩子,简直是他们最喜欢的补品和药材。
      
      可以这么说,若是安倍晴明当时不是正好就在旁边,若是带走美琴的那个人不是安倍晴明而是其他的什么阴阳师的话,现在的美琴身边应该已经被数不清的妖怪们给包围了。
      
      人类的灵魂相当于内容物,灵力是这内容物的附带产物,而身体这是盛放和保护灵魂的容器。
      
      有的人身上会存在着或多或少的灵力的气息,实际上就是内容物透过容器表现了出来。
      
      但是无论如何,那都还有这一层容器在外界隔离的。
      
      如今美琴的情况确实彻底的失去了这一层外壳的保护,于是内里那甜美的气息便毫无保留的全部释放了出去,懵懂而无知的吸引着其他人或是善意或是恶意的目光。
      
      安倍晴明想了想,解下来了自己随身佩戴着的玉佩,挂在了美琴的身上。
      
      “?”
      
      美琴看着他把那一个看起来就很是做工精良的羊脂白玉做的玉佩连着上面的璎珞一起挂在了自己的腰带上面,很是不解。
      
      “您这是做什么啊?”
      
      小姑娘低着头,脆生生的问。
      
      “你的灵力太过于强大,但是自己却又不知道如何使用和收敛,这样只会引来不好的东西在你的身边窥伺。”安倍晴明道,“这一块玉佩是我的母亲留给我的礼物,因为我常年佩戴的关系,所以上面又被我的灵力浸润了。再加上它作为刻画咒术的原材料来说是极好的,这些年来我也没少在上面实验各种各样的符文。”
      
      “你暂且先戴着它,可以将你身上的灵力的气息掩藏起来。虽然不能说是百分之百,但是已经可以为你省下很大一部分的麻烦了。至于之后,我在想别的法子给你一劳永逸的解决这个问题。”
      
      美琴看着那个半蹲在自己的面前正在将玉佩上面的绳子在她的腰带上面打结的安倍晴明,伸出手去摸了摸那一块玉佩。
      
      可能是玉本身的材质特殊,也可能是因为一直被安倍晴明贴身携带着所以上面沾染上的体温还没有散尽。这一块白玉佩触手生温,表面光滑细腻,握在手中的时候简直是一种十分美好的享受。
      
      美琴用手指摩挲了一下,然后就把另一只手也伸了出来,想要把这块玉佩给解下来。
      
      “你干什么?”
      
      安倍晴明按住了她不安分的躁动的小手。
      
      “这个东西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美琴一边说着,一边就开始和安倍晴明的手做起斗争来,力图可以摆脱他的桎梏然后把玉佩取下来物归原主。
      
      但是一个小姑娘哪里比得上成年男人的力气,安倍晴明仅仅只是用那一只手就把她全部的挣扎都镇压了下来。
      
      “姬君,请您收下吧。”
      
      安倍晴明劝说着,但是在看到了美琴脸上的焦急的神色之后,在官场上面沉沉浮浮、冷眼看着一切的大阴阳师突然觉得自己似乎明白了一些什么。
      
      “如果您觉得过意不去的话。”晴明放低了声音,显得有些过分了的温柔和循循善诱,“那么,您不妨与我做一个弟子吧。”
      
      美琴着实是有些愣住了。
      
      “弟子?”
      
      她脆生生的重复了一遍,声音里面全部都是疑问。
      
      “是的。”
      
      安倍晴明含笑摸了摸美琴的发梢。
      
      “您的身上有着非常强大的灵力,只要稍加引导,假以时日一定会成为不逊色于我的大阴阳师。说我是见猎心喜也好,还是想要一个弟子继承和传播我的阴阳术也好,我都是需要一个弟子的。”
      
      他笑了起来,带着令天上的明月都会忍不住自惭形愧的绝代风华:“毕竟,我安倍晴明的阴阳道,虽不说是冠绝京城,但是区区不才,自以为还是可以忝列三甲。这样的话,若是在安倍晴明逝去之后便就此失传岂不是过于可惜?”
      
      “就算是我,也是人。既然是人的话,那么便自然会有七情六欲与贪嗔痴欢。我希望自己的阴阳道可以长长久久的流传下去,我有信心它足够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晴明“唰”的一声展开了扇子,遮住了自己的下半张脸,但是露出来的那一双桃花眼里面却是骄傲乃至于是有些自负了的笑容。
      
      不过他也的确是有着那个自负的资格便是了。
      
      “所以我希望能够有人将我的学说、将我的知识继承下去,然后传递给世人。只是世人多愚昧,通阴阳者更是凤毛麟角。今日和姬君之间的相遇,缘何不是你我二人之间的缘分?”
      
      “却是不知……”
      
      安倍晴明半弯下腰来,那张带着几分清冷的脸冲着美琴露出一个笑容来。
      
      “却是不知,姬君可愿意唤我一声师父?”
      
      “至于姬君成为我的弟子只有,那一块玉佩便是我这做老师的送给自己的弟子的拜师礼了。便是再贵重,那也是使得的。”
      
      美琴被他这一番话忽悠的晕晕乎乎。
      
      但是那男狐狸精还在不断的给自己增添筹码。
      
      “而且,以前我还从未见识过生魂离体,仅仅是从古籍上有了些许的记载。想要找到将姬君送回自己的身体里面的办法,还是需要耗费一番的功夫和不少的时日的。姬君若是随着我学习阴阳一道,也能尽可能的保持住您的身体与灵魂的关系,这样的话,最后会去自己的身体也会来的更为方便一些。”
      
      说白了就是,你现在这个样子超级危险随时都有可能和世界说再见;但是学了阴阳道只有就像是上了一层保险一样,可以稍微的拖延一下自己嗝儿屁的几率。
      
      切开来绝对是黑的大阴阳师就这样数管齐下的忽悠小孩子,良心一点也不疼。
      
      “是、是这样的吗?喵?”
      
      美琴被忽悠成功了,甚至连带着对自己的认知都开始怀疑了起来。
      
      “当然是这样的呀。”
      
      晴明眼看有希望,温温柔柔的一笑。那样子,要是换成一个怀春的少女来的话,简直是连魂儿都要掉在这个笑容里面了。
      
      “你用有着这样的天赋,拥有着能够看到这一片风景的资格,那么就这样轻易的错过了难道不会可惜么?而且你既然拥有着这样的资质,那么无论你本人是否愿意,日后该找上你的麻烦都会一个不落的找上你的。”
      
      安倍晴明的语气骤然严肃起来。
      
      “还是说,等到日后的某一天,当你真的遭遇到了那样的事情之后,你就只能在一旁眼睁睁的看着,等着别人来出手相助,自己却拿造成了事件的罪魁祸首毫无办法呢?”
      
      最后这一句话大概是彻底的惹到了美琴。
      
      “怎么可能!”她反应激烈,“我才不会是那种需要别人来保护的人呢!我呀,可是很强的哦!”
      
      安倍晴明敏锐的注意到,当美琴这样说着的时候,她的身边有细小的电弧不受控制的产生又消失。
      
      晴明眯了眯眼睛。
      
      老实说,他煞费口舌了那么久,没有想到反而是最后一句用来凑数的话气到了作用。
      
      他没有想过激将法可以这么好用的。
      
      那不如……再填上一把火?
      
      这样想着的安倍晴明又张口吸引了一波的仇恨值。
      
      “还是说,你是觉得自己根本学不好阴阳术呢?”
      
      “开什么玩笑!”
      
      美琴登时反应激烈。
      
      “我怎么可能会怕这个!学就学!”
      
      然后她猛的捂住了自己的嘴,看着安倍晴明的眼神充满了控诉,显然是突然明白过来自己之前都说了些什么。
      
      “算数吗?”
      
      老狐狸看着她,笑眯眯的问。
      
      “当然啦,你要是想要反悔也是可以的,毕竟你还只是个孩子嘛。”
      
      他意味深长的道。
      
      “我才不是小孩子呢!”
      
      美琴biu的一声炸掉了。
      
      “说出来的话,我才没脸反悔呢!不就是学阴阳术么,难道我还能学不会不成!”
      
      安倍晴明笑了起来,冲着美琴摇了摇手指。
      
      “那,应该叫我什么。”
      
      “……”
      
      “嗯(`)?”
      
      “……老、老师QAQ”
      
      “乖,其实应该是师父父的哦。”
      
      [安倍晴明日记:
      
      欺负小徒弟真是令人开心:)]
      
      

  • 作者有话要说:  以后固定早上九点更新~~
    [小剧场]
    最近的股市很是跌宕起伏。
    赤司(皱着眉头沉思片刻,冷笑):呵,和资本主义玩股票?
    等到他操盘完毕之后,晴明冷笑着掏出来一叠符纸:孩子还是太年轻,不知道玄学的威力。
    氪,是不会改名的:)
    (梨子画外音:小队长我们有话好说,您看只要您塞的票子足够没有什么是不能考虑的!)
    晴明:听说你隔壁的迦勒底要新年福袋了?要开新的卡池了?嗯?
    梨子(尔康手):阿爸我错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